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85章 气愤
    谢八斗一拳砸在仪表盘上,“生哥,你离开之后,我们几个商议了一下。稷下省是帝国北方的中心,轻易不会有事,即使范块垒死了,王朝会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于是我们打算逐步向长陵省和老陈醋省渗透。张甲子毛遂自荐,愿意去打开局面,带了上百个兄弟渗透进了老陈醋省,可谁知道,这个狗东西在有了自己的地盘之后,就不愿回来了。”

    陈凉生冷笑一声,“翅膀硬了啊。”

    谢八斗十分气愤。

    “当日,我记得老高跟我说过这个人,说他心思阴毒,一心往上爬,以后必定是个社团的祸患,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沉不住气。”陈凉生有点意外,但是这些意外,在他决定升任张甲子为纵横堂副堂主的时候,就一定预料到了。

    所以,他也不算太吃惊。

    “那现在怎么办?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一定会影响到兄弟们的信心的,毕竟社团创建不到一年,就有了叛徒,这是奇耻大辱啊。”谢八斗有些沉不住气。

    陈凉生微微一笑,“八斗,要沉住气,你觉得这样不好吗?”

    “啊?什么好啊不好?”谢八斗有些没反应过来。

    “幸好他现在只是个副堂主,手底下的心腹也不多,带走区区一百多人,这些都只不过是疥癣之疾,对现在的天启来说,算不上伤筋动骨。要是以后他占据一省一市,然后再脱离天启,那不是隐患更大吗?!”陈凉生心情很平静。

    谢八斗听了陈凉生的话,也逐渐冷静了下来,“生哥,还是你看的长远。”

    “这件事情在天启内尽量不要声张,保持低调,哪怕是把张甲子剁碎了喂狗,那也不能让底下的兄弟们听到惨叫声。”陈凉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但整个车厢里的气氛,顿时降至冰点。

    谢八斗浑身一震,身上一寒。

    车漆七拐八拐,到了长陵市一处偏僻的贫民区,叫做富贵饭馆的门前,谢八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生哥,白袍的兄弟们刚刚渗透进入长陵省,就这么一个落脚的地方,你别介意。”

    陈凉生摇了摇头,“我介意。”

    “啊?生哥,对不起,是我无能,还没能打开局面。”谢八斗抱歉的一笑。

    “我介意的是,兄弟们很苦。”陈凉生只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说罢,大步走进富贵饭馆。

    谢八斗听了陈凉生的话,心里一暖,差点掉泪。

    跟在身后,也进入了饭馆。

    陈凉生要了一盘土豆丝,一碗牛肉面。

    这时候,他手机响了,是白落梅,“凉生,你现在在哪儿?我和我的几个姐妹去丹心堂接你,结果他们说你走了,你不会是丢下我先回去了吧?你答应过我的,要陪我过生日会,然后一起回去的。而且,你怎么不来我家找我啊,我一直在等你。”

    白落梅的语气中带着哭腔。

    “我在龙头区的富贵饭馆,吃点东西,你们过来吧。”陈凉生淡淡的道,一想起白少廷那个样子,就不想去白家了。

    白落梅道:“那你等着,我和我的姐妹来接你。”

    陈凉生放下手机,继续听谢八斗说天启社团最近发生的事情。

    “什么?小落落,你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吧,去龙头区接你的大学好朋友?”一个身材娇小,满身名牌的少女奇怪问道,?她就是白落梅的白富美闺蜜张玲玉。

    除她之外,身边还有一位白富美女孩子,同样是白落梅从小的玩到大的铁杆闺蜜。

    ?“那儿是贫民区,富贵饭馆就是个破烂地方,小落落你怎么会带我们去哪个地方呢?以我们的身价,什么时候去过那样的地方吃过饭,哼,别说吃饭了,那种地方我连坐一坐都嫌脏。”李佳怡一脸的而不可思议,盯着眼前的白落梅道。

    张玲玉望着眼前的富贵饭馆,“小落落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

    李佳怡说话间从沃尔沃s90上走下来,关上车门,靠在车窗前,抬头望着眼前的富贵餐馆,特有范儿的点上一支女士香烟,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就是不知道小落落口中这个陈凉生长的怎么样?到底是个何方神圣,能让我们从不吃路边摊的小落甘愿放低身价,跑到这么破落的地方接人?”

