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71章 兄弟
    “陈兄弟,这个······”王中堂还是很有气势的,他身后的一伙人,一个个看起来精明强悍,应该是他的心腹。

    ?“王局,你来了啊!”陈凉生一笑,环视众人,笑道:“恭喜王局,立了大功了,抓住了大学城一批扰乱正常生活秩序的黑·社会分子。”

    ??“啊?”

    尽管王中堂和陈凉生之前是约定好了的,此时脑袋依然有些转不过弯来,看着眼前被控制的七八个社团大佬。

    ?“恭喜了,王局!一举歼灭好几个黑·社会组织,并且抓获了他们的主要负责人,这一切简直就是为王局量身定做的。”陈凉生含笑说道。

    一举抓获好几条社团大佬这样的大鱼,这样的功劳可不小。

    王中堂心底也在咚咚咚的响,暗道陈凉生对他是在太厚道了,不过他也刚才见识了陈凉生强大的武道实力。

    而且,这一切都是陈凉生安排好的,他只不过是来收尾捡便宜的。

    陈凉生拍拍王中堂的肩膀,说道:“王局,台面上的事情我不熟悉,不过我希望你高升之后,我们还要保持紧密的联系,你说呢?”

    “那是当然。”王中堂不断点头。

    看到如此年轻的陈凉生和堂堂王局勾肩搭背,那些警员一个个咂舌不已,暗道这个小子是个什么来历?

    王中堂期盼多年的立功机会,就这样降临在了他的头上?

    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过了刚才的激动时刻,心里已完全冷静下来,脸上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表情,为难地问道:“陈兄弟,你打算让我怎么谢你?”

    “哈哈,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要保持紧密的联系。”陈凉生脸上的态度既谦虚又温和,特别绅士。

    王中堂一把握紧了他的手,“一定,一定!”

    “剩下的事情,就由王局你来做吧,我就不打扰了。”陈凉生脸上小秘密的,和王中堂告别。

    今晚在三只鸳鸯的农家乐聚会,绝对是一场刺激的混战。

    在这一场混战中,梁启智完犊子了。

    范块垒也和这个世界说了拜拜。

    在场的十多个老大,除了心眼灵活溜掉的,剩余的都被王中堂带来的人抓了一个干干净净。

    每一个社团大佬,对于王中堂来说,那都是一条大鱼,能让他在仕途上更近一步的大鱼。

    而在这件事后,稷下市大学城周边的社团,分崩离析,成为一盘散沙。

    而陈凉生带领的四合堂,也顺利的并入天启,成为天启社的一个分部,狂三拳成为地坤堂的副堂主。

    这一次混战,梁启智死的真的很冤。

    基本上陈凉生给他破的脏水,都是子虚乌有的,不过没办法,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陈凉生的演技足够出众,以至于让范块垒都相信了。

    如果人真的泉下有知的话,不知道梁启智得知真相之后,会不会半夜敲开棺材板从地底下蹦上来找陈凉生报仇。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至于范块垒的住宅,还有那些文件,那都是黑白袍两个堂口利用强大的情报刺探和渗透能力找出来的。

    梁启智本以为今晚他能够借刀杀人,利用范块垒把陈凉生弄死算球了,可惜事态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这一场混战,陈凉生才是最后的赢家。

    梁启智以为自己这次成功地算计了陈凉生,很可惜,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人都反被陈凉生所算计。

    无论是准备借刀杀人的老狐狸梁启智,还是自持身份,一心招揽陈凉生的范块垒,都倒下去了。

    当然,最装·逼最二的袁昌盛小朋友,则被挂在了墙上,身体早就凉了。

    后面事情的发展,完全在陈凉生的预料之内。

    王中堂不愧是老油子,把那晚的一切结果描述成有线人提供消息,他带人及时赶到,奋不顾身,终于擒下来这些准备闹事的大佬们。

    自始至终,四合堂,天启社,陈凉生这些词汇,从来都出现在他提及的词汇之中,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十天之后,王中堂晋升,终于去掉了那个让他难堪十三年的‘副’字。

