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61章 你妹
    “妈了个臀的,滚你妹啊!”王胖子到了稷下省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动手的机会,手痒痒的厉害,话一出口,大吼一声,一马当前,冲到这名大汉的近前,抡刀就砍。

    王胖子来势汹汹,一刀劈过去,破风之声传来,闪出一刀寒光。

    那大汉大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小胖子这么彪悍,说动手就动手,不过他的速度也不慢,猛地闪开一边。

    王胖子这一刀下劈力道不减,一刀砸下,轿车的车门直接被劈砍成为两半,冒出哗啦啦的火星子。

    车内另外一人闪身而出。

    谢八斗想都没想,持刀的手腕一翻,对准那人狠狠就是一刀。

    那名大汉根本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被谢八斗刺来的这一刀正中胸口,扑哧,大汉‘妈妈呀’的惨叫了出声,身子趴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车内后座上的一人见势不妙,忽然撩起腰间的衣服,猛地拔出一支手枪,从车窗伸出枪口。

    此时,傅余生的长刀也至,带起一阵寒芒,那大汉急忙抽手而躲,只不过他的速度,还是慢了半拍。

    ?嗖!

    这一刀下去,像闪电一般,还未有感觉,大汉的手腕差点被挑断,只剩下皮肉连着,宛如梧桐树上垂挂着的最后一片叶子,耷拉耷拉的摆动,其间可见白骨森森,肌肉飙血。

    啊!

    大汉疼得双目血红,扑倒在车内。

    他一边叫着一边抬起另外一只手,打算向傅余生开枪。

    只是傅余生的第二刀又接踵而至,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大汉持枪的手腕应声而断,断手连同手枪一并落在地上。

    不给他反抗的机会,王胖子猛地从另外一边持刀搅进去,对着那名大汉就是一顿乱劈乱砍。

    一眨眼的功夫,这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几个大汉,在傅余生三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嘭!

    轿车也随之震颤了一下。

    王胖子和谢八斗对望了一眼,两人伸手,将后备箱打开。

    后备箱中的大汉猛地做起来,双目惊恐,刚才的动静他也听到了,不免心中放弃泛意,他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你们是谁?”

    傅余生哼笑一声,说道:“鳌大哥,连我都不认识了?”说话时,他又指了指黑脸大汉身边的尸体。

    鳌子铭瞳孔逐渐适应了漆黑的夜色,凑上前一看,“傅余生,是你啊!”

    傅余生点头一笑。

    “你怎么会在这儿?”鳌子铭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过刚刚死里逃生,身体软踏踏靠在车位上,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珠子。

    傅余生递给他一支烟,“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呢。”

    鳌子铭浑身颤抖起来,“这······这一群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想要趁机杀了我,死了活该。”

    傅余生替他点上烟,弯下腰身,凑近了鳌子铭,“这些都是你的小弟”

    “应该说是咱们的小弟。”

    鳌子铭脸上露出痛切的表情,牙齿咬的嘎嘎嘎的响,咬牙切齿地狠声说道:“这几个狗东西都是四合堂的小弟。”

    傅余生明知故问的道:“老大,我不明白,既然是你的小弟,为什么他们几个敢以下犯上,还企图谋杀你?”

    鳌子铭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小陈,你也是四合堂的兄弟,日后你会明白的。今晚你做得很好,我给你们三个每人奖励五万块,至于其余的事情,你们就别问了。”

    “我们不为钱。”傅余生摇了摇头。

    鳌子铭有些好奇的抬起了头,见三人年纪不大,却一口拒绝了这么一大笔钱,其志不小啊,道:“小陈,虽说我给你年薪十万,但对你你们花钱大手大脚的年轻人来说,还是有点不够花吧。五万,你就这么拒绝了?”

    这时候,傅余生忽然心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眨了眨眼,道:“鳌老大,这是我的两个兄弟,你要是看得起我们,也就收了,以后跟着你混。”

    鳌老大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我这个做大哥的惭愧啊,差点被手底下的小弟宰了,你们还敢跟着我?”

    不过说话的时候鳌子铭还是心中一动,起了招揽的心思,从这两人刚才动手的动静来看,也和傅余生一样身手不凡,跟在他身边,或许还真的能帮上他的忙。

    鳌子铭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道:“你们三个,身手不凡,算得上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来今晚你们动手救了我,也是命中注定的!”

    傅余生脸上笑吟吟的。

    鳌子铭忽然一拍大腿,兴奋地从车上跳下来,说:“要不这样吧,你们救了我的命,以后就是我兄弟,咱们结拜了!”

