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67章 平息
    陈凉生回到贵妃酒吧的时候,战斗已经平息,可这样的冲突一旦发生,接下来将会是一连串的冲突,直到有一方首先招架不住,要么认输,要么跑路。

    梁启智带领的霸王会,联合周边的几个社团,拧成一股绳欺负四合堂,专门搞事,反正他们人多钱多,不怕跟你打,也不怕跟你耗。

    天启这边就不秒了。

    毕竟陈凉生他们属于外来势力,本就根基薄弱,和这些地头蛇比起来,优势很小,劣势很大。

    但天启强大的一点,那就是所有小弟的斗志十分高昂。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天启现在正在上升期,也是最缺人才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好好表现,引起各位堂主的注意,更待何时。

    况且,以张甲子那种阴狠毒辣的手段,都能被老大陈凉生赏识,一举从泥鳅变成鲤鱼,成为纵横堂副堂主。

    他们这些勇武彪悍的鲤鱼,只要找出个战场,当成龙门跳过去,一定会鲤鱼变龙的,获得提拔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四合堂和霸王会,双方争执不下,冲突一触即发。

    陈凉生回到贵妃酒吧。

    天行地坤两个堂口的人员,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但众人气势高涨,热血澎湃,扬言要灭了梁启智一群老东西。

    他见众人都在,便到了二楼。

    天启社团的高层聚集在里面,高良谋也过来了。

    简单的打过招呼,唐撼山便把今晚的情况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道:“生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老高,你说呢?”陈凉生抬起头,询问高良谋。

    高良谋抬头望着天花板,“生哥,刚才老徐跟我说,在霸王会的地盘上,发现了王朝会范块垒的影子,他们应该有勾结。”

    “嗯嗯。”陈凉生点点头。

    天启社团的情报系统,是越来越完善了。

    “所以我想,梁启智等一群老匹夫,在范块垒的撺掇之下,一定还会有所行动。不过今晚他们也算见识到了咱们天启的战斗力,直接动手的可能性比较小了。”高良谋一字一句,说话很慢,但却很有道理。

    胖子跺了跺脚,急不可耐,“老高,你别跟便秘了一样,一句话说完行不行?我着急的都快便秘了。”

    唐撼山踹了他一脚,“着急个屁啊。”

    “我可和你不一样,我沉不住气,有仇就要报。你是家里煤气泄露,唉,我一点都不慌,它皮任它皮!先点根烟震震场子!哎哟,着火了!跑?不存在的!我反手躺床上先睡他一觉,看煤气罐怎么说!唉,这就很舒服!”胖子说话的表情很皮。

    哈哈!

    一句话逗的大家都笑了。

    陈凉生笑了笑,办公室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我想他们接下来会文斗的,所以我们也该有所准备。”

    “生哥,你说。”众人道。

    陈凉生眯了一会儿眼睛,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首先,小房,你知道稷下省,台面上的人物,尤其是公·安系统的,有谁很不得意,却有往上爬的野心,你回头告诉我。”

    虽然不知道陈凉生的用意,但他这么说,一定是有用的。

    房漫道笑呵呵的,道:“生哥,你就放心吧。”

    “另外,老八,老徐,我需要你们两个合力,去查找一下范块垒的······明白了吗?”陈凉生斟酌了一会儿,道。

    谢八斗和徐丘壑互看一眼,“知道了,生哥。”

    陈凉生拍了拍手,“那好,辛苦你们几个了。”

    “生哥,为社团办事,是我们的责任啊。”谢八斗说完,便开始行动。

    王胖子拍了拍手,示意陈凉生,“生哥,嘿嘿,生哥,那······我们干啥啊?来到这儿,总不能养老吧。”

    “你们先安抚好兄弟们的情绪,大学城这边的一战,很快就会来临的。”陈凉生示意众人,平心静气。

    “好,我这就下去。”唐撼山一伙人出门。

    等其他人都走了,陈凉生给高良谋倒上一杯水,“连夜赶过来,一路上很辛苦吧?”

    “不辛苦,生哥。”高良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呵呵的接过水杯。

    “家里面怎么样?”陈凉生喝了一口茶水,微微有点苦味,不过这样的味道,正适合现在的他,能让他更冷静。

    高良谋笑了笑,“武有老方,文有三钱,管家有经邦,一切都很好。”

    就在这时候,陈凉生手中的手机很不安分的抖动起来,他看着来电的号码,预感到有事发生,是狂三拳。

    接听电话,狂三拳阴恻恻的说:“陈凉生,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陈凉生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鳌哥对你不错吧,把四合堂老大的位子都让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害他?”电话里面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害他?”

