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52章 火焰
    ,!

    李三钱眼神中,升腾起炽热的火焰。

    李三钱望着傅余年,身体一颤,道:“我,李三钱,空活二十三岁,从今天起,辅佐生哥创建社团霸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胖子哈哈一笑,也为傅余年高兴,更为天启社团多了一个谋划之才而开心,蹦了起来,大声道:“妈了个臀的,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酒呢,来吧,一杯酒、一口气、一杆旗、一世兄弟!”

    “干了!”

    “干了!”

    喝过酒之后,傅余年道:“三钱,你准备一下,明天搬家吧,给嫂子一个更好的环境。而且,或许能找到治好嫂子眼疾和腿伤的办法。”

    李三钱拍了拍手,脸上洋溢着的幸福更加绚烂,“我知道了。”

    第二天中午。

    傅余年知道李三钱夫妇都是吃货,而且王胖子最近在医院也没怎么吃,只好先邀三人一起吃大餐。

    四人到了水上云间。

    服务生拿过来菜单,点菜。

    王胖子很豪爽的点了一大堆,然后把菜单交到李三钱手上。

    明月有些拘束,坐在餐桌一旁,“三钱,你想请我吃点什么?”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

    “还有吗?”

    “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九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金丸子、鲜虾丸子、鱼铺丸子、饸饹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

    “还有呢?我要吃的那些东西,还有一些菜品既没有记住。”明月嘴撅地老高了,还说自己没有不开心,像个孝子。

    “烧肥肠、烧心、烧肺、烧紫菜儿、烧莲蒂、烧空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山鸡下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摈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糖熘饹,炸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

    “酿山药、杏仁酪、小炒螃蟹、氽大甲、什锦葛仙米、蛤蟆鱼、扒带鱼、海鲫鱼、黄花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李三钱嘴巴都不停一下,突突突的和机关枪一样,把这些菜品全都说了出来。

    明月喝了一口茶,“恭喜你,都记住了。”

    李三钱讪讪一笑,擦了擦脑门的汗水,但脸上依旧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旁边等待点菜的服务生目瞪口呆。

    王胖子眯了眯眼,“得得得,李兄弟,你有纸巾吗?多给我几张吧。”

    “怎么了?”李三钱没反应过来。

    王胖子撇了撇嘴,“被你们秀了一脸的恩爱,我得擦一擦啊。”

    李三钱哈哈一笑。

    明月两颊潮红。

    李三钱夫妇点菜完毕,其实都是一些家常菜,最后对服务生说道:“两碟蛋炒饭,你们这儿的炒米饭是明月最喜欢吃的。”

    王胖子是个十足的吃货,李三钱夫妇更是追求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三个人在一起抢着吃,就算旁边坐着厌食症患者,也能吃个肚儿圆。

    酒足饭饱之后,四人聊起了天。

    傅余年之前想到,自己的精纯龙血有延年益寿,治愈沉疴的效果,那么对于腿伤甚至眼疾,都应该会有作用,忽然道:“三钱,能不能让我瞧一瞧嫂子的腿伤,或许我能治一下。”

    明月嘟着嘴巴。

    李三钱点了点头,慢慢撩起碎花洋裙下面的右腿,由于重度挫伤,原本雪白修长的腿上布满满皱皱巴巴的伤痕。

    明月有泪花在眼角打转。

    傅余年抽出鱼龙刀,隔开手心一道小口子,几滴精纯的龙血快速的渗入血肉,融入到了骨血之中。

    然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明月腿伤的那些伤口,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愈合,慢慢的,那些伤痕消失了,皮肤也变得光滑柔嫩起来。

    李三钱眼泪滴滴答答的流出来,他站起身,缓缓的扶着明月站起来。

    嗒嗒!

    明月在地上踩了几下,双腿有些吃力,脸上因为激动而潮红,微微一笑,“大概是好长时间没有走路了,要重新学习迈步了。”

    明月靠在李三钱的肩膀上,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很骄傲的说:“哈哈,你看吧,看我比你高。”

    李三钱擦了擦眼角的泪滴,一个劲的点头。

    傅余年又如法炮制,滴了两地龙血到明月的双眼中。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明月睁开双眼,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灿烂光彩,伸手摸了摸李三钱的头发,“三钱,你的发型变了,以前是三七分的,现在都不分了,只是很长了。”

    “我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不那么清晰,不过已经很满足了,我以后可以给三钱洗衣做饭烧水洗脚了。”明月说完,偎在李三钱怀中。

    咳咳!

