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79章 妈妈呀
    ?山崖另一边的陈凉生等人也忍不住同时惊呼,传说中的九头蛇啊,居然潜藏在山顶,日夜守护着洗髓龙泉。

    想要得到洗髓龙泉,这难度可不是一般般大啊。

    大蛇一出来就立刻用它狭长而冰凉的眼眸盯着山腰众人,信舌不停的吐露,气机如雷电交织,丝丝的声音响起,九头的巨蟒蛇头不断缠绕,凝聚着强烈的气机。

    嘶嘶!

    九大巨嘴张开,朝天猛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嘴里臭气熏天,利齿闪烁着烈焰一般的火光,显然是有剧毒。

    火光下冲,卷起一阵烟尘。

    山腰的一百多人,齐齐后撤,吓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归来去单手搬动一块巨石,一拳砸了出去,横冲向九个摇动的蛇头,可惜砸了个空,不过却稍稍阻挡了蛇口中的那一道火光。

    不过有一个保镖撤退不及时,直接被蛇口咬中,断为两节,流出一滩血肉,脑袋咕噜咕噜滚落到众人脚下。

    所有人,惊声尖啸。

    ????“啊!!!”

    “妈妈啊,我要回去。”

    底下那些富豪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有些承受能力差一点的,直接奔溃,趴在地上抱头痛哭了。

    这时,众人才惊醒过来,许许多多的保镖护着他们的雇主,不断向山腰以下后撤,又有两个保镖折损。

    归来去大喊一声,“剩下的保镖,拿出武器,随我来!”

    等那些看热闹的雇主暂时安全之后,其他保镖回过神来,缠斗的拿出枪支,打开保险,一边咬牙跟在归来去身后。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被困在了半山腰。

    后退是一条极为狭窄的小路,只要大蛇阻拦,他们没有下山的可能,背面就是陈凉生一行人所在的断崖,跳下去也是死。

    上下不能,左右都是断崖,只有殊死一搏了。

    尤其是那些抱着看热闹心态来的人,早就吓的魂不附体。

    所有人都在祈祷,期望归来去能够大展神威,希望保镖们手中的手枪、电击棒、复合弓等现代武器,射杀大蛇。

    事与愿违。

    这条大蛇,守护山顶的洗髓龙泉不知道有多少时日,早就成了智慧生物,武道通灵,最差也跨入了四大境了。

    而且日日有洗髓龙泉的加持修行,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最让所有人绝望的,便是有九个舌蛇头,那便是有九条生命。

    他们那些射杀野兔,追击蛟龙的现代武器,能是九头勾玉大蛇的对手吗?

    归来去始终站在高处,正面面对九头大蛇,在外人看来,一派铮铮铁骨。

    但却不知道,他的额头上,黄豆一般大的汗珠子滚落,滑落脸面,落在嘴角,咸咸的,好像尝到了死亡的味道。

    但没有办法。

    他恶狠狠的握紧了拳头,陈凉生那个贪生怕死的王八蛋不知道去哪了儿,现场就他的武道境界最高,他只能顶在最前面。

    ······

    一直没说话,脸色有些苍白的张九锡语气微微颤抖的道:“爷爷,凉生,我们现在怎么办?”

    张岳山看向了陈凉生。

    周福寿包括他身后的保镖,个个战战兢兢,大汗淋漓。

    陈凉生忽然一笑,“咱们先去采摘大正藏千叶莲华。”

    “不管他们了?”张九锡呀然,她顿了一会儿,“要是归来去战死,那些保镖完了,我们恐怕也要死在这儿了。”

    张岳山就算经历过大风浪,但身处如此险境,也有点举棋不定,“陈小兄弟,我们是不是兵合一处,先对付着恐怖的九头大蛇?”

