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82章 同胞
    张九锡微微睁开眼睛,叹了口气,还是些微有些遗憾的,要不是陈凉生近乎不要脸的鲸**纯泉液,这次或许就能一步跃入金刚境了。

    不过现在身为魁首的她,已经是天大的意外之喜了。

    这一趟潜龙山之行,收获太大太多。

    平心静气的想一想,要不是陈凉生,她不可能尝到大蛟龙肉,更别说拿到一株大正藏千叶莲华,要说堂堂正正的洗髓,更是痴人说梦了。

    本来是想喝口西瓜汁的,却没想到一路上遇到了贵人,最后居然得到了一片瓜地,这一趟收获实在太大了。

    可是转瞬间,她又有些不舍。

    出了潜龙山,他或许就要回稷下省了吧。

    而且,据爷爷所说,这小子还和白少廷家的白落梅暧昧不清,他们是大学同学,那么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眨眼之间,张九锡感觉自己好像长大了。

    几天前,她还能趴在浴桶边,一边和陈凉生品尝红酒,一边插科打诨的说一些她所遇到的搞笑的事情,甚至能开口说出网吧小姐姐黑色的裙子,黑色的······小裤裤这样的话。

    可是现在,她害羞了,说不出来了。

    张九锡甚至忘了自己有几根手指头,拼命慌乱在数,数了好几遍,却发现自己还是数不过来。

    一时间,张九锡心乱如麻。

    张岳山神情一凛,似乎看穿了自己这个调皮灵动孙女的心思,淡淡的开口道:“九锡,上来吧,你的心思乱了,待在里面,反而危险。”

    张九锡脸上一红。

    她瞧了一眼陈凉生,吐了吐舌头,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不太淑女,也是又闭上嘴巴,因为白家的白落梅,是个很淑女文雅的女孩子。

    难道他喜欢淑女的女生?

    张九锡,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思乱如麻。

    陈凉生见众人还在吸收龙泉气机,他伏低身子,像一条鱼儿一样,嵌入更深沉的龙泉底部。

    虽然在龙泉上层的精纯气机被他一个人鲸吞殆尽,已经变的十分稀薄,但没有任何人嫌弃,对于那些武道境界低微的武者来说,现在多吸收一些气机,那么日后对于武道的修行和突破,是有很大帮助的,甚至一鸣惊人也有可能。

    而对于那些毫无武道基础的普通人,这可是增强体质,延年益寿最好的养生良品,如此良机,怎么能错过呢。

    不过其中一些武者,见陈凉生鲸**纯气机,莹白的光芒几乎是要将他的身体包裹,那种磅礴的精纯气机,看得所有人为之眼红,但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们心里清楚,要不是因为陈凉生以一己之力斩杀大蛇,别说现在能够吸收气机,哪怕就算是见一眼洗髓龙泉都不可能。

    而当他们察觉陈凉生往泉底更深层次潜游,准备寻找更加磅礴精纯气机的时候,也只有发自内心的佩服和祝福。

    这个从稷下省跑过来的大学生,果然有两把刷子,不到十天时间,就已经在长陵省扬名立万,成为众人竞相追捧的名人。

    甚至连张岳山,周福寿,在场许多的富豪,都把他当成是座上宾,都想和他交好,搞好关系。

    一向以张狂和自傲出名的归来去,在当众挑战陈凉生之后,也被陈凉生的实力和心胸折服。

    毕竟归来去当众让陈凉生下不来台,但在前者遭遇危险的时候,还是陈凉生挺身而出,化解危险,时候还能谈笑风生,这种强者之间惺惺相惜的羁绊,在场所有人看在眼里。

    陈凉生逐渐潜游,越往下,水中压力越大,越来越冰寒刺骨,不多对于修成夔龙体的他来说,这并不足以影响到他潜游泉底的决心。

    而在他潜游的同时,身体的周围,也被更加精纯的潮涌气机完全包裹,不断吸收,甚至连他的浑身肌肉骨骼,都被莹白气机洗礼。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就好像坐在云端漂浮,俯视众生一样,他的实力,也在洗髓龙泉的洗礼之下,直接提升。

    而她感觉自己周身的骨骼,也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正在朝着一种更加高等的方向进化,看来属于他更高级的体质,距离也不远了。

    一丝丝的莹白液体,渗透皮肤,穿过肌肉,包裹骨骼,汇入大周天气海。

    嗡!

