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97章 八极
    “八极拳?!”

    “这是·····”

    闫立生望着眼前的陈凉生,此时此刻,眼中的惊骇越发浓烈,八极拳的发力以刚猛暴烈,崩撼突击,动如绷弓,发若炸雷为特色。

    其劲法主要有十字劲、沉坠劲、缠丝劲等,但各种劲力之间又不是孤立的,而是密切联系、互相兼容的整体。

    常言道: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可见人们对八极拳的评价之高。

    闫立生也曾修行过八极拳法,但无论劲力,拳势,都无法跟眼前的陈凉生相比。

    “有点本事!”闫立生眼神中有着浓烈的杀气。

    “一般般啦。”

    陈凉生微微一笑,摇了摇手指,盯着眼前面色骇然的闫立生,道:“别以为你们出身燕京就很牛·逼。”

    闫立生咬着牙,“至少也要比你这村炮强。”

    “在我眼中,帝都燕京也不过是一口井,像你这种癞蛤蟆抬头看天,旮旯太小,始终看不太远。”陈凉生态度谦谦,俨然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闫立生牙齿紧咬,“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陈凉生出手毫不拖泥带水,“我说你像个猴子,你还真像个猴子啊,要沉住气啊。”说完,又是一拳。

    面对着锻体武学中的上上拳术,那闫立生的撼山拳架势直接崩溃,脚步蹬蹬的急退,最后脚腕终于是一个踉跄,在周围那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下,直接被掀翻在地。

    闫立生雄壮强悍的身体,轰然倒地,砸起一阵尘土。

    嘭!

    浓浓的烟尘在此时爆发起来,所有人见到闫立生的身体在强劲的气机罡风震荡之下便倒了下去。

    啊!

    擂台周围,不约而同的传出阵阵惊呼声,难道陈凉生有这么厉害,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闫立生击倒。

    会馆之中,无数道目光,都是汇聚向那烟尘弥漫地,心都提了起来,难道闫立生就这样倒下去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陈凉生就太厉害了。。

    在那无数目光的注视下,那里的烟尘,终是一点点的消散,而随着烟尘的消散,目光汇聚之处的景象也是变得清晰起来。

    在那擂台地面上,有着两道长长的刀刻斧凿的痕迹,那显然是闫立生的双脚在地面滑行留下的。

    那样触目惊心的划痕,堪称触目惊心,观之,令人头皮发麻,由此可见,陈凉生刚才那一拳的力道之巨。

    闫立生倒下去之后又站起身,只不过闫立生的两只拳头,都染上了一层猩红的血迹。

    在那满场目光中,陈凉生缓缓将双拳重新握紧,只不过同样的,从他拳心中有着鲜血顺着指尖滴落下来。

    陈凉生慢慢的站起身来,抬起头,他的嘴角,同样是有着一丝血迹,他将其随意的搽拭而去,然后望向了对面的闫立生,微微一笑,自信而又强大。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陈凉生和闫立生的第一回合,会是陈凉生先下一城。

    可谓是惊爆眼球。

    陈凉生指着闫立生,勾了勾手指,嘴角弯起一个无比自信的笑容,“还有一战之力吗?来啊!”

    闫立生没想到自己在陈凉生面前连十个回合都没有撑过,这要传出去自己臊的可以直接去扫厕所了。

    闫立生呼吸粗重,心脏狂跳,直觉的脸上刺痛,自从他修行武道以来,他还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他咬着牙,青筋暴起,肌肉贲起,面目通红。

    “我说了,老子今天是来复仇的。”

    闫立生调节吐纳,忽而一个大步跨出十几丈远,当头一拳朝着陈凉生面门砸了下来。

    他身上气势骤然拔高,一层罡风由拳风激射而出,‘嗖嗖’的气机将擂台周围的护栏绳索尽数腰斩。

    闫立生本来就是要为小胡子复仇的,现在出师不利还被人羞辱,心中的气愤与愤怒可想而知。

    意料之外的,陈凉生刚一出手就将闫立生击倒,这样的羞辱,闫立生自然无法忍受。

    尤其是陈凉生三番五次的刺激,让他快有些失去理智了。

    大笑声中,陈凉生伸手结拳,双手之上,磅礴气机环绕,似有龙吟之声,隐约象吼之力,拳风如罡,就向闫立生的拳罡砸了下去。

    气机如浪,拳影如龙,瞬间陈凉生朝着拳罡砸了一百多下。

    拳头与拳头剧烈撞击,莹白寒芒、纯黑拳罡相互摩擦碾压,不断发出金铁交织的刺耳巨响。

    闫立生拳头之上的气机罡风不断减弱,其萦绕的气机不断被强力震碎,像是剥洋葱一般被层层消减。

    陈凉生看着闫立生凶光闪烁的眸子,感受到了犹如实质的杀意,这家伙动了杀心了?

