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87章 意外
    不过接下来一幕,倒是出乎陈凉生的意外了。

    “怎么样,手下败将,还敢撒野?”白落梅连吹了七瓶干啤,特别的霸气,“来,整瓶子干了。”

    这一下,就把李秀轩众人给镇住了。

    “李秀轩,你也太小气了,三打啤酒,三瓶红酒,三斤白酒,够谁喝啊。放心,这是我的生日宴,我掏钱,你尽管叫酒就可以了。”白落梅笑嘻嘻。

    张九渊快要郁闷死了。

    这一群二代都没有想到,白落梅的酒量会这么好。

    熊猫眼和瘦瘦的那两个二代开始昏迷,只剩下李秀轩和张九渊两个人苦苦支撑,白落梅依旧云淡风轻,“要不要去洗手间吐一下,接着喝。”

    李秀轩捂着肚子跑了。

    张九渊靠近了白落梅,“小落,没想到啊,你的酒量这么好,以前大家聚会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本人单身,喝酒不坑。”白落梅笑嘻嘻的道。

    张九渊讪讪一笑,舔了舔嘴痞子,“小落,我······想追你,以后我陪着你,就不是单身了。”

    白落梅嘴角微微翘起,“过了今晚,恐怕我就不是单身了,而是失身了。”

    张九渊脸色突变。

    陈凉生见白落梅话里有话,看来已经是知道这几个二代的龌龊心思了,他也就放心了,于是和胖子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两人靠在二楼栏杆上。

    胖子手里还拿着一块西瓜,“生哥,张甲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冷处理。”陈凉生望着天花板。

    胖子笑嘻嘻的,“三钱也来稷下省了,带着他媳妇,瞧见这两人恩爱的样子,我就心痒痒啊,也想找个女友。”

    陈凉生听完,呵呵一笑,“不着急,慢慢来。”

    此时,有几个女孩子路过。

    王胖子吹了个口哨,忽然脑子一抽,说一句:“波涛汹涌。”

    陈凉生看一眼,然后回一句:“汹涌澎湃。”

    王胖子吃了一口西瓜,再说:“腿如大象。”

    陈凉生接着说:“大象无形。”

    路过的女孩子乍一听,以为两人玩成语接龙呢,谁也没见过在福寿天堂的酒吧走廊玩这个,挺文艺的,也忒有意思了。

    驻足再听,原来是说自己大象腿,还骂自己脸上无形,这不是说没有形象嘛,这两人言语粗俗,原来对过往的女孩子评头论足呢。

    “呸!”

    女孩子唾一口唾沫,满脸的不屑和鄙视。

    陈凉生和王胖子继续我行我素,不管那些女孩子异样的眼光。

    眼前走过一女子,王胖子继续吹一声口哨,头一抬,笑道:“眼前一块飞机场。”

    陈凉生也玩心大起,随口道:“飞机场上露胸光。”

    女孩子一听,又急又脸红。

    这两王八蛋既说自己胸小,又说自己胸小还敢露出来。当即脸色绯红,眼神狠狠剜了两人一眼,大步流星的走开。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想到两人还没进包厢,就来了好一大帮子人,个个粗胳膊粗腿,头发五颜六色,带头的赫然就是刚才和他们发生嫌隙的易拉罐混子。

    “又是你们两个?”易拉罐混子走出来,怒道:“我说过了,装·逼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今天老子先把你们两个火葬了。”

    一下子来了三十多人,将整个走廊围的水泄不通。

    王胖子嘿嘿一笑,跨前一步,打出一拳,仅仅只是一拳,就把易拉罐混子派出的小弟钉在了墙上。

    砰!

    一声巨响,那个小弟贴在墙壁上,脸色红透,后背贴着墙面滑下来,带起一道刺目惊心打的血痕。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啪!

    一个啤酒瓶子,直接在胖子头上爆裂,玻璃渣子四下乱飞,等那个小弟还要打第二下的时候,已经被胖子摁在了地上。

    一脚,结结实实踩在后腰上。

    那个小弟趴在地上,像一条被腰斩的死蛇一样,在地上慢慢蠕动,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感人。

    第三个被王胖子一脚踹飞。

    第四个被王胖子双手举过顶,直接从三楼丢了下去。

    转眼之间,易拉罐混子这边的小弟,有十来个已经当场折损,失去了战斗能力,别说战斗,能站起来就算不错了。

    王胖子虽然下的不是死手,但每一拳一脚,只要击中对方,就能让对手在病床上安度大半年。

    王胖子盯着易拉罐混子这边剩下的十多人,正如橘猫盯着老鼠一样,那一种霸气和震慑力,让那些小弟两股战战,不敢应战。

    光是这种气势,就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

    陈凉生只是悠悠的靠在墙上,欣赏着忧伤的蓝调布鲁斯。

    易拉罐混子浑身发颤,嘴皮子发干,不断的往后退。

    陈凉生笑了笑,“把他丢出去。”

    啪!