    ?“你还在装傻,有胆量你现在就回来!”电话那头是狂三拳暴怒的声音。

    陈凉生挂断电话,预感到鳌子铭那边可能出事了。

    高良谋放下水杯,“生哥,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放心吧,我很安全。你刚刚过来,多休息休息,身体最重要。”陈凉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高良谋不再坚持,“那好吧。”

    陈凉生这一晚上,是真的累,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到锦官城鳌子铭的别墅。

    走进去之后他才发现,整座别墅血污、棍棒、打碎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一片混乱,看来这儿刚刚发生了一场混战。

    鳌子铭躺在床上,私人医生正在进行包扎,伤势看起来还挺严重的,饶是如此他还念叨着:“陈凉生,陈凉生······”

    魏大洲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他的地位在四合堂很尴尬,赋闲多年,也没有什么发言权,手底下的小弟也不听他的话,当他是个小透明。

    狂三拳见陈凉生过来,猛地挥出一拳。

    陈凉生一把挡开了他的拳头,哼道:“你冷静点,这事儿不是我干的。”

    狂三拳已经红了眼,有些失了智了,他愤怒的咆哮着:“不是你干的,不是你干的鳌哥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有人下午还看见你从学校出发,跟梁启智喝咖啡了,还说不是你密谋的!”

    魏大洲毫无预兆,忽然大喊一声,“干死他!”

    狂三拳抓起了一根棒球棍,他身后的小弟也不断围堵过来,看来是事先商量好了,想要对他动手了。

    对于魏大洲的煽风点火,陈凉生有些不屑。

    “你们敢对老大动手?”陈凉生呵斥道。

    魏大洲跳了出来,像个小丑一样,“你算个屁的老大,有你这样做人的吗?鳌哥把你提拔上去,你害怕他威胁你的地位,就要把鳌哥置于死地。”

    魏大洲的贼心,陈凉生看的清清楚楚。

    今晚只要把他弄死,然后鳌子铭受伤,狂三拳又是个智商经常欠费的家伙,那么四合堂的老大,就非它莫属了。

    魏大洲的如意算盘,打的嘎嘎响。

    可惜,陈凉生是不会让他如愿的。

    狂三拳带领二十多个小弟,将陈凉生围在了包围圈。

    一拳!

    陈凉生磅礴大力的一拳,击打在身后的墙面之上,直接将墙体打了个脑袋大的窟窿,整座别墅震颤不已。

    震耳欲聋,烟尘滚滚,钢筋水泥板砖碎屑在房间乱飞,像定点爆破一样。

    呼!

    那些小弟看到这架势,顿时后退。

    “对这件事情,我很抱歉,但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和鳌哥是结拜兄弟,他是我大哥。”陈凉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狂三拳猛地将手里的棒球棍摔了出去,“鳌哥是我的恩人啊,也是那一群孩子的恩人,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他这样。”

    “哦,对了,你知道梁启智的人攻击贵妃酒吧的事吗?”陈凉生忽然道。

    狂三拳眨了眨眼,“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贵妃酒吧的老板。”陈凉生很随意的说道。

    陈凉生这话的潜台词很明显,如果我和梁启智勾结在一起,他们又怎么会在我的酒吧闹事?

    两人走出了别墅二楼的房间,站在阳台上。

    狂三拳眨了眨眼,“我真有点看不透你了。”

    ?“这事很明显,就是梁启智派人干的。”

    ?“怎么那么肯定?”

    ?“这不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嘛,不多你要多注意,我看魏大洲还是贼心不死,有意老大的位置。”

    狂三拳用奇怪地眼神看陈凉生,眼神里没有了暴躁,反而充满了不信任:“魏大洲算个什么玩意儿,老东西而已,我一个人就可以杀了他全家。”

    ?“十天之内,这件事情会水落石出的,不过在这之前,你别太冲动了。你一个人死了没关系,那些福利院的弟弟妹妹,可会很伤心的。”

    狂三拳笑着说:“老子的命,和老子的老二一样,硬邦邦。”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接到梁启智的电话,陈凉生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梁启智开门见山地说道:“陈小兄弟,现在在大学城,只有你我两只老虎,我们又不是一公一母,不可能和平相处。不过武斗太不好了,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要是你愿意受的话,我也可以考虑!”陈凉生笑着道。

    梁启智笑哈哈的,“这种玩笑就不要开了!说白了吧,我们出来谈谈!这种事情,早晚都要解决,不如早一点解决,大家都安心!”