    感受到闫立生的杀意,下一瞬间陈凉生身形凭空消失。

    一阵旋风哗啦啦从闫立生身后炸出。

    陈凉生从旋风中龙行虎步,一闪而出,眨眼之间,倾力一拳,拳罡横扫,砸在了闫立生的后背上。

    一声脆响,拳罡将闫立生打飞了数十丈远,一头撞在了擂台的台阶上,很快头顶起了好几个淤青大包。

    闫立生周身聚拢的气机也被震散。

    这一击陈凉生用尽了全力,体内小周天气机剧烈震荡,全身所有气机瞬间全部涌出。

    但与陈凉生相比,闫立生就有些惨了,凶悍无比的劲道透过闫立生强横的筋骨、肌肉,侵入他的五脏六腑,狠狠震荡他的内脏。

    闫立生只觉心头一热,好像五脏被人乱拳锤击一般,不自禁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趴在擂台上,气息有些萎靡。

    庐砚秋弯弯的小柳眉忍不住的蹙了蹙,才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一双美眸亮晶晶的望着台上的陈凉生暗暗道:“这样的男人才性感。”

    哗!

    擂台周围的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紧跟着一阵哗然,望着台上的两人,议论声四起。

    咳咳!

    不一会儿,闫立生狞笑了一声,咳嗽几声,将嘴角的血迹擦干,重新站起,嘴角发出残酷冷笑,双目如蛇一般死死盯着眼前的陈凉生。

    ??“陈凉生,你还真以为就这样能把到打倒?!”

    闫立生扭了扭胳膊,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单手一凝,气机如海潮,“为了这一战,我可是费尽了心力,现在,我才要出手了。”

    “你,依然会跪下!”

    陈凉生心神安宁,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闫立生。

    这一次,他也从闫立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异常强大的气机波动。

    这一股波动有些诡异,毫无预兆的,让人有些心绪不宁,难道,这才是闫立生的真正实力?

    ?闫立生双手变换,身体蹿动,偶尔有龙啸之音充斥耳膜,整个人如同蛮神降临,气势一步步的攀升。

    闫立生一拳,一脚,场地震动,开始崩塌,那塌陷之处以闫立生脚下为圆心,波纹一般不断向四处蔓延。

    闫立生身体未动,便已经让在场的所有观战者心头颤动。

    “竟然是上品武学腾龙九式?”

    “尼玛,上品武学啊,咱们就没有那个福分修行,不然,我也像他一样站在台上,这一逼装的,溜溜溜啊······”

    “上品武学,不容小觑啊,看来那小子这一次有麻烦了。”

    “腾龙九式,经久不衰,经过好几辈武者的实战锤炼,招式精简又实用,堪称是实战的武学之典范。”

    而此时,闫立生的境界,已攀升到了金刚巅峰。

    如今这闫立生,气势昂然,拔地而立,身体周围有着一圈圈的劲风缠绕,尤其大锤一般的拳罡之上,还有着丝丝雷电闪动。

    闫立生以魁首巅峰的境界修行腾龙九式,还没有出手便有如此森然气象,让在场所有人胆寒心悸。

    “陈凉生,我现在很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你趴在我脚下求饶的样子。”闫立生瞳孔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以一种傲慢的架势悍然出手。

    陈凉生,能应付得了吗?

    闫立生断然出手。

    ?“吃我一记,怒龙出海!”

    闫立生一拳砸出,携带万钧之势,气机大拳如巨鼎直接轰下场地。

    轰!

    巨鼎如龙影一般,怒吼出海,砸到地面,滚落如电闪雷鸣,龙体蔓延,浩浩荡荡,横扫千军,对着陈凉生直接暴掠而去。?

    陈凉生双手横放,气机鼓荡之间,结而为墙,形成了一道无形屏障,出海怒龙携带雷电之力轰击在晶莹墙壁之上,发出金铁交响之声。

    下一瞬间,晶莹壁障轰然碎裂。

    陈凉生身形后撤,回防之时又一道晶莹壁障凝结而成,再一次与怒龙出海一式相撞,无形的气机在虚空炸裂,形成的无数道气旋,不断扩散蔓延。

    观众席中,也有许多江南市武道圈子的武者,内行人瞧见这一幕,也感受到那一股炸裂的浩大气势,心头一凉。

    闫立生这一击,绝对是霸道无比的。

    即使要换成他们上场,或许也要大费一番力气才能应付的下来。

    那么,这个陈凉生能扛的下来吗?

    ?“呵呵,还算不错!”

