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70章 厚颜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陈凉生一拳下去,将盛有鱼饲料的白瓷盘子拍成了碎末。

    “生哥,放过我。”范块垒低头道。

    陈凉生冷哼一声,怒斥道:“你从没有放过那些人,我也不会放过你,这就叫报应不爽,这也是我的生存之道。”

    嘎吱!

    范块垒紧握着拳头,发出吱吱吱的声音,粗重的呼吸就像破风箱的排气筒一样,“生哥,不给条生路?”

    “你从没有给过自己后路,那有什么生路啊。”陈凉生有些怜悯的瞧了他一眼,继续享受晚风和眼前的一片荷塘月色。

    扑哧!

    “哈哈······”范块垒大笑,捧腹大笑,紧接着狂笑,笑出了眼泪,瞳孔充血,一片血红,“陈凉生,我们是一类人,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贬低我来显示你的高尚?虚伪的家伙,去你妈的吧!”

    陈凉生摇摇头,“我不是奥特曼,不拯救地球,我从来都是搞破坏的小怪兽,但我从没有没有欺负过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更不像你们一样,为了赚取暴利,买卖的那些害人的玩意儿。你比谁都清楚,一包面粉,就足以让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支离破碎。”

    “那又能怎么样?你咬我啊?”范块垒知道陈凉生不可能放过他,所以也没有必要伪装的可怜兮兮,放低姿态了。

    他得意的张开双臂,很是嚣张。

    陈凉生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仰起头吐出一口浊气,“以暴制暴,我要代表小怪兽制裁你,让你下地狱。”

    “哈哈,让我下地狱,老子就拉着你垫背。”范块垒整个人有些恍惚,脸上凶狠的表情,完全能把一只初生不怕虎的小牛犊子给吓哭喽。

    “你可以试试。”陈凉生摆出架势。

    “哈哈,早就听说陈凉生武道天赋出众,今天我也想见识见识,是不是徒有其表。”范块垒一声冷哼,紧咬牙关,纵身如矫龙,一招沉雷破,拳头缠绕黝黑的闪电之力,暴杀而下。

    沉雷拳!

    闪电轰杀!

    只是一瞬之间,无数道罡气从拳头爆出,在夜空之下迸发出灿烂耀眼的光芒。

    那一股力道,犹如火蛇一般在拳头之上盘旋,炽热昂扬的战力,让王胖子一惊,看来范块垒求饶不成,动了杀心了。一刹那。

    范块垒便施展出了自己的杀招,想要尽快解决陈凉生,显然也是知道陈凉生有些实力,他要用自己的杀招,一拳解决掉这个挡路的人。

    范块垒,不敢再有保留。

    陈凉生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决然,浑身气机沸腾,不断如潮汐一般澎湃,气势瞬间拔高,如巨浪奔腾,洪水决堤。

    “来吧。”范块垒双拳携闪电雷霆之力,浩荡而来。

    陈凉生丝毫没有闪避,“好啊!”

    暗黑之神魔般若!

    龙象般若功最强一招!

    双拳,发出绚烂刺目的光芒,随之而来的,则是震耳欲聋的轰天响声。

    那响声在庭院中迸发,层层递进,临近边缘,荷塘中的荷叶不断被震碎,散乱成为无数的碎末,在空中四面八方飘散。

    罡气继续涌动,殃及池鱼。

    整座农家乐一片荷塘,悉数崩碎,池塘之水,原地拔地,形成水柱,好似大龙吸水一样,涌出十米之高,继而从半空落下,点点滴滴,大珠小珠落玉盘,发出炸裂之声。

    大大小小如珍珠一样的雨珠弹射在脸上,好似凛冬雪刀一般,疼痛难忍。

    ?轰!

    惊天动地的碰撞响起。

    陈凉生身体倒退五步,咳嗽三声。

    再看范块垒,身影竟也退出四五步,这才稳定了身影,他看着眼前陈凉生的身影,眼神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

    范块垒,不简单啊。

    范块垒很肯定,目前为止的陈凉生,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

    他的确没想到,陈凉生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顽强一些,若是换成其他人,魁首境界的对手根本扛不住自己这雷霆一击。

    而眼前的陈凉生,依旧完好无损。

    这可是范块垒纵横稷下省,无往而不利的杀招。

    范块垒脸色有些难堪,更是双眼瞪圆,有些难以置信的死死盯着自己的双手。

    “我还有力气,你怎么样了?”陈凉生脸色平静,呼吸平稳,气息畅通无阻,“接下来,该我发力了吧。”

    ?“我就呵呵了!”