    王胖子从小弟中猛地一把,直接将易拉罐混子抓了起来,来一个霸王举鼎,然后使劲摔了除去。

    易拉罐混子的后背砸在门板上,‘咔嚓’,贵宾包厢的门板破碎,撞出一个大窟窿,而后者的身体,则挎在了门板的洞里。

    腰部以上在门内。

    腰部以下在门外。

    滴滴滴!

    众人从嘈杂的声音中听到这奇妙的水滴声音,转过头一瞧,好嘛,易拉罐混子直接尿了,汁汁水水的全部滴沥了出来。

    其余众人,哈哈大笑。

    易拉罐手底下那些小弟,有些则看到这种场面,也不管什么老大的死活了,保命要紧,双腿一颤,直接溜了。

    剩下五六个站着的,一边从服务员这边要工具,什么扳手锤子电锯之类的,反正要把老大从镶嵌的门板中取出来。

    而且最滑稽的是,那些小弟还要来许多双手套,还要忍耐那骚腥的气味,毕竟他们的老大,下半身全都湿了。

    挂在门板上的易拉罐老大挣扎着喘了口气,“打电话,叫老大。”说完,就直接晕乎过去了。

    另外一边,张九渊李秀轩等人脸色特别的难看。

    本来以为这一次是陈凉生他们作死,正好有易拉罐混子教训这两人,他们不用出手,只要看场好戏就可以了。

    可惜,事与愿违。

    一个王胖子,战斗力就这么强悍,一人打倒十多个,气不喘脸不红心不跳,依然笑呵呵的,抓起一块西瓜啃了起来。

    轰隆隆!

    众人还没来得及返回贵宾室,就听到了一阵震天动地的脚步声,酒吧一层的许多酒客,见到这吓人的阵势,来不及结账就溜了。

    风风火火涌进来一百多人,而且各个眼神凶悍,手拿钢管棍棒,不是来砸场子就是打群架,这阵势弄不好就会误伤。

    不过还是有一些好事者站在酒吧角落里,笑呵呵的看热闹。

    反正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这一下子,张九渊等人又开心了。

    李秀轩嘚瑟的点上一支烟,笑呵呵的,一副心灾乐祸的表情,“哈哈,自己装的逼,哪怕跪着也要捡起来。这一次,我可帮不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

    “自己作死,我们看戏就好了。”张九渊双手抱胸,特别乐意看一场好戏。

    白落梅的脸上已经一阵发白,这群人看起来有一百个左右,而且带头的正是老旺八,这下好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谁也不知道,刚才被镶嵌在门板上的易拉罐混子,正是劳旺八的小弟,这一下,新仇旧账一起算,场面有点麻烦了。

    王胖子虽然厉害,但面对这么多人,还是要掂量一下吧,一个打十个,没问题,可是一打而是,尚可,一打三十四十,就有些吃力了。

    一人面对一百多人,这不是自己找捶吗?

    除非陈凉生出手,那么想要解决这一百多人,恐怕就不是什么难事了,白落梅对陈凉生的战斗力,那是绝对的信任。

    只不过有一点,这些混子虽然可恶,但都是普通人,陈凉生总不能一手驭剑,来一个团灭吧。

    那样做,会不会有点不人道呢?

    白落梅心里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因为张九渊和陈凉生的不和,聚不到一块儿,左右为难她了。

    张九渊笑着走出来,抓起了白落梅的手,“小落,你和他们无关,你站我身边吧,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没事。”

    白落梅嘟起嘴唇,摇了摇头。

    张九渊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脸色憋的通红,双拳紧握,这可是白落梅在众人面前,两次拒绝他了。

    “为什么?这个村炮有什么好啊?他衣品比我好,比我有钱,比我帅气,还是比我有生活品位?”张九渊气狠狠的咬着牙,怒指着陈凉生。

    白落梅脸色很平静,望着陈凉生,微微一笑,“我就是喜欢他。”

    “为什么?”张九渊气得跺脚,近乎咆哮的怒吼。

    白落梅转身进了包厢,然后端过来一杯酒,送到了张九渊面前,“来啊,你喝了这杯酒,你喝啊。”

    张九渊脸上一红一白。

    这杯酒里有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张九渊退后了一步。

    白落梅笑了,“没骨气。”然后一扬脖子,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将酒杯倒立过来,“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

    张九渊脸上又是一阵辣椒红,顿了一会儿,指着陈凉生,大叫道:“他和我表妹勾勾搭搭,就是个人渣,他不喜欢你啊。”

    “我喜欢他就够了,他喜不喜欢我,无所谓啊。”白落梅喝完酒之后,擦了擦嘴角的酒水,反而放开了,轻松多了,双手一摊,风轻云淡的道。

    张九渊笑哈哈的摇头,后退,“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他转过头,勃然大怒,说:“姓陈的村炮,做个了断吧,我今天要弄死你。”?