    王胖子笑了笑,“三钱,我这儿有一张假日酒店的会员卡,这个······反正我没什么用,要不你就收下?”

    李三钱老脸一红。

    傅余年暗暗惊喜,自己的龙血还真有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功效,只可惜自己现在的修为不足,要是再能提升一个大境,或许明月嫂子的眼睛就能彻底恢复了。

    他暗暗告诉自己,要加紧修行了。

    四人准备结账的时候,李三钱道:“你们这个蛋炒饭真不错。”

    “谢谢。”服务生礼貌又恭敬的笑了笑。

    “蛋炒饭的师陈在吗?”李三钱又问道。

    服务生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道:“在。”

    “把他请出来吧。”李三钱脸上有些渴望的道。

    服务生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客人很难伺候,客客气气的说:“先生,蛋炒饭你不是夸奖做得好吗?怎么又不满意了?”

    “呵呵,一个食客在餐馆里夸赞一道菜可口,并不是说他想留下来当厨师,而是要把厨师带走。”李三钱笑呵呵的道。

    “带走?”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更惊讶了。

    过了一会儿,做蛋炒饭的厨师走了出来,五十多岁,很富态,态度谦卑,微微弯腰,道:“先生,您叫我?”

    李三钱笑了笑,“冯厨师,一百万年薪,跟我去别墅,只做蛋炒饭,可以吗?”

    冯厨师有些不可思议,“兄弟,你这是?”

    “呵呵,那个时候你还在大学城外面摆摊,而我还是学生。我记得有天晚上,我和妻子看完电影,身上没钱了,就在你的摊子上吃的蛋炒饭。四五年了,身份变了,味道依旧没变。”

    冯厨师忽然眼前一亮,拍了拍手,有些激动的道:“酗子,我记起来了,她说要吃烤肠,你去买了酸梅汤,哈哈,老熟人了。”

    几人正说话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弯腰上前,握住了傅余年的手,“哎呦,陈少,我是这儿的经理,您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我和朋友只是来吃个便饭。”傅余年呵呵一笑。

    “陈少,这是怎么了?厨师做的菜您不满意还是?”经理皱了皱眉。

    傅余年笑了笑,也不拐弯,开门见山的道:“我这个朋友喜欢冯厨师做的蛋炒饭,想要把他带回家,你看?”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经理笑呵呵的道。

    水上云间的经理,那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上一次傅余年在这儿勇救房雄关的时候,他就记住了这个人。

    而且最近江南市的饭后谈资,就是关于这个年轻人的。

    傅余年已经成了江南省地下势力的无冕之王,再加上有房雄关,庐家这样的背景,能卖给他一个面子,攀上点关系,以后做生意也畅通一点。

    “可是······”冯厨师有些犹豫了。

    经理脸色一变,很爽利的道:“冯厨师,这是个好机会啊,能给陈少和他的朋友做蛋炒饭,你应该高兴啊,去吧,我们这边没任何问题,工资给你多开一个月的。”

    冯厨师犹豫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意识到了这几个人身份不一般,怯生生的道:“可是李三钱兄弟,我留在饭店,还可以给客人做其他的菜。可要是跟着你去了,只能做蛋炒饭,我的厨艺就荒废了。”

    原来是担心这个。

    明月揉了揉李三钱的手,道:“算了吧,以后经常来这儿吃就行了。”

    李三钱点了点头。

    傅余年见这样,只好道:“这样吧,以后这个位子,就专门留给我的和他的妻子,他们想要什么时候来,都有坐的地方,也能吃到香喷喷的蛋炒饭。至于损失嘛······”

    “没有损失,陈少能来我们这儿吃饭,只会是我们的荣幸。”经理竖起了大拇指。

    傅余年笑了笑,“损失还是要给的,你去找张经吧。对了,有什么生意上合作的事情,可以和张经邦谈一谈,合作共赢嘛。”

    “好的,好的。”经理点头道。

    四人走出水上云间。

    明月环抱着李三钱的腰,一步一步的走着。

    李三钱嘿嘿一笑,“生哥,小胖哥,咱们去街边那个老大爷的摊子上理个发吧,手艺很好的。”

    四人到了街边的理发摊边。

    老大爷笑呵呵的,“酗子,你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啊。”

    李三钱笑着坐下来,“是啊,老大爷。上大学的那会儿就见你摆摊,这都四五年了吧,年纪大了,怎么还出来啊?”

