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81章 乱了
    ?陈凉生脚踏虚空之处,风云汇聚,天地变色,气机浩浩荡荡,充斥虚空。而在那搅动的风云之中,一道庞大无比的刀罡,正在急速壮大。

    刀罡倾斜,宛如巨龙嘴中喷出,有一种浩瀚的威能波动。

    ?“斩蛇头!做炒饭!”

    陈凉生伸出手掌,轻轻一挥,那庞大无比的刀罡顿时一震,然后带起一道近乎通明的流光笔直掠出,犹如流星赶月,发出道道绚烂到极致的光芒。

    刀罡光芒,在虚空之中发出一阵震动,罡气满乾坤。

    天地间的气机波动,犹如一阵风暴,所过之处,万物低头,百兽趴伏,草木折腰,百兽避走。

    轰轰!

    大蛇九头,蜿蜒而上。

    耀眼的九道黑光,盘旋虚空,而后,从大蛇口中彭涌而来,再度冲天而起,磅礴浩荡,在虚空之中前弥漫开来。

    阴气倾泻,犹如一道百米瀑布,自下而上,冲天而起。

    大蛇想要一举吞噬陈凉生。

    海潮一般的通明刀罡,与那九道瀑布阴气在那虚空之上,悍然相撞!

    吼!

    嘶!

    撞击的霎那,璀璨的光芒。犹如耀日,遮掩了所有的光芒,所有人都是被刺得闭上了眼睛,但即便如此,眼睛依旧刺痛不已。

    在场所有人,无一人敢直视!

    轰!

    光芒暴射,随即一股要命的气机风暴,犹如形成了实质,疯狂的肆虐开来,瞬间便将断崖边一处山石击溃。

    大地被撕裂得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那种即将破碎的视觉冲击,让无数人心惊肉跳,很多人都气机风暴冲击之下,栽倒在地。

    场中的气机风暴,肆虐了足足数分钟。

    终于,眼前一幕在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一点点的消散,而待得气机风暴散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立即投射而去。

    半山腰有一处已经被摧毁,留下深深的巨坑。

    而躺在巨坑中的,则是足足六个蛇头。

    九头大蛇,斩其六头,一击之下,元气大伤。

    有几个年轻的保镖见自己的兄弟葬身蛇口,顿时心生戾气,抓起石头棍棒开始敲击斩断的蛇头,发泄自己的不满。

    归来去摇了摇头,“嘿,臭小子,你们找死啊?”

    那几个保镖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蛇头虽然被斩断,但并没有和母体断了联系,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们没长脑子吗?脖子上顶的那是水壶还是夜壶?”归来去大声训斥几声。

    那几个准备发泄暴躁保镖才战战兢兢的蹲在了原地。

    大蛇九头,被一刀斩下六头,鲜血飙射,阴气肆虐,剩余三头在虚空蔓延,嘶吼震天,死死盯着陈凉生,要将他生吞活剥。

    大蛇看到陈凉生的动作,顿时蛇头高高的耸起,碧绿的眼眸越加狭长,充满了冰冷和无情。一股煞气冲天而起,显然是怒到极点了。

    轰轰的巨声响起四周的树木纷纷倒下,被大蛇碾压过去,瞬间就到达陈凉生的面前,三大巨嘴一张,嘶······巨大的蛇口上尖锐的利牙向着陈凉生吞噬而去。

    陈凉生一看,眨眼之间形势巨变,瞬间就攻击过来了。

    他身体一闪,跳跃起来,直接飘到了另一千丈苍松之上,避开三张大嘴的吞噬。

    锵的一声,鱼龙刀再一次出鞘,刀罡的铮铮直响,金辉璀璨气机瞬间覆盖刀身覆盖,寒光闪闪的刀芒越加变得锋利。

    大蛇巨嘴再张,一股强烈的气机在三张大嘴中不断翻涌凝聚。

    ?“噗······”

    气机凝聚成一条条雷电火蛇在空气中游走,火蛇如离弦之箭一般暴射而来,速度极快,震的四周嗡嗡作响。

    锵!