    范块垒是堂堂的王朝会二把手,上的了台面上的人物,什么时候被无名之辈这么侮辱过,这让他愤怒不已。

    他脸色一变,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凶悍霸道的戾气。

    范块垒冷哼一声,浑身气势竟又是拔高一筹,仰天长啸一声,周身气机凝聚,掌指一翻,雨珠凝结成刀,划破层层雨幕,凌空劈斩上去。

    ?“陈凉生,你死定了!”

    范块垒大喝,声震天地,他手持罡刀,怒斩出击,身影如电,刀锋凌冽如钢针,攒射而击,一步跨出,隐隐有风雷之声传出。

    ?轰!

    范块垒持刀冲杀,指天打地,神威无匹,那雨幕凝结而成的宽刃在他手中犹如化为迅疾的黑色利刃,威势可怕至极。

    “妈了个臀的,范块垒这个愣子······”王胖子撇了撇嘴,明显不服。

    他望见范块垒的猛烈攻势,脸色依旧平静,因为他了解陈凉生,那个让他决心一辈子追随的人,是不会输的。

    即使范块垒能够聚气成刃又怎么样?

    陈凉生同样聚气成刃,手持一剑。

    瞧得陈凉生有些嚣张的举止,范块垒笑了笑,擦干了手掌上的血迹,罡刀一扬,“陈凉生,来吧,这一战定胜负”

    闻言,陈凉生微微点了点头,“好!”

    陈凉生轻笑了一声,脚掌轰然踏在地面之上,随着一道爆炸声响,其身体猛然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与范块垒只隔着丈许。

    风雷涌动,剑气四溢,寒芒所过之处,令人侧目。

    陈凉生这一瞬间的气势,拔高无数,令范块垒胆寒心悸。

    这一次,陈凉生率先出手。

    两人视线交错,陈凉生嘴角缓缓挑起一抹微笑。

    范块垒脸色有些难堪,他望着那近在咫尺的陈凉生,眼瞳深处掠过一抹惊讶,即刻体内的气机暴涌而出。

    陈凉生刚才出手的气势,与之前被动接招完全不同,他主动出手了。

    范块垒面色一扬,脸上闪过一抹厉色,罡刀挥舞,有雷暴之声传来,刀锋划过空气,似乎被撕裂一般,“那就来吧。”

    “好啊!”他冲着极速而来的范块垒微微一笑。

    陈凉生脚掌再次猛踏地面,一声爆响,身形陡然出现在范块垒身前,手中短刀寒芒闪过,带起剧烈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后者胸膛凌空劈斩而去。

    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让得范块垒脸色再次一变,心头骇然。

    难道,这就是陈凉生真正的实力?

    范块垒心头的念头一闪而过,把牙一咬,现在他已经完全被陈凉生的攻击所笼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所以,他只得强行接下陈凉生的攻击。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范块垒将体内气机狂灌进手中的罡刀之内,然后咬着牙,手中长刀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同时是直直的刺向陈凉生胸膛。

    “嘭!”

    霸道剧烈的锋芒,在半空飞速掠过,最后重重的轰砸在了范块垒胸膛之上。

    范块垒的身体,犹如被打飞的炮弹一般,在地面上拖行了一段距离,最后狠狠的撞在房价大理石台阶边缘,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得范块垒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

    在身体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轰击在罡刀之上,锋芒脱手而出,在范块垒狰狞的目光中,刺中了陈凉生胸膛。

    罡刀携带着凶猛的劲气,狠狠的插在陈凉生胸膛之上。

    范块垒这倒地之前的一击,竟然是让得陈凉生差点跌倒。

    范块垒站起身,一抹脸上的雨水,将伤口的献血吸进了嘴巴,笑着道:“上一次老子倒地流血,还是当小弟的时候了。”

    “呵呵······”陈凉生从范块垒身上看到了一种气势,一种洒脱和一往无前的武道气势,“那我就让你多倒地几次。”

    此时的范块垒,双臂一展,完全放开,也不废话,雄浑气势涌动,对着陈凉生勾动手指头,“那就来吧。”

    范块垒目盯着平静微笑的陈凉生,罡刀缓缓举起,体内的气机,在磅礴战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

    他的身体表面之上,黑雾的气机,逐渐的破体而出,最后在体外形成一道磅礴的的黑雾瀑布,奔腾不息。

    陈凉生面前那由气机凝聚而成的通明剑气寒芒,裹挟着丝丝闪电雷霆,直冲范块垒爆射而去,千丝万一般掠过他的脸庞,带起了一缕血丝。

    陈凉生的双眉也是在此时犹如剑般扬起,脚掌一跺,身形崛起,而其身体却是犹如猎豹一般,笔直的对着眼前范块垒暴射而去。

    范块垒见状,淡淡一笑,“少年人,好霸道啊。”旋即手掌一挥,只见得手掌聚气,竟又是化为一把罡刀,凌厉无匹的对着陈凉生暴刺而去。

    陈凉生身形前扑而去,一拳直接击碎三尺罡刀。

    “说你霸道,你还真霸道。”

