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64章 意思
    陈凉生自然之道谢八斗的意思,扑哧一笑,幽幽道:“我也好几天没动手了,正好让我热热身子。”

    陈凉生对阮大将的人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现在对方又不知死活地找上门来了,他又怎么可能会退缩。

    谢八斗拿起了电话,直截了当地说道:“今晚来的时候记得带上涂料,水桶,今晚要洗一地的鲜血。”

    他的话音还未落地,楼上和楼下的两波大汉齐齐出刀,大吼一声,宛如一波浪潮一样,齐刷刷的朝着他们三人猛冲而来。

    王胖子眼神之中,闪烁着燃烧的光芒,在黑夜之钟看起来特别明亮,一个小弟的刀还没有劈下来,王胖子手中的铁棍已经落在那人的脖颈上。

    啪!

    这一铁棍可是蓄积大极大的力气,一棍子下去,铁棍卢肉,那小弟闷哼一声,身子一歪,直接从三楼楼道上滚下去。

    落地的小弟身体一个倒栽葱,脑袋先着地,双腿抽搐了几下,已经没有了声响,看来是死翘翘了。

    第二个小弟见王胖子出手狠辣,毫不犹豫,一刀顺着脑门劈下来。

    ?“嘿嘿!”

    王胖子露出呆萌的笑容,小白牙在黑夜中显得尤其渗人,一拳砸在那个小弟的小腹上,拳头突进三分。

    那小弟直觉的自己的肚子像是被火车头撞击一般,五脏六腑完全崩溃。

    王胖子双手像大铁钳一样,箍紧那人的身体,举起那弯曲着身体的小弟,不由他反抗,直接从三楼顺势丢了出去。

    砰!

    那小弟落地之后,砸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王胖子一棍一拳,虽未见血,已经解决了两人。

    第三人见王胖子勇猛无比,准备来一个侧面偷袭,哪知道这个看似行动缓慢的王胖子无比灵活,躲过刀口的同时,一肘子将那人击落。

    那小弟从三楼直接滚落到了陈凉生脚下。

    那小弟恍恍惚惚的从楼道站起身,双手在楼道中摸索着钢刀。

    陈凉生轮圆了一腿,正中面门,耳轮中就听‘咔’的一声脆响,整个鼻梁完全被踏平,大汉声都未吭一下,满脸鲜血,当场昏死过去。

    陈凉生蹲下身形,将大汉手中的钢刀捡起。

    阮大将安排的这边,未战已经折损三人,这让其他人更是心惊胆寒,只不过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只能咬着牙冲上去干了。

    谢八斗在上,那些人在下,他占据地利优势,手中挥舞着刀锋,一刀下去,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倒下去。

    他的姿势,特别像现实版的切水果,毫无章法,刀刀下去,简单粗暴,直接有效。

    王胖子力道凶猛,出手雄厚霸道,打起仗来大开大合,基本上都是一招制敌,看上去就给人一股勇猛的气势。

    他一人守着三楼楼道,就算对手占据地理优势,仍然不能前进一步,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道气势。

    而谢八斗则相对比较灵活,出手刁钻,并不与敌人硬碰硬,但每一次的出招又都能击中对方的要害,刀刀诡异,又让人防不胜防。

    陈凉生站在二楼中间,则成了相对清闲的一个,偶尔有漏网之鱼,也被陈凉生绞杀在脚下。

    很快,双方在狭窄的楼梯通道里混战到了一处。

    对方有多少人,陈凉生看不清楚,只不过依照人影和声势判断,恐怕不下三四十人,这是保守估计。

    陈凉生抓起倒在楼道的一人,居高临下的砸下去,下面的人猝不及防被重物砸中,轰然倒下去四五个。

    相对来说,王胖子就不占优势了。

    毕竟对方人多,而且居高临下,乱刀齐齐砍出,越到后面,王胖子就有些乱了,只不过依旧凭借霸道的攻势,对方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陈凉生示意谢八斗注意,然后他俯冲而上,刚好架住一人偷偷刺出的阴险一刀,猛地一震,那刀锋一震颤鸣,被霸道的气机震开。

    王胖子瞪圆了双眼,大骂一声,“妈了个臀的,玩阴的。”紧跟着深吸口气,向前进身,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向自己怀中一扯,那人直接趴到在了王胖子怀里。

    王胖子瞅着那人,嘿嘿一笑。

    猛地将那人浑身摁在地上,跳起来就是一顿乱踩。

    嗒嗒!

