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96章 打擂
    接下来又是好几场打擂,都是各位大佬之间有着各种矛盾,派出手底下人解决纠纷,其中最大的一笔赌注,一开口就是一家出租车公司,两家酒吧,价值在两千万以上。

    陈凉生算是开了眼了。

    相比于刚才结束的十多场打擂比赛,都没有于家宴对战蛤蟆鼻青年来的让人热血沸腾,所以当于家宴再次登台的时候,观众席上发出一阵阵的吼叫呐喊声。?

    很快,于家宴便击败了下一轮的对手,又赢得了一家大型超市,还有一个停车场。

    大家都以为于家宴要下台的时候,变故顿生。

    于家宴一步跃上擂台,望着台下所有人,高举双手,“我有话要说。”

    众人不解,这一场的打擂结束了,怎么还不下去?

    于家宴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突然传来一道十分高傲的声音:“啧啧,一群垃圾,还有谁要挑战我吗?有的话赶紧上台,我一并解决了就行了。”

    于家宴取得三场打擂胜利,气势正盛,膨胀的厉害,有些狂妄自大了。

    所有在场的人,听到于家宴的话,顿时沸腾起来,完全炸了锅了。

    这个于清廉也太嚣张了吧。

    这么放任于家宴嚣张,完全没把所有人看在眼里,如此狂妄的少年,打擂五六年,还是第一次见啊。

    于清廉只是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杯里的浮茶,微微一笑。

    于家宴这么嚣张,必然是受了他的指使。

    于家宴大手一挥,望着诸位大佬,蔑视一笑,道:“我们于老大想争取城郊那块十个亿的地皮,而且愿意加码,再掏六百六十六万作个压轴的彩头,有谁敢上来一战?”

    “赢了,那块十个亿的地皮,还有六百六十六万现金拿走,要是没有人敢上台打擂,那不好意思,各位实力不济,那块地皮我们老大就拿下了。”

    这块地皮,也是今晚打擂的压轴赌注。

    由于梁非墨紧紧跟随着他父亲坚实脚步蹲了监狱,原本三家争夺的局势一下子成了两家对峙了。

    现在有实力拿下这块地皮的,就只有于庐两家了。

    于清廉侧目望向庐砚秋这边,居高临下,“庐小姐,你怎么看?”

    庐砚秋暗中咬牙。

    于清廉以势压人,用这种方式变相的宣告自己在江南省地下势力的地位,也想稳稳的压住庐家一头。

    张至诚咬了咬牙,迈出一步。

    庐砚秋摇了摇头。

    于家宴的实力很强大,武道境界至少在佛门金刚境,之前的几次对战他们有目共睹,换做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对手,上了擂台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庐砚秋心里还有一丝希望,希望那个大坏蛋出现,帮她拿下那块地皮。

    齐思明一撇嘴,“那个谁谁谁不会被这么大的阵势吓尿了吧,这才是用人的时候啊。只会嘴上吹嘘,到现在还不来,真他·妈的没出息。”

    庐砚秋一想起那个坏人,脑海中就是抱着蔡锦鲤那个狐媚子离开的场子,鼻头微微有些酸。

    杜子腾很感激那天陈凉生的舍命相救,听到齐思明这么说那人,心里有些不好受,舔了舔嘴,“齐哥,别说陈少的坏话。”

    “吆喝,你不是最讨厌那个学生狗吗?你也被他收买了?”齐思明撇了撇嘴,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杜子腾欲言又止。

    张至诚摆了摆手,“都闭嘴。”

    庐砚秋脸上平静,心里却波澜重重,为了那块地皮谋划半年,殚精竭虑,难道就要这样生生被于家抢了?

    那个大坏蛋怎么还不来啊?

    庐砚秋紧紧握着粉拳,一想起他和那个狐媚子在一起,心头一阵乱跳,微微叹了口气,“如果他不来,那我就上场。”

    “有几分把握?”

    “如果分生死,他死我死,如果论胜负,他胜我败。”

    于家宴目光逡巡,没有人敢上台,双手叉腰,哈哈一笑,“哈哈,既然大家都没声音,那就代表默认了。”

    于清廉很高兴,站起了身,缓缓鼓掌,“那今年这一次的打擂,今天就算是圆······”

    他的圆满结束还没有说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变故再一次发生。

    有一个黑衣套头的青年从人群中三步一跃,身轻如燕,直接登上擂台,大声道:“谁是陈凉生,给老子站出来。”

    于家宴皱了皱眉,“小子,是我先挑战的,你算个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出去。”

    黑衣套头男冷冷的道:“我是来找陈凉生复仇的。”

    “复仇?复仇你妈个头啊,滚下去。”于家宴打擂赢了三人,得意洋洋,身后又有于清廉撑腰,更是无比嚣张。

    陈凉生只觉得这个黑衣套头男子有些熟悉,那晚于蔡锦鲤在夜不归酒吧天台聊天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不远处有一股强大的气息,看来应该就是此人。

    他眯起眼睛没想到这个于家宴这么狂傲,黑衣套头男子的气场明显更为强劲一些,随即吐槽了一句,“生于爱装·逼,死于没实力!”

