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66章 可以
    “看完了。”陈凉生点了点头。

    白落梅似乎有些不相信,“理解了?都记住了?!”

    陈凉生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白落梅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相信,“我考考你?”

    “可以。”陈凉生闻言一笑。

    白落梅翻开笔记,从里面找了好几处,陈凉生不仅能把所有的内容一字不落的说出来,最关键的是连里面的重点要点,都能说出来,详略得当,主次分明。

    她有些惊讶的捂上嘴巴,不一会儿又释然了,“怪不得呢,能成一省状元的人,肯定都不是一般人。”

    “那只是运气好罢了。”陈凉生对于成绩,从来都是淡然处之的态度,因为他知道,成绩对于一个人来说,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成绩好并不一定在外面混得好。

    相反,好多成绩好的人,却成了榆木脑袋,反而那些各种调皮,各种捣蛋的人,却事业有成,人生美满。

    读书很重要,但成绩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白落梅嘟了嘟嘴吧,“陈小天才,你就谦虚吧。”

    “一般一般,地球第三。”陈凉生收拾东西,准备去吃点东西,晚上的时候,四合堂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

    “刚夸奖你谦虚呢,你又调皮了。”白落梅似乎谈兴很浓,下了好一会儿的决心,才开口道:“凉生,你没有去燕京,留在了稷下省,是不是为了某个姑娘啊?”

    陈凉生忽然有些惆怅。

    老焉头不知道云游到哪儿了,小时候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小鹿儿师妹,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儿了,有没有遇到喜欢的男孩子。

    那个喜欢吃糖炒栗子的狐媚子蔡锦鲤,最近也没有消息,又不知道为了家族的大业,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惊险的事情。

    “你有点失落,一定是想起什么人来了。”白落梅更加肯定,陈凉生来到稷下省,心里一定装着某个姑娘。

    一想到这儿,心里就不由得有些失落,他心里的那个姑娘,一定不会是自己吧。

    白落梅眼角含泪,差点滴落下来,“凉生,我有件事情,能不能请你帮忙,我或许活不过三······”

    砰!

    教室门被人大力踹开。

    几个炸炸乎乎的年轻人脸上浮出一抹冷笑,迈着螃蟹步走了过来,“呦呵,四合堂的老大,在这儿泡妞呢啊。”

    “哈哈,这女的长得不错,你小子眼光也不错。”另一个大汉笑呵呵的。

    稷下大学的学风自由,连带着管理上也比较宽松,一般只要看着像学生,身上没有重型武器,都可以进入校园。

    陈凉生皱了皱眉,“什么事?”

    “哈哈,我们老大请你喝茶。”其中一个小伙子脸色黝黑,凶起来像个发怒的狒狒,还挺吓人。

    白落梅有点害怕。

    陈凉生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几个小伙子张牙舞爪的好像要吃人,“陈凉生,识相的跟我们走一趟,不然我们就把这小妞······嘿嘿嘿!”

    陈凉生收拾好东西,站起身,“你要敢再说一句,我就让你死在这儿。”

    一言既出,四周骤冷。

    他日渐养成的大佬气势,顿时给人强大威压,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面相像狒狒的大汉拿着棒球棍,咣当咣当的敲了敲桌子,“陈凉生,走吧,别让我们难做,也别让你难堪。”

    陈凉生转过身,对白落梅道:“你回宿舍吧,晚一点回来了你再说。”

    白落梅见这些人凶巴巴的样子,就差脑门上写着‘老子是流氓’了,有些担心他的安全,偷偷小声的说:“要不你先缠住他们,我出去找保安,报警。”

    “不用了,没事的。”陈凉生笑了笑,跟着几人出了教室。

    “哈哈,你也算识相。”刚才那个咋呼的小子又开始嘚瑟起来。

    陈凉生也不在意,只是道:“你们的老大,就是梁启智吧。”

    狒狒的眼神有点狠,有点凶,“小子,我们老大的名字,不是随便叫的,记住了,要懂规矩。”

    “我记住了,不能随便叫梁启智的名字,以后就叫梁老王八蛋。”陈凉生耸了耸肩,把狒狒的威胁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狒狒凶巴巴的,“小子,有你好受的。”

    陈凉生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咖啡店。

    他推开了大门,里面有好几张面孔转过来,齐齐的盯着他看,“哈哈,刚才打赌,这小子会不会被吓尿了,现在看来还是有点胆子的。”