    张玲玉‘切’了一声,“肯定比不上我们家张九渊。”

    张九渊是张玲玉的男朋友,长的高大帅气,最关键的是家里有钱,这样的男人,谁都喜欢。

    追他的女孩非常多,张玲玉也是好不容易勾搭上手,一直引以为傲。

    ??“你这小财迷,就看长相和家世。”高挑冷艳的闺蜜李佳怡在旁边翻了翻白眼。

    ?“我告诉你啊,长相不能当饭吃,但看着舒坦,家里有钱,活着舒坦,什么叫高品质生活,就是用钱砸出来的呗。”张玲玉插着腰,理直气壮的回击。

    白落梅一直没说话。

    李佳怡抽完了一支烟,喝一口水漱了漱口,“走吧,小玉,小落落,咱们进去遛遛,就当是提前替你把把关吧。”

    白落梅只是望着眼前的富贵餐馆,没有说话。

    其余两个女孩,给陈凉生的第一印象就是高。?

    女孩子有将近一米七五的高度,对她身边的男人来说确实是种灾难性的压迫。?

    其次给他的印象是有钱,很有钱,至于有多少钱,家产是1后面有几个0,谁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若不是白落梅过生日,陈凉生也不愿和这些人打交道,圈子不同,三观有别,明显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嘛。

    不否认,这两个女孩都很漂亮,身材没话说,美中不足的是化妆浓了点,对陈凉生来说可能感觉清纯过度了点,有些妖艳了。

    三个女孩子一走进餐馆,顿时引起了许多男牲口的注意,毕竟在龙头区贫民区这块地方,能出现三位开跑车,穿着打扮这么高贵的女孩子,是难得一见的。

    张玲玉和李佳怡走进餐馆,就掏出小包包里边的纸巾开始各种擦拭,大约擦拭了有三分钟,才咬着牙把那高贵的屁股坐下去。

    白落梅冲着陈凉生微微一笑,顺便介绍了一下她的两个好闺蜜,柔软的藏蓝色爱马仕丝巾和她的气质十分搭配。

    老板娘是个老实厚道的人,一看这三个姑娘打扮穿着不俗,就知道不会是在整儿小地方就餐的主儿,但还是习惯性的上前,“三位姑娘,吃点什么?”

    “不吃!”

    “你起开!”

    前一句是张玲玉说的。

    后一句是李佳怡说的。

    老板娘一看这架势,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

    “给我来一盘土豆丝,再来一碗热干面,面要硬,少辣,多点麻酱,放几颗花生米,不要油炸过的,谢谢。”白落梅脸上绽放出和蔼的笑容,笑的很温暖。

    老板娘深出一口气,答应的小心翼翼,“好嘞。”

    这家餐馆已经被谢八斗买下来了,但是里面的老板却没换,白袍堂的兄弟们并不参与饭馆经营。

    说实话,天启社团区区一个小弟,月收入都八千甚至上万,黑袍白袍两个堂口的兄弟收入更高,对于富贵饭馆的经营,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

    之所以选择这儿,一来贫民区人多繁杂,便于潜伏,二来也是对长陵省不熟悉,还没打开局面,只要暂时窝在这儿。

    ??“你就是陈凉生?”张玲玉在旁边上下打量,右手几乎是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她们确实有钱,张玲玉手上那只媲美艺术品的百达翡丽价格恐怕能够在二线城市买下一幢房子了。

    还有李佳怡手上三把豪车钥匙,雪白手腕上红线系着的弥勒玉石,说实话钥匙劫匪能把这两女孩子身上的东西全拿了,至少能换个两三百万,更别说外面那么显眼的跑车了。

    白落梅穿着一套浅色长款大衣,搭配米白色小裙子,头上戴着画家帽,高贵之中不失可爱。

    张玲玉和李佳怡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白落梅,“小落落,你还真吃啊?你也不嫌······”那个‘脏’字还是被她说了出来,只不过声音小了一点而已。

    旁边的李佳怡也点点头。

    白落梅熙然一笑,“还好啦,真正地道的小吃就在寻常的街头巷尾啊。”

    张玲玉和李佳怡也不再管白落梅是否要真的吃东西了。

    李佳怡继续点上一支烟,旁如无人的抽起来。

    张玲玉一张标准的便秘脸,怎么看陈凉生都觉得不舒服,“小子,胆儿挺肥啊,就你也想追求我们的小落落?你知道小落落在长陵市有多少追求者吗?丹心堂的少爷张九渊,也是小落落的追求者,你也太不起眼了吧?”