    黑衣套头男缓缓抬起头,“你,滚下去。”

    于家宴连胜好几人,风头正盛,得意洋洋,“小子,你是替哪个大佬打擂的?”

    “我不替谁打擂。”黑衣套头男冷冷的道。

    于家宴皱了皱眉,“那你上来干什么?”

    黑衣套头男脱下套头,露出一脸阴沉的表情,“我要杀人,杀一个人。麻烦你立刻滚下去,给我腾出个地方。”

    这个人的气场很不一般。

    所有人都心有同感,为之震撼。??

    “谁?”

    男子很随意的弹了弹手指,露出有些怜悯的笑容,“不管我杀谁,现在请你马上腾地方,给我滚下去,滚!”

    于家宴骇然色变,但依旧咬着牙,“小子,你什么来头,这儿恐怕轮不到你来做主。今天是江南省大佬一年一度的打擂聚会,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儿冒头?”

    这是自从于家宴登台后,脸色第一次有了变化。

    “兄弟,我们这是在打擂,你既然不是代表某个老大,那就先请下台吧。”正位上的于清廉抱拳一笑,客客气气的道:“给我于某人一个面子,有什么事情待会儿谈。打擂的事情结束了,你要杀谁,或许我还可以帮你一个忙。”

    “滚你妈的。”男子怒道。

    于清廉脸色一变。

    于家宴见自己老大脸上挂不住,顿时跨前一步,“你叫什么名字,敢冒犯我们于老大,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男子怒道:“滚你妈的。”

    于家宴摆出手势,“兄弟,你很不识趣,那就别怪我教训你了。”

    “不妨我叫闫立生,不然你死了,还不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呢。”叫闫立生的男子渊渟岳峙,身形如山。

    于家宴咬了咬牙,“来吧,我不怕你。”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实力的问题。”闫立生一脸的不屑,不过他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是瞥向了人群中的陈凉生,伸手指着他,问道:“你说呢?”

    陈凉生耸耸肩,“我随意。”

    闫立生双手叉腰,仰头哈哈一笑,“陈凉生,还记得小胡子一伙人吗?我今天就是来报仇的,来收拾你的。可是必须要腾地方,所以等我把这个垃圾送到了垃圾桶里,就轮到你了。”

    陈凉生微微一笑,“好啊,我等着。”

    于家宴咬了咬牙,“闫立生,你太放肆了。”

    “在我眼中,你就是个垃圾。”闫立生摇了摇头,“你以为打败那些老大手下的傻·逼就是我的对手,垃圾,真是个垃圾。”

    “呵呵!”

    于家宴面露不屑。

    “你来吧。”

    闫立生身形不动,一只手背在身后,轻描淡写的伸出另一只手,微微抬起,朝着于家宴勾了勾手指头。

    “你在侮辱我?”于家宴见状,心中大怒。

    闫立生摇了摇头,“快点,我的对手是陈凉生,赶紧腾地方。”

    于家宴虽然狂傲,但也有着自己骄傲的资本,从小就被于家两兄弟当成是社团第一打手来培养,这些年也算是有所成就,在江南市的武道圈子中,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今天被人这么侮辱,他自然受不了。

    今晚的于家宴,连胜四人,气势更盛。

    他面对闫立生单手的侮辱,如何能忍?

    于家宴怒吼一声,浑身骨节啪啪作响,肌肉崩起,身体在眨眼之间,壮大一倍有余,俨然一副钢筋铁骨的凶悍战神。

    ?“龙形虎身?还不错!”

    闫立生微微点头。

    于家宴发出阵阵狂吼,抬手就打来。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攻击速度减缓,但同时,力道攀升,一拳之威,就如同山崩地裂,摧枯拉朽一般,擂台震动不断。

    台上的闫立生渊渟岳峙,根本就不闪躲,等于家宴拳头靠近时,才猛地一握,同样一拳击出。

    他这一拳如静水深流,并没有多大动静。

    而就在此时,惊爆所有人眼球的一幕出现了。

    所有人耳廓中只听“咔嚓”一声。

    两拳相撞!