    因为有了王中堂的照拂,天启社在稷下市大学城,正式立足。

    梁启智在的时候,他的霸王会内部还算祥和,可一旦他完犊子了,社团内部的不同派系就开始相互斗争。

    为了争取社团大佬的位置,更多的产业控制权,个个派系开始了持续性的文斗,到后来发展成为小规模的武斗。

    霸王会的势力,在日渐激烈的内部派系斗争中,终于一跨再垮,分崩离析了。

    稷下市大学城实力最强悍的霸王会都垮台了,更别说什么昌盛帮之类的,也全都四分五裂,没有了一点战斗力。

    这些社团失去了老大,底下的小弟又不具备能力,人心浮动,有许多人看不到希望,转投到天启社这边。

    很快,大学城这边的所有势力,在唐撼山和王胖子的带领下,以摧枯拉朽的手段迅速荡平,结束了纷争。

    当然,赖麻将的地盘天启社没有染指。

    不是不想,而是就两间麻将馆,白送也没人要。

    至此,天启社一举成为稷下市大学城这边最强大的社团势力,声誉如日中天,虽然和两三百年的王朝会这样的老派势力没法比,但也算是很出彩了。

    毕竟天启社以一个外来势力的身份,在不到一月的时间内,成为稷下市大学诚公认的大佬,这种成长速度,令人侧目。

    与此同时,陈凉生这三个字,开始在稷下省流传起来,甚至在整个帝国北方,开始有了一点点的名气。

    ······

    接下来,就该是白落梅的事情了吧。

    陈凉生坐在贵妃酒吧小沙发上,要了一杯橙汁,正想的出神,他特别想搞清楚白落梅口中那个崔姥姥的来历和身份。

    ?“哈哈,你有点奇怪啊,在酒吧喝橙汁。”苏牧野笑嘻嘻的走过来,手上也端着一杯橙汁。

    陈凉生瞄了他一眼,“你不也一样?”

    “嘿嘿,陈凉生,模仿你一下,试一试这种酒吧喝橙汁的感觉。”苏牧野的眼神有些暧昧地看着他,让他心里一阵发麻。

    陈凉生对苏牧野的影响还是很深刻的,也知道他找上自己肯定不是来叙旧的,但他故意扯开话题,笑嘻嘻的,“我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你是装·逼大侠,我只是个邋遢星球的小王子,不能比的。”苏牧野笑呵呵的躲在了他的对面,还是暧昧的盯着他看。

    这不得不让陈凉生怀疑他的性·取向问题。

    苏牧野优哉游哉的,喝了口橙子,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啤酒好喝,真不知道你怎么喜欢这个。”

    于是又叫了酒水。

    “干一个?”苏牧野举起了酒杯。

    陈凉生微微一笑,两人一碰杯。

    苏牧野灌下一杯啤酒,畅快的打了个饱嗝,笑哈哈的对陈凉生说道:“一起碰过杯,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吧。”

    这个逻辑怎么听的有点奇怪啊,不过他也感觉得出来,这个苏牧野是个有一说一的直性子。

    不过陈凉生也想看看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于是点了点头。

    “我能和你说说心里话吗?”苏牧野身体靠前,瞅准了陈凉生的眼神,四目相对,特别的坦诚。

    陈凉生舒服的靠在沙发上,道:“你说。”

    他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欣赏那些金黄色液体,微抬起他的脑袋,笑着说:“上次跟我打的时候你没出全力,我能感觉的出来。”

    陈凉生点头承认了他的话。

    他们两个人又不是死敌,出手只是切磋,有没有到拼命的时候。“这些我们暂且不提,我只是想知道,以你这么好的武道天赋,为什么要创建社团,做一个大佬呢?”苏牧野试探性的说道。

    陈凉生冷笑,说:“生而为人,我就想努力活的精彩一点,不想让自己烂在沼泽里。至于为什么要创建社团,成为大佬,我只能说上为贼父贼母,下为贼子贼孙,本身是个贼,顶风臭出八百里。要是我的父母是帝国的一流权贵,顶级财阀,你觉得我还会喝一杯十八块的橙汁吗?”

    “那你喝什么?”苏牧野眨眨眼。

    陈凉生一拍桌子,好看的桃花眼一瞪,“当然是喝两杯啦。”

    苏牧野哈哈大笑,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我很想知道你的底细,比如你是什么人,家族里面都是干什么的?”

