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54章 波澜
    傅余生只是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但心底却起了波澜,只是脸上依旧表现的云淡风轻,说道:“上次?上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忘记了。”

    ?“啊?”

    范块垒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傅余生的意思,双手一拍,然后摊开,“哈哈,我也不记得了。”

    “至于范先生的礼物嘛,麻烦范先生还是拿回去吧。”

    ?“这······”

    ?“礼物我心领了。”傅余生含笑说道。

    范块垒丝毫不以为意,而是话锋一转,说道:“陈先生,其实我这一次来,是带着任务来的。”

    终于进入正题了。?

    傅余生不动声色,笑咪咪的道:“范先生请说。”

    “其实,我那个不成器的兄弟与陈先生见面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认为陈先生是个成大事的人。所以我这一次来,就是专门邀请陈先生,能够与我们强强联合。”

    ?“哈哈······”傅余生仰面大笑。

    ?“哈哈。”

    范块垒也跟着大笑起来,伸手说道:“现在的江南市,陈先生早就是无冕之王,若是两家能够精诚合作,那么一定能够赚取更多的利益。”

    “说句实话,我们王朝会虽然在稷下省,但对于帝国北方的一些势力都挺关注的。陈先生年轻有为,胆识过人,而且几乎占据江南省所有的地盘,我们有货源,强强联合,财源滚滚,源源不绝啊!”?

    他继续道:“只要陈先生一点头,我们就可以立即合作,而且陈先生如果想要扩展一下周边的地盘,我们都可以帮忙的。只要王朝会伸出一根手指头,周围那些不服管教的老鼠都会乖乖低头。陈先生在我们的庇佑下,就会当之无愧的成为江南市的土皇帝。”

    范块垒的口才是真的好,滔滔不绝,环环相扣,描绘的美好画卷,就连傅余生听起来,都有点心动。

    傅余生仰面大笑。

    “陈先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可以说,只要我们联合起来,帝国北方,都将会有我们的一席之地。而且这其中的巨额利润,可不是语言你能描述的。我想,陈先生要是答应的话,现在就可以买来好几台验钞机等着收钱了。”

    范块垒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

    哗!

    傅余生伸出了手,打断了范块垒的话,“范先生,虽然你说的很诱人,但不好意思,这样的合作我不感兴趣。而且你知道,我们的社团做的是合法生意,从里到外很干净,不会沾染那些东西的。”

    范块垒皱了皱眉。

    他下意识的向前探了探身子,有些难以置信,“陈先生,我们王朝会可是上百年的老牌社团,实力雄厚。我不敢说求着和我们合作的人踏破门槛,但也是络绎不绝。以你们天启社的势力,能够得到我们的欣赏,应该是你们的荣幸才对。”

    “呵呵。”

    傅余生笑了笑,平静的道:“人各有志,咱们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

    “你真的想好了?”范块垒的语气,不由得冷了下来。

    傅余生耸耸肩,笑呵呵道:“我行得正立得端,我的兄弟们也堂堂正正,我们自食其力,虽然偶尔有点小暴力,但也能摆在台面上。做那些生意,我们良心难安。”

    范块垒冷笑了一声,“陈先生,我想你还是不知道我们王朝会只手遮天的实力,你还是太年轻了。”

    傅余生摇了摇头,“我们不会与老鼠为伍的。”

    “老鼠?傅余生,你······”范块垒闻言气得脸色涨红,跨前一步,抬手怒指傅余生。

    他刚一动,傅余生身后的唐撼山等人也都纷纷上前,怒视着范块垒,喝道:“怎么的?上一个皮痒了挨了顿打,你也痒痒了?”

    ?“陈先生,我念你年纪小,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收回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听见。”范块垒的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傅余生,一字一顿地问道。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一向是重要的事情说一遍。”

    傅余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我们兄弟做人,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其次嘛,我们胆小,不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不敢犯杀头之罪。”

    “陈先生,我是诚心的。”

    傅余生乐呵呵地看着他,说道:“鲜花锦簇,烈火烹油,长久不了。那样的生意是暴利,但是不会太长久的。”

    “送客!”傅余生仰面大笑,走入另一间会议室。

    砰!