    张玲玉一脸的鄙视道。

    ??“小玉?”白落梅瞪了她一眼,似在责怪她说话太过分。

    ??“放心,我们只是大学朋友,没有其他的意思。”陈凉生扫了一眼张玲玉道。

    李佳怡瞥了一眼,“能在这么破落的地方吃饭,能是个多有品位的人?小落落,我可不是说你啊。”

    他对白落梅,本来就没有那个心思,这一次生日宴会,要不是白落梅邀请,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稷下省了。

    白落梅脸上红扑扑的,有点难堪。

    但是她也没有把陈凉生在稷下省的事情说出来,不然让她们知道很瞧不起的男生,已经是稷下省大学城无冕之王,身价早就过亿了。

    而且她也知道,稷下省那点产业,对于陈凉生来说,或许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白落梅敢肯定,陈凉生的身价,一定比白家高很多了。

    只是她没想到,陈凉生会选择在这个一个偏僻破落的地方吃饭,这一点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她对于陈凉生,有了依赖,也产生了情愫。

    况且陈凉生出手解决崔姥姥,帮她和妈妈解除了那种阴毒的威胁,光是这一点,都让她一辈子感激不尽。

    白落梅夹了两口土豆丝,似乎味道还不错,抬起头看着陈凉生,柔声道:“小玉说话冲,你别太在意。”????

    张玲玉似乎就是想怼陈凉生,“穷小子,对这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说话就应该冲。你嘴里说没有别的意思,谁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陈凉生笑了笑,和这样的泼妇斗嘴,也会拉低他的智商下限。

    他只是一笑,并不在意。

    张玲玉得意的对他挑了挑下巴,见自己羞辱的目的已达到,自顾自的拿起时尚杂志看起来,不再理他。

    李佳怡一直抽着烟,盯着手机屏幕,似乎对陈凉生这么一个穷小子完全失去了兴趣,就连调侃几句的心思也都没有了。

    倒是白落梅,时不时和陈凉生聊两句,有时候嫣然一笑,颇为可爱,而且对土豆丝赞不绝口,将老板娘端上来的一碗热干面都吃下了。

    不像旁边那个张玲玉和李佳怡,外表娇俏可爱,一身时尚名牌,家庭背景优越,实打实的白富美,眼界高到天上,从未拿正眼看过陈凉生。

    正在这个时候,一群身上描龙画风的小混混走进了餐馆,一见三个美女,就好像看见了千年宝藏一样围过来。

    七八个人面露淫·光,眼神猥琐,就差伸手摸摸抓抓了。

    胆小怕事的老板一脸的苦逼样,遇到这一群混子,真是头疼,但又不得不厚着脸皮应付,还没走上前,“几位大哥······”

    “老婆娘,没你的事,滚开。”就被两个小伙子推到在了地上。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交个朋友啊?”一个精瘦的汉子抓着一杯酒,那酒里边,很隐蔽的放了小药丸,陈凉生看的清清楚楚。

    张玲玉一脸的看不惯,“交个朋友?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上得了台面吗?社会小混混,烂大街的烂仔!”

    这一下子,那七八个人顿时掀桌子踢翻板凳的不干了。

    “我告诉你们,我爸爸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全抓起来,抓进监狱。”李佳怡继续抽着烟,“没事就滚开。”

    陈凉生暗暗头疼,原本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可没想到一个张玲玉傻·逼就行了,没想到这个李佳怡也是个二百五。

    张玲玉和李佳怡两个人你捡柴来我点火,你找事来我搞事,轰轰烈烈的就把对面那七八个混混成功的激怒了。

    那些小混混凶相毕露,眼神要杀人。

    这一下子,反应过来的张玲玉和李佳怡都有些后怕了。

    两女面红耳赤的,一句话也不敢说,四只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陈凉生,求救的意思很明显。

    白落梅望着陈凉生。

    这两人虽然势利讨厌,狗眼看人低,但毕竟两个女孩子都是白落梅的朋友,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能让他们在自己面前被这几个小混混非礼了。

    陈凉生叹口气,早知道这样,刚才装什么逼啊。

    那精瘦汉子将三杯酒放在三个女孩子面前,“等我们吃完饭,你们还不喝酒,我就把你们全带走,我大哥的吊最大,够你们享受的。”

    那精瘦汉子挥挥手,其中一个头发炸炸的小弟走出门,分别在三辆豪车上面吐了三口老痰,进来的时候鼻孔翘上天,“不懂规矩,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七八个人就在三女的对面坐下,眼睛一直打量着眼前的三个女子,然后要了一桌子的饭菜开始大吃起来。

