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99章 沉疴
    他治好了母亲的沉疴,在山中打猎时候又救了妹妹,这一次更是以一人之力挽狂澜,对于庐家算得上是大恩大德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从来没有索求过什么,也没有炫耀过什么,反而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眼前的男人,有点幽默会喝酒,半夜会给她做烧烤,会讲段子懂情调,痞帅痞帅的,而且身材那叫一个棒棒哒。

    回想最近遇到的这些糟心事,每一次都有这个男人帮她扛着,挡在她面前,让她不会受到伤害。

    此时此刻,他就坐在陈凉生身边,很舒适很放松,这种安全感她只有坐在父亲身边的时候才体会过。

    不知不觉,庐砚秋泪眼盈盈。

    还没成熟的女人容易冲动,最喜欢听什么海枯石烂天长地久的,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到最后才发现,那就是扯淡的。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追求的应该是安全感和依靠,平淡而有情调,优渥而有体面的爱情,陈凉生就是她心中的最理想人选。

    庐砚秋忽然脑海中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她是祝英台,宁可选择马文才也不会喜欢梁山伯。

    她和梁山伯在一起三年,他都没有发现她是女的,这不是纯洁,这是傻·逼智障的表现,十八里相送也没听明白,那么他一定是智商不在线。

    这样的人别说赚钱养家了,就算到了床上,也是个没情趣的人,说不定还要自己主动呢,何必要嫁给这样只会写几篇酸倒牙齿的人呢。

    说白了,梁山伯这样的人带不来女人想要的安全感。

    她和陈凉生接触得越多,庐砚秋越觉得他是个最理想的伴侣,两人虽然是未婚夫妇,可惜那只是名义上的。

    而且她的理智也在不断地提醒自己,赶快打消这样的念头,毕竟她邀请陈凉生下山,并且把他娶进门,只是为了帮自己突破武道而已。

    现在虽然有了其余的想法,但也只能藏在心里,况且眼前的这个大坏蛋,还当众抱走了蔡锦鲤那个狐媚子,这让她很生气。

    忽然开车的陈凉生道:“我知道我很帅,可我也是个被骂会生气,被打会喊疼,被看会脸红的男人。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切!

    庐砚秋嘴角瞥了一下,玉面绯红,一向能言善辩的她乖乖闭上嘴巴,转过头两眼盯着盯着车窗外,不敢斜视,一言不发。

    沉默了好一会儿,庐砚秋试探性的问道:“凉生,那个······蔡锦鲤是你理想中的伴侣吗?”

    “是啊。”

    “为什么?”

    陈凉生不假思索的道:“因为她会打架,会吵嘴,会跑腿,胸肌大,脸蛋美,她敢对着我叫嚣,你他·妈的来日·我啊!”

    “呸!”

    庐砚秋脸上绯红,红透到脖颈,不断念叨:“真不要脸。”

    转眼之间,陈凉生已把车开到庐家别墅的门口。

    他把车子停下来,笑呵呵的下车,道:“庐大小姐,我想去贵妃酒吧看一看,你先去休息吧。”

    ????“嗯嗯。”

    庐砚秋点了点头,对他的这个称呼稍微有点不满,而后她好奇地问道:“你的车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我是老司机啊,最熟悉老汉推······”陈凉生打开车门。

    庐砚秋赶紧打住,说:“闭嘴。”

    陈凉生呵呵一笑,转身就走。

    ????“等等,你要是想开车,我送你一辆吧,堂堂的庐家大姑爷,没有一辆配得起你身份的车,有点说不过去啊。”庐砚秋下意识的道。

    陈凉生关上车门,拍了拍车窗,说道:“庐总,无功不受禄嘛,再说了,我还是个学生,没这个必要。”

    庐砚秋脸上微微有些灰暗,以陈凉生的性格,是不会收礼物的,更何况是高档车呢,只好讪讪一笑,“我开玩笑的。”

    ????“不过,我的老汉推······车技是真的溜!”陈凉生向她摆摆手,说完,他又笑了笑,而后向贵妃酒吧方向走去。

    庐砚秋望着那个夜色中渐行渐远的瘦长身影,心底生出一种不舍的感觉,很想让他回到小红楼,两人半夜烧烤喝酒尬聊,只可惜没说出口,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她拍了拍仪表盘,叹了口气,驱车离开。

    陈凉生冷笑一声,大步往前走去,等到了一个僻静的路口处,他转过身,对身后的车辆勾了勾手指,笑了笑,道:“跟了一个晚上了,还不下车?”

    刺啦!