    陈凉生单手聚齐,一杆气枪,飙射而出,划破长空,瞬间就洞穿了巨蟒的身躯,巨蟒青色的鳞甲上冒出了串串火花,一道深深地白印出现在大蛇的后背。

    嘶嘶!

    大蛇吃痛开始发狂长达三十余米的身体在疯狂的扫动,三大巨嘴中发出沉重的撕叫声,令人脚底生寒。

    苍绿茂密的大树被扫翻在地,鲜嫩的树根带着泥土从地上冒了出来,巨蟒周身百丈草木皆断,巨石崩碎,完全被夷为平地。

    轰的一声,大蛇一个神龙摆尾,罡风顿生。

    陈凉生凭着经纬气机感应,在大蛇凄厉的杀机中也是举步维艰,堪堪闪过,蛇尾砸在了一块磨盘的青石上面,顿时巨石四分五裂,灰尘扬起,碎小的沙石四处激射。

    蛇的要害有两个,一个是三寸还有一个就是七寸。

    蛇的三寸,是蛇的脊椎骨上最脆弱、最容易打断的地方。蛇的脊椎骨被打断以后,沟通神经中枢和身体其它部分的通道就被破坏。

    蛇的七寸,是蛇的心脏所在,一受到致命伤,也会必死无疑。

    七寸在蛇的腹部,估计大蛇不会那么容易被人靠近,此时三头蛇首盘旋在半空,宛如赤练一般发出嘶嘶声,声势森然骇人,冷风扑面,好似寒雨打蕉叶。

    归来去摇旗大喊,“大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加把劲儿小子。”

    大蛇身体腾空摇动,遮天蔽日,脚底生寒。

    陈凉生猛地提手一震凝气长矛,枪尖发出一声轰鸣,点点寒芒激射而出,气浪犹如实质一般轰开。

    “妈的!”

    陈凉生一声低喝,周身衣衫无风自荡,猎猎作响,一道枪芒流星追月一般飒然划过天空,一道虹光直射蛇身,直取大蛇而去。

    嘶嘶!

    大蛇摆尾,猛兽血脉中的暴虐因子被激发的淋漓尽致,撕裂巨嘴喷出火蛇,灯笼大的眼睛里满是冰冷,猛地一扑,向着陈凉生杀来。

    三头蛇头齐头并进,宛如千手如来轮番攻击,攻势如潮水涌动,一浪高过一浪,声势整天,其中另外被陈凉生斩杀的半截子头颅咕咕冒着血液,一股血腥味充斥着天地间,令人作呕。

    一股强烈的压力压迫而来,大蛇庞大的身躯和陈凉生人类的身材产生了强烈的视角反差。

    ?“大哥哥,你小心啊!”

    在祖辈的口中相传,这座山一旦深入里面,就再也出不来了。

    这一次苑朝凤也是出于无奈才孤身潜入。

    蛇头猛地出击那一刻,瞬间陈凉生已经来到了大蛇的面前,大蛇猩红的蛇嘴猛得一咬,气机如洪水倾泻,浩浩荡荡奔腾如龙,气震?山河。

    陈凉生气机一转,阔步上前,长枪一点,化为点点星光一般分别点在狂蛇八颗缠绕嗜血的头颅之上,轰,一条巨大布满金色鳞甲的蛇尾突兀的从空中出现。

    蛇尾彗星袭月一般,电闪之间奔袭而来,蛇尾激荡而起的气机劲风鼓荡,尾巴十丈之内的树木拦腰折断,树叶被轰碎为齑粉,无边落木萧萧下。

    陈凉生一惊,好狡猾的东西,居然在头部攻击的时候分散注意力,然后趁机轰出致命一击,就已经让尾巴作出了攻击的准备。

    轰轰!