    陈凉生真的要了第二杯橙汁,笑:“我?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底下的毛也卷曲了,成年了,就是这样。”

    ?“我查过你的资料的,可惜一片空白,当然,你的学习成绩很棒棒,全他·妈的一片红,幼儿园到高考,都是第一,牛·逼。哎,我想问你一句啊,你有没有考过第二名?”苏牧野忽然很恶趣味的问道。

    陈凉生也不吝回答,道:“当然有啊。”

    “什么时候?”苏牧野显得有些兴奋,因为从小到大,他看见课本就只有两种态度,要么醒着吐口水,要么睡着流口水。

    陈凉生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的道:“我记得初中有过一次,我所有的课业成绩都是零分。”

    “你没有参加考试?”苏牧野有些疑惑。

    陈凉生双手摊开,“全都参加了,卷子都写满了,但就是零分。”

    “他·妈的,变相秀智商。”苏牧野似乎也喜欢上了橙汁,招呼一个漂亮的服务员,续杯。

    陈凉生也很好奇苏牧野的来历,他让谢八斗查过了,但却没有任何一点消息,毕竟他们的消息获取方式,还是太过于简陋和原始了,“你接下来去哪儿?”

    “跟着你混啊。”苏牧野不假思索的道。

    哈哈!

    哈哈哈!

    两人都笑了。

    “你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子弟,来到稷下省,必然是带着目的的吧。”陈凉生靠在沙发上,在‘目的’上加重了读音。

    苏牧野摆了摆手,脸上有些厌烦,“行了,老子不想和你打哑谜了,贼没意思,开门见山吧。”

    陈凉生白了他一眼,“大兄弟,是你先找上我的,要说坦诚公布,你也得先开门吧,我才能见山啊。”

    “好啊,我嘴上的门,裤裆里的门都给你打开,这样足够坦诚了吧?”苏牧野是个直性子,最讨厌这种打哑谜的水磨工夫,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收起了他那副高人一等的嘴脸。

    陈凉生一摊手,“我洗耳恭听。”

    苏牧野笑道:“两年前,我的两个兄弟来执行任务,结果却死在了王朝会的手上,这一趟请假半年,我是来找机会复仇的。”

    “我大概知道你的来历了。”陈凉生点了点头,心中有数。

    因为苏牧野的行为举止,特别有军人作风。

    苏牧野仰起脑袋,一口气灌下了第二杯橙汁,麻利的道:“你猜的没错,我是特种兵出身。”

    “特种兵?”陈凉生怀疑地看着他。

    ?“是的,焱龙特种兵。”

    “恐怕你的目的不仅是复仇吧?”陈凉生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牧野也不想打哑谜,所以很坦诚,“你说得对,王朝会已经沦为了骷髅会的敛财工具,这是个毒瘤,必须要拔除。”

    “王朝会?骷髅会?”尤其是后一个组织,陈凉生还是第一次听说。

    “骷髅会是北境之国第一大的社团,他们渗透进入帝国,扩张地盘进行敛财,这还不是最担忧的,最让人担心的,就是他们对于帝国北方百姓生命安全的威胁,非法武器交易,贻害社会。所以,我们决定来一次拔除毒瘤行动。”

    这些都是陈凉生之前没有听过的,他慢慢的消化了一下苏牧野所说的,“这么说,你们早就顶上他们了。”

    “当然,只可惜两年前的一次行动,有两个兄弟折损了。你知道吗?他们可是我的发小啊,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苏牧野靠在了沙发上,显得有些悲伤,有些颓唐。

    陈凉生没有说话。

    苏牧野重新坐了起来,目光无比的坚定起来,铿锵有力,说:“你所看到的王朝会,已经不再是个本土社团,而是纯粹沦为了被人操纵的工具,所以必须拔除他们。”

    “那你找我是?”陈凉生眨了眨眼。

    ?“想跟着你,借助于天启的力量,一举灭了王朝会。”苏牧野一点也不隐瞒自己的心思,一股脑抖落了出来。

    陈凉生笑:“我有什么好处?”

    苏牧野道:“表现好,给你一个少校衔。”

    “哈哈,你口气不小啊。”陈凉生自然也知道,自己要是和帝**方有了联系,而且的道少校衔,那对于天启以后的发展,会更有利一些。

    苏牧野以为陈凉生是在说他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了,他拍了拍胸膛,“我这个人虽然吃包子不付钱,但说话算是,而且我也有那么关系和能力。”

    ?“哈哈,有意思······”陈凉生大笑两声,随即变了脸色,语气很坚决的说了很简短的一句话:“对不起,我不干。”

    ???????“为什么?这对你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苏牧野舔了舔嘴唇,喝了一口酒,让嘴唇不那么干涸了,两眼睁的大大的,“我知道你野心不小,你本应该去燕京大学的,却偏偏选择了在稷下省读书。醉翁之意,你的目的,是要带领天启统一稷下省地下势力,甚至是做整个帝国北方的大佬吧。”