    闫立生表面上说的轻松,但心里确实有些震惊,甚至有些狗急跳墙,毕竟腾龙九式,这可是自己隐藏的杀招啊。

    本应该是自己预想中摧枯拉朽的碾压,却并没有出现。

    陈凉生居然就这么接下来了。

    他牙关紧咬,就是不信邪,随即单手一挥,气机大拳再度凝结,暴涨,手臂之上,犹如擎着一座小型山岳一般,猛然向陈凉生爆射而去,五指一握,当头一喝,一拳轰出。

    无数道拳影便是如炮弹一般,一发一发,接连不断,如枪林弹雨轰向陈凉生。

    闫立生探一击之后,知道陈凉生已经彻底恢复了昔日的实力,若是自己不能段时间内解决他,恐怕自己就要倒了。

    闫立生不给陈凉生反应的时间,?这一次出手,便是杀招,他完全没有准备留手。

    面对着道道拳影,陈凉生表面云淡风轻,身形纹丝不动,昂然屹立,拳影所产生的劲风吹着陈凉生的衣服和头发,呼呼震荡,猎猎作响。

    陈凉生身形不动,但周身气机潮涌,那一道道气机在意念的牵引之下,不断化为惊雷之力守护在他周围。

    老焉头传授的拳术,十龙十象术第二招。

    十里惊雷!

    惊雷之声响起,不断将周围轰击而来的拳影击溃。

    砰砰!

    砰砰!

    每一道拳影打在惊雷之上,都发出刺耳尖锐的嗡嗡之声,那拳影化作无数道气机四处逸散。

    在这样不断的攻防之下,两人所处的场地擂台不断崩塌,有着手臂粗的裂痕,犹如蜘蛛网一般咔嚓咔嚓蔓延而来。

    一拳一脚摧毁一座擂台是常有的事。

    陈凉生脚下的场地,直接塌陷了进去。

    闫立生双脚之下的场地,完全成了一片废墟。

    周围观战的一些实力不济,境界低微的武者,无一不被刚才扩散的气浪波及,有些靠近气浪边缘的武者已经被震飞了出去。

    ?“这怎可能?!”闫立生再一次发动猛烈的攻击,却发现依旧被陈拔稳如泰山的阻挡了下来。

    闫立生心中焦虑,汗滴淋漓,“明明没有修行腾龙九式,为何还能凝聚出惊雷之力,这怎么可能?”

    闫立生再次惊讶,待拳影彻底消失,闫立生一拳从空中压了过去,金刚境界巅峰汇聚气机最强悍的攻击全部爆发。

    陈凉生不急不躁,气机如云团一般,缠绕在双拳,两拳直接轰在了一起。

    ???“轰!”

    两拳相撞,巨响声再度响起。

    两人周围十丈,气浪翻滚,气机荡荡,罡风烈烈,扑杀四野,烟尘四起。

    等烟尘消散,众人猛然发现,陈凉生消失了!

    陈凉生直接被砸进了场地之中,场地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犹如塌陷的天坑,周围的场地无数块的龟裂,陈凉生的整个人都不见了,显然是被轰进了深坑之中。

    ?“我要杀你!老子是打不败的!”闫立生从空中落了下来,冷笑道。

    ?“别高兴的太早了。”??一声轻笑传入众人耳膜,陈凉生从深坑之中飞射而出,宛如流星一般落到了闫立生的身前,神采依旧,衣衫完整,气息丝毫没有紊乱。

    闫立生的这一击,更像是隔靴搔痒一般。

    “哗!”

    “这个······”

    “那可是腾龙九式啊,这样的攻击都能接的下来,陈凉生到底是有多强?”

    “庐砚秋的眼光不错嘛,至少这小子的武道实力确实很强悍。”

    场下所有人,发出阵阵惊呼声。

    此时,在贵宾席上,那些大佬都一个个面露惊讶之色,甚至许多的武者都不断摇头,直呼看不懂。

    不仅是陈凉生的防御之强悍让他们看不懂,更是这样的攻势都能轻松的接下,更让他们看不懂。

    其实在这一场武斗开始之前,很多人都认为陈凉生一招都撑不下去。

    毕竟闫立生跻身魁首境,最关键的是已经将腾龙九式修行至炉火纯青,这样的战斗力,放在整个江南市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凤毛麟角。

    反观陈凉生这边,在没有修行腾龙九式的情况下,依旧不是闫立生的对手。

    但就是这样一场几乎没悬念的一边倒的预测,打了很多人的脸。

    庐砚秋俏媚的脸上光彩熠熠,她心中欣喜。

    陈凉生能够占尽上风,让她十分开心。

    张至诚在观战,眼睛都不眨一下,此时此刻,瞧见陈凉生安然无恙,更是紧紧握住了拳头,仿佛比自己站起来还要激动。

    对陈凉生,他是真心的感激和尊重。

    闫立生也是万万没有想到,陈凉生居然能够硬抗住他一招而且根本没有受伤,这样的防御力,目瞪口呆的同时又是气势大减。

    “陈凉生,不管怎么样,你今天都得倒下!”闫立生重新凝神聚气,周身小周天气海之内的气机全部汇聚于一身。

    “腾龙九式,九龙灭鼎!”