    他的话音落下,传来两声刹车声,两辆小面包一前一后堵住了路口,封死了他的退路,紧接着,车门一开,数十个穿着花里胡哨的青年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带头的少年拍了拍手里的刀,笑呵呵的,“小子,警觉性还不错嘛,我小看你了。”

    陈凉生耸了耸肩,“不是我警觉性不错,而是你们太傻·逼了。”

    带头的青年晃了晃手里的开山刀,刀尖指着陈凉生的鼻子,“小子,有人吩咐我要了你的命。怎么,你有什么话要说?”

    陈凉生努了努嘴,“我能说一句妈卖批吗?”

    带头的青年楞了一下,“可以啊。”

    陈凉生双手一背,笑呵呵的瞧着眼前的十多个人五人六的小伙子,这些人说实话就是炮灰,他根本不看在眼里。

    陈凉生经纬气机如蜘蛛网一般,不断向四周延伸,十步之内,都是他的感应之地。

    带头青年应该是个魁首巅峰。

    天龙入体,气机流转周身,陈凉生对于别人武道实力的感应更为敏锐一些,探知两人的实力,做到心中有数,就可以尽情的装·逼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带头的青年冷冷一笑,刀尖一转,脚尖跨前,这是准备动手的预兆。

    “妈卖批!”

    带头的青年脸上一红,这话说第一遍还可以忍受,但说第二遍,这就是对自己的侮辱了,他甩了甩刀,“小子,老子要把你大卸八块。”

    陈凉生倒退几步,拉长自己与带头青年之间的距离,伸出右手,又冲着带头青年勾了勾手指头。

    带头青年冷笑一声,扬起开山刀,蓄力半天的身体猛地前冲,等到了陈凉生近前,对着脑袋一记重刀,破风声起,力劈华山。

    嗡!

    刀锋下劈,带出一阵刺耳的风声。

    陈凉生单手,见带头青年来势凶猛,不敢正面撼其锋芒,腰身一扭,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刀锋攻击的范围之外。

    呵呵!

    这个带头青年反应也快,几乎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刀锋悬停在胸口齐平出,而后一转,直接横扫了过来。

    陈凉生一个铁板桥,起身的同时一拳击出,直取带头青年的持刀手臂。

    带头青年反应极快,持刀的右手松开刀柄,左手持刀,与此同时右手结成拳头,一拳砸了过来。

    啪!

    拳头相撞,两人同时后退。

    带头青年退出三步半。

    陈凉生退后一步。

    两人目光交汇,似乎都有些不可思议。

    带头青年丝毫没有迟疑,脚步后蹬,身体前冲,犹如猛虎下山,一拳打出,瞄准了陈凉生的心口。

    陈凉生也不甘示弱,握紧拳头,瞅准了后者的左边胸膛。

    砰!

    两人一拳击出,同时侧身,同时闪避,同时击中胸口。

    一触即分。

    陈凉生感觉胸口火辣辣的疼,闷闷的,气血上扬,不过天龙日日淬体,并没有伤到骨头,皮肉也只是蹭破了一点。

    带头青年死死咬着牙不出声,整个胸口好像被人大力撕扯一样,疼的死去活来的,低头看时,一片淤青,骨头被拳罡擦到,但幸好没断。

    两人蜻蜓点水的两个回合,心中对彼此的实力已经有了判断。

    从个人实力上来说,陈凉生略优。

    但带头青年胜在人多,局面略优。

    带头青年压下去胸口的火辣疼痛,脸色凝重起来,看来这个青年不好对付啊,他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柄,企图寻找对方的弱点。

    带头青年虽然实力强悍,但还没到自己压制不了的程度,他连闫立生那种金刚境界的变态都能收拾得了,何况是眼前的带头青年。

    只是他有点好奇,他曾几次听唐撼山提起江南市的武道圈子,怎么偏偏就没有说道带头青年这么强悍的一号人物。

    陈凉生脸上的神色轻松,一点也不紧张,笑呵呵的道:“我还有句话想说。”

    “说!”

    “妈卖批!”

    带头青年一刹那脸色涨红,眼前的陈凉生三番五次的侮辱他,这让他有点怒不可解,脖子上的青筋蹦起,“你他·妈的作死呢!”

    这一次是陈凉生主动。

    他单手结拳横在胸前一步一步向带头青年走了过去,同时也在暗中观察,寻找能一拳制敌的破绽。

    带头青年有些不屑,吐了一口口水,冷笑着提起刀,看准时机,猛然刺出,直取陈凉生的胸膛。

    在带头青年出手之时,陈凉生十步之内的经纬气机气机不断流转,已经将带头青年的招式映照在脑海之内。

    陈凉生不紧不慢,侧身闪避,与此同时,一记掌刀,横切向带头青年的咽喉。

    他这一记掌刀带起罡气,带起破风之声。

    这一掌刀一旦击中,带头青年就得脑袋搬家。

    后者反应也快,来势汹汹的破风声刺的他睁不开眼睛,但仍然凭着本能架起双手,护住自己的脖颈。

    啪!