    苏牧野说的很对。

    陈凉生不置可否。

    “这样就好了啊,至少暂时我们的目的相同啊,都是为了拔除王朝会,那就应该一起合作啊。”苏牧野简直有些不能理解陈凉生这种很不理智的决定。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大学生,能够得到一枚少校衔,不用闹钟提醒,睡觉的时候大概都能笑醒了吧。

    “你没有说实话,大兄弟。”陈凉生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炯炯有神,眼神深邃,似乎能将人一眼看透。

    谈判也是一门艺术。

    显然,苏牧野还没有摸到门槛。

    一坐上谈判上桌,屁股都没有捂热,就把自己所有的底线和想法暴露无遗,后面也就没有了任何可以转圜的空间。

    “你真是小小的年纪,大大的城府。”苏牧野竖起了大拇指。

    陈凉生微微一笑。

    社团发展之路,看似辉煌,实则沧桑,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走一步看三步,这是陈凉生一贯奉行的做事方式。

    “骷髅会控制了王朝会,利用本地渗透优势,在老陈醋省北部山谷,建立了一个大数据基地,用来获取大量的情报信息。”苏牧野终于把能说的全部都说完了。

    大数据用于情报搜集,这可真是个新颖的想法。

    要是自己也能够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那么以后对于消息的获取,岂不是更加方便灵活了。

    陈凉生脸上平静,心中早就波澜涌起。

    苏牧野唱出一口气,笑了笑,“兄弟,现在怎么样,能合作了吧?”

    陈凉生还是摇头。

    “你他·妈的不要得寸进尺,我······”苏牧野气的吹胡子瞪眼,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陈凉生压了压手,示意他不要太激动。

    苏牧野坐了下来,猛锤一下酒桌,嘴巴大张,恶狠狠的像要吃人,“说吧。”

    陈凉生谦谦如玉,温和一笑,伸出了手,“我不在乎一个什么狗·屁的少将衔,我们做个真心的兄弟怎么样?”

    额!

    这一瞬间,苏牧野的喉咙像是被口水噎住了一样。

    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从没有想过,陈凉生会提这样的要求,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确定?”

    “人与人,除了尔虞我诈以外,也会有肝胆相照吧。”陈凉生的手还在半空,一动不动,如一座山头耸立。

    “你要是个女人,我他·妈的现在就想把你抱上我的大床!”苏牧野哈哈大笑,伸出了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第二天陈凉生去学校上课。

    课间的时候,白落梅坐了过来,脸上红扑扑的,像初恋的少女一样,有些萌,“凉生,正好过几天是我的生日,那边举办生日会,我想邀请你去吗?”

    “好啊。”陈凉生微微一笑,不假思索的道。

    白落梅一瞬间,有些愣住了。

    她没有想到陈凉生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忽然之间,那一颗少女心就像柔软的心湖被人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而她眼中,也荡漾起了泪花。

    白落梅有些大胆的握住了陈凉生的手,嘟了嘟嘴,“凉生,我谢谢你,不过你不用去了,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呵呵!

    陈凉生也有些吃惊,没想到白落梅会这么说。

    从他那天晚上听到的话来看,要是白落梅骗不到他去长陵省潜龙山,那么白落梅以及她母亲都有可能活不过三个月。

    崔姥姥,那个老巫婆到时候肯定不会放过她们母女。

    这个傻丫头,居然为了不让他落入危险,竟然就会选择这么做,还是挺让他吃惊的,一笑之下,便把那晚他听到的话说了出来。

    白落梅惊讶的身体微微轻颤,双唇惨白。

    陈凉生整理好了课本,笑着道:“你记得收拾一下,明天就出发,这一趟潜龙山之行,我也想瞧瞧这个崔姥姥,是个什么样的老巫婆。”

    扑哧!

    白落梅忽然笑了,可是下一秒,又拉住了他的衣袖,摇了摇头,“凉生,不要逞强,你会死的。”

    “你对我没信心?”陈凉生对崔姥姥的实力,心里有数,就算是是个崔姥姥加起来,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你修行武道,可是崔姥姥毕竟修行将近五十年,实力比你强,到时候我怕你会受伤。”白落梅眼中的泪水在打转。

    崔姥姥是修行的比较早,可是那又能怎样?

    武道一途,修行者能取得多大的成就,达到什么样的境界,一看天赋,二看机缘,至于说修行时间长短,完全属于细枝末节的东西。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