    长陵市龙头区大面积建设,工地周围难免滋生许多的混子,这些人就是这一片的土皇帝,开酒吧,办洗浴城,收保护费,吃霸王餐是家常便饭。

    老板娘只能眼睁睁看着,也不敢报警。

    今天这次显然更不可收拾,两桌七八号人,各种方言俚语,各种龟儿子、狗·日的、短命的飞起,敲菜盘子砸碗的骂娘,高矮胖瘦都有,一脸的凶悍。

    七八个人瞧着对面的三个女孩子,吹啤酒的,吹口哨的,抓着板凳乱晃的,反正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各种起哄。

    像这样的小混混,属于是混混界最底层的人,也是穷苦人,受剥削者,说得好听点叫混混,马仔,不好听就叫做烂仔,死了也没人管的烂仔。

    真正的大混混,人家都是住别墅,穿唐装,听京剧,讲文明、倡文化,能和企业名流政府高官称兄道弟,闲的时候还做做慈善,完完全全的成功人士。

    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些底层的小混混,最麻烦也最讨厌,开门做生意的,最怕这个了。

    陈凉生望向其中一位最像头目的精瘦汉子,道:“大哥,我们这小本生意,大家都是出门在外混口饭吃,知道赚钱不容易。”顿了一下,陈凉生仔细观察这个手臂上纹有一条漆黑猛虎的头目,笑道:“这顿饭我请,就当交个朋友,以后还请大哥们多关照。”

    这个时候,陈凉生看到了饭馆门外一个小胖子的身影,笑的憨厚。

    得寸进尺的地痞头目上前几步,对着陈凉生张狂大笑道:“你叫陈凉生?还凉生,信不信老子一巴掌就能让你凉了?”

    陈凉生面色一沉。

    那精瘦的汉子一边夹着鱼香肉丝,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狗·日的,看不起老子,看老子今天啷个收拾你龟儿子。龟儿·······”

    谢八斗抓起了一根铁管。

    陈凉生笑了笑,“让我来吧,你们动手了,容易暴露。我打了这一群王八蛋,明天就走了,反正也找不到我身上。”

    谢八斗点点头。

    “妈了个把子······”那精瘦汉子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见向前还一脸微笑的陈凉生突然暴起,抓起一个酒瓶子就怼到了那人头上。

    砰!

    声音清脆响亮,一下子让在座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陈凉生一点都不带歇的,顺手抓起小木凳子,朝着刚才头发炸炸的那小子肩膀上砸过去,“咔”的一声,那小子直接从凳子上跌下来趴在地上。

    “叫你们嘴贱!”

    陈凉生不依不饶,左右开弓,一手一个板凳,连续砸倒了两人,他不打头,只砸大腿和手臂,出手狠辣,一板凳下去直接见血。

    陈凉生转瞬之间直接放倒了四人,然后一脚踩在那精瘦汉子的胸膛上,再敲一下,那精瘦汉子的肩膀就塌陷了下去,“来啊,老子给你们放放血。”

    他并不想动手气机,不然眼前的渣渣,他一拳就能轰死,不过有时候这样纯粹的拳脚大佬,还挺有趣的。

    旁边的张玲玉和李佳怡从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一时间目瞪口呆。

    白落梅端坐,夹完了最后一筷子土豆丝,瞪大那双澄澈漂亮的眼睛,他见过陈凉生在清源山庄动手,那才叫一个惊天动地。

    这种场面,她早就不稀奇了。

    而且,白落梅也知道,陈凉生只是玩玩,不然以他的实力,要秒掉这一群烂仔,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

    白落梅抬起头望着眼前战意昂扬的陈凉生,精明又霸道的男人,心里边好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似的。

    这个男人,好性感。

    出来讨生活的,面子最重要。

    虽然这伙人被陈凉生猛虎下山,一顿暴击,打揍了个七荤八素,但缓过来的众人面露凶光,今日不把陈凉生放倒了给他放点血,不然以后没脸混了,丢人的可以去扫厕所了。

    于是五个人,将陈凉生团团围住,这些人有的手里提着酒瓶子,有的抓凳子,还有的摔碎了盘子,捏着切割面。

    这个时候,从餐馆外面走进来一个胖子,脸上笑呵呵的,可是手里多了一块板砖,“好热闹啊,要不算我一个?”

    “滚你妈······”一个汉子转过头望着这个胖子,面生,一句话没说完全,胖子的板砖就呼到了他的脸上。

    啪!

    一板砖呼下去,那人的脸明显变形,嘴巴里边两颗槽牙飞出来。

    胖子还是笑呵呵的,“你妈没教你说话要有礼貌啊······”然后又一板砖呼到了那人后脑勺,脑后的槽头肉颤了两下,那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场面一下子变成了二对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