    这个想法,倒是把傅余生诧住了。

    傅余生经过之前的两次接触,再加上今晚的一番话,他们三人都看得出来,鳌子铭这个人,性格磊落,说话坦荡,没有什么城府。

    鳌子铭马上蹲下来,双膝跪地,态度虔诚,指着对面的高山,笑道:“对面那座山,叫烛龙山,今晚,三位少年才俊要是不嫌弃,咱们结拜为忘年交!”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傅余生三人也没了退路。

    要是和鳌子铭结拜,那么相当于为突破龙门市提供了一条捷径,傅余生开心地说:“不嫌弃,这是我们三个的福分!”?

    ?“我,鳌子铭,四十三岁。”?

    “我,傅余生,十八岁。”?

    “我,王胖子,十九岁。”

    “我,谢八斗,二十三岁。”

    ?“我们四人甘愿结为八拜之交,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依······如有违背此誓,愿教天降五雷、不得好死!”?

    ?宣誓完毕,四人跪地拜了八拜,然后站起来,握着对方的手,哈哈大笑起来。

    ?“大哥!”

    “兄弟!”?

    傅余生原本只是想通过解救鳌子铭,提高自己在四合堂的地位,却没想到多了一个大哥,心中有些纷乱,不过目的总算是达到了,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鳌子铭的车里有酒,他拿出来酒,然后倒了四杯,这酒是烧刀子,烈酒入腹,气氛也热烈起来。

    胖子是个话匣子,也是个资深段友,今天是个好日子,自然要说个段子助助兴。

    四人刚喝完酒,他就饶有兴趣的说:“问个问题啊,你们曾经听过华夏帝国有三大禁地吗?”

    傅余生笑了笑,说:“帝国四大圣地我倒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人说过三大禁地啊。胖子,你倒是说说。”

    鳌子铭也饶有兴趣的听起来。

    胖子咂了咂嘴,说:“帝国三大禁地里面高手如云,个个身怀绝技,杀人如芒,本领通天彻地,咱们兄弟如遇到禁地高手,千万要避让三分。”

    这激起了谢八斗的好奇心,连忙问:“到底是哪三个禁地?”

    胖子缓缓抿了抿酒,说:“第一个禁地嘛,当数横店。身在横店,每年有无数鬼子被各种花式杀人方法折磨,什么手撕鬼子,玉米棒子打飞·机,自行车特技杀鬼子等等,种类繁多。我们遇到了,一定要注意避让。”

    傅余生欣欣然,说:“这个地方我听老焉头说起过,每天晚上都有说着帝国话的鬼子哀嚎,那情景太恐怖了。那么第二个禁地又是哪里?”

    王胖子继续说:“第二禁地嘛叫做召唤师峡谷,那里人人面露杀气,见面连话不说就互相残杀。而且还有一些野怪、大龙,河蟹,每日杀死英雄无数。这个禁地正可谓是英雄坟冢啊。不过与第三个相比,前两个斗不过是毛毛雨了。”

    鳌子铭虽然过了不惑的年纪,但也被胖子的讲述勾起了兴趣,连忙道:“那第三个禁地是?”

    王胖子顿了顿,故意买起了关子,说:“鳌哥,你喝一杯我就说。”

    于是鳌子铭喝了一大杯烧刀子。

    王胖子说道:“第三个禁地嘛,想必大家也都听说过,是起点为代表的几大网书江湖。你们以为如何?”

    众人都深以为然,这几个网站,每日死在其中的人数以亿万计。

    每个开挂的主角都是在自己的天地中吞噬星空,涂炭生灵,凡有不合意者,死,长得太丑的,死,抢主角女人的,死,就连说话结巴,也是死。

    还有一堆莫名其妙原因死在里面的。更惨的是里面的妖怪野兽,不是被杀就是被骑,不是抽筋就是扒皮。

    王胖子把此排在三大禁地之首,众人自然没有意见。

    纷纷表示安守本分,轻易不会涉足以上禁地。

    听完了段子,气氛也活跃了起来。

    陈凉生道:“鳌大哥,你手下的兄弟?”

    鳌子铭拍了拍胸膛,说道:“我的那个堂主,一直希望我死,然后他上位。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真的会有那么大的胆子!”