    一个大汉走上前来,开始搜身。

    陈凉生神态自若,进门之前,他早就释放出经纬气机,延伸至百步之内,一点也不慌张,以他的武道实力,在这儿的大汉,恐怕灭一个是他的对手。

    只不过让陈凉生皱眉的是,他察觉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机波动。

    那个大汉搜完身,狠狠推了他一下,“滚过去吧。”

    咖啡馆最里面坐着一个大汉,四十多岁,很富态,典型的翻天鼻子,笑呵呵的盯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陈凉生。

    想必他就是梁启智了。

    ????“小子,你胆子不小,知道四合堂和霸王会是敌对关系,还敢来这儿,有胆量。”梁启智像个弥勒佛一样,只不过被翻天鼻子影响了整体的感觉,笑起来有点难看。

    陈凉生笑了笑,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没什么不敢来的,而且,我也确定你们吃不了我。”

    “你骨头很硬?”梁启智身体微微前屈。

    陈凉生想服务员要了一杯拿铁,笑呵呵的,“硬的能崩掉你的牙齿。”

    ????梁启智狂笑:“我喜欢特别的女人,也喜欢特别的男人,你这个小子,很特别,我很喜欢。”

    “看起来我得说声谢谢啊。”陈凉生脸不红心不跳,反而还很自在,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你敢孤身犯险,我只能说你胆子大。不过年轻人啊,就是鲁莽,掂不清自己的斤两。”梁启智像个老前辈一样,用教训后辈的语气训斥陈凉生。

    陈凉生喝了一口咖啡,觉得有点苦,放下了杯子,微微一笑,“我今天进得来,就能出的去。”

    哈哈······哈哈,你脑子有问题吧?你还真以为自己一个人能翻了天了?”梁启智开怀大笑,陈凉生真担心,他会一口气喘不上来,笑晕了过去。

    “你很特别。”

    大笑完了之后的梁启智喝了一口茶,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眯起了眼睛,笑嘻嘻的道:“这样吧,四合堂归入我的地盘,你嘛可以照样做你的老大,只不过就是小老大,要臣服与我,怎么样?”

    陈凉生暗道正题来了。

    他笑了笑,假装思考了一会儿,道:“梁老大,就这么简单?”

    梁启智似乎也看透了陈凉生的心思,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这样吧,我再退一步,以后四合堂的收入,先归我,然后我会给你返三成,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这是不能摆在台面上的。”梁启智强调了一句。

    陈凉生没说话。

    梁启智端起茶杯,嘴巴放在杯沿上,却没有喝茶,而是在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等待着他的决定。

    陈凉生弹了弹手指,身体前屈,说道:“梁老大,你的霸王会,能不能归入我四合堂?放心,我比你厚道,我会返五成给你,怎么样?”

    哗啦!

    梁启智一把摔碎了茶杯,“放肆!”

    陈凉生不动如山。

    ?“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讨价还价,来人啊,把苏牧野给我叫出来!”梁启智冲着屋外大叫一声。

    狒狒点了点头。

    陈凉生老神在在,他倒要瞧一瞧梁启智接下来要玩一出什么戏。

    “嘿嘿,刚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作死,接下来,就等着求死不能吧。”梁启智森森地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疯狂地颤抖着。

    陈凉生一看眼前的少年,正是那天牵着老狗吃包子的少年,怪不得刚才经纬气机中,感觉有一丝似曾相似的气机波动,原来就是这个少年。

    只不过他没想到,少年会投入到梁启智的手下。

    少年瞥了一眼陈凉生,眼光一闪而过。

    梁启智以为胜券在握,“小苏,麻烦你出手了,把这小子的骨头拆了,我倒要看看他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苏牧野伸出拳头,朝着他勾了勾手指头。

    陈凉生站起身,摆好架势。

    啪!

    几乎就在眨眼之间,两人相互击出一拳。

    再一眨眼,两人已经互换了位置,相互抬起头,眼中有些不可思议,看来是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了。

    陈凉生看到少年有些没睡醒的笑容,竟然对他产生了好感,毕竟在同样的年纪里很少能遇到身手这么好的人,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你很不错!”苏牧野说。

    “你也不赖。”陈凉生冷笑一声,说话之间,迅速的挥出三拳,上中下三路进取,犹如大潮一般,拳势汹涌,澎湃而来。

    苏牧野见陈凉生武道不凡,收敛起慵懒的笑容,认真防守。

    陈凉生得势不饶人,见他化解了自己的攻击,顿时又是一阵疾风骤雨一般的出击,八极拳靠山贴,朝天锥,想要一举击垮后者的防守。

    呼哧!