    一道金色电光的尾影呼啸闪过,空气被挤压发出一阵尖锐的咆哮,罡风刺面,宛如寒九冷风,针脚一般密密麻麻,面颊刺痛难忍。

    大地被砸出了一条三尺宽,两三丈长的沟壑,天地一震,尘土飞扬,巨石粉碎,山中万兽狂奔而逃。

    陈凉生,不见踪影。

    苑朝凤手指已经掐入了周福寿胖乎乎的手心,那手指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下来,两个人紧张到了极点。

    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要不是这次遇到陈凉生,估计自己也会无声无息的死在某一棵枯树之下,红颜变枯骨,变成一抔黄土,在世间泯灭,无人知晓。

    啊!

    苑朝凤顿时惊叫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捂住嘴巴,眼眶红红的,溢满了泪水,她分明看见陈凉生被大蛇的尾巴砸中了。

    这一击之下,巨石都粉碎,钢铁也的折断啊!何况是陈凉生那区区的血肉之躯。

    苑朝凤猛地有些昏厥,险些倒在周福寿怀里,他心里一阵刺痛。

    张九锡死死咬着牙,眼泪却奔涌而出。

    “什么,陈大师败了?”

    “陈大师?!”

    “完了,我们要死了。”

    缩在一起的众人又开始发出一阵阵的绝望之声。

    张九锡猛地一吼,“凉生,我来,替你复仇。”提手扬起手中的大刀,怒吼一声,心念一动,全身催动气机,直接从山崖上狂跳而下,双手持刀,刀身之上发出一阵阵的罡气,

    大蛇一愣。

    能一刀斩断它六个脑袋的强者,就这么窝囊死了?!

    这······

    正当大蛇摇头摆尾,疑惑不解之时,张九锡猛地从天而降,刀身之上气机凝结的杀气宛如天降巨刃,气机闪动,只取蛇头,但张九锡瞬间就迷茫了,因为蛇头剩三,一瞬间她竟然有些不知道往哪儿砍了。

    但千钧一发不容有闪失,张九锡根本来不及思索,直接斩杀而去,能剁一头是一头吧,她正安慰自己。

    忽而,蛇头猛地一缩,蛇尾轰地一扫,晴空一道霹雳,直接轰击在张九锡腰身,‘啪’地一闪,她轰然落地,砸起地上一个深坑,一阵青烟升腾。

    当!

    一道枪声如龙出深渊般响起,犹如一道绝美的音符在缭绕天地之间。

    噗!

    一道明亮的枪芒从大蛇的上方直射到大蛇的头部和尾巴交接处,鲜红的血液从中流淌而出。

    嘶!嘶!嘶!

    大蛇庞大的头颅跌倒在地,犀利明亮的眼神开始暗淡了下来,紧绷的蛇身也放松了下来,变得软绵无力,整一条蛇已经瘫倒在地上。

    狂暴的剩余三个蛇头然在悍然挣扎。

    将地上不断砸起一个个巨坑,鲜血喷洒,张九锡手持大刀,哈哈大笑,大嘴一张,吐出两颗槽牙,脸色立马就变了,直接气的跳起来,“妈的,老娘的门牙······”

    丢了门牙的张九锡比三天没吃饭还要生气,持刀疯狂地对着蛇头砸去,再强大的动物都有弱点,如果不设法保护,终究被面对外界的致命一击,从而可能结束自己的一生。

    远方观望的苑朝凤顿时一愣,只见一道灰色的身影站在一块半山腰一块巨石之上,神色淡然而平静的看着下面瘫倒的大蛇。

    而躺在地上的大蛇,除了偶尔扭结蠕动一下身躯之外,再也没了一点动静,张九锡的咆哮声依然在山中回荡。

    顿时,苑朝凤心中悸动,仿佛心里的某个地方被轻轻地触动一般,一片动人红晕在少女精致白皙脸颊蔓延。

    每个少女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那一片天地只会留给第一次心动之后懵懂初恋,即使两个人没在一起,但那个位置一直都留着,不管岁月如何变迁,依旧深藏在心中,那是外人无法触摸的地方。