    老大爷笑着说:“七十多了,老伴生了病,要钱。”

    不一会儿,老大爷的老伴跟来帮手,间隙颤巍巍帮他擦汗:“都八十多岁了,还那么拼命。”

    在场的四个人都被夕阳红塞了一嘴狗粮。

    明月存了疑,道:“大爷,您不说您七十多吗?”

    老大爷谎言被撞破,有点不好意思:“怕你们觉得我年纪太大,不敢让我剪头了,我就把自己说的年轻点。”

    在场四人,鼻头一酸。

    四个人回到小巷子,李三钱的家。

    王胖子早就手底下的兄弟过来帮忙,叫好了车子,收拾妥当。

    他见李三钱收起了一大白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傅余年笑了笑,半开玩笑的指着李三钱手里的纸张,“你写的什么?回忆录?自传?不会是遗嘱吧?”

    李三钱笑了笑,“下班了没事干,写了一本书,就当打发时间了。”

    “哦,什么书?”

    李三钱道,“我的大佬生涯”

    傅余年道:“这样也行?”?

    李三钱红着脸道,“大大,来个收藏、推荐、打赏吧。以后做你的狗头军师,可就没时间写了。”

    唐撼山见社团内的兄弟没个去处,于是就在贵妃酒吧附近买了一栋小别墅,这样也便于兄弟们议事。

    李三钱夫妇也住在这儿。

    这几天忙里忙外,傅余年有些累,在沙发上打坐了一个小时,夜有点深了,于是倒头就睡着了。

    傅余年皱了皱眉,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呼!

    他猛地一个鹞子翻身,坐在了沙发上。

    四目相对。

    小喵喵就坐在他身边,两只眼睛亮闪闪的盯着他看,见他醒过来,笑呵呵的,“我的小弟弟,你睡醒了啊。”

    傅余年脑门一阵黑线,“喵喵姐,你怎么在这儿?”

    小喵喵火辣匀称的一双美腿,光洁得都在反射着月光的滑嫩小腿,她饱满丰弹的,有着令人心荡神驰的柔软与弹力。

    洒落的亮眼银辉与淡淡星屑将她衬托得如圣洁的女神般,有着柔细纤秀的腰身,瀑布长发服贴在她完美浑圆的臀部,随着女体的步伐轻晃。

    小喵喵扭了一下腰身,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让人很舒服的感觉,“怎么,我来看一下自己的小弟弟还不行啊?”

    “喵喵姐,咱能不能换个叫法啊?”傅余年一面说,一面给孙喵喵倒一杯水,“上一次的事情,谢谢你。”

    “我都忘了。”

    孙喵喵一口气喝光,冰凉的水通过干燥的喉咙,觉得很舒畅,笑嘻嘻的递过来杯子,朝着他抛媚眼,“姐姐最近对水水比较渴望,再来一杯,小弟弟。”

    傅余年只好再端过来一杯水。

    小喵喵嘴巴搭在杯沿上,洁白的牙齿一下一下的啃咬这杯沿,这才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傅余年。

    只见他身材些微消瘦,但却肌肉贲起,孔武有力,五官轮廓分明,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在月下看起来,十分迷人。

    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孙喵喵对傅余年的感觉有了些微妙的转变,自然越看越感觉帅气。

    傅余年自然知道小喵喵的来意。

    这个女人,可是很有雄心壮志的,也有这惊世骇俗的梦想,那就是要成为整个华夏帝国手下姐妹最多,服务质量最棒,口碑最漂亮的妈妈桑。

    她知道傅余年已经成为江南省的无冕之王,只要天启社团涉足的场子,一定就会有她手底下的姐妹。

    小喵喵也不是无脑花瓶,她心里清楚傅余年的天启社团,终究是要向外扩张的,而她就是要当紧随其后的追随者。

    傅余年笑了笑,开门见山的道:“喵喵姐,我这个人是个王八蛋,但说的话算数,天启社团向稷下省扩张,到时候你手底下的姐妹直接过去就好了。”

    ?她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的成熟芳香,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我当然知道我的小弟弟说话算数,不过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当一次答应我的,难道你忘了吗?”小喵喵扭动着身子,向他靠了过来。

    面对孙喵喵这样的女子,傅余年还真的是有点手足无措,只要他敢擦枪,小喵喵或许就会走火。

    孙喵喵本来束发高耸,盘起一团缠绕在头上的,可是如今却打散随意披在珠圆玉润的香肩,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双峰却是更显得秀丽挺拔。

    脸上微拭粉黛,双眼有些疲累,但是依然不掩自身成熟美妇的独特气质,一双黑色丝袜套在洁白的大腿上,更是修长傲立。

    傅余年假咳了一声,脸上有点烧。

    “等着,姐姐去洗澡。”孙喵喵拿起身边的一个坤包,露出了化妆品的一角,看来她是什么都准备好了。

    傅余年心里一阵七上八下,难道我要被上了?