    就算是一向圆滑世故的范块垒,都有点受不了傅余生刚才的态度,气的浑身哆嗦,“傅余生,我必须提醒你,和我们不合作,那就是在玩火,小心玩火自焚。”

    范块垒在王朝会,那是真正的二把手,一般的小事不会出面,今日亲自上门邀请,却被人羞辱了一脸。

    这样的耻辱,让范块垒有点接受不了。

    ?“不好意思,我们江南省穷的叮当响,但就是湖水多!”傅余生背起手,消失在众人眼前。

    “他·妈的······”

    唐撼山伸手挡住了范块垒的身体,撇了撇嘴巴,“范先生,我们生哥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请不要逼我动武。”

    范块垒咬了咬牙,转头对唐撼山恶狠狠的说道:“好,你们一群小子有种,有你们跪在我们面前祈求的时候!”

    ?“哼!”

    范块垒冷冷沉哼一声,一把打碎了桌子上的茶杯,最后狠狠跺了下脚,对带来的手下众人挥手喝道:“我们走!”

    既然你傅余生不知好歹,那我就等着你们完蛋吧。

    范块垒气狠狠的想到。

    此人走后,众人也围了过来,站在傅余生身边,他指了指礼物,道:“你们看看这个礼物怎么样?”

    傅余生此话一出,众人一愣。

    王胖子倒是笑呵呵的摸摸后脑勺,“纯金的,值钱啊。”

    众人也在心里点头,王胖子说的没错,这样一份礼物,确实很值钱。

    狗剩却嗤之以鼻。

    “你们都错了,这座纯金孙悟空确实很值钱,但范块垒的用意不是这个。”高良谋机敏过人,首先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

    “什么意思?”

    “老高,别卖关子了。”

    高良谋看了一眼傅余生,后者点头,他才继续说:“我们的社团叫天启,而这孙悟空的金箍棒指天而立,你们想想,这是什么意思?”

    狗剩眼前一亮,一跺脚,“我就说了,范块垒别有用心。”

    经过狗剩这么一说,其他人都反应过来,一个个胸膛起伏,摩拳擦掌,暗骂起范块垒恶毒的用心。

    只有王胖子端详着孙悟空,“到底什么意思啊?”

    唐撼山有些看不下去了,“你个死胖子,真他·妈的笨蛋。我们的社团名字叫天启,孙悟空的金箍棒却能捅破天,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王胖子顿时大叫一声,“妈了个臀的,干!”

    傅余生笑了笑,“都记住了,钱可以少赚一点,但作死的事情不要干,最好不要伸手,因为人的命,只有一条。像王朝会这样的大毒·枭组织,迟早会被团灭的。”

    众人点了点头。

    高良谋眯了眯眼,“不过生哥,那咱们这一次算是彻底的和王朝会闹翻了,以后他们肯定会处处针对我们的。”

    “是啊,还没有稷下省站稳脚跟,却先把稷下省的地头蛇得罪死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房漫道说。

    傅余生倒是不怎么在乎,“我不管他什么王朝会,遇到我们天启的人,是设他得给我盘着,是乌龟他要给我缩着。”

    傅余生的话不是什么豪情壮语,却在众人听来,好像一阵强心剂一样,给人无限强大的信心。

    大家跟随傅余生这半年以来,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全都都一一实现了,眼前不就是区区一个王朝会,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高良谋脸上一喜,“生哥,这么说你一定是要去稷下省上大学了啊。”

    傅余生伸了个懒腰,“努力学习,壮大天启。”

    一个多月后,高考成绩公布。

    傅余生以六百九十九的成绩,成为江南省文科状元。

    此时此刻,傅余生坐在别墅,一个人喝酒,不悲不喜。

    这一段时间,正是天启社团稳固自身,不断壮大实力的好时机。

    社团之内,有张经邦管理的产业正式进入轨道,盈利颇丰。

    高良谋和李三钱两人组成的智囊团,负责谋划,整个社团打理的顺顺畅畅。

    外有方知有有地下的砂石厂更是日进斗金。

    唐撼山一方面不断平息江南市的残余小势力,另一方面不断向外扩张,曾经有一天之内扫平三个县的恐怖记录。

    几乎整个江南省的大小势力,都和天启社团或多或少沾点边,那些嘴巴硬,脖子刚的小势力,早就被平定了。

    谢八斗和徐丘壑更是发挥了自己的特长,除了从各个堂口挑选精锐,组建白袍黑袍之外,还负责训练所有的人员,经过两个多月的苦训,各个堂口小弟的战斗力,那是直线上升。

    而且,谢八斗带领白袍的一些精锐小弟,先于傅余生一步,已经方方面面的渗透到了稷下省之中。

    过几日,徐丘壑的黑袍也会进入稷下省。

    唯一看起来就是吃吃喝喝无所事事的房漫道,却把整个江南省那些权贵富豪子弟纳入到了自己的交际圈。

    天启社团,已经成为江南省无冕之王。

    王胖子不断给行李箱塞东西,一边笑呵呵的伸了个懒腰,“生哥,行李都准备好了,随时就能出发。”