    陈凉生变掌为拳,一拳击中后者的手心,带头青年身体猛地后仰,连续两个趔趄,摇晃着向后退去。

    这一拳虽然只是发生在方寸之间,但却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一拳打出,甚至带起风雷激荡之声。

    老焉头曾经说过,气机修为强大之时,有刀罡剑芒拳势,罡气外放,剑芒乍泄,拳势开天,有万钧之力,杀伤力也远超平常招式十倍不止。

    陈凉生方寸之间这一拳,携带拳势,风雷激荡。

    陈凉生只用了六成力气,带头青年退出四五步,眼神惊恐,脚步站稳之后,他伸展开双手,只见掌心一大片淤青,鲜血滴滴答答的流出来。

    带头青年大怒,怪叫一声,不顾滴血的双手,紧握住刀柄,身子低伏前冲,横扫一刀,直取陈凉生的膝盖。

    陈凉生也是暗怒,这个年轻人不知死活。

    他身体后退,一脚踢出,点中后者手腕,钢刀落地,与此同时,脚步上扬,啪啪啪三脚踢中胸膛。

    带头青年反应虽快,但在陈凉生看来还是迟缓了一些,三脚全部点在胸膛,后者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感觉胸膛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撕心裂肺的那种疼,坐在地上的身体,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陈凉生并没有打算一举击溃他,而是后退了小半步,扬起了头,盯着脸色极其难看的带头青年,“妈卖批!”

    “方哥,老大!”

    “兄弟们,拔刀,弄死他!”

    “给我上,弄死这个小杂碎。”

    周围那些小伙子一个个举起钢刀铁棍,大声的叫嚣着,人们齐刷刷地望着他,气势汹汹的陈凉生围堵了过来。

    “哈哈哈!”

    带头青年靠在车头,脱下外套,放在一边,脱下白色背心卷成一团,擦干了手心的血迹,喘息了两口气,猛然抬起头,对那些小伙子喝道:“都他·妈的滚回去!”

    “老大。”

    “让我们干他。”

    “老大,不用讲什么道义,弄死他就对了。”

    带头青年摆了摆手,重新握住了刀柄,走在众人前面,上下打量着陈凉生,冷冷说道:“不愧是今年的打擂第一人,身手很不错,哈哈,是个好对手。”

    陈凉生挽起了袖口,下一秒钟,身形先动,众人还未察觉,他的拳头已经到了眼前,哗哗,两拳打出,风声乍起。

    这么快!

    带头青年眼皮子腮帮子一跳,暗道一声好快,本能的伸手手肘,挡住陈凉生先后打出的两拳。

    啪啪!

    带头青年身体后退两步,终于算是挡下了陈凉生的练拳,可当手臂垂下的时候,却在不断发抖。

    他感觉陈凉生的拳头好似铁棒槌一样,坚硬无比,力道无穷。

    带头青年甩了好几下手臂,才让哆嗦的双手稳定了下来,然后握紧了拳头,“你也来试试我的拳头。”

    大摔碑手!

    带头青年话音落下,同时身形一晃,脚下生风,双拳连出,分别对准他的脖颈小腹下盘,势若奔雷。

    除了压箱底的宝贝十龙十象术之外,陈凉生跟随老焉头学过很多杂七杂八的拳法,其中就包括少林的大摔碑手,只不过他是有所涉猎,并不精通。

    眼前见带头青年一出手,就知道此人修行大摔碑手修至大成,算得上是领悟这一套拳法的精髓了。

    陈凉生也有些吃惊,没想到会在江南市见到这种拳法,不过对手越强,越是能激起陈凉生的战斗热血。

    带头青年不断攻击上中下三路,在他出拳收拳的整个过程,几乎是毫无破绽,陈凉生只好一退再退。

    后者出手三十多招,但就是没有突破陈凉生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守,两人从路口直接打到街边一家大排档。

    陈凉生面对这种精髓拳法的攻势,很不适应,只能一退再退。

    带头青年拿出看家的手段,还是伤不了陈凉生,更是心里如火烧一样着急,一轮疾风骤雨的攻势过后,他借机换气。

    陈凉生敏锐的察觉到后者有一些气力不济,攻势也放缓了下来,这正是自己出手的好时机。

    他蓄力道极致,猛地一记重拳,迎面而来,风声扑面,炸起头发竖直,带头青年心头一惊,出拳格挡。

    呼!