    他忘记了已经潜游了多少米,但在泉底深处,好像有一道金光在闪动,宛如海底大型水母一般。

    陈凉生潜游,终于到达底部。

    那静静躺在龙泉底部的金光,居然是一截龙骨。

    也正是因为这一块龙骨的存在,也让原本只是天然天池的泉水,经过岁月的洗礼沉淀之后,成为了洗髓龙泉。

    ????“上古龙种遗骨。”

    ????陈凉生心神感应,而此时他体内的天龙,也更加的活跃,在大周天气海中不断跃动,大概是感受到了属于同类的遗骨,产生了自然的亲切感。

    他心中顿时有着喜悦涌了出来,只有鲸吞炼化吸收这一块上古遗骨,这一次的龙泉洗髓,才算是真正圆满。

    这一次的潜龙山之行,才算是圆满完成。

    陈凉生心神一动,缓缓捧起那一块上古龙种遗骨,虽然经过上百千年的岁月洗礼,但那龙种昔日的威严和苍莽之气,依旧不减分毫。

    双手合十,冲上古龙种遗骨鞠躬。

    这个不起眼的举动,或许在外人看来,显得愚蠢而又多余,而陈凉生却觉得,这是对龙种该有的一种礼遇。

    不等陈凉生细细研究,潜藏在身体中的天龙,从他胸口探出龙头,大嘴一张,直接将龙种遗骨吸收进了身体。

    那一块龙种遗骨,最后悬浮在了他气海之中。

    龙骨以他的大周天气海为中心,向外发出粼粼的涟漪,每一圈涟漪,蕴藏着龙种遗骨的浩瀚气机。

    陈凉生闭目凝神,坐观自照。

    半个小时之后,陈凉生双目灿然睁开,双眼之中,有着庞大的气机涌动,望之,令人生畏。

    陈凉生如释重负的吸了一口气,还好这一块上古龙种遗骨温和,并没有什么凶暴的反应,虽然境界还是体质,都没有明显的变化,但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整个人的身体,完全经过了气机的洗髓淬炼,愈发的强大。

    泉底洗髓,彻底完成。

    哗啦!

    陈凉生浮上水面,跃出泉水。

    他见众人都四眼睁大,眨巴眨巴的瞧着他,还是张岳山老大爷先反应过来,见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和刚才不一样了,问道:“有收获?”

    陈凉生点点头。

    “哈哈,陈大师,我感觉你更加······怎么说呢,没有洗礼之前,就好像一个天然的美人,而现在嘛,更加美丽的同时,还具备了一种高贵的气质。”周福寿笑嘻嘻的,竖起了大拇指。

    这马屁拍的,能酸倒牙,众人听了都脸红,不过陈凉生整个人的细微改变,众人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再回头,那一汪清澈的泉水,没有了上古龙种遗骨的融合,泯然成为了最普通的一池泉水。

    张岳山摆了摆手,除了死去几个保镖之外,潜龙山的收获还是很大的,他大手一挥,“那咱们就出山吧。”

    “好嘞。”众人齐齐答应。

    陈凉生和归来去对视一眼。

    因为两人都知道,鬼鬼祟祟又心思毒辣的崔姥姥,始终都没有现身,这个女人,不是个什么良善之辈。

    看来出山的路,并不会太平的。

    出乎意料的,等众人走出潜龙山溪谷,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阴险毒辣的崔姥姥,好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举动。

    就在众人打算启程的时候,守候在外面的一个张家保镖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

    张岳山皱眉,道:“不懂规矩,怎么了?”

    那个保镖结结巴巴,气喘吁吁,神色慌张的道:“张老板,潜龙村的村长请你过去。”

    ?“嗯?”张岳山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努力的想了一想,发现根本就不知道有潜龙村这么一个地方,更别说认识什么村长了,简直荒谬嘛。

    陈凉生和归来去对视一眼,各自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张岳山沉吟了一会儿,转身问道:“陈小兄弟,你怎么看?”

    “反正没事,看看呗。”陈凉生也想知道在潜龙村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和崔姥姥有关系?

    周福寿拍了拍手,“陈大师去哪儿,我就跟着你。”

    他们这个进山团体的主领头羊,都打算去看看,那么其他人也不好推辞,尤其是那些武道低微的武者,更愿意和陈凉生相处,请他点拨一下武道。

    只有两个收敛战死保镖尸体的富豪,先行离去,带走了十多人。

    现在他们这个小团体,大约有八十多人。

    潜龙村就坐落在百丈瀑布溪流的下面,隐藏在碧绿群山怀抱环绕之中,静逸而又祥和,一派富足安康。

    此时,一个住着拐杖的老人就站在村口,翘首以盼,见陈凉生众人走近,一眼就瞧见了张岳山,“老张,还好吗?”