    陈凉生对于四合堂,并没有多大的了解,所以并未插话。

    “我一定要解决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鳌子铭一拳砸在仪表盘上,浑身杀意弥漫,“兄弟,你们的身手都很不错啊。”

    陈凉生三人都是微微一笑。

    “我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决定,就是少年的时候没有好好修行武道,到现在也只是个宗师境界。当时以为有有枪有炮,就能横行无碍,却没有想到,武道巅峰,枪炮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王胖子撇了撇嘴,“那也不至于被那么三个瘪三绑架啊。”

    鳌子铭老脸一红,“喝了点酒,却没想到,他们在酒里面下了东西。”

    陈凉生岔开话题。

    鳌子铭说完,脸上又露出十分欢快的表情,“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娶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妻子,有机会你们一定要认识一下。”

    陈凉生也笑着答应。

    通过短暂的接触,陈凉生已经清楚的了解鳌子铭这个人。

    鳌子铭性格爽朗,没有一点城府,这样的人能成为一个社团大哥,但说实话却坐不了长久,必然会被手下野心勃勃之辈算计。

    “我一定要宰了阮大将。”

    陈凉生望着窗外一闪而逝的繁华街景,不过他现在也只能说:“鳌大哥,你不用多说,要是需要帮忙,我们三个一定出手!”

    鳌子铭脸上恢复了一个社团大哥该有的霸气。

    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陈凉生三人下车。

    陈凉生并不想让鳌子铭知道,贵妃酒吧是他们的基地。

    鳌子铭要下了车窗,“明天我过来接你们,先到家里见见嫂子,然后去社团看看,我准备让陈兄弟当个一堂之主。”

    陈凉生刚要开口。

    鳌子铭摇上了车窗,疾驰而去。

    谢八斗笑着摇了摇头,“我们的大哥,适合做大哥,却不适合做社团的掌舵人。”

    这个就连王胖子都看出来,露出呆萌的小眼神,“在这个心机婊横行的世界,没有一点城府,这样不好。”

    第二天一早,陈凉生三人在别墅大厅吃早餐的时候,鳌子铭走了进来。

    “大哥!”陈凉生打了声招呼。

    鳌子铭走了过来,“走吧,先去家里见见你嫂子,然后再去社团,介绍你们我的几个一起创业的兄弟!”?

    陈凉生知道,去社团就一定会见到阮大将。

    其实陈凉生也想看看,这个阮大将是什么样一个人,居然敢勾引嫂子,对自己的大哥动手,胆子确实不小啊。

    陈凉生三人架不住鳌子铭的热情,只好上了车,很快,车子就到了锦官城,这儿也是稷下省有名的富人区,独栋小别墅。

    鳌子铭摁了一下门铃。

    很快就有人开门了。

    一开门,女人,顿时呆了。

    尤其是王胖子,更是惊讶,伸出手指,“你······你不是······”这女人长得很漂亮,是那种第一眼就能让人产生征服欲·望的女人。

    虽然眼前的女人换了一套米白裙子,但掩饰不住眉眼之间的那种风尘气,而且,就是前几天在酒吧包房见到的女人。

    陈凉生和谢八斗演技很好,表现的很寻常。

    那女人见王胖子嘴巴张的大大的,下一秒钟就要说漏嘴了,她放在上身侧,扣在手心的手指尖在微微颤抖。

    鳌子铭皱了皱眉,“你们认识?”

    陈凉生反应极快,摁下去了王胖子的手臂,“我这兄弟没见过世面,把嫂子当成了一个明星了,还以为大哥你娶了一个明星老婆呢。”

    鳌子铭也不再怀疑,反倒是哈哈大笑,夸陈凉生会说话,笑道:“哈哈,别愣着了,快进来吧!”

    就在这时候,那女人侧过身体,只是手指尖点到了陈凉生的后腰心,用力的戳了一下,“刚才的表现很好,要是嘴巴不严实,我会让你们三人都不得好死。”

    女人说完,轻轻一甩裙摆,扭着柔软的腰肢,缀上鳌子铭,伸手拉住了鳌子铭的胳膊,显得十分亲密有又恩爱。

    王胖子喉结动了好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谢八斗悄声道:“你的演技去哪儿了?”

    王胖子就算反射弧再长,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木愣的点了点头。

    等几人到了客厅,鳌子铭才郑重的道:“三个兄弟,给你介绍一下。”

    鳌子铭轻轻拉起那女人的手,笑道:“这是我老婆,叫施瑜儿,你叫她瑜儿嫂就好。瑜儿,这是我昨天晚上才结拜的三个兄弟,陈凉生、王胖子、谢八斗,三个都是少年英雄,一身武道十分了得!”?

    施瑜儿嘟了嘟嘴,弱柳一般的身子轻轻一弯,斜靠在鳌子铭的肩上,笑道:“这是几个月以来,你第一次真开心,那我要亲自下厨,好好招待一下这三位兄弟了。”

    鳌子铭也将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十足的恩爱夫妻,伉俪情深。

    忽然之间,陈凉生据地有些恶心,他从没想过,昨晚还在别人怀里温存的女人,此刻又投入到鳌子铭的怀中,显得如此情深。

    施瑜儿的头上,好大的一座牌坊啊。

    陈凉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术业有专攻,纯粹一点不行吗?