    “好啊!”陈凉生一口答应。????

    梁启智正色说道:“三天以后,晚上八点,三只鸳鸯农家乐,我把大学城这边的大佬全集合在一起,谈一谈,议出一个规矩章法来,你可不要缺席。”说着话,他还哼笑了两声。

    听得出来,他这是要拉上其他的老大,划地盘了。

    “好啊,多谢梁老先生,我当然会来。”陈凉生答应的干脆。

    听完电话,狂三拳吐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老脸一红,低着头,道:“对不起,生哥,刚才是我错怪你了,你惩罚我吧。”

    陈凉生并不怪他,说:“我并不在意。”

    “生哥,那三天之后怎么办?我带上兄弟们跟着你去,到时候有机会的话,我会趁机弄死梁启智这个老王八的。”狂三拳一拳砸在阳台上。

    “这些先往后边放,我现在要你去做一件事。”陈凉生望了一眼房间中吞云吐雾的魏大洲。

    狂三拳也不是傻子,一个眼神就明白了陈凉生的意思,“生哥,你放心吧,他老了,该退下去了。”

    “那就好,不过对于老人,要温柔一点,不要太粗暴。”陈凉生嘿嘿一笑。

    对于魏大洲这样的社团老人,失去了雄心,却还想临了当回老大,捞一笔的小丑人物,他不好直接出面制裁,毕竟现在四合堂人心有点散乱,如果再让分堂主出点事,那就彻底乱了。

    狂三拳扭了扭脑袋,“放心吧生哥,我就让他走路摔一跤,蹲便的时候便器炸了,喝酒的时候喝道马尿,警告一下,又不杀他全家。”

    回到贵妃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王胖子惊讶地问道,“三天之后见面?”

    “还有很多他拉拢的大佬,他想划界。”陈凉生安然的说道,毕竟事情的发生和他料想的差不多。

    唐撼山砸了桌子一拳,冷哼一声,说道:“他就是想趁着四合堂内乱,联合其他人霸占地盘!”

    ?“这个老王八,不过他联合其他人,牵扯面就很大了,到时候更难处理。”王胖子面色肃然问道。

    “嗯嗯,这件事情要谨慎处理,一旦出了差错,我们就会沦为众矢之的,到时候处境就很不妙了。”唐撼山也开始试着从大局出发,思考问题了。

    没等陈凉生答话,高良谋突然说道:“生哥,大家,你们有没有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听闻他的话,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向他看去。

    王胖子问道:“老高,你又打哑谜了。”

    “以霸王会再加上其余社团的实力,想要横扫四合堂,丝毫不费一点力气啊。就算他们事先见识了生哥的实力又能怎么样?一个人能打二三十个,难道能打过三四百人吗?”高良谋喃喃说道,眉头紧皱。

    陈凉生若有所思。

    众人也都沉默不言。

    唐撼山伸手摩挲着下巴,“老高,那你的意思是,他们醉温之意不在酒,在生哥?”

    “这也只是一种猜测,不过你们设想一下,一旦生哥出了事,那么整个四合堂,就真的成一盘散沙了。”高良谋呼吸有些沉重。

    王胖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使劲揉了揉脑袋,“现在好的一点,就是他们不知道生哥的身边,除了有四合堂的人,还有咱们的存在。”

    高良谋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道:“他们知道。”

    “什么意思?”王胖子刚要开心一下,却被高良谋的话泼了凉水。

    高良谋砸了咂嘴,“老徐看到范块垒和梁启智接触过了,难道他还能不知道我们在江南省的事情吗?”

    对啊!