    王胖子一脚之力,本来就巨大无比,更别说是跳起来双脚用力,几下之后,那人浑身软绵绵的,骨架子都快被王胖子踩散了。

    大汉双手抱头,但还是被踩的浑身冒血,衣服破碎,天旋地转、头昏眼花。

    他挣扎着抓住楼梯通道的扶手,颤巍巍地站起身,还没来得及寻找敌人的身影呢,陈凉生已来到他近前。

    咔!

    陈凉生丝毫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一肘子暴击过去,直接将那人钉在楼梯上,再加上身体的反冲之力,一瞬间口鼻冒血,倒了下去。

    大量的鲜血从那名大汉的喉咙涌出来,咕咚咕咚的,像小口的地下泉涌一般。

    他两眼翻白,整个人趴在楼梯上,一下一下的抽搐着,还不到十来个呼吸的时间,身体完全僵硬了下来。

    见对方大汉源源不断涌来,陈凉生捡起了那人手中的刀,朝着前后两人大喊道:“没必要手下留情,速战速决。”

    对于这样一群人,丝毫没有留手的必要,能尽快解决最好,虽然这是独栋别墅,但动静大了,免不了被周围的住户察觉。

    他们刚来到龙门市,不想这么快就被其他的社团盯上,暴露在其他人的眼皮子底下。

    谢八斗和王胖子自然也领悟了陈凉生的意思。

    ?而且,陈凉生下死手也有道理,一方面他们三人处于劣势,再说了,对穷凶极恶之徒手下留情,那就是置自己于死地。

    陈凉生话落,就有一个不怕死的大汉冲到了眼前。

    他摇了摇头,真是杀不尽的敌人头啊。

    陈凉生对送上来的人头毫不客气,一刀挥过去,那名大汉双目圆睁,双手捂着喉咙,可惜已经被浓烈的死气弥漫。

    陈凉生痛下杀手,让对面的大汉们心惊胆寒,三十多人面对三人,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亡多人。

    这可不是折损,受了伤还可以再恢复,而是直接战死。

    陈凉生的举动,同时也让王胖子和谢八斗的血液沸腾起来,跟随在陈凉生身边,就是这样的热血和霸气。

    胖子搓了搓手,见手臂上的鲜血擦去,嘿嘿一笑,他突然大吼一声,像一头下山饿虎一般,向楼梯上的大汉们冲去。

    一名大汉猛然回神,大叫一声,与此同时,手底下毫无保留,对着王胖子的脑门就猛砍一刀。

    王胖子身子闪到一边,同时铁棍下劈。

    啪!

    铁棍砸在那名大汉右臂之上,直接骨折,手臂弯曲成一个可怕的形状,同时手中的刀也发出‘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王胖子第二棍子,直接落在大汉的脑门上。

    那大汉甚至一僵,然后像半截木头桩子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周围的大汉们见到此人的惨状,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个汗毛倒竖,头皮发麻,打心眼里生出一股寒意。

    王胖子提着棍子,脸上露出淫·笑,嘿嘿嘿嘿,“妈了个臀的,都过来,让我试试你们的脑袋有多硬。”

    杀红了眼的王胖子,已经开始主宰战场。

    他一步跨出,咆哮出声,大力向前冲去,等他来到对方人群前时,迎面同时砍过来两把钢刀。

    王胖子猛地闪身,两把钢刀的刀刃划出破风之声,几乎是擦着他的胸膛划下,不可谓不惊险。

    这两把钢刀刚砍过去,又有一把钢刀向他迎面砍来,刀锋直取他的脖颈。

    王胖子暗暗咬牙,但无奈空间太过于狭小,只好一步跃起,一脚踩在楼梯扶手上,堪堪躲过去那一刀。

    当!

    钢刀的刀口力道不坠,劈砍在墙壁上,在黑夜中冒出哗啦啦的火星子。

    王胖子大喝一声,“妈了个臀的,该我出手了。”趁着对方收刀的空档,大手探出手来,一把将对方持刀的手臂抓住,紧接着一拳钉在了墙壁之上,对方吃疼,怪叫出声,手中刀脱手落地。

    啊!

    王胖子这一拳砸下,后有墙壁垫着,一拳直接将那名大汉的手臂砸的骨裂冒血。

    王胖子趁势出击,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抓起落在地上的钢刀,抬手的瞬间,刀尖横着挥了过去。

    噗!

    那名大汉惨叫一声,双膝跪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双手紧紧捂着肚子,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他躺在楼梯台阶上,身子突突直哆嗦,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不断的汩汩流出,只一会的工夫,便将地面染红好大一滩。

    王胖子一手持铁棍,一手钢刀,鲜艳欲滴的血液彻底激发了他胸腔中的烈火,勇猛更胜从前。

    ????一名黑衣大汉见势不妙,退又无处可退,咽了一口唾沫,立刀格挡,只不过王胖子不管不顾,一刀砸了下去。

    当啷!

