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73章 丢人
    更丢人的是,自己这个闺女,好像跟这个衣着相貌普通的小子很亲密似的,窃窃私语,言笑晏晏,这让他心里更加烦躁。

    周福寿瞧了白少廷这边一眼,摆了摆手,“小白,看不懂就别往上凑了,坐后面喝茶去吧。”

    “老子偏要看。”白少廷也不顾形象,怼了一句。

    “哈哈,看什么啊,你一窍不通,你闺女阅历尚浅,难道就靠那个傻小子?他懂个卵子啊。”周福寿笑哈哈的,朝着陈凉生一抬头,有些轻浮的吹了个口哨,撅起了嘴巴,隔空‘啵’了一下,眨了三下左眼,表示放电。

    陈凉生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个周福寿还挺有意思的。

    陈凉生身藏天龙,世间任何物,万千形态,只要在龙眼之下,就会原形毕露,只不过陈凉生目前的修为,还不足以支撑龙眼看破世间一切虚妄的程度。

    但是要浅尝辄止的鉴赏一下这些普通的器物,还是可以的。

    眼前的三尺青峰,大约三百多年历史,他释放出经纬气机,可以感受到剑锋之上,萦绕着一层淡淡的杀气。

    这一股杀气,大概是长剑主人生前铭刻在剑锋的印记,历经三百多年而不散,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世间武道有境界之分,修行武学有强弱之分,器物自然也有高低之别,具体来说,分为小器、大器、伪灵器、灵器、伪神器、神器、陆地大器、陆地天器等。

    小器,即是平常意义上的武器,上个厕所说不定也能捡到一把,不值钱的玩意儿,越往上就越珍贵,越难得到。

    无论是风水还是武道,一旦某人拥有一件神器,那可就是牛叉到上天了。

    毕竟一旦到了神器级别,不说价钱多高,而是对于拥有者本人,有修为上的引导和加持作用,日常修行更是一日千里。

    反过来神器的主人,也会对器物产生影响,例如修行剑道的人,到了剑道巅峰,剑心通明,念头通达,不敢说千里之外飞剑取人头,至少周身百步之内,取人头就像拉粑粑一样简单,只要解开裤带就行了。

    当然,前提是主人不便秘,器物不染尘埃。

    陈凉生体内的天龙,严格来说也是一件器物,只不过这件器物比较异类的是具备了生命而已。

    体内天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地陆地大器或者陆地天器了,这样的器物,要么天生有大气运大机缘者,寻常人不可见,更不可得。

    眼前的这一柄长剑,勉勉强强够得上伪灵器的级别。

    只不过有些可惜的是,虽然剑身铭刻主人生前一抹杀气,但由于主人修为不够,况且时光流转三百多年,那一抹杀气也快消散了。

    周福寿算是现场最活跃的一个。

    他环视众人,笑了笑,见大家脸上涌出渴望拥有的表情,但却没有人先表态,说出一下鉴赏的心得。

    周福寿哈哈一笑,招了招手,“方大师,我挺喜欢这一把剑的,麻烦您给瞧一瞧,多谢了。”

    ?“老板客气了。”

    方大师一身练功衫子,姿态飘逸,走进了宝剑,闭目不言,忽然伸出右手,五指张开,散发出一道白蒙蒙的罡气。

    见他很有大师风范,又是周福寿请来的高人,别人自然高看他一眼。

    所有人静悄悄的,静待结果。

    周福寿有些得意,“方大师在风水堪舆,古玩鉴赏,武道器具上都有很高的造诣,那可是实至名归的大师,轻易不会出山,这一次出山,那是给我周某人天大的面子。”

    此话一出,众人点头附和。

    唯有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唐装引发老者嘴角微微上翘,有些不屑的微微一笑,继续眯眼吐息,不说一句话。

    “呵呵,要说对于武道器具的造诣,恐怕没有人比崔姥姥更厉害了吧?”有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说道。

    一提到崔姥姥,白少廷就皱眉。

    不过这次的主办人崔庆贺就开心了,“哈哈,承蒙过奖过了,崔姥姥她老人家可以算的是大家公认的鉴赏人,造诣自然也很高的。”

    周福寿脸色一冷。

    此时,方大师收回右手,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回头道:“周老板,这柄剑算得上是一件灵器,作用镇宅,也够规格。”

    周福寿挺开心,“哈哈,我就说嘛,大师就是大师,你们跟我扯一个半老徐娘的老婆子有什么意思?难道比我们方大师还厉害?”

    听到周福寿这话,崔庆贺有些不开心了。

    另外也有人喊道:“我看这样吧,有争论也好,不如劳请这位崔姥姥给我们指点一下,也好让大家看清楚嘛!”