    陈凉生摇头,笑眯眯的道:“首先,我不欠你钱,其次我对男人没兴趣,最后,你要是想了断,自己想找死,那就去作死,别烦我。?”

    张九渊摆出架势,“这几天我的武道也进步了,我要收拾你。”

    陈凉生一脸的不在乎,嘲讽道:“你看看你,气色虚脱,脚步虚浮,一看就知道,要么肾不好,要么腰不好,总之一句话,那就是酒色掏空了你的身体。就你现在的样子,恐怕没有蓝色小药丸,连硬起来都难,还想打我?”

    说完,陈凉生忽然一动,根本不给张九渊反应的时间,抡圆了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他用了七成力气,劲道十分之大,张九渊没有防备,身体原地打转,滋溜转了三圈儿,双目无神。

    张九渊根本没想到,陈凉生一言不合就出手,而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陈凉生进潜龙山的这几天,他一直都泡药浴,武道也突破到了魁首,本以为可以和陈凉生一战的,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有些不自量力了。

    张九渊一手捂脸,怒斥道:“你他·妈的,有本事再打我一下。”

    啪!

    又是一巴掌。

    陈凉生嘿嘿一笑,“我这辈子就没听说过这么合理的要求,不过成人之美,我还是乐意干的,要不要再来一下?”

    ?张九渊身体一歪,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噗噗吐出两颗门牙,双眼血红。

    ?陈凉生笑了笑,“这下好了,你和你表妹都缺了两颗门牙,哈哈,很般配啊,你要谢谢我。”??

    张九渊脸上满是愤怒,轰然冲出一拳,击向陈凉生脑门。

    以张九渊的武道实力,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陈凉生不闪不避,气海翻腾,罡气外泄,护在了脑门。

    张九渊一拳打来,却好像击在了一团棉花上,但偏偏不能再进去分毫。

    陈凉生呵呵一笑,罡气一吐,向外奔涌,‘啪’的一声,直接轰在张九渊胸口,他整个人的身体,直接翻飞了出去。

    落地时候的张九渊,右手臂居然骨折了。

    陈凉生笑眯眯的,盯着张九渊,连忙说道:“哎,我早就说了,酒色掏空了你的身体,你看看,骨质都疏松了。话说,补钙还是要用哈药三八厂的盖中盖,一口气上五楼都不累,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

    在场众人哈哈大笑。

    劳旺八气势汹汹的带着一百多人,从走廊两边包抄了过来,两边各五十多人,堵住了所有人的后路。

    陈凉生拍拍白落梅的脑袋,笑吟吟的,露出两排白牙笑了起来:“躲后面,小心溅你一身血。”

    劳旺八冲了过来,左右手各拿一根钢管,一下一下的相互敲击,叮当叮当响,“小子,冤家路窄啊。”

    这时候,张九渊被人扶了起来,他气呼呼的指着陈凉生和王胖子,他恶狠狠的道:“八爷,一脚三百,一拳五百,一棍子八百,一刀一千,打残一个,一万,两个,三万。”

    陈凉生倒是哈哈一笑,“你也太小气了吧,直接五百一千,五千一万的整数不好吗?非要说的这么零碎,你是欺负老王八脑子不好使啊?”

    “我忍你很久了。”张九渊气呼呼的。

    陈凉生倒是无所谓,“小心憋出膀胱炎。”

    “你······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张九渊论武道实力不是陈凉生的对手,耍嘴皮子也落了下风。????

    劳旺八哈哈一笑,“张少,这一笔钱我赚定了。”

    陈凉生猛地转过头,目光如刀锋,刺了过去,劳旺八脖子一缩,那一瞬间,感觉后背一片冰凉。

    劳旺八心里涌起一阵后怕,不过他看了左右走廊一眼,妈的,一百多人呢,自己怕个卵子啊。

    “排好队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陈凉生摩拳擦掌,甩了甩手腕。

    王胖子嘿嘿一笑,伸手抓起两个啤酒瓶子,一摔之下,瓶身破碎,留下刺眼的玻璃茬子,“妈了个臀的,就是干。”

    陈凉生和王胖子步步向前,特别的嚣张霸道,后者慢慢后退,有些惊惧,他知道这两人恐怕不容易对付。

    不过劳旺八也骑虎难下,身为左膀右臂的易拉罐混子被人揍了,他要是找不回这个场子,以后没脸混了。

    劳旺八一咬牙,“兄弟们,给我干!往死了干!”