    半小时之后,沙发之上,沐浴之后的孙喵喵正盘膝而坐,双手抱住一个抱枕,雪白的双腿裸露出来,漆黑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洒在胸前,细嫩美艳的鹅蛋脸,身穿深黑色的长袖连身洋装艳冠群芳的女仆制服。

    她袖口绣着美丽的白色,上面还围着一条白色的围裙,洋装在胸部左右的部份各有两个钮扣系住这件围裙,两条缎带在身后系成一个蝴蝶结。

    “小弟弟,我是老虎吗?”孙喵喵勾了勾手。

    傅余年摇了摇头,口干舌燥的,咽了一口口水。

    “坐过来。”

    傅余年难为情的笑着用手搔头,那种诚恳的样子,更加使孙喵喵产生好感。

    小喵喵故意放低了身段,一个金色的颈环环住她雪白的脖子,颈环上还打着一朵白色的蝴蝶结与银色铃铛。

    桃红色的吊带袜裹住她纤细的双足,而吊带袜的末端还编织着白色的,匀称的小腿没有丝毫的赘肉,搭配起来给人一种骨感的娇弱。

    她娇美窈窕的身体在女仆服的包裹下更显成熟的魅力,充满诱惑力而性感动人的身体曲线令男人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妩媚柔软的红艳双唇叫人心动,有种说不尽的娇艳迷人。

    “喵喵姐,你胆子真大。”

    傅余年似乎是为了缓和气氛,随口说道:“常言道,男人都是狼。就拿我来说,深夜单独和你在一起,也不知道会作出什么事了。你就不怕羊入虎口吗?”

    但是话方说完,刹那间房里便笼罩在一种奇妙的气氛下。

    孙喵喵有些哀怨的剜了他一眼,“就知道你嫌弃我老了,嫌弃我是个结过婚的女人,嫌弃我十分风尘女子。”

    傅余年笑了笑,“喵喵姐,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高尚独立有远见的女性,巾帼不让须眉。如果是个男的,一定能祸害无数个女的。”

    扑哧!

    眼神幽怨的小喵喵破涕为笑,娇声道:“你呀,就是嘴巴甜,我都不知道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了。”

    “当然是夸喵喵姐了。”傅余年笑呵呵的。

    ?说起来,孙喵喵真是个美妙的女人。

    天不与二物,但她兼备自信和美丽,更有着男人的英气和智慧,在男人堆里打滚,也能如鱼得水,左右逢源,这样的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

    傅余年不由己的凝视她天生之美,黑黑的长发落在床单上,发根微微冒出汗水。

    ?“我知道外人大概是看不起我的,认为我是个婊·子,可是能选择高贵,谁又愿意卑贱呢?我也是没得选啊,小弟弟。”从小喵喵轻轻闭上的眼睛和颤抖的睫毛,看得出她内心挣扎的情形。

    傅余年不明白女人这种微妙的心理,只是一边欣赏着她雪白的肌肤,散发高贵的气质,道:“喵喵姐,要我说,原来人这一辈子,东南西北来来往往,到底是要自己去活。甭管别人夸你夸到天南海北,还是骂你骂到天王老子那,只要你自己啊,大摇大摆的走入那一层厚厚的金钟罩,管你如来在世,阎王重生、还真他·妈伤不到自己半分。”

    噗嗤!

    小喵喵掩嘴而笑,那一瞬间更令人难以抗拒的是她清丽冷艳、气质高贵般的俏脸上的那一丝娇媚的微笑,“就你会逗我笑。”

    “我说的是真的。”傅余年倒上两杯红酒,坐在了小喵喵对面,大有彻夜长谈的架势。

    “小弟弟,你说的很对,你姐姐我长这么大,一次次的涉险,还真的就是靠着不要脸走过来的。”小喵喵浅浅的尝了一口红酒。

    她仰起脖子,望了一眼窗外的星空,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道:“大部分人的痛苦,其实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因为没有钱,平日里吃穿用度都要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