    周福寿有些不屑。

    崔庆贺却很高兴,“好啊,那就有请崔姥姥了。”

    此时,传说中的崔姥姥闪亮登场,她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红色的扣饰熠熠生辉,而一条红色时装宽腰带将细腰和翘·臀的身体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加上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和黑色细高跟,和衣裙配搭在一起,显得特别和谐有品位。

    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等她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唐装银发老者双眼陡然睁开。

    崔姥姥走过人群,一把推开了挡路的方大师,有些厌烦的道:“年纪不大,口气不小,还认得是灵器,尚可。”

    方大师气的浑身颤抖,老脸涨红。

    她这一出场,就打了周福寿的脸。

    崔姥姥经过白落梅身前,然后笑眯眯的打量了一下陈凉生,扭了一下水蛇腰,上身靠在了陈凉生身上,紧跟着一巴掌,排在了陈凉生的屁股上。

    啪!

    声音比较清脆。

    崔姥姥此举,让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

    一个半老徐娘,而且是长陵市出了名气的女人,居然出手调戏一个小伙子,这可真是奇闻了。

    崔姥姥妩媚一笑,右手在陈凉生臀上研磨了两下,拿开之后笑道:“小帅哥,你说说,这柄宝剑怎么样?”

    要不是陈凉生早就知道,眼前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耍尽手段,就是为了杀了他,攫取体内的龙气,说不定还真就沦陷在这种暧昧里了。

    陈凉生的定力足够好,心里也很平静,道:“我只是来看戏的额,崔姥姥道行高深,大家都等着你说话呢。”

    崔姥姥笑眯眯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他的胸膛处。

    陈凉生暗暗道,就算巴不得她立刻暴死,也得等着进入潜龙山,找到具体洗髓龙泉的位置之后,到时候杀了崔姥姥,整好祭天。

    周福寿有些不屑崔庆贺和崔姥姥,端了一杯茶,冷冷的笑着道:“崔姥姥,你该不会是来钓凯子的吧?”

    一旁的方大师也是冷笑不已。

    他在整个长陵省,也是很有身份地位的,而且对于器物鉴定,颇有心得,他不相信一个老女人能说出个什么高见。

    “呵呵,那我倒要看看崔姥姥的手段了。”方大师很轻蔑的看着崔姥姥,就等着看笑话呢。

    崔庆贺刚要说话,却被崔姥姥制止了。

    崔姥姥走上前,面对着木盒子中的宝剑,眉眼盈盈,“就算钓凯子,我也喜欢周老板这样的,懂情趣,有姿势,而且还体贴。”

    周福寿拍了拍手,挺胸抬头,颇为自豪,“那是当然。”

    在场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拨。

    一拨是站在周福寿这边的,当然也相信方大师的判断,另一边则支持崔庆贺,希望崔姥姥能够压对方一头,让周福寿吃瘪。

    此时此刻,白少廷就尴尬了。

    他和周福寿不和,自然不站在周的这边,同时崔姥姥又是让自己妻子女儿命在旦夕的罪魁祸首,恨不得崔姥姥立刻就暴毙呢。

    崔姥姥双手伸出,放在宝剑上方。

    与此同时,崔姥姥周身三步之内,有寒意渐起,侵袭众人,大家退开了一些,而那一柄宝剑,剑身轻颤,金铁嘶嘶交响,发出一阵悲鸣。

    方大师脸色顿变,浑身颤抖,有些失态,“驭剑?”

    唐装银发老者睁开眼睛,只是余光瞥了一眼,喝了口茶,很不屑的笑了一下,小声道:“故弄玄虚。”?

    ?“起!”

    崔姥姥大喊一声,躺在木盒中的宝剑受到气机牵引,缓缓浮空,犹如被人赋予了生命一般,旋转翻飞,随着崔姥姥手指方向,剑尖转动。

    整个大厅,在崔姥姥的气机牵引之下,那一柄宝剑发出一道道寒芒,此时虽然深夜闷热,但在场众人还是感受到一道道剑气寒芒。

    大厅中的温度,骤然下降。

    许多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眼神敬畏。

    “灵器!这才是灵器啊!”有人声音颤抖,眼神渴望,脸上露出想要拥有的贪婪表情,不由自主的赞叹道。

    “崔姥姥,才是真大师啊。”

    周福寿皱了皱眉,脸上露出贪婪的神色。

    刚才还自信满满的方大师,此时此刻像一只斗败了的老母鸡,脑袋低垂,神色恍惚,黯然走出大厅,不知道去了哪儿。

    唐装银发老者,依旧不屑一顾。

    崔姥姥手指一动,剑尖偏移,双指一点,宝剑斜刺进入檀木桌中,发出‘笃’的一声,那一张檀木桌子从中间炸开。

    哗啦!