    众人航然大悟。

    他们之前还有些沾沾自喜,将天行堂和地坤堂的势力当成是一张秘密的王牌,现在看来,对方早就摸清楚了他们的路数。

    ?“不过那么多老大,他总不至于直接对生哥下手吧?那要是传了出去,他还怎么在江湖上混饭吃?!”王胖子正色说道。

    唐撼山点点头,觉得王胖子说的这些也不是没有道理。

    高良谋沉吟片刻,说道:“永远不要相信什么狗·屁的江湖道义,社团规矩,那些东西早就在菜市场论斤来卖了。”

    “再说了,梁启智他们不动手,范块垒可能会动手。毕竟咱们和他在江南省发生过龌龊。”高良谋提醒道。

    一言惊醒梦中人。

    “对啊,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唐撼山敲了敲脑袋。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始终没有讨论出个可行的办法。

    倒是陈凉生,反而沉默了下来。

    这时候,房漫道推开了门,笑嘻嘻的,一嘴的酒味,“生哥,王中堂,台面上的人,主管公安方面,多年来郁郁不得志,想要再往上挪一挪,却始终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

    陈凉生一拍大腿,“明晚,你把他出来。”

    “好。”房漫道一口气答应。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房漫道的交际手腕和能力。

    “生哥,三天之后的事情可不小,咱们再好好谈论讨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就没必要见了吧。”唐撼山提醒道。

    ?“我心里有数!”

    陈凉生向众人含笑点点头,说道:“我要见的这个人,或许能成为这一场谈判最重要的一个逆转大招。”

    “甚至,如果运用得当,以后大学城周边这一块蛋糕,都将是咱们的囊中之物。”陈凉生脸上绽放出灿烂的光彩,无比自信。

    所有人都知道,当他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己方距离胜利不远了,也是对方噩梦开始的时候。

    ······

    第二天晚上,房漫道作陪,邀请到了王中堂。

    富豪酒楼最高层,贵宾包厢。

    房漫道替两人倒上两杯上好的碧螺春。

    王中堂五短身材,稍微有点瘦弱,头发稀疏,典型的老鼠眼,不过两只小小的眼中,时不时流露狡黠的光彩。

    他正襟危坐,“小房啊,我和你老爸也有小二十年没见了,你也长这么大了。”

    “哈哈,我老爸也经常提起你呢,说你们那时候一起修桥铺路,一起追女孩子,特别的欢乐。”房漫道笑呵呵的。

    包厢中一派祥和。

    王中堂忽然转过脸,“这位是?”

    “陈凉生,区区一个学生,慕王局长的大名而来。”陈凉生说话,中正平和,不卑不亢,特别自然。

    王中堂哈哈一笑,喝了一口茶,“大名,呵呵。”

    他转过身,又和房漫道聊了起来。

    陈凉生老神在在。

    其实三个人心里都门儿清,房漫道只是铺路搭桥的,正式谈事的是他们两个人。

    只不过王中堂自持身份,故意把话题扯远,说东道西的,为的就是想暗中看一看陈凉生的表现。

    而且他也不相信,区区一个学生,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能和他探戈什么事情?要不是碍于房漫道的面子,他是一定不回来的。

    堂堂一省公安副局,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

    茶过三杯,味道都有些淡了。

    王中堂看了过来。

    陈凉生依旧保持着半小时之前坐下的姿势,纹丝不动,心静如水,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表情,很温和,又让人觉得很有城府。

    王中堂心底一谈叹,“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陈凉生入定之后,不断在神识中磨砺武道,这样的姿势他连坐三天三夜,也不是什么问题。

    王中堂咳了一声,打着官腔,道:“小陈是吧,有什么事就开门见山的说吧。”

    “好,那我就说了。”陈凉生也不打算和他打哑谜,直接开口,一语惊人,“王局长想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这个副字去掉?”

    呦呵!

    王中堂差点一屁股没坐稳,掉了下去,他日思夜想,头发都掉了一小半了,何尝不想更进一步啊。

    只不过眼前的陈凉生年纪尚小,办事抛锚,嘴上没毛,说话不牢,作为一个老江湖,可不是那么容易唬住的。

    王中堂两只小巧可爱的老鼠眼咕噜咕噜打转,一言不发。

    “呵呵,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就摆在王局的面前,如果你能抓得住,必然会是你仕途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到时候彻底摆脱那个讨厌副字,也就指日可待了。”陈凉生语速很慢,一边说,一边在观察王中堂的表情。

    看得出来,他动心了。

    王中堂手指很有节奏的敲了敲桌子,过了好一会儿,他长出一口气,“哈哈,我倒要听一听是个什么样的机会。”

    吧啦吧啦。

    吧唧吧唧。

    陈凉生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

    王中堂上身板正,可是双腿却在激动的微微颤抖,“好,可以试一下。如果成功,咱们就是忘年之交。”

    两人当即拍板决定。

    房漫道举起茶杯,“哈哈,恭喜王局,恭喜生哥,等事成之后,咱们再畅饮一杯庆功酒。”

    三天之间,眨眼而过。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