    一声剧烈又刺耳的声响传来,那大汉手中的钢刀齐柄而断,最重要的是,王胖子这一刀太过于凶猛,横立的钢刀并未架住刀口下砸之势,钢刀毕露的锋芒划过大方的脑门,然后顺着嘴巴中央切了下来。

    咔嚓!

    一声骨头破裂之声,钢刀的整个刀身切开脑袋,刀口最终隐没在脖颈中间,其血腥又恐怖的场面让周围的大汉们皆感毛骨悚然,吓得亡魂皆冒。

    王胖子这一手太过于惊悚,那些大汉甚至有些吓得呆住了。

    这个看起来脸蛋白白,笑起来呆萌憨厚的王胖子,居然会有这么强悍霸道的战斗力。

    他们本来以为这一次动手灭掉三个人,而且还是年纪不大的学生,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却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发生。

    哪些站在后面的大汉双腿发软,脸色惊恐,开始后退。

    他们的角色,也由之前的狩猎者成为了猎物,尤其是刚才那位大兄弟的死法,太过于惨烈惊恐,许多人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另外一边,谢八斗也是不断有人倒下,那些人已经被谢八斗逼迫到了楼下游泳池的位置,再退就到了墙脚了。

    谢八斗作为白袍堂的堂主,平日里作风比较低调,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社团内的兄弟也没有机会见识他的手段。

    此时此刻,在漆黑的夜色中,这才是属于谢八斗的战场。

    谢八斗双手持刀,面对那么多人的攻击,丝毫不退,反而步步紧逼,身体犹如泥鳅一般,直接钻进对方的人群里。

    在他进入人群的一瞬间,手中的双刀也开始了表演,两道寒光闪烁,不时的有大汉倒下去。

    在他左右的两名大汉大概是队伍里面的小头头,一见战场上的形势,就知道他们今晚的处境很不妙了。

    上面三楼的人占据优势,反而被王胖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要是他们还打不开缺口,那么今晚就只有等死了。

    两个大汉互看一眼,交换一下眼神,双双怒吼一声,将手里的钢刀举起,作势要向谢八斗的头顶砍去。

    只是他们的刀还没有砍下来,谢八斗已出手如电,双刀像风扇叶子一样,在他二人的喉咙上飞快地各划过一刀.

    后面的人根本就没有看清谢八斗的这两刀,还以为前面的带头小队长愣愣的,站在那儿害怕了,顿时道:“大哥,是不是要撤退了?”

    谢八斗冷声一笑,“撤退,你们走的掉吗?”

    话音未落,谢八斗踢出前面中刀的两个大汉,那两人的身体向后扑了过去,趁着这个空挡,谢八斗再度近身。

    又有两人倒下去。

    短短不到半分钟,四个人已经倒下去,这让后面的人无不心惊胆寒,吓得五内俱碎。

    这一场阮大将预先安排好的伏击战并没有持续的太久,前后的时间加到一起也没超过五六分钟,三十多个大汉,至少有一大半的人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永远和这些世界说了再见。

    他们没有想通的是,为何阮大将一直没有出现。

    剩下还不到十个人,见此情景,所有人无心再战,纷纷逃走,可悲的是,三楼的大汉被王胖子和陈凉生堵在了阳台最角落,退无可退。

    一楼的人,则被后面包过来的唐撼山的人抄了一个底朝天,一个不剩。

    大汉们冲不下去,只能一退再退,最后剩下五六个人,全部退到别墅顶楼的天台上。

    时候,唐撼山快刀斩乱麻,乱刀解决了楼下的人,带人冲了上来,等他见到陈凉生时,瞠目结舌地问道:“大哥······你们没事吧?”

    陈凉生笑了笑,“收拾了他们,然后让兄弟们把尸体清理一下,再把地上的血迹冲洗干净,把墙面也都涂刷一遍,别留下太扎眼的痕迹,还有,动作尽量轻一点,别引起周围住户的注意。”

    ?“是!生哥!”