    “嗯嗯。”傅余生点了点头。

    ?“生哥,你就这么走了?表姐和大观,昨晚都没有怎么吃饭,一个个都说自己没胃口,其实我明白,她们舍不得你走。”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伤心总是难免的嘛。”傅余生嘟囔一句:“先把行李送过去,咱们明天就动身。”

    要去一个新环境生活了,傅余生心里还是很激动很期待的,而且他也想在稷下省,开拓出属于天启社团的一片疆域。

    晚上的时候,整个天启社团的高层,全部都很自觉的到了别墅。

    ?“生哥,上了大学要好好把妹,就当是把我们没上学的遗憾都弥补了!兄弟们,我们喝一杯。”

    “哈哈!”傅余生大笑着跟他们碰杯,喝酒。

    仅仅半年时间,傅余生身边不仅有了这么一群热血兄弟,更拥有了自己的社团和庞大产业,回头想想,还是挺激动的。

    小喵喵也混在男人堆里,笑的没心没肺,笑的像个十八岁的少女,和傅余生干了一杯,有些伤感的叹了一口气,“时间苦短啊。”

    时间苦短!

    半年前去数学老师办公室请教问题,中途上了个厕所,在办公楼二楼男卫生间进门左拐最后一间,我看到门后面赫然写着一行字:

    “喝最烈的酒,操最爱的人。”

    当时如五雷轰顶,整个身体愣在那里,呆呆地望着这句话站了好久。

    觉得人生就应该这样,做事纯粹点,做人纯粹点。

    傅余生当时羞愧了好久,因为去请教数学老师问题是听了别人说数学老师有沟,有大波,看完后直接回去了,脸火辣辣的。

    前两天傅余生去学校拿入学通知书,特意去了趟那个厕所,想重温一下过去。

    可惜那行字早被人刮没了,写着另外一行字:

    “大肚子男攻,有意者+q······”

    世界长大了,我们也他·妈老了。

    时间苦短呐。

    众人一起喝酒,热热闹闹的聊到了半夜,酒量差一点都昏昏沉睡了过去,傅余生望着窗外的月光,却是越来越清醒。

    小喵喵站起身,深情的在傅余生脸上啵了一口,“小弟弟,我会来稷下省找你的,姐姐这一辈子,就赖上你了。”

    “喵喵姐,世上的好男人这么多,去寻找深爱你的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傅余生脸上火辣辣的,笑呵呵的说道。

    “深爱么?后来呢?还不是提了裤子就走了,男人啊,都是拔吊无情的王八犊子。”小喵喵跨上坤包,一撩长发,微微一笑,走出别墅。

    在喝酒的过程中,傅余生发现胖子一直闷闷不乐的,于是问道:“胖子,怎么了?”

    王胖子扭了扭屁股,斜靠在沙发上,道:“生哥,以前我想的就是自己高中毕业,该去公司当一个锅炉房保安队长,这就是我的命。可是我遇到了你,我的人生路也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哈哈,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可能傅余生的话说进了王胖子的心里,他摇摇头,咕嘟咕嘟喝光了一瓶红酒,摇了摇头,“妈了个臀的,还是白酒好。”

    这个时候,有人按了按门铃。

    傅余生一愣,居然是庐砚秋。

    庐砚秋还穿着套装,估计也是直接从公司赶过来的,她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旅行包。

    “本来以为你会在家里呆两年的,没想到仅仅只是半年。”说罢庐砚秋走过来坐在了傅余生的对面。

    傅余生笑着递过去一杯红酒。

    “我要白酒!”她叹了一句,道:“本来请你下山,是为了辅佐我的武道修行的,可最近我越来越没有修行武道的心思了。”

    ?傅余生也倒上白酒,和她碰了一杯,说:“相比于同龄人,无论在商业头脑,还是武道境界上你都是出类拔萃的了。”

    庐砚秋点头:“那又能怎么样?不说了,喝酒吧。”

    胖子打了个哈欠,“你们聊,我去外面透透气。”

    两人一杯一杯喝白酒。

    不一会儿,一斤上好的茅台,就被两人喝完了。

    ??“你喜欢过我么?”

    ?“什么?”