    范块垒见状,笑着赞了一声,但那下手却是越来越狠,手掌一扬,数道罡刀凝聚,划起刁钻狠辣的弧度,对着陈凉生周身要害笼罩而去。

    陈凉生身形敏捷的挪腾着,不过依旧是被一柄罡刀划过了胸膛,衣衫破裂,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顿时就是渗透了出来。

    不过他却是根本没有去理会胸膛处的鲜血,猛的数步掠出,终是接近了范块垒。

    后者见状,却是微微挑眉,“你他·妈的真不怕死?!”

    “开!”

    威胁笼罩心头,范块垒眼睛猛的怒瞪而起,一道暴喝,自其心头深处响彻而起,而他身体中的周天气机,如大龙汲水一般拔地而起,将整个身体完全罩住。

    范块垒大汗淋漓,左支右绌,抵挡这一拳之威,已经让他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陈凉生近身,蓄力已久的一拳,潮涌又至。

    “卧象潜龙!”

    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第三式,在陈凉生晋入金刚境之后,终于被他完美无缺的施展出来。

    陈凉生暴喝声响彻心间,嗡鸣回荡,雨幕炸裂,在半空中回旋停滞。

    范块垒紧咬着牙,那种寒意,令他耳膜震荡,面颊生疼,直刺他的心窝,令得他皮肤都是发麻起来。

    范块垒望着这一幕,差点惊声,这一拳之威,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陈凉生那种霸道目光的注视之下,范块垒居然有些想要后退的感觉。

    这是一种气势。

    一种睥睨天地众生灵的王者之气。

    这种气势,令范块垒有些心折。

    试问十龙十象术携一拳之威,可有人挡得住?!

    无人可挡!

    嗖!

    他双掌抖动,一道寒光斜飞而出,最后在范块垒那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道充满凶悍霸道的拳罡漫天席卷而来。

    拳罡如雨,萧萧而下,整一座庭院全是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

    这一招而下,完全是要将范块垒轰杀在乱拳之中。

    “我不怕死,所以,我才是赢家。”

    陈凉生冲着范块垒咧咧嘴,笑道,眼神中尽是疯狂和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范块垒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声,身形一闪而逝,悠然留下一道残影,等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在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之外。

    范块垒衣衫破碎,身上的小伤口不下数十个,流着点点鲜血。

    “生哥,杀了他!”

    “生哥,杀了他,我们在稷下市就有立足之地了。”

    “杀了他······”

    早就在暗中负责接应陈凉生的狂三拳野站了出来,大声喊了起来,他身后所有跟过来的四合堂小弟,站在身后,大声的呼喊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热血沸腾,战意高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过,他们的老大有一天居然具备了和范块垒叫板的资本。

    以前,就算是他们的老大鳌子铭,见到王朝会的人,都是规规矩矩的低头让路。而现在他们的新任老大,竟敢直接叫板。

    这样的霸气,让所有不熟悉陈凉生的四合堂小弟,也都开始拥护他了。

    老大能和范块垒战一场,这可不多见。

    而今晚的他们,就是见证者,也是创造者。

    范块垒呕出一口鲜血,缓缓的扶着墙站起来,放声大笑,“陈凉生,你赢了,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你说呢。”狂三拳笑呵呵的站在了陈凉生身边。

    忽然,范块垒钢牙一咬,猛地抓起身边一个小弟横砸过来,趁着这个空档,身体一闪,已经到了庭院边的车里,车子开动,像离弦之箭一样蹿出去。

    “追!”

    陈凉生坐上车。

    范块垒驾车疯狂逃窜,完全就是在搏命,很快,范块垒突然瞪大眼睛,显然是知道陈凉生等人追上来了。

    砰!

    就在此时,慌忙逃窜的范块垒稍不留神,车头直接撞在了大河的护栏上,车子掉进江中,而他则闪电闪身出车外。

    范块垒身体受伤,再加上刚才撞车惊魂未定,体力更是大不如前。

    “撞死他!”王胖子猛地道。

    “别!”