    修行武道之人经常作为试探对手实力的对拳,就在此时出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

    于家宴整条手臂,九十度向外弯曲,完全折断。

    整条手臂,仅仅是普普通通的一次对拳,于家宴的整条手臂,完全断裂,森白的骨头茬子,就暴露在了外面,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闫立生再进一步,哈哈一笑,“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你去医院吧。”

    他再进一步,一拳击中闫立生的胸膛。

    “轰隆!”

    于家宴整个人,身体像一颗炮弹一样,在擂台上炸开。

    轰隆!

    整个擂台,直接被于家宴身体下落的力道砸出一个圆坑。

    圆坑中心,则是已经昏迷不醒的于家宴。

    两拳!

    于家宴完全丧失战斗力。

    呼!

    在场所有人先是惊呼一声,紧跟着,这是死亡一般的迷之寂静。

    闫立生两拳,便将如此高调嚣张的于家宴碾压。

    这个闫立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秒杀于家宴的实力,拥有这样的武道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闫立生这一次出手,效果太震撼了。

    于清廉微不可察的神医一颤,吩咐手底下的两个保镖把于家宴从擂台圆坑中拔出来,然后再抬上担架,夹着尾巴,悄声离开。

    这个闫立生出现的太突然了,完全没有预料。

    最关键的是,身为江南市底下大佬的于清廉,对眼前的这个人实力如期强悍的人居然一无所知,不仅让他怀疑,是不是他的消息渠道出了什么问题了。

    闫立生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道:“我不管什么打擂不打擂的,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复仇。这个小子就这点实力还敢出来装·逼,我只能说是自寻死路。”

    说完,闫立生负手傲立,环视高台,眼神阴骘,双脚一跺擂台,淡淡道:“陈凉生,接下来就该你了吧?”

    闫立生握紧拳头,他猛地一睁双眼,一脚跺在擂台之上,怒喝道:“陈凉生!来吧,上台,与我一战!”

    “还记得小胡子吗?我要为他报仇!”

    “我闫立生今日,就要把你宰了!”

    整个会馆三四百人,鸦雀无声,只有闫立生在台上咆哮声远远传播出去,有些观战者手中的玻璃杯,被一道道的吼声余波震碎。

    这个不知道来历的人实力这么恐怖?

    大家心中只剩一个念头,看看陈凉生能在闫立生的手底下撑过去一个回合。

    毕竟众人眼中的陈凉生,看起来太弱了。

    忽的有人低呼出来:“难道,就是最近在城南崛起的那个陈凉生?”

    “李海潮手底下一百多人都没有干掉他,想来实力也不会差劲到哪儿去。”

    “哈哈,他就是庐砚秋的未婚夫啊,看起来也是一个墩墩,七个窟窿,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小哪吒啊。”

    窃窃私语的两人这话一出,很多人心中一震。

    不过擂台上气氛越紧张,吵得越热闹,话题越多,恩怨越是纠缠不清,观众的热情也就越高涨。

    毕竟这一场战斗无关地盘和利益,而他们却能免费看一场好戏,自然捧场喝彩。

    闫立生负手而立,面色高傲。

    庐砚秋冲着起身的陈凉生梨涡浅笑,说:“怎么样?”

    ?“土鸡瓦狗而已。”陈凉生冲她笑了笑。

    ?他一路走过去,前面的人群自从散开,让开一条路。

    陈凉生点头示意,然后慢慢的一步一步攀上了擂台。

    ???“我还怕你不敢来呢,没想到你胆子还不小,正好今天让所有人做个见证,那就是得罪我们的下场!”一想到这,闫立生的目光不由沉了下来。

    陈凉生脸上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甚至还带着一点点温柔的笑意,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绅士风度。

    此时,闫立生抱胸淡淡道:“陈凉生,准备好了吗?我不想让你死,想让你住轮椅上一辈子,折磨死你。”

    ?陈凉生此时此刻,倒像是个言念君子,?丝毫没有惧色,反而伸了伸懒腰,道:“小心风大,把你的舌头闪了。”

    他这话一出,全场皆惊!

    ?“针尖对麦芒啊。”

    “看来有好戏看了。”

    台下所有人望着这一幕,顿时又兴奋了起来。

    看得出来,现在站在擂台上的这两位,才是真正有实力的武道人才。

    “今天,你要跪在这儿!给死去的小胡子八个人赔罪!”闫立生伸手一指,指着擂台上的地面,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响彻整个会馆。

    陈凉生笑了笑,转过身,看着闫立生,“跪在地上的,会是你。”

    ?“我会让你断一条腿或者胳膊,让你变成废物,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闫立生盯着陈凉生,嘴角一裂,笑容阴森,眼中充满着戾气。

    “你看你现在像个什么,像个动物园的猴子,上跳下窜、哗众取宠、心浮气躁,只能被人耍去耍来,供人娱乐,?就你这样的人,只配做个失败者。”

    闫立生双目圆睁,血灌瞳仁,怒吼道:“你闭嘴!”