    就在此时,一道笑声传来,然后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了出来,“哎呦,好热闹啊。”

    “周老大。”

    在场的那些小混子一瞧,顿时脸色一变,站好立正,手中的家伙也都藏在了身后,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周福寿脸上笑眯眯的,手里端着两杯红酒。

    李秀轩一瞧,“哈哈,你们知道吗?劳旺八虽然蹦跶,但谁都知道,福寿天堂的幕后老板就是周福寿。这一次陈村炮和王傻·逼敢在这儿闹事,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脸嘛?”

    “哈哈,咱们就等着看笑话吧。”熊猫眼二代冷嘲热讽。

    张九渊今晚三番五次找陈凉生的麻烦,最后都以自己吃瘪告终,这一次见生哥物出场,心中痛快,更是开心,“打死陈凉生,我帮着挖坑。”

    “嘿嘿,我认识几个布鲁施特的朋友,他们的挖掘机技术贼溜。”瘦瘦的一个二代唯恐天下不乱。

    张玲玉和李佳怡都撇了撇嘴,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小落怎么会看上那么个小子,真的是······眼光不好啊。”

    劳旺八笑呵呵的,“周哥,您怎么来了?”

    “我是来救你的命来了。”周福寿冷冷一笑,不理劳旺八,错开身体,走到陈凉生面前,递过去一杯酒。

    劳旺八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凉生端起酒杯,两人一碰杯,畅快大笑。

    劳旺八此时此刻,完全是懵懵哒。

    李秀轩手上夹着烟,一时间忘了抖烟灰了,落在手背上,疼的他一声惨叫。

    张九渊脸色难看的要命。

    张玲玉和李佳怡,吃惊的程度不亚于瞧见了大象朝天昂扬的大吊。

    周福寿转过脸,有些不耐烦,哼了一声,以一种家长教训小孩的口气道:“我看你是越来越糊涂,岁数越大,越活回去了。”

    劳旺八虽然不明白这里面的曲折,但知道自己做错了,不过对于陈凉生,他是真的不服,虽然低着头,但嘴巴却死咬着,一脸的不屑。

    周福寿举起酒杯,“再来一杯?”

    “好啊。”陈凉生微微一笑。

    周福寿从身后一个小弟的手里接过酒瓶,亲自给陈凉生倒酒,“这个酒,是我刚从酒柜拿出来的,收藏了十五年。”

    在场的酒吧所有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那些酒吧福寿天堂的员工,一百多个小混子,更是瞠目结舌,稍稍了解周福寿的人都知道,他们的老板是从来不会给人倒酒的。

    除非是自己的父母,就算是老婆,喝酒也要自己倒,就算是那些台面上的生哥物,也都是自己倒酒。

    曾经有个说法,说新来的一个台面上的人物,听说了周福寿的这个规矩,故意要来个下马威,迫使周福寿跪下来倒酒。

    最后,周福寿是倒酒了。

    可是第二天,那个生哥物就被塞在了大型搅拌机里面,为长陵市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上面追查了很久,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台面上的人物和朋友玩躲猫猫,自己跑进去了。

    然后,因为不小心的缘故,正好摁下了搅拌机的开关,所以就和搅拌机的水泥融合在了一起。

    这样以身作则的奉献精神,值得所有人学习。

    周福寿,安然无事。

    这件事情的过程虽然有夸大的成分,但基本事件属实,可见周福寿的手腕之灵活,能量之大啊。

    周福寿十多岁就出来在街头混,十八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个老大,二十六岁,已经成为了长陵省地下势力的翘楚,到现在四十三岁,在长陵省举足轻重。

    今天,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一个嘴上没毛的小伙子倒酒,简直是惊爆在场所有人眼球。

    周福寿此举,要么告诉在场所有人,这个年轻人明天或许就要被塞进搅拌机了,要么就是他们真的有过命的交情。

    可观察周福寿的一举一动,这两人之间,像多年老友,不像是仇人啊。

    周福寿端起酒杯,指着劳旺八问陈凉生,“他调皮了?”

    “发生了一点口角,本来是个口水仗,这小家伙居然叫来一百多人,挺有意思的。”陈凉生笑呵呵的,一脸的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