    狂三拳擦了擦额头的雨水,“生哥,这个时候不能手软。”

    陈凉生气定神闲的笑了笑,“先把他赶到城外,任你宰割。”

    “我明白了!”王胖子哈哈一笑。

    范块垒毕竟是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现代机械。

    车子极速闪过,在范块垒的面前飚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横亘在路中央,挡住了他的去路。

    ?“范块垒,你是个聪明人。”陈凉生靠在车头,说:“过来吧,自己主动点,少受一点苦。”

    范块垒猛地站住脚步,但身体颤颤巍巍,跪在了地上,愤怒地看着他:“陈凉生,你他·妈的太狠了,我三番五次的说合作,你就是不答应,现在想杀了我,你想上位想疯了啊!”

    “你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这一天呢?你还是那些无辜的人,让他们家破人亡的时候,怎么不想着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呢?”

    话还没说完,王胖子已经和狂三拳一样奔了过来,一拳一脚,直接将范块垒打飞,身体重重砸在地上。

    范块垒的面庞痛苦的扭成一团,双腿也跪了下来,紧接着上身也伏到了地面上,浑身浴血,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陈凉生那一拳,直接击溃了他的力道,再加上刚才撞车,心悸之下,浑身浴血,气色灰败,更是无力再战。

    王胖子举起了钢刀。

    “我还有话要说。”陈凉生摇着头走了过去。

    范块垒躺在路上,身体在不断抽搐,一双眼睛血红,死死的盯着陈凉生和王胖子两人,似乎要用眼神将两人撕碎。

    王胖子摸了摸头,吐了吐舌头,说道:“生哥,那你继续说,他还没死呢。”

    陈凉生蹲下去,笑了笑,然后说道:“从此刻起,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然后站起来,转过身去。

    黑夜依旧漆黑,只可惜范块垒是感受不到了。

    陈凉生望着地上的范块垒,面无表情,过了一会儿,转过了身,扬起了手中的刀,“动手吧。”

    话音刚落。

    “等等!”

    趴在地上抽出的范块垒大叫了一声,“我也有话要说。”

    王胖子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再次举起了刀,“大兄弟,不好意思,我赶时间。”

    陈凉生转过身,“让他说吧。”

    范块垒仰面躺在地上,鲜血晕开,随着地面的裂缝扩散,“生哥,算我求你一件事,我的妻儿家人是无辜的。另外,别为难我的那些小弟。”

    范块垒这一番话,出乎在场三人的意料。

    陈凉生皱了皱眉,还是道:“我这个人不讲规矩,但有底线,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另外你的小弟,只要不反抗,我不为难他们。”

    “谢谢,陈凉生,老子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栽你手上了。”范块垒气息微弱,已经是强撑着了。

    “你就不怕我说话不算数?”

    “呵呵······”范块垒眼神涣散,昔日那一双冷峻鹰眼已经失去了神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阴险肮脏,卑鄙无耻,这都很正常。但在事后,要怀有一颗慈悲之心。”

    陈凉生点了点头,在这一瞬间,心底有点尊敬范块垒这个人了。

    “好,我答应你。”

    “哈哈······”范块垒脸上露出笑容,长出了几口气,“小胖子,要减肥啊,太胖了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王胖子手腕一颤,“你?”

    “给我个痛快吧。”范块垒闭上了眼睛。

    王胖子惊疑不定,望向了陈凉生。

    陈凉生点点头。

    王胖子举起了刀。

    身后,范块垒喉咙中传来咕噜哼哧的声音,不一会儿,便断了。

    狂三拳跟着陈凉生,“生哥,你觉得他刚才说的话怎么样?”

    “你觉得呢?”陈凉生转过头,问道。

    “我?”

    狂三拳砸了咂嘴巴,皱起了眉头,认真的思索着,两个人缓步而行,过了好一会儿,才仰起头,道:“社团争霸和台面斗争一样,想要上位,必定要阴谋诡计,不择手段的打压竞争者。可一旦上位了,那就不再是内部权力之争,想要屁股下的椅子坐的稳,就必须放眼天下,心怀慈悲,为身边人谋福利。”

    陈凉生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王胖子平日笑哈哈的,大大咧咧的一个人,此时也板着脸,笑着道:“听你们这么一说,突然有点尊敬他了。”

    “尊敬是对的,没有强大的对手,就没有自身的更强大。”

    陈凉生握紧了拳头,望着暴雨渐歇的苍穹,“人人都想往上爬,但最上面就那么几把椅子,所以,你得把别人赶下去。”

    狂三拳深有同感,“是啊,是这个道理。”

    王胖子收起了刀,呆萌的摸摸后脑勺。

    王中堂带人赶过来的时候,宴会厅里面的混战,基本都到了尾声了。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