    苏牧野没想到陈凉生先声夺人,紧跟着便是穷追不舍,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竟然有种无从招架的感觉。

    他的拳势一向走刚猛霸道一脉,但于陈凉生比起来,似乎稍差一筹。

    砰!

    苏牧野一边抵挡,化解攻势,一边后退。

    他的防守如铁桶一般,陈凉生虽然能够逼迫他不断后退,却不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他之所以能够稍胜半筹,就在于先声夺人。

    苏牧野后背,一下就撞碎了一张大理石桌。

    大理石崩碎,尖利的小石子犹如炸飞的弹片到处乱飞,将桌上的杯盏打了个粉碎,周围的玻璃门窗全部都未能幸免。

    陈凉生收拳。

    苏牧野见陈凉生收拳,他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不过手上也没有反击。

    梁启智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肥臀,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急不可耐的道:“苏牧野,你不是他对手?”

    “我输半筹。”苏牧野垂下了头。

    梁启智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道:“怎么样才能宰了他?”

    苏牧野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梁启智呵斥道。

    “我,再加上二三十人,就能合力宰了他,不过他死,这儿的所有人也都得死,老板,也包括你。”苏牧野说话特别的耿直。

    梁启智脸色涨红,翻天鼻子大张,似乎有些不相信苏牧野的话,摇了摇头道:“他确实有那么厉害?”

    “我的工资是你开的,我不会骗你的,老板。”苏牧野睁开没睡醒的眼睛,无奈的摊开了大手。

    梁启智感觉到了威胁,转身走入咖啡店里面,边走便道:“小子,四合堂我垂涎已久了,老子一定要拿到。你要是识趣,就该为自己想个退路。”

    整个咖啡店,就只剩下陈凉生和苏牧野两人。

    “你的武道实力很强,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棘手的对手。”苏牧野咧着牙齿,揉了揉肿起来的两条胳膊。

    陈凉生笑了:“你也不弱啊。”

    苏牧野摇摇头:“你的师傅是谁?”

    陈凉生哈哈大笑,反问道:“你来自哪儿?”

    苏牧野也不纠结这个问题,知道再问下去,陈凉生也不会说的,于是道:“你真的是四合堂老大?”

    “如假包换。”陈凉生拍拍胸膛。

    苏牧野叹了口气,“我也想混个老大玩一玩。”

    “哈哈,这话要是被梁启智那个老狐狸听到,他会乱想的哦。”陈凉生心里门儿清,这个苏牧野也绝对不是一般人,普通人挨了他那么多下早就趴下了,有几个还能像他这样生龙活虎的?

    “嗯嗯,这么说确实不好,要注意不能暴露本性。”苏牧野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也笑了。

    陈凉生转身,“那我就走了。”

    “谢谢你啊,那天替我买单。”苏牧野笑了一声。

    陈凉生笑了,“碎碎个事。”

    陈凉生吃过晚饭,夜幕已经降临,他走进校园,打算去找白落梅,听她说完今天在教室没说完的话。

    他记得白落梅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我或许活不过三······’,路上,陈凉生一直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

    他走过一个读书小亭子,忽然,耳根子一动,声音好熟悉。

    这道声音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屏气凝神,将周身武道气息收敛起来,慢慢的靠近读书亭外的小花坛。

    “白落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声传了过来,像个四五十岁老婆子的声音。

    沉默了一会儿。

    白落梅的声音响起,“崔姥姥,他是我同学,而且······我下不了手。”

    “哈哈,笑话,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我告诉你,小白,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拔x无情的垃圾。”崔姥姥刺耳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可是,我还是不想害了他。”白落梅似乎有些纠结,一直在抗拒崔姥姥的提议。

    崔姥姥叹了口气,坐在了读书亭的长椅上,拉着白落梅坐在了身边,“小白,世上男人多的是,你怕什么?”

    “我不怕,我只是不想害人。”白落梅娇柔的身体有些颤抖。

    “傻孩子,所有的铺垫你都做了啊,你让他成功注意到了你,那么多人端茶给他喝,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该对你言听计从才是啊。傻丫头,十拜九扣都做了,就差最后作揖这一哆嗦了,你怎么就不愿意了呢?”崔姥姥循循善诱,不断引导者白落梅,企图消散她心里的抗拒。

    陈凉生暗暗点头。

    上一次报名的时候,白落梅递给了他报名表,后面的电话号码,恐怕是早就写好的,专门等着递给他的。

    军训时候,在操场的那一杯茶,陈凉生就觉得有些异常,只不过里面没有害人的东西,他也没有明说出来而已。

    现在看来,这个白落梅,也未必就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

    白落梅惆怅万千,双手不断矛盾的扭结在一起,嘴皮子都快要咬出血了,语气李带着哭腔,“崔姥姥,能不能放过他?”