    陈凉生看似平静,实则内心颤动,身体止不住地轻颤,虽然只是被蛇尾扫中,但人体与兽种终究不在一个层次,相对而言,人体更容易夭折。

    幸好,他已经修成夔龙体,体质比一般人强悍太多了。

    否者刚才那一下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拦腰折断了。

    小妮子苑朝凤整个人眼神如秋水,见陈凉生走来,甫的一下,梨花带雨,那一刻的泪水,只有幸福过的人才懂。

    苑朝凤猛地抬起脚,?脸颊绯红,正如此时的晚霞一般,笑靥如花,踮起脚尖,蜻蜓点水一般在陈凉生脸颊上“啵”地小啄了一下,羞的埋头在他胸前。

    张九锡吸了口冷气,捂着嘴巴,气得跺脚,“我的两颗门牙啊,就这么没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洗髓龙泉。

    陈凉生站在山顶泉边,感受着那一道道精纯的气机,磅礴浩大,有幸洗髓,对体质武道的提升,可不是一星半点。

    ??“这洗髓龙泉越深入,就越需要强大的体质,常人恐怕难以忍受。只是汲取一些作为药用的,在边缘就可以了。”望着洗髓龙泉,归来去略作沉吟,便是作了决定。

    苑朝凤拉着陈凉生的手,道:“大哥哥,我听老爸说过,这洗髓龙泉十分幽深,甚至延伸道山体内部,越往下寒气越浓郁,太过深入,恐怕会有危险。”

    ?“陈小子,张九锡,进去吧。”归来去道。

    张岳山点头,“我们只是汲取几滴就可以了。”

    ?“噗通!”

    张九锡一步跃入龙泉,莹白的气机开始在她周身汇聚,不断渗透进入体内,已经开始洗髓了。

    归来去坐在了龙泉边缘,“我护法。”

    周福寿嘿嘿一笑,“归大师,我······能进去泡个澡吗?”

    “没有任何武道基础,体质羸弱,你敢进去泡一会儿,小心没把身上的泥污搓下来,自己先死在里面了。我保证出来的时候要么成了一堆白骨,要么就是爆裂而死了。”归来去冷笑了一声。

    周福寿算是说出了其他人的心思。

    为了看一眼洗髓龙泉,得到几滴龙泉水,付出了四五条命的代价。

    周围那些富豪还有保镖,一个个跃跃欲试的人,听到归来去的话之后,像被从头浇了一盆凉水。

    众人面如死灰。

    归来去笑了笑,也不想开玩笑了,“不过坐在边缘,吸收一下天地气机,有净化心灵,提升健康水平的作用。而且,能够带回去几滴龙泉,要是配合其他的珍贵药材,确实有延年益寿的作用。”

    众人大悲之后又是大喜。

    那些身上有一些武道击出,但却上不了台面的武者,也只能待在泉边,一道一道的缓慢吸收精纯龙泉液。

    一下吞噬太多,不能消化,那会吧自己撑死的。

    一个个开始盘坐在龙泉边缘,闭目凝神,接受微弱的龙泉洗礼。

    所有人都知道,崔姥姥从进山之后就不见了踪迹,这个蛇蝎心肠的老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她之所以处心积虑的利用白落梅,勾引陈凉生,处处算计,就是为了得到洗髓龙泉的洗礼。

    如今她不在,又不知道在暗处酝酿着什么鬼主意呢。

    陈凉生进入洗髓龙泉之内,他立刻便是感觉到那池水之中所充斥的雄浑气机,那种气机波动之强,犹如体内天龙翻腾。

    难怪崔姥姥那么处心积虑,想得到一次洗髓呢。

    他搓了搓手,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

    这一趟长陵省之行,到目前为止还算是顺利,不过他也见到了像归来去,崔姥姥这样的高手,比之前他遇到的对手都要强大一些,虽然他最后都占了上风,但也有些吃力,武道方面,他对手越来越强,天启向外扩张,面临的威胁也会越来越大,自身的实力,也该不断进步才不至于被淘汰,龙泉洗髓,洗髓伐骨,那自然也不能放过这个增强实力的好机会。