    剑身斜刺插入地面,滚起一阵烟尘碎屑,只剩下剑柄露在外面。

    众人发出一阵惊叹。

    “哈哈,我早就说过了,崔姥姥是我们鉴赏会和合作人之意,也是真正的大师。”崔庆贺摇头晃脑,有些得意的笑道。

    陈凉生却笑着摇了摇头。

    眼前的这一柄剑不过勉强够得上是伪灵器级别,却被崔姥姥一番障眼法的表演之下,成为了灵器甚至神器,价格顿时翻了几十倍。

    这很明显就是崔姥姥和崔庆贺设的局,让这些富豪往里面砸钱而已。

    只要修行者的武道境界达到大宗师,便可以罡气外放,利用气机牵引剑身悬浮而已,一点都没有技术含量。

    要是真的能够驭剑,便是剑气纵横八方,剑随心意而至,而不是双指牵引剑身,炸开桌子,插入地面这样拙劣的方式了。

    只可惜这些人虽在官场商场都是修为高深的老狐狸,但对武道方面却一无所知,误把破铜烂铁当成了镇宅之宝,实在可笑。

    在场的许多富豪十分眼热,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重新回到盒子中的宝剑,一个个摩拳擦掌,只等着叫价了。

    对崔姥姥神出鬼没的手段,更是佩服较好。

    其实方大师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眼力劲也不错,只可惜他时运不济,遇到了有本事的片子,他只好认栽,灰溜溜的走了。

    崔姥姥回过头,“周老板,怎么样?”

    周福寿一点都不在乎刚才被打脸了,脑袋扬起,有些嘚瑟,“嘚瑟什么啊,不就是一把破剑吗,我不要了。老子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是你嘚瑟吧。

    陈凉生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陈凉生一直在暗中观察。

    先前,他还是有些不确定崔姥姥的真实修为,可就在刚才出手的瞬间,他双目璀璨,精光大放,确定崔姥姥的武道境界。

    眼前的粗姥姥,只不过是魁首境而已,甚至还达不到巅峰。

    大宗师之上,罡气便可外放,崔姥姥堪堪能够驱使宝剑,却达不到念头通达,剑随意至,刚才表演的,不过是一些小把戏而已。

    陈凉生现在的武道修为,打她就和虐菜一样。

    “而且,以崔姥姥五六十岁的年纪,也只达到了魁首中期,与陈凉生十八岁就跨入金刚境相比,她的修行天赋,只能用很低下来形容。”

    陈凉生暗暗好笑,做到心中有数。

    他本以为崔姥姥纵横长陵市,而且还敢打洗髓龙泉的主意,修为至少应该是能上的了台面的,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那位始终坐在太师椅上的唐装老者,应该是个境界不俗的人物。

    白少廷脸色难看。

    周福寿二郎腿翘起,一摇一晃的,很傲娇也很嘚瑟。

    这时崔庆贺左顾右盼,见时机成熟了,于是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主意,开口道:“各位,大家都见识到了这柄宝剑的不凡,应该开价了吧。”

    他此话一出,场下就是一阵喧哗。

    “六百万!”

    “七百万。”

    “真磨叽,一千万!”

    今晚在清源山庄的各位,非富即贵,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长陵市大名鼎鼎的人物,身家过亿不成任何问题。

    崔庆贺见势头良好,继续补充道:“剑,那是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君子佩剑,立身立国。”

    台下众人欢呼雀跃,不断鼓掌。

    崔庆贺附加了一句,“另外,如果谁有幸拿到这把宝剑,崔姥姥还会免费附赠一颗独门丹药,延年益寿,富贵盈门。”

    底下众人,个个目露精光。

    又开始新一轮的叫价,不到一会儿,价格直接到了一千五百万,还有人跃跃欲试,企图压过众人,拿下宝器。

    白少廷孤零零的站在富豪中间,左右为难,显得有些落寞。

    白落梅在陈凉生耳边道:“我和母亲就是吃了丹药,才会危机生命,每一次只要那个老巫婆发动罡气,就跟要了命似的。”

    陈凉生现在才彻底明白,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鉴赏会,而是一次骗局,精心编织的骗局,勾引这些富豪入彀,把垃圾堆里捡来的破铜烂铁包装成宝器,然后再由崔姥姥表演一下所谓的神通,就能够轻松赚到百千万。

    这可真是一门好生意啊,比抢银行轻松多了,而且更有技术含量,不但要赚钱,还要站着把钱赚了,够智商,才能上档次。

    陈凉生想想自己手底下那些兄弟,流血打架拼命,抢地盘占场子,费了多大劲啊,每月收入才几万块。

    现在一想,和崔姥姥这些人搂钱的手段相比,他们赚钱的手段简直就是原始森林里蹦出来的野蛮人,太羞愧了。

    “等等!”