    张岳山一皱眉,仔细端详,忽然大笑,“阿福伯,你还健在啊,张小子给你鞠躬了。”

    “哈哈,好。”阿福伯张嘴一笑,只剩下两颗门牙。

    张九锡皱眉。

    张岳山道:“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跟着父亲进山采药,在山中迷路,被困了一个礼拜,眼看就要困死在里面了,幸好遇到了阿福伯,带我们出山,这是救命之恩啊。”

    阿福伯脸上布满老人斑,“过去的事了。”

    张岳山道:“阿福伯,这一次是?”

    阿福伯顿顿脚,手中的拐杖差点脱手,气的发抖,道:“昨天晚上,村里来了十多个武士之国的人。这些人,真的是畜生本性啊。有个鬼头正雄的武人,借宿在寸头杨老头一家,半夜的时候有个倭人喝醉了酒,对那一户的女儿起了色心。那女儿的未婚女婿真好也在家,后来那个鬼头正雄就把女婿杀了,把老两口也杀了,那个女儿,也被他们糟蹋了!最后······还把几个人的尸体丢在了河里,让大水冲走了。”

    陈凉生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张九锡看了陈凉生一眼,急问道:“那凶手呢?”

    阿福伯道:“这些倭人杀了人,还在村里大吃大喝,他们威胁我把出山的你们堵住,不然就屠了全村人。”

    “这些人怎么知道潜龙村的?”陈凉生脸色铁青。

    ?“潜龙村与世隔绝,外人根本不会知道我们村的存在。”阿福伯迟疑一下,拍了拍脑袋,道:“是个长得很妖艳的女人,把他们带进来的。”

    “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儿?”陈凉生已经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崔姥姥。

    阿福伯叹了一口气,身体颤抖,差点晕了过去,“今天早上,她告诉我,一定要把你们堵住,说要和你们算一笔血账。她出村了,我偷听他们谈话,好像说去找一个什么生哥物,回来要对付你们,还说要活煮了一个叫陈什么生的小伙子。”

    陈凉生握紧了拳头,杀气顿生。

    这个崔姥姥,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勾结外族,残害同胞,丧尽天良,简直该死。

    周福寿忽然眼前一亮。

    他想到了什么,他忍不住提醒道:“陈大师,我知道武士之国有一个超大型的社团组织,名字叫樱花会。他们在十多年前开始渗透到帝国北方,建立了分社,攫取利益,这些人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就连我们长陵省的一些组织,都在他们手上吃过大亏。”

    周福寿是社团大佬,对于这些事情,了解的要比平常人多一些。

    他说这话,也是在提醒陈凉生,不要惹得麻烦能避免就免了,毕竟这些倭人杀人撒泼,蛮不讲理,一旦惹上身,就会很麻烦。

    看着陈凉生喷火的眼睛,倒是苑朝凤举起了小嘴,道:“我的父亲说过,华夏帝国是一家,不能被外族人欺负了!”

    ????陈凉生除了同胞感情的极度愤怒,也有考虑过他的处境,毕竟天启社团现在才是起步阶段,蒸蒸日上的势头不能被打断。

    一旦他决定出手,那么这个樱花会的人,一定会查到他的身份,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社团之间的大混战。

    而且,天启社团刚刚在稷下省站稳脚跟,屁股还没捂热,王朝会才是眼前的大敌,要是再和樱花会起了冲突,到时候一定会腹背受敌。

    陈凉生长出一口气,猛地抬起头来,直视着周福寿,一字字地道:“派人,抓了那几个杂碎。”

    周福寿顿了一顿。

    “陈凉生,我们算是兄弟吧?”周福寿咬了咬牙,他的内心也在挣扎,也在做决定,权衡利弊。

    这一次动手了,那么樱花会将会视他为敌人。

    但是,他又不想放弃这个讨好陈凉生,甚至和他成为朋友兄弟的机会,他心里很清楚,以陈凉生当前表现出来的武道天赋和个人心性,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攀上这样一个人,那等于是给自己的未来,买了一份最廉价却收益最大的保险。

    这是一种豪赌,搭上了身家性命的豪赌。

    赢了,赚他·妈的个盆满钵满。

    输了,他会死在樱花会的手上。

    陈凉生心里挺感动的,刚和周福寿见面的时候,他觉得这个人轻浮浪荡,唯利是图,但经过近几日的接触,发现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当然,我们还需要喝杯酒,就是兄弟了。”陈凉生握紧了拳头。

    周福寿一拍大腿,“妈的,干了!”????