    “归来去没有那么弱,先让他们顶一会吧。”陈凉生微微一笑。

    归来去是魁首巅峰的实力,要说斩杀九头大蛇有些不现实,但要纠缠一会儿还是不成问题的。

    张岳山心里也清楚,陈凉生这是在故意消耗对面一百多人的战斗力。

    这样一来,等斩杀了九头大蛇之后,就再也没人有实力和他争洗髓龙泉了,可这一步棋,实在太险了。

    稍一计算差错,那就是身死蛇口,魂消道灭,什么都得不到。

    陈凉生将鱼龙刀放于眼前,“九锡,你和我去潭底采摘千叶莲华。”对嘚瑟不起来的周福寿的道:“你调动众人,保护好小丫头和老大爷。”

    “嘿嘿,陈大师,你放心吧,我最擅长辣手摧花了,额,不对,是护花啦。”周福寿努力做出往日轻浮嘚瑟的样子。

    不过他浑身衣服被汗水湿透,像个落水的老母鸡一样,双腿颤抖,锃亮的脑门上不断滚落的汗珠子可骗不了人。

    陈凉生纵身一跃,飘然如仙人。

    张九锡紧随其后。

    断崖底下,别有洞天,眼前是一个曲径通幽的洞口,入口窄小,逐渐变阔,空气夹杂着瘴气雾霭,还带着一股刺骨阴气,让人不寒而栗。

    两人缓步而行,逐步探索。

    不知走了多久,豁然开朗。

    洞口的另一端,是一处开阔天地,溪流潺潺,山峰环绕之中,一条长有百多里、最宽的地方有三十几里的山谷豁然在望。

    而在山谷中央,则是一汪碧水。

    先前他们在断崖上所见的一切,崖底的大正藏千叶莲华以及寒潭,不过是这个桃源世界的幻影而已。

    在碧绿的深湖中,有三株大正藏千叶莲华,散发金光,犹如佛陀静修,宝相庄严,也只有大正藏千叶莲华这种至刚至阳之物,才能生长于深谷寒潭中,否则以莲花的天性,恐怕周围百十里之内,都将成一片讲经佛地。

    陈凉生叹了口气,给张九锡指了个方向道:“先潜入水,观察情况,一般世间珍贵宝物之侧面,都会有守护存在。”

    张九锡望着百丈峭壁,为难道:“我们怎么下去?跳?”

    陈凉生笑而不语,伸手抓住张九锡的手臂,一步跃出十丈之外,她只觉得心旷神怡,浑身融入了大自然一般。

    不知不觉便到了湖边,张九锡依依不舍刚才迎风而飞的感觉,在远处眺望小溪只觉得风景美妙。

    千丈湖水,就在脚下。

    湖水碧幽,看似不深,但不见底,湖面上飘散一层雾气,给整座山谷覆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湖水中央,三株大正藏千叶花莲,荡漾着一层一层纯净无垢的天地气机,精纯而又强大,美丽而不妖冶。

    陈凉生手持鱼龙刀,身体如一尾游鱼,特具有灵性,跃入水中。

    张九锡一咬牙,跟着跳下去。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先后跟着陈凉生跳百丈悬崖,然后跃下几百米的洞口,现在又调下湖水,想一想,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陈凉生在湖水中优游自如,释放出经纬气机,百步之内,都是他的感知领悟,逐渐千叶莲华靠近。

    “小心一点,附近有小蛟龙的存在,有些不具备杀伤力,但有些却能要了咱们的性命。”陈连胜出言提醒道。

    张九锡骇然道:“小蛟龙?”

    陈凉生讪然一笑,道:“不过是得到了千叶莲华的气机福分,从泥鳅变成鲤鱼,跃了龙门之后变成小蛟龙而已。”

    张九锡身上的衣服湿透,眉眼生春,娇靥晕红,可游动几步,感觉裙下凉凉,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湿透,衣服紧贴着娇躯,她秀面羞得绯红。

    张九锡见眼前的陈凉生,眼睛一片雪亮,一身古铜色,身强体壮,气宇非凡的露出厚实的胸肌,看得她心跳加速,却又忍不住跟在身侧继续观看,男人喜欢饱餐美女的秀色,女人又何尝不喜欢男人的春色。

    陈凉生调侃了一句,“你是不是旱鸭子啊?”