    鳌子铭看着施瑜儿,眼神里充满了宠溺,看得出来,陈凉生的这个便宜大哥,对施瑜儿是真的爱。

    但越是这样,陈凉生越觉得胃里难受。

    只不过他的自控能力太好了,就算是心底翻江倒海,石破天惊,脸上依旧云淡风轻,从容淡定。

    王胖子一直瞪着眼,瞧着鳌子铭的头顶。

    鳌子铭还以为是自己的头发有点乱,笑呵呵的道:“最近周围几个大佬都很不安稳,一直对咱们四合堂虎视眈眈的。社团的事忙得我焦头烂额,都没有好好收拾。”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王胖子看的,是鳌子铭头顶那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上面还有人在策马奔腾。

    陈凉生抑制心里的膈应,笑吟吟的,弯下腰,柔声叫道:“瑜儿嫂子。”

    谢八斗和王胖子也是依样画葫芦,“嫂子。”

    施瑜儿点点头,也是笑道:“果然是一表人才,老公,你的眼光真好,我代我老公谢谢你们三个!”

    陈凉生只是微微一笑。

    只是他发现施瑜儿有意无意的瞥向他的两腿之间,大腿根部,眼神有些暧昧又火热。

    施瑜儿天生既有一股狐媚之态,眼波流转之间,不禁让人心底慌慌,一般人,恐怕早就在那种眼神**之下沦陷了。

    鳌子铭哈哈一笑,“这是自己家,别拘束,来,赶快坐吧!”

    施瑜儿穿了一件修身的米白色小短裙,上面是镂空的牡丹花纹,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呈现出来。

    施瑜儿弓着身子为三人倒茶,葱白的十指端起茶杯,递到每个人手中,姿态优美身段柔软,尤其是微微翘起的美臀,让人心底发干。

    施瑜儿是个十分精明的女人,她看出来这三人中,陈凉生是大哥,所在再给陈凉生递茶的时候,她的小拇指在他手心微微划了一下。

    好似微弱的电流,闪过全身,有种让人心猿意马的酥麻感。

    可陈凉生正襟危坐,在他眼中,施瑜儿不过是一具红粉骷髅,而且还是灵魂沾染了脏东西的行尸。

    ***很大吗?

    过个几十年,还不是一把黄土。

    王胖子有些魂不守舍,一双呆萌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的,一直盯着施瑜儿看。

    鳌子铭显然误会了王胖子的意思,很自豪的哈哈笑道:“怎么样兄弟,你嫂子长得漂亮吧?”

    王胖子愣了一下,嘿嘿一笑,道:“瑜儿嫂子很漂亮,特别像我喜欢的一个电影明星,大哥啊,美娇妻哦,你可要看好喽。”

    鳌子铭一拍大腿,一扬脖子,喝完了杯中茶,“哈哈,我的妻子,没有人敢动一根手指头。”

    ?施瑜儿听到王胖子的话,脸上一僵,忽又转向陈凉生,泯然一笑,又用勾魂似的眼睛看了看他,才将茶杯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以掩饰她稍稍慌乱的心思。??

    陈凉生心底也很矛盾,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说给鳌子铭呢?

    就算要说,这个时机也要掌握的很好,否则的话,施瑜儿反咬一口,那么到时候他们三人反倒成了搬弄唇舌的小人。

    而且与鳌子铭了解越深,就越知道,这个大哥就是个直性子,说话也是竹筒倒豆腐的主儿,心底藏不住事。

    陈凉生也拿不定主意,鳌子铭是否会对阮大将动手,陈凉生示意王胖子和谢八斗,只好静观其变了。

    鳌子铭见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吃饭吧,其他几个兄弟已经等着了。”

    便站了起来,陈凉生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施瑜儿一脸的贤惠,替鳌子铭整理好了衣服领子,舒展了袖口,说道:“你们男人谈事情,我就不跟着出去了。”?

    鳌子铭劝了一会儿,施瑜儿还是拒绝了。

    “能娶到这么贤惠的妻子,是我的福气,你嫂子一般都在家做家务,今年我们还打算要个孩子呢。”鳌子铭眼中的宠溺,饱含深情。

    施瑜儿脸蛋一红,双目含羞,轻轻掐了鳌子铭胸口一下,鼓起了两片莲藕一样洁白剔透的香腮,“你看你,一得意就乱说话了。”

    陈凉生作为一个旁观者,冷眼瞧着这一切,心说道:“她确实很贤惠,你可是没见到如何在别人怀里贤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