    这时候,好多村民都聚集在阿福伯的身边,突然有人高呼起来:“倭人凶残,不杀了他,我们活不下去啊。”

    这一喊,那些原本沉默的人群中,有人也附和的高喊起来,孩子大哭,女人则是蹲在一边,嘤嘤痛哭。

    说实在的,在场的陈凉生众人,除了张岳山和阿福伯有那么一点香火情之外,其他人都和这些村民没有关系。

    小孩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管利益,说白了,在场众人和这些村民没有利益往来,袖手旁观,置身事外,也无可厚非。

    好几个胖富豪窃窃私语,其中一人是个蒜头鼻,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这些人太凶残了,惹了他们,会很麻烦的。”

    “是啊,我们的产业都在长陵省,一旦今天惹了他们,恐怕以后不得安宁了。生意也做不成了,很麻烦的。”

    “最关键的是,我觉得被杀的那个女子也有责任,好好的勾引什么倭人啊,那个女婿发生疯啊,和倭人发生械斗,这不是找死嘛。”

    “算了吧,我曾听说过,樱花会在帝国北方到处都有分社,惹了他们,那就是一帖狗皮膏药,天天恶心你,你又揭不了。”

    另一个朝天鼻的富豪五短身材,“别冲动,大家慢慢商量商量,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以和为贵嘛。”

    张岳山叹了口气,大喊道:“我们是同胞啊。”

    这一声,震耳发聩。

    沉默!

    死一样的沉默!

    “我们是同胞,不能让倭人欺负我们的血脉同胞。”陈凉生心绪激动,冲着众人大喊,气势十足。

    “我们是同胞!”归来去握紧拳头。

    “贵人们,救救我们吧,倭人凶残啊,他们会糟蹋了全村的女人的,我们打不过他们,只有拼上一死了。”

    “死就死吧,尊严不能丢。”

    “我们保护不了女人孩子,还算什么男人,拼了吧。”

    “你们这些城里人,有钱又富贵,赶紧走吧,别让我们把你们拖累了。”

    阿福伯老泪纵横。

    陈凉生杀气凛凛,握紧拳头,心中一口闷气淤积,胸腔中一股热血上涌,自问:我需要取舍么?

    需要吗?!

    根本不需要!

    我陈凉生一人,或许改变不了什么,但我知道,从此刻起,要给这个欺软怕硬,唯利是图的民族竖一块碑。

    碑文就写:老子不怕事!

    雄赳赳,气昂昂!

    陈凉生像凯旋的将军,身骑白马,头颅高昂。

    这些倭人,从历史上开始,到近代的巨大屈辱,再到现在,还在欺辱我华夏族人,这些凶残倭人仇恨我族,凶残侵略之心不减。

    陈凉生想到这里,长啸一声。

    他高高昂起头颅,站在高处,一拍胸膛,大声道:“这些倭人凶残没有人性,我们今日放过他们,明天或许死在他们刀下的,就是我们。”

    “这些人的本性,就有野蛮凶残,以和为贵,根本就是做梦!我们越是软弱,越是没有骨头,他们就越会以为我们好欺负,越会变本加厉,没有顾及。宽容敌人,就是自己作死。”陈凉生掷地有声的道。

    朝天鼻沉不住气道:“陈大师,可是那些人很凶残啊。”

    陈凉生接道:“我们有刀有枪,有拳有脚,有武有道,难道还会怕他们吗?!我们都是华夏同胞,难道就眼看着他们被人残害?”

    ?“今日,我陈凉生,必杀这些倭人猪。”陈凉生正气浩然,言语凛凛,王者霸气,不容侵犯。

    阿福伯双膝一弯,双手抱拳,涕泗横流,言语颤颤,道:“我代潜龙山一百二十四口,感谢诸位。”

    归来去跨前一步,“我带人,去捉住这几头倭人猪。”

    潜龙山百姓,欢呼雀跃。

    张岳山吐出一口浊气,扶着阿福伯,道:“陈小兄弟,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人?”

    陈凉生一愣。

    忽然想到,要是张甲子在身边就好了,这个心性阴狠的人,有太多整人到生不如死的法子。

    不过,陈凉生小时候听老焉头讲故事,说过许多整人的法子。

    剥皮?

    这需要手艺好的老师傅,一般人还真干不来。

    油煎?

    浪费生活资源在这些倭人猪身上,不值得。

    活埋?

    这个会对现场的小朋友造成心理阴影的,而且也不新鲜了。

    乱刀砍死?

    不知道村里的男人们愿不愿意,这可是个体力活。

    吊在树上风干?

    半夜会吓着走夜路的人,还是算了。

    哎?

    陈凉生笑呵呵的,转过身,问阿福伯,道:“老伯伯,那个女的说要把一个姓陈的小伙子怎么着?”

    “活煮了。”阿福伯抬起头,道。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