    ?“瞎说什么呢,我从小泡在游泳池里。”张九锡扬起了傲娇的小下巴,贴身裙子把张九锡玲珑有致的身躯表露无遗,腰际开叉极高,雪白的似要迸裂而出,纤细却充盈着弹力的腰肢,凸显耸翘又雪白无暇的美臀,玉润珠圆的双腿也更形匀称修长,引人遐思。

    张九锡不禁俏脸发热,心中隐隐有些骄傲。

    水波荡漾,陈凉生忽然停住,平静道:“来了。”

    张九锡还有点懵。

    哗啦!

    水波涌起,巨浪卷来。

    陈凉生身形灵动,鱼翔浅底一般,手中横放的鱼龙刀绽放出一道罡气,阻挡小蛟龙吞噬的同时,一拳砸在头颅之上,炸起一道潮涌。

    小蛟龙陡然失去力量。

    小蛟龙巨嘴一开一闭,但头颅被一拳砸碎,毙命也只是一会儿的事。

    ?陈凉生大手一探,伸入小蛟龙身躯,从血肉中剥出,一片琉璃莲花瓣,递给张九锡,“一片莲花瓣,就有这种逆天的力量,这条小蛟龙要是再修行千年,恐怕就真的成一条蛟龙了。”

    张九锡一口吞下,周身气海,一片清凉。

    接下来两人,又是不断的击退小蛟龙,吞食体内的莲花瓣,体内的气海奔涌,比泡一次简直两三百万的药浴还要有作用。

    距离大正藏千叶花莲还有一段距离,陈凉生道:“这样吧,我不收你学费,回去了你请我吃饭,我免费教你游泳怎么样?”

    “切,我才不稀罕。”不过张九锡还是跟着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好,那我们学第二动作,先看我示范,双脚往胸部内缩,两手抱紧双脚,全身放轻松,身体就会自然的漂浮起来,憋不住气后,两手放掉双脚,双手压水,这样就好了。”陈凉生示范着。

    感觉到这个动作比刚才复杂困难许多,张九锡不禁害怕了起来呢喃道:“好难啊,比我学习抽烟的难度还要大。”

    ?“来,别怕,你抽烟去网吧,你老爸能把你打骨折,我有不会把你打骨折的,怕什么。”陈凉生带着温柔却又略显命令的语气说道。

    张九锡看了几次,似懂非懂,也只能赶鸭子上阵的做了起来,前半个动作倒还好,身体真的在水里漂啊漂的。

    可是气快憋不住了,急着站起身来,两手放掉双脚,急急忙忙的就想站起来,却忘了两手压水,脚下一个踉跄,整个身体失掉平衡,嘴巴一张,湖水一涌,猛地喝一大口水。

    陈凉生看到张九锡的困境,急着要拉起张九锡,可是有些溺水的张九锡两手乱抓,陈凉生没能拉到张九锡的手。

    大手却由上而下一把拂到张九锡两只白兔,急忙忙地双手合拢在张九锡的小蛮腰上将她举了起来。

    张九锡上身浮出水面后,急喘喘的吸了几口大气,不知是因呛了气还是因娇躯被陈凉生的禄山之爪给碰触到。

    她的娇躯触电一般轻颤,玉靥不禁飞起红晕,娇嗔道:“枉我爷爷说你很厉害,什么百年不遇的武道天才,心性坚定,将来能成大事,呵呵,信不信我回去告诉爷爷?”

    “高举双手,以示清白。”陈凉生的面色显得无辜又可爱。

    张九锡不由的扑哧笑了出来。

    ????