    崔姥姥差点暴起,斩钉截铁的道:“不能。”

    “我求你了。”白落梅眼泪簌簌。

    “哼,你倒是好心,可你想想自己吧,三个月内你会死,你的母亲也会死,到时候我要狠心一点,让你老爸也死,让你全家死光光。”崔姥姥露出了邪恶残忍的面目,语气尖锐冰冷,不但威胁白落梅。

    白落梅慌乱中抓住了崔姥姥的手臂,“可是,可是······姥姥,求你了,放过我妈妈。”

    “呵呵,想要你全家平安,就按照我说的做。”崔姥姥脖子高高扬起,冷哼一声。

    白落梅站起身,泪眼朦胧。

    崔姥姥又露出伪善的面孔,“傻孩子,我是你的姥姥,不会害你的,那孩子身上的那一道龙气,正是我提升境界的最佳办法。只要把他骗到潜龙山,破开他的身体,掌控那一道精纯的龙气,然后得到山谷中的龙泉洗髓,你姥姥的实力就会大增。”

    白落梅泪眼迷离。

    “到时候,不但你能活命,你妈妈也会平安无事,而我则会成为坑儒会的巡城御史,地位提高一大截,高人一等,哈哈。”崔姥姥似乎沉浸在自己描绘的美好画卷中,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白落梅嘴巴张开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无声落泪。

    崔姥姥安抚白落梅,“傻丫头,到时候如果你想修行,我就做你师父,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普通人,那我们就会再无交集。”

    “真的?”白落梅眼前一亮。

    崔姥姥脸上皱巴巴的周围绽放,隐藏在黑夜中的面孔伪善,让人作呕,“姥姥都活到这个岁数了,还会骗你一个小丫头?”

    白落梅‘哦’了一声,心里一阵纠结挣扎。

    这两人的谈话十分隐秘,而且这个腹黑的崔姥姥有意无意的释放出气机,隔绝了周围的一切,普通人自然听不到两人的谈话。

    只可惜,陈凉生不是普通人。

    他修成夔龙体之后,五官神识要比之前出色太多了,周身百步之内,经纬气机波及之处,都是陈凉生的五官神识延伸之处。

    所以崔姥姥和白落梅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入陈凉生的耳中。

    不过陈凉生听到后来,越来越心惊,从两人谈话可知,白落梅纯属被要挟的那一个,这个腹黑崔姥姥以母女两人的性命要挟为她办事。

    而这个崔姥姥,恐怕早就注意到他身上的那一道龙气了。

    只可惜她不知道的是,陈凉生身上的并非一道龙气,而是比龙气强大无数倍的龙体,真龙之体。

    如果这个秘密被崔姥姥知道,恐怕会忍不住立刻蹦出来掐死他的。

    还有崔姥姥口中的潜龙山,山谷龙泉,坑儒会,这些都是陈凉生之前闻所未闻的,看来稷下省,真是个牛鬼蛇神样样有,藏污纳垢的好地方。

    不过他却特别注意到了一个字眼,那就是长陵省潜龙山的洗髓龙泉,要是他能够浸泡一下,对于刚修成的夔龙体,大有裨益。

    陈凉生心里,蠢蠢欲动。

    就在此时,陈凉生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谁?”崔姥姥身影如风,下一瞬间,便到了陈凉生藏身之处。

    只不过她快,陈凉生也不遑多让,身体早就在十步之外,下一秒便混入来来往往的学生中,无影无踪。

    崔姥姥皱了皱眉,安慰了白落梅几句话,便快速离开了。

    尽管如此,陈凉生还是惊出了一声冷汗,他接起电话,“怎么了?”

    唐撼山的声音有些着急,“生哥,出事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

    梁启智招揽陈凉生不成,便开始行动了。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贵妃酒吧是陈凉生手下兄弟的一个产业,于是便开始捣乱,双方之间,就在刚才,发生了一场冲突。

    两边人起了争执,贵妃酒吧这边本想息事宁人,但霸王会这边可步步紧逼,故意挑衅,大吵大闹了起来,双方都看对方不顺眼,都想压对方一头。

    就在刚刚,双方互不相让,越吵越激烈,很快便由文争演化成武斗。

    双方大战了一场。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