    那些被困在顶楼的大汉们一个都没跑掉,被唐撼山带人包了饺子,悉数送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

    与此同时,天行堂的人员也在井然有序的打扫楼道,搬运尸体,擦洗血迹,粉刷墙壁,做起事来十分专业。

    陈凉生走进了房间。

    鳌子铭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陈兄弟,坐下吧,今晚的事情做得很好,很干净。”

    “这是我应该做的。”陈凉生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心中一惊,鳌子铭能叫出他的名字,那就证明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了。

    鳌子铭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靠在沙发上,显得有气无力,长出了一口气,道:“陈兄弟,你是少年英才,四合堂的所有事务,我准备让你接手。另外,阮大将就交给你处置了,这样的人我看见就恶心。”

    陈凉生递给鳌子铭一杯水,点了点头。

    对于四合堂这种本来就从无到有,一路血腥打拼起来的社团而言,冲突这种事情太过于正常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昨晚的事情会闹的这么厉害。

    第二天一早,狂三拳和魏大洲两个分堂主就到了。

    鳌子铭用冷漠的声音讲述了事情发生的过程,两个分堂主痛骂阮大将不是个好东西,然后再安慰安慰鳌子铭,要节哀顺变之类的客套话。

    鳌子铭又对他们宣布,从今天开始,陈凉生接手四合堂所有的事务,成为社团当之无愧的老大。

    陈凉生进入四合堂,只有三天。

    第一天,成为分堂主助手。

    第二天,浪。

    第三天成为分堂主。

    第四天,成为四合堂老大。

    这样华丽丽的逆袭,恐怕天底下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相比那些从社团底层做起,脏活累活全干,熬死熬活几十年才提拔上来,混出点地位的人,看到陈凉生这样精彩的逆袭履历,会不会偷偷躲到姥姥家的厕所哭泣呢?

    另外,鳌子铭还带着陈凉生巡视了几个社团旗下的地盘。

    只是最后,鳌子铭搂着陈凉生,道:“阮大将手下的小弟没有参与昨晚的事情,那么战死的三十多人身份就很可疑了。甚至,阮大将有可能勾结了其他的社团,这些人就是其他社团的人手。”

    他说完,拍了拍陈凉生的胸膛。

    鳌子铭虽然精神不振,但作为社团大哥,那一股敏锐的嗅觉却没有迟钝,反而更加的敏锐。

    有关于这一点,陈凉生早就考虑到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击杀阮大将的原因。

    “陈兄弟,我相信你,四合堂在你手里,会比以前更辉煌的,我需要休养,四合堂一切事物,你做主吧。”鳌子铭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鳌子铭有气无力,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三拳,大洲,你们两个好好辅佐陈兄弟,我相信他会让四合堂大放异彩。”

    “知道了,大哥。”狂三拳和魏大洲点头。

    看得出来,鳌子铭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社团事务了。

    施瑜儿的死,瞬间击垮了他的雄心斗志。

    陈凉生一伙人走出锦官城别墅。

    身边几个人激动的脸色涨红,王胖子早按捺不住,笑呵呵的问道:“生哥,你现在就是四合堂的老大了吧。”

    “还不是。”陈凉生一本正经的道。

    唐撼山搓了搓手,“生哥,这可是个好机会啊,鳌子铭现在已经失去斗志了,应该退位让贤了。要不,我们把他······”

    他的话没说完,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谢八斗笑了笑,道:“老唐,你昨天才赶来,所以不知道,我们三个和鳌子铭都结拜过了,算是异性兄弟。”

    唐撼山跺了跺脚,“哎呀,这个,这就难办了。”

    陈凉生笑了笑,“没什么难办的,我虽然不是正牌老大,但已经全面接手四合堂,和正牌老大没什么区别。”

    众人竖起大拇指,激动之情难以言喻,陈凉生来到稷下省,还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成功的打开了大好的局面。

    一心跟生哥,万事皆可成!

    几个人上了车,陈凉生望着路边一些四合堂的产业,随口道:“老唐,一路上你和兄弟们辛苦了。”

    “嘿,辛苦啥呢,我就想带着天行堂的兄弟们跟随生哥战斗,这才像个热血男儿的样子。”唐撼山特别的开心。

    “兄弟们都安顿好了吧?”他继续道。

    谢八斗最早来到稷下省,对这一片已经相当熟悉,“生哥,放心吧,我早就在贵妃酒吧后面买了一个大院子,兄弟们都住在那儿,吃得好,睡得好。”

    “你们都越来越有一堂老大的风范了。”陈凉生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众人一笑,“还是生哥领导的好。”

    “找个地方,庆祝一下。”陈凉生吩咐开车的小兄弟,回过头来,“老唐,家里面怎么样?”

    唐撼山点上一支烟,摘下带血的手套,“生哥,一切都好。砂土场、各个场子、公司都开始盈利了。”

    “老方特别猛,曾经一天扫平了省东部的四个县三个镇,那些乡巴佬全部都臣服在咱们的胯下。现在放眼整个江南省,几乎都是咱们的势力,或者是臣服天启的势力,只是,还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就是硬骨头,有点磕牙。”

    “生哥,你放心,一月之内,必定荡平那些王八蛋。”唐撼山有激情有热血,他拍胸膛保证。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