    可谁想到,这只是一次仰拱,陈凉生虚晃一枪,那一拳并没有砸下来,而是直接抬脚,一脚踢中后者小腹。

    带头青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这样急速出拳的过程中还能收放自如,最变态的是不用调整,直接抬脚攻击。

    后者的身体受到巨力一踹,手臂和双腿前屈,可腰部后躬,整个人身体离地,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嘭!

    带头青年的后身直接撞在小面包侧门上,发出一声巨响,车窗的玻璃因为巨大的力道而震碎。

    小面包侧门凹了进去,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塌陷。

    在场的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纷纷跑了过去,慢慢将带头青年扶了起来。

    带头青年双手拄着膝盖,紧紧闭着嘴巴,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开口,恐怕翻腾的气血就会冒出来了。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无比,脑袋中嗡鸣作响,眼前一片天旋地转,胃里一阵痉挛,疼得他喘不过气来。

    陈凉生笑了笑,继续勾了勾手指,“妈卖批!”

    过了好一会儿,带头青年蔡缓过气,他朝后看了一眼,小面包的整个一面侧门,算是废了,他抬手摸摸自己的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低头一瞧,掌心里全是血。

    陈凉生这一脚的力道,有千斤之力。

    带头青年也是个血性汉子,和陈凉生交手,不到几个回合,手心和后背两次见血,同时也激发了他的兽性。

    后者猛吼一声,不管不顾,完全放弃放手,招式大开大合,身体前冲,单臂横扫,结成拳头,目标就是陈凉生的太阳穴。

    陈凉生也是心里一跳,急忙伸手格挡。

    啪!

    一拳砸了过来,大咧咧的砸在他的双臂之上,大力流转,波及到他的脑门,陈凉生脑袋一偏,身体也因为惯性向侧面倒退。

    滑出一步半,身体打了个摆子,陈凉生才站定,脑袋嗡鸣作响,双臂麻木,完全像是冻僵了一般,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

    带头青年得势不饶人,乘胜追击,借着刚才的力道全身扑了过来,架起肘子,瞅准了他的面门。

    俗话说三拳不如一肘子,尤其是后者这样疯魔状态下蓄力一击的铁肘,就算是陈凉生也挡不住。

    带头青年嘴里猛叫,双眼血红,咬紧牙关,整个人状态有点魔怔。

    不过这一下,也同样激怒了陈凉生。

    他之所以和带头青年缠斗这么久,一方面是出于砥砺自身武力的目的,一方面也想搞清楚这伙人是谁派来的。

    陈凉生脸色平静,蓄力许久,静水深流一般,击出一拳,迎面相撞。

    十里惊雷!

    拳肘相触,强横的力道霎那间炸裂开来。

    陈凉生再度用力,一拳之下,似有龙吟之声。

    带头青年手臂剧痛的时候,那一拳携带而来的刚猛劲道,呼啸而出,他身形再退,一股劲力,重重的砸进他的身体之中!

    力道摧城,手臂骨折。

    这一拳力道,让他无处闪避,将他震得倒飞而出,砸在小面包的车头,强猛的力道,将小面包的车头砸出一个大坑。

    带头青年挣扎了半天,缓缓的站起身,长出一口气,这一口气仿佛将他身上的力气泄掉了一样,双膝一弯,又趴了下去。

    陈凉生从地上抓起一把开山刀,在手中把玩着,明晃晃的刀锋有点渗人,一步一步走近了带头青年。

    这时候,带头青年挣扎着站了起来,“等等,请问你是?”

    “陈凉生。”陈凉生不假思索的道,笑了笑,“你们是别人派来杀我的,不会连对象都没搞清楚吧。”

    ????“你真是陈凉生?”

    陈凉生脸上含笑,还在把玩着手中的刀,“如假包换。”

    旁边的那些小弟低头,弯腰,说道:“生哥,别打了,我们是来投靠你的。”

    方知有也双手拄着棒球棍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嘿嘿一笑,“本来是想试一试生哥的武力,没想到自己有点不自量力了。”

    陈凉生脑海中飞过一万只乌鸦,有点不确信,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方知有嘿嘿一笑,“生哥,我是来投靠你的。”

    陈凉生没有急着接话,反而笑呵呵的,道:“方知有,你的少林大摔碑手很精髓,还修行过其他的拳术吗?”

    ????“是的,许多拳法都有涉猎。”

    ????“刚才那两下,确实威力巨大!”陈凉生笑赞道。

    ????“跟生哥相比,花拳绣腿而已。”

    陈凉生倒是很有兴趣,一脸要和他探讨武学的架势,“我觉得这一套拳法很实用,威力也巨大,有一举逆转战场形势的能力。”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