    擂台之上,两人唇枪舌剑,言语交锋,意气之争,实力之争,整座会馆气温骤降,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所有人也都停止了议论,目光望向擂台中央,这一场针尖对麦芒,江南市实力最强两人之争,终于到来了。

    闫立生望向那站在面前的人影,眼中顿时升腾起一些戾气,冷笑道:“陈凉生?呵呵,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小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好啊,我也正想看看你的成色。”陈凉生笑着道。

    “妈的!”

    听得陈凉生此话,那闫立生明显是愣了愣,旋即一声大笑,戏谑的盯着前者,道:“你是皮卡丘的弟弟皮在痒啊,今天老子就给你紧一紧。”

    陈凉生呵呵一笑,“在我的眼前,有一个大水逼,他恶心人真牛·逼,他修行全靠坐电梯,他是千年老二没鸡·鸡。”

    “噢,可爱的大水逼,噢,可爱的大水逼,他阴谋诡计升到了满级,他自以为很牛·逼,最后还是要被我一脚踩下去。?”

    “哈哈哈······”

    “大水逼······”

    闫立生嗤笑一声,“陈凉生,别嘚瑟了,接下来你就祈祷吧。”

    他身形猛的一阵急冲,龙行虎步,两个跨步便是出现在陈凉生面前,五指紧握成拳,直接对着陈凉生胸膛狠狠的砸了过去,拳风凛冽,带着刺痛皮肤的寒意。

    在场观战的所有人,面部微微刺痛,清晰的感受到那一股拳罡卷起的劲风是有多么的凶悍。

    “啪!”

    望着闫立生那充满力道的一拳,陈凉生嘴角带起一抹冷笑,却是不闪不避,手掌探出,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与闫立生拳头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拳掌交碰,仿佛有着大石碰撞的声音响起,拳风过处,周围所有人都立刻感受到罡风刺痛面颊的痛感。

    “魁首境界?!”

    这一交手,闫立生便是感觉到不对劲。

    之前他打探到,陈凉生不过是大宗师境界而已,可刚才对方的拳风与力道,居然比他这个魁首境界的人还要强悍三分。

    闫立生惊愕之下,心境很快便冷静下来,阴沉着眼,“你什么时候突破到了魁首境界?”

    不到十天时间,陈凉生居然从大宗师一路突破到了魁首境界?

    几天时间,陈凉生便从大宗师一跃晋升魁首,踏入四大境,这让闫立生心底一沉,看来还是自己小小失算了一下。

    “他的武道天赋比我还要好?”想到这儿,闫立生心底暗暗阴冷起来。

    “怎么可能?!”闫立生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之色,但旋即便是一咬牙,暗暗打气,怕什么,既然开战了,那就战到底吧。

    为死去的小胡子和其余的几个人复仇!

    “裂山拳!”

    闫立生拳式一收,突然一声厉喝,双拳齐出,露出的半截子手臂之上,青筋涌动,旋即数道拳影浮现,仿若巨石敲山一般,狠狠的对着陈凉生当头罩去,那般声势,山摇地动。

    庐砚秋正襟危坐,眼角含笑,温柔的注视着擂台上的那道修长身影,“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又突破了?”

    她嘟起粉嫩的嘴唇,眉目中有温柔,这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像一朵夜来香,只对夜半闻香识香的人才绽放。

    陈凉生目光直直的望着那扑面而来的数道撼山拳影,虽说闫立生这一套落石拳声势不弱,拳风刚劲,但在他眼中,破绽不下三处。

    陈凉生嘴角含笑,云淡风轻。

    下一瞬间,只见他以一个八极拳震脚闯步探身上前,使出金刚八势中的五岳朝天锥,劲道讲求崩、憾、的八极招式。

    他的拳风如山崩之势,震撼山岳,动作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发力瞬间劲如崩弓,发如炸雷,势动神随,疾如闪电,刚劲有力,一招打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迅速传开。

    而与此同时,陈凉生的拳头,也是与闫立生拳影碰撞在一起。

    “砰!”

    拳头刚刚接触,那闫立生身体便是一抖,一股极其霸道的劲力将其身体架空。

    闫立生的拳头犹如砸在棉花上,无处使力,更伤不了陈凉生,尤其是他心中震惊,如木石般坚硬的双拳上,居然是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感。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