    陈凉生近身正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受惊的张九锡还在大口喘气着,带起漫妙无比的动人曲线,身姿婉约,近在眼前。

    ?此刻陈凉生只能笑了笑,打迷糊仗似的说道:“看来你说自己泡在游泳池,完全是吹牛的。”

    “我很强的。”张九锡轻声作答,湖水在光滑细致的肌肤上凝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出水芙蓉般的娇靥依然潮红。

    陈凉生伸出一只手,“来吧,继续。”

    张九锡伸过去玉手,脸上的潮红迟迟不褪。

    接下来陈凉生二人遇见了几条幼蛟。

    有时候陈凉生不再动手,而是交给张九锡,这丫头也杀起了性,见着小蛟龙,就冲上去一顿猛揍,把湖中小蛟打的七荤八素,四下逃窜。

    十几分钟下来,两人吞食了五六片千叶花莲瓣,周身脏腑清凉,筒体舒泰,生机勃勃,神采奕奕。

    身体中那些原本闭塞的气窍,也摧枯拉朽一般,融会贯通。

    忽然!

    湖水翻滚,涌起大浪,水雾飞扬,夹杂千万白浪。

    陈凉生见到此异象,便知道大正藏千叶莲华就在眼前了,而这一条大蛟龙,则是最强悍的拦路虎。

    湖水中心,卷起白龙,咆哮翻涌,沸腾不休。

    身处湖水中的两人,差点随着巨大的白浪翻滚了起来。

    张九锡脸色顿变。

    陈凉生双手结拳,一拳一拳,砸入湖中,泛起一层刀锋一般的涟漪向四周扩散,那一股巨大的气浪,从湖面延伸到周围的草木。

    哗啦!

    利刃一般的拳罡,一层一层扩散,形成冲击波,将湖边草木尽数腰斩,可见这一拳之力,有多么的恐怖骇人。

    长发披肩的张九锡吐息两下,双手握拳,扬起,带出两条水龙,冲向大蛟龙头方向,轰在平静水面上。

    带起一道三层楼高的水珠,气势经久不息。

    张九锡有些担忧道:“凉生?”

    陈凉生哈哈一笑,“我没事。”话音落下,一拳落在湖心,那一条大蛟,则被卷起的拳砸中,躯体啸叫着落在了湖边草地上。

    蛟龙出水,却丢了命。???

    张九锡脸色惊讶,语气有些颤抖,说:“凉生,你只不过是四大境的金刚境界,怎么一拳之下,有那么大的破坏力?”

    虽说猎杀这条大蛟龙有她的帮助,但那几乎微乎其微,而陈凉生盖棺定论的一拳,就能把大蛟龙砸出水面,而且砸死。

    这一拳的力道,要是放在人身上,恐怕比大蛇咬中还要凶残。

    “可能是我拳头比较大吧。”陈凉生很不以为然的道。

    武道修行者晋入四大境的最后一个天象境,才有可能圆满打通周身三十六气窍,而陈凉生现在只不过是金刚而已,距离天象还隔着一个道玄,但神奇的是,他周身早就打通了三十六气窍。

    经过刚才一路吸收千叶花莲的瓣叶,感受到体内天地纯正的气机,那些气窍更加的圆转如意。

    也只有这样,气窍之中潜藏的气机,才会更加的浩大,与此同时大周天气海,也会不断扩展,身体中三十六气窍与大周天气海,组成了一个类似于天地雨水小循环系统一样。

    三十六气窍是支流,最终万川归海,气机涌入大周天气海,与此同时,后者又源源不断进行反馈,淬炼气机,汇入气窍之中。

    他一拳之力,才能调动更为磅礴浩大的气机,威力大增,拳罡大振,一拳将大蛟龙砸出湖面。

    两人继续向前,眨眼之间,便到了湖心。

    三株大正藏千叶莲华,就在眼前,静静绽放。

    宝相庄严,无垢无尘。

    陈凉生双手合十,九十度鞠躬,“大兄弟,对不住了,我要吃了你。”然后摘下一朵,直接吞入腹中。

    哎呀!