    闫立生话音落地,他整个人,身形暴涨,宛如巨人,俯视众生,威严如虎,仿佛战神重临,巨人发出一声巨吼,杀气毕露,凶相尽显,整一座学校都开始震动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昂首望着这一幕,心惊肉跳,甚至有一些自知修为低微的观战者主动的而开始往后退去。

    如此战力,一拳之下,恐怕一般人都要被秒了吧?

    ?“所有人,再后退十米!”会馆维持秩序的制服美女望着这一幕,也是眼神一变,提醒距离擂台比较近的观众。

    腾龙九式,最强杀招。

    ?“腾龙九式到了闫立生手中,堪称恐怖!”

    “是啊,上品武学,果然非同凡响。”

    “只是不知道这个闫立生是什么来头?”

    “哎呦,想要招揽他啊?我也看上他的武力,要是能收为己用,一年一度的打擂之争,一定能赚回很多地盘。”

    听到身后那些内行武者以及社团大佬的窃窃私语,庐砚秋也是不由得眼色微微一变,横放在胸前的一对粉拳紧握。

    她一言不发的盯着场中的陈凉生,紧张的小鹿乱撞。

    这样凶悍的底牌杀招,不知道陈凉生有没有能力抵挡下来?

    “大坏蛋啊,你可一定要争气,不然以后半夜三更我就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烧烤了。”庐砚秋紧咬着嘴唇,殷红的血液滴落在了手臂上而不自知。

    陈凉生神情一凝,无声无息的,伸出双手,高高擎起,握而为拳。

    闫立生双手凝聚气力,气机不断膨胀,那巨鼎之拳,威严霸道,有着苍劲古道的刚猛力道。

    “这一招腾龙九式所化的巨鼎之拳,是我为你专门准备的,只可惜今日过后,你就死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了。”闫立生笑呵呵的,仿佛胜券在握。

    陈凉生静心凝神,不被外物干扰。

    ?“你就准备这样挡住我的杀招?太可笑了吧,你现在可以跪下来认输,我不打死你就是了。”

    闫立生见状,冷笑一声,催动着气机,巨人杀气腾腾,气浪滚落之处,空气震荡,地面塌陷,巨鼎如锤,犹如黑莲压城一般,一锤直接向陈凉生砸去。

    这一巨鼎之拳,直扑陈凉生头顶。

    巨鼎砸下,天色昏暗,在场的所有人,心脏骤停骤跳,如入火海,如坠冰窖。

    “妈的,死吧!”

    ?威风赫赫,杀气腾腾,闫立生这一招,完全是起了杀心。

    ????“九龙降临,雷霆一击,即便魁首巅峰,也都不敢正面撼其锋芒,陈凉生,你输了!”闫立生话音落下,攻势落地,?雷霆一击,只是发生在一瞬间。

    整一座会馆擂台,在这一拳之下,完全被夷为平地。

    那巨鼎之拳落地,下方的场地,已是崩塌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裂缝飞快的蔓延,场地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在塌陷,地面升腾起遮天的烟尘,无数观战者倒吸一口冷气。

    这一拳,竟然如此恐怖!

    大地颤抖着,陈凉生的身形却是纹丝不动,他仰头望着那降临而来的晶黑巨鼎之拳,神态凝重。

    ?“哈哈,被我的攻势吓傻了吧。”闫立生大笑一声。

    陈凉生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悸动,双手也是缓缓相合,莹白气机在其掌心疯狂的汇聚而来,旋即他的双掌,也是在此时陡然变幻。

    那一道道古老而晦涩的印法,在其指尖,熟练的被施展开来。

    在陈凉生印法一道道的急速变幻时,他身后的天空,竟是隐隐的变得漆黑下来,旋即光亮浮现,犹如化为了一片星辰。

    这般变化,立即引起了全场注意,无数人都是将惊异目光投射而来,而当他们见到陈凉生后方那片星辰时,心头都是一震。

    在那星辰中,他们也是感觉到了一股极端惊人的气机波动。

    陈凉生还有底牌!

    还有手段!

    还有杀招!

    “这个陈凉生,这是什么招数······”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狐疑,甚至站起你来,惊呼出声。

    闫立生冷笑一笑,他瞧得陈凉生身后凝聚的那一片星辰之像,眼中也是一动,不过,他依旧不为所动,巨鼎只拳,凌空砸下。

    “上品武学,九龙灭鼎!”

    随着闫立生拳头的再度砸下,场地上空浩荡的空间,仿佛都是在此时荡漾起了阵阵涟漪,那些涟漪飞快的波动着,整个头顶,仿佛一面平静的湖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