    “多多汲取气机能量才是最紧要的······”

    张九锡最先入定,上百道龙泉气机,犹如细小涓流一样汇聚在她周身,逐渐融入身体,开始洗髓。

    龙泉边上的其余人,也都在争分夺秒的吸收气机,企图让自己的体格更加健壮强大一些,一片热火朝天。

    就算是普通人,吸收一口纯净龙泉气机的人,也要比药材养生半月,比健身十天还要有用。

    嗷!

    此时此刻,陈凉生体内的那一条天龙,感受到洗髓龙泉的强大气机,在体内不断遨游,忽然之间,天龙的龙头巨嘴,从陈凉生胸前浮现了出来。

    龙口大张。

    ?“哗啦!”

    天龙龙头,直接从陈凉生胸口探出,天龙虽然闭目,但作为世间最强生灵的龙种,携带无上威严,还是让人心生敬畏。

    紧接着,龙嘴张开,龙泉中的浓稠气机开始凝结陈漩涡,迅速的旋转起来,一股股极强的吸力,爆发而开!

    ??“呼呼!”

    张开的龙口,爆发出强大的吸附能力,那龙泉中的精纯气机泉液,犹如海上的龙吸水一样,凝聚成一道水柱,不断涌入龙口,进入陈凉生周身之内。

    甚至是整片池水,都是在此刻哗啦啦的动荡起来,龙泉之上,形成了上千个小漩涡不断凝聚,最后都会形成一道水柱,涌入龙嘴之中。

    ??“你妹的!”

    “靠,啥玩意啊。”

    在座的所有人,包括龙泉中的张九锡,也都不由的睁开了眼见,瞧见眼前的而一切,一个个是既无奈又羡慕。

    龙泉中的精纯气机泉液有限,而陈凉生一个人就吸收了**成,照这个趋势下去,他们又得是陪太子读书了。

    归来去苦笑一声。这就好比大家吃大锅饭,所有人拿的都是小勺子,一勺子一碗饭,吃完了再舀。

    可偏偏陈凉生胃口大,吞的还贼快,手里拿着不是勺子,而是木桶,一桶一桶的往嘴里面倒。

    陈凉生这不叫吸收洗髓龙泉,准确一点,应该叫鲸吞。

    他一口吸收的洗髓泉液,别人需要十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才能追平。

    不过这没有办法,谁让他在众人当中,实力最强,人气最旺,境界最高呢?

    这种强悍的鲸吞之下,他体内的大周天气海,也在迅速的扩张,一道道极为强悍的力量,也开始充斥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每一个细胞。

    金刚经后期!

    陈凉生微微一笑,先是价值三四百万的药浴泡了真正三天,紧接着是完整的一株大正藏千叶花莲,最后就是龙泉洗礼,这一步跃升,顺理成章。

    那些蛟龙肉,对于寻常人,甚至是其他的武者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但对于陈凉生来说,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鲸吞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洗髓龙泉中的精纯泉液,逐渐变为一汪清水,其中蕴藏的精纯气机,差不多被众人吸收殆尽了。

    嗷!

    体内的天龙身躯增长了不少,一双威严的龙目,也有了微微开合的迹象,不过要说天龙点睛睁开,或许还需要上千甚至上万个这样的龙泉滋养,才能最终点睛,龙翔九天。

    这一步路,还很长很长。

    而且龙头下移,似乎是在提醒他,往泉底更深处去瞧一瞧。

    他与天龙日夜相处,命运与共,早就心意相通,见天龙提醒,那么在泉底,或许还存在着什么更高级的宝物呢。

    龙种对天地万物的嗅觉,远比人类高明太多了。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