    ??“呵,你别跟我装傻,你喜欢过我没?”庐砚秋倒在他身边,用手抓住傅余生的胳膊咬了咬牙,道:“我要听你的心里话。”

    好狗血的桥段。

    傅余生沉默片刻,哈哈一笑,扶起了庐砚秋,“我连你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都不知道,怎么能说喜欢呢?”

    庐砚秋站起了身,离开了别墅。

    傅余生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好像被烧红的铁片烫了一下,忽然就变得皱巴巴的了。

    第二天一早,傅余生和王胖子走出别墅。

    庐大观背上背着书包,露出半截开山刀的刀把,双手叉腰,嘟起了嘴巴,冷哼一声,“凉生,老娘今天很生气。”

    傅余生呵呵一笑,“巧了,我擅长哄姑娘开心。”

    庐大观又道,“本姑娘生气的时候,喜欢乱花钱。”

    傅余生又说巧了,“哄姑娘开心我就会一招,花钱。”

    庐大观撇了撇嘴,“陪我吃顿饭吧。”

    “好啊。”于是傅余生又陪着庐大观吃了顿饭,但却没有夹几筷子,因为两人都没有什么胃口。

    “凉生,你要走了,就没有对我说的吗?”

    傅余生笑呵呵的,一本正经的说道:“重新去高一,好好上学。别因为讨厌某一个老师而不学习,你要知道,老师只能陪你一两个学期,但那些知识却能陪你一辈子。”

    “那你呢?能陪我多长时间?”庐大观嘴撅地老高了,还说自己没有不开心,努力掩饰情绪,真像个孝子。

    “我记得老焉头经常说,不急不急,快斯个慢,慢斯个快,你来稷下省找我了,不就能陪你了。”傅余生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庐大观一下子抱住了他,小声道:“你弯腰低头。”

    傅余生弯腰低头。

    庐大观在他额头亲一下,左脸右脸各亲一下,清澈的眼神中泪花打转,小声道:“亲一下代表一年,三下就是三年,我毕业了就找你。”

    “凉生,我讨厌温柔的女生,稍微打个招呼就会胡思乱想,要是互相发短信心中还会起波澜。接到对方来电的那天,都会对着来电纪录傻笑。可是我知道那只是温柔,对我温柔的人对别人也同样温柔,这种事差点就忘记了,如果说真相是残酷的,谎言肯定是温柔的,所以温柔是谎言。”

    “一次又一次期待,一次又一次落空,不知从何事开始便不再怀抱希望了,被孤独训练有素的我是不会上当两次,我可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如果要比喻我肯定是最强的。所以我无论何时都讨厌温柔的女孩。”

    “我是纵横城南的庐砍王,名满江南私立一中的大魔王,我不温柔,我讨厌温柔,但我只对你温柔。”

    小丫头泪眼朦胧。

    鼻头一酸,他差点哭了。

    傅余生望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心里有些不舍。

    车子启动,融入到万千车流中,王胖子嘿嘿一笑,道:“生哥,别伤感哦。”

    第二天下午,傅余生两人进入稷下市。

    刚往前走了没两百米,就看到一中年大妈在他们车前慢悠悠倒在地上,王胖子连忙停住车子。

    那中年大妈捂着肚子,在地上滚动,鬼哭狼嚎,“杀人了啊!天杀的!当街撞人啊!”

    王胖子吐了一口痰,“妈了个臀的!娘的,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光天化日、大庭广众就干这种碰瓷儿的买卖,气死老子了!”

    他双手叉腰,来到大妈身前:“你想咋滴?”

    大妈道,“你开车不长眼啊,撞到人了,知道不?

    ?“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让你知道知道!”说着,周围聚集过来十多个年轻光头徐混。

    王胖子立马瞪起眼珠子,立刻明白了这一伙人的意思:“哎呀,专业,我以为就是一普通碰瓷儿,谁知到原来还是团伙作案啊,早有预谋啊。你们想怎么办?”

    ?“五千块,不然咱们法院见!”

    “见你妈了个臀。”王胖子也是个暴脾气,立马就和众人杠上了。

    不远处一个小头目一样的混混抠了抠鼻屎,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大妈,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

    中年大妈哭喊道,“三拳,帮帮我!”一指王胖子,“这小子开车撞人,还想肇事逃逸,被我们堵住了。”

    ?叫狂三拳的小头目明显是在演戏,“大妈,我看你这不好好的。”

    ?中年大妈道:“我有证据!说着拿出一张诊断书。”

    ?傅余生凑上去一瞧,还真是某个犄角旮旯的医院开出来的诊断证明:“咋滴,撞你一下整出糖尿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