    张九锡叫了一声,“你直接吃了?”

    “是吞了。”陈凉生笑呵呵的。

    张九锡摘下一朵,放在手心之中,大正藏千叶莲华寂静绽放,一丝丝的金色气机缓缓飘散,宛如暗夜中的流萤一样,绽放着庄严的神采。

    陈凉生又伸手摘下一朵,小声嘟囔道:“这是给苑朝凤那个小丫头的。”

    ?大正藏千叶莲华进入气海,顿时引起沉睡天龙的一阵翻腾,体内气海,见到这莲华,竟冲窍回应,气海与天龙和莲华,三者如鱼得水。

    大正藏莲华不断绽放金辉,一半被天龙吸收,一半沉入气海之中,大周天气海如潮涌一样剧烈的翻腾着,不断玉三十六气窍沟通,丝丝相连。

    天龙的躯体,好像比之前长大了一些。

    陈凉生上岸之后,迅速入定,坐观自照,神识清明,双手微曲,瞬间结出以前老焉头传授的大日如来拳印。

    天地万物,沉入寂静。

    我与天地,浑然一体。

    大正藏千叶莲华,璀璨到极致的绽放之后,金辉慢慢消散,那些精纯的气机,蕴含着天地之间的灵性,一丝一缕都融合在了陈凉生体内。

    陈凉生沉浸在这种感悟之中,等他睁开眼睛,已是半小时之后。

    他站了起来,浑身舒泰,念头通达,只觉得全身如脱胎换骨一般,神识无比清明,尝试着扩张经纬气机的范围。

    呼!

    一瞬间,经纬气机可扩张至两百余步的距离,扩展了几乎一倍的空间,今后三百步之内,都是他的灵域。

    此次融合大正藏千叶花莲之后,他的心境也如经洗涤一般,对天地之间感悟也更加深刻,若凝神冥想,还能感觉到天地气机的流动。

    融合大正藏千叶花莲,虽然没有在境界上取得突破,却扩展了经纬气机,而且体内的天龙体格也长大了一些。

    也算是一大收获。

    陈凉生望着大蛟龙的躯体,笑着摸了摸肚皮,“饿不饿?”

    “有点。”张九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脸上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山谷外的那一边,其他人正遭受着九头大蛇的攻击。

    陈凉生看出来她的担心,笑呵呵的,安慰道:“先祭了五脏庙再说吧,归来去好歹也是个魁首境界,不会那么不中用的,先让他扛一扛吧。”

    “可是那些保镖······”

    “那就不在我担心的范围之内了。”陈凉生很无谓的摇了摇头,点火、剥皮、穿肉行云流水一样,大蛟龙已经搭在了简易的烧烤架上。

    张九锡有些迷茫。

    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对苑朝凤一诺千金,无偿摘取大正藏千叶莲华,在自己融合了一株之后,对手中的另外一株没有了任何想法。

    如果他想私藏,不给苑朝凤,那也无可厚非,不过是编个谎话而已。

    可是,他却没有那么做。

    要知道,大正藏千叶莲华,对于修行者来说,那可是求之不得天材地宝,即使资质平平的蠢材吞食融合,连破一两境不是什么问题。

    就算拿出去到市场上拍卖,这样一株四五百年的大正藏千叶莲华,价值都在七八百万甚至千万以上,这还是保守估计。

    可他却没有丝毫的动心。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陈凉生似乎是看透了张九锡的心思,笑着摇摇头,道:“张九锡,你是大家族出身,不缺钱财,不缺地位,不缺尊重,什么都不缺。可底层的人不一样,他们什么都缺。所以他们对珍视的东西,看的比命都重要,可一旦认定了某样东西不重要,那就不会再去管闲事。”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