    周福寿打断了现场竞拍的热闹气氛,放下了茶杯,吸了一口气,笑眯眯的走到了白少廷的面前,转了两个圈。

    忽然,他伸手指着陈凉生,“刚才,方大师和崔姥姥都鉴定过了,可我们的这位小兄弟还没有出手啊。”

    “这位小兄弟在进门的登记一栏上,标注的可是掌眼哦。”周福寿笑眯眯的,冲着陈凉生隔空‘啵’了一下。

    脸上的神色,特别的轻浮。

    他这话一出,全场哗然,紧跟着便是哄堂大笑,经久不息。

    刚才崔姥姥露出大神通,所有人都见识过了,让大家也意识到了这柄宝剑的高贵,尤其是在大厅内,所有人都沐浴在通明剑气之中,感觉身心舒爽,心情愉悦。

    把这样一柄宝剑带回家,既可当做镇宅之宝,家业兴旺,有可以让全家人都可以沐浴剑气,洁净身心,这比花钱健身什么的有用多了。

    现在,忽然让一个不知名的毛头小子再鉴定一次,这不是搞笑嘛。

    “周老板,你没喝醉吧,开什么玩笑啊。”

    “在座的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是什么意思?再说了,崔姥姥的神通,那是大家都公认的,你不会是打她老人家的脸吧?”

    崔姥姥老神在在,坐在太师椅上喝茶,似乎对周福寿的话毫不在意,可陈凉生察觉到的是,这个老巫婆已经动了杀气了。

    崔庆贺胖胖的大脸特别难看,像吃了一嘴的苍蝇,心里更是气的骂娘,刚才的叫价再差一哆嗦就上两千万了,偏偏这个人渣出来搅局。

    这时候,崔姥姥笑了。

    她笑嘻嘻的放下茶杯,吊角眼上扬,朗声道:“区区一个小屁孩,底下毛都没长齐呢,懂个卵子。”

    白少廷居然带着这样一个小毛孩到这么正式的场合,简直脸面都丢光了。

    周福寿却不依不饶,今晚他带来的方大师让他丢了面子,这是存心要利用陈凉生出丑,从而在白少廷身上找到些许的平衡感。

    他拍着大腿,十分豪气的笑道:?“谁说小屁孩就不能鉴赏了?有志不在年高,有才不在年少,小兄弟,你尽管来看看,放心吧,有我撑腰呢。”

    崔姥姥一脸杀气。

    陈凉生刚要迈步。

    身边的白落梅拉扯了一下他的袖子,“凉生,还是不要去了,这是几千万的买卖,而且在座的都是权贵,对你不好的。”

    白落梅提醒完了陈凉生,又走到白少廷身边,轻声的安慰她老爸。

    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

    面对众人的嘲笑和讥讽,谁知陈凉生并没有怯场,而是堂而皇之的迈步,大声道:“各位,说实话,我底下已经长毛了,而且还有点卷曲,每天晚上我都会梳理一下,很有型呢。”

    “哈哈!”

    “这不是个智障嘛。”

    “我的天啊,这小子在说什么啊。”

    “我想连笑六声,哈哈哈哈哈哈。”

    “这小子是什么人啊,当着大家的面,这种话都敢说,不过我喜欢。”

    白落梅玉面通红。

    白少廷更是气得发抖,茶杯里的茶水一口都没喝,全都撒在了身上。

    ????陈凉生说完这样惊世骇俗的话,一点也不怯场,反而脑袋上扬,挺起胸膛,信誓旦旦的道:“周老板,你确定让我鉴赏一次?”

    “老子说话算数。”周福寿拍了拍胸膛。

    所有人都知道周福寿在找心里的平衡感,企图让白少廷出丑让自己获得心理上的满足,难道这小子不明白吗?

    这么明显的用意都看不出来,还往上凑,他是智障吗?

    在场的众人,也都觉得这小子智商欠费了。

    崔庆贺脸色更加的阴沉,刚才竞相出价的气氛被这么一搅和,完全没有了,严肃的拍卖会成了看笑话的了。

    他咬着牙,看向崔姥姥,“您看呢?”

    崔姥姥早就盯上了陈凉生身上的那一道龙气,不然也不可能费心心里,威逼利诱白落梅作为诱饵,勾引陈凉生来到长陵市。

    她早就把陈凉生当成了自己增长修为的一个契机,这小子是她的猎物,不过在准备猎杀之前,她还是想摸摸陈凉生的底子。

    毕竟身上背负龙气,武道天赋有出众,可不是平常人就能拥有的。

    她阴狠毒辣的心思急转,暗道这样也好,正好趁机瞧一瞧陈凉生的实力,等带他到潜龙山破开他身体,取出龙气的时候就更有把握一点。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