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301章 潜力
    陈凉生对张经邦的潜力还是很看中的,“老谢,丘壑,回去了告诉张经邦,身体最重要。以后还要是这样不注意休息,那你们就把他揍晕了,让他睡上一觉。”

    “知道了,生哥。”

    陈凉生这话说的不好听,可最能打动众人的心。

    新来的方知有能感受到兄弟之间的这种真挚的关怀,这种温暖的归属感,他以前是没有体会过的。

    同时也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融入这个大家庭,无必要留下来。

    “狗剩人呢?”

    高良谋擦了擦嘴,“上一次你安排了之后,他就一直往泽水村跑,也带回了许多消息,最近好像还真没有消息传来。”

    “几天了?”

    “三天。”

    “打电话,联系。”陈凉生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唐撼山一拍脑袋,“是我疏忽了,我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唐撼山放下电话,“生哥,那边好像出事了。”

    陈凉生上了一天学,又开始奔波了。

    方知有开着车,见后座上的陈凉生居然在翻书,真是有点不可思议,“生哥,你现在都身价过千万了,还在看书啊。”

    “我学习,我骄傲,我为国家造大炮。”陈凉生放下了书,不知怎么地,又想起蔡锦鲤那个小丫头了。

    房漫道嘿嘿一笑,“生哥,你这突然的骚,闪了我们的腰啊。”

    方知有拍了拍方向盘,“我现在就紧握着方向盘不知所措。”

    一路上三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泽水村。

    村子还是蛮大的,只不过都是土路,车子一过,扬起一阵灰尘,七拐八拐的到了路村长的家门口。

    陈凉生三人拿着礼物进了家门,小狗窝里面的一只田园犬呜呜哇哇的叫着,听到外面有人叫,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他笑呵呵的走上前,一个马屁奉上,“大妈,你越来越年轻了。”

    妇女走上前,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下陈凉生,一把把他抱住,大声道:“小生生是你啊,大娘差点没认出来。哎呦,好几年没见了吧,那会儿我还记得你的鸡儿还小,现在我都不能看了。”

    陈凉生差点晕死,只好干咳一声,“大妈,我都成年了,能不能称呼我的全名啊。”

    大妈闻言一喜,“好的,小生生。”

    陈凉生顿时无语,这也是路老村长和庐大妈给他起的乳名,每一次他跟着老大爷去路家的时候,都会被这老两口这么称呼。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你已经功成名就,一个很多年没见的朋友,忽然在很高端庄重的场合中叫你刘壮实一样。

    房漫道哈哈大笑,几乎快直不起腰来,“小生生。”

    陈凉生也是无语了。

    方知有手里拿着大袋子水果,白酒,虫草补药之类的礼物,一股脑的全部放在了院子里的台阶上。

    路大妈拉着坐在椅子上,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面,耳朵,头发,脸上泛着慈爱的神采,“我记得你小的时候,还趴在我怀里非要吃我奶呢,现在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老人家老了,弯腰了,眼圈红红的,眼泪就下来了。

    陈凉生赧颜,小时候老焉头三番两次的往泽水村跑,他和小师妹最喜欢的就是跟着路大妈跑,每一次都会私藏好吃的,给他们两个准备着。

    路大妈有些伤感,有些粗糙的双手捂着他的手,就好像冬天的时候一样,怕冻着他的手,娓娓说道:“前几天老头子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他见到你了,他知道你晚上可能不回来,但他还是一个人冒着小雨在村头等着你······”

    “我想叫老头子回来,可老头子说万一你办完了事,万一有时间,万一晚上就回来了呢。老头子说他这辈子可能都再见不到老焉头了,就多见你一面。”

    陈凉生鼻头一酸。

    路大叔夫妇膝下无子,可两人还是恩恩爱爱一辈子,自从遇到老焉头之后,路大妈就将他和小鹿儿当成了自己的二女了。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陈凉生这才问道:“大妈,路大叔呢?”

    大妈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还不是为了砂石的事情。”

    这时候,脚蹬布鞋,身穿白色格子衬衫的路大叔走进院子,挖了挖耳朵,“我说今天早上怎么罕见的便秘了,原来是你小子来了。”

    陈凉生赶紧站起身,“路大叔,走路虎虎生风,重返青春啊。”

    路大叔没有理会他的马屁,一边指挥着说道:“老婆子,杀鸡炖汤,青椒炒腊肉,我要和小凉凉带来的几个朋友喝一杯。”

    陈凉生又是一阵脸黑。

    几人落座,路大叔倒上茶水,这才开始说话。

    ?“大叔,还在为村上的砂石操心?”陈凉生问道。

    院子里一阵沉默,路大叔拍了拍膝盖,长叹了口气,“世风日下啊,黄霸天和黄霸地两兄弟为了发财,把整个村子弄得乌烟瘴气的。我今天去和他们交涉,要点钱整修一下村里的小学,没想到······”

    陈凉生知晓,黄家两兄弟在村里作威作福,又仗着年轻力壮,手底下养了几十个闲散人员,一点都不把老村长放在眼里。

    村里的年轻人敢怒不敢言,谁敢为老村长出头说话,那就要丢了砂石厂的工作,没有人愿意做哪个出头鸟。

    路大叔拍了拍陈凉生的肩膀,悄声问道:“小子,最近村里转的那几个小伙子是你派来的吧?”

    面对路大叔,陈凉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点了点头。

    “嘿嘿。你小子啊,和那老焉头一样鬼精鬼精的。”路难行村长展颜一笑,脸上的皱纹也绽放了,“我就知道你在打那个砂石厂的主意。”

    他只好点头。

    “带头的那个叫做狗剩的小伙子,被派出所的人抓去了。”路难行老村长喝了一口茶,唉叹了一声。

    陈凉生皱了皱眉。

    路大叔一边给刚孵出来的小鸡喂食,一边慈爱的摸着嫩黄的小鸡,道:“黄家两兄弟在村里横行霸道,背后就是有这些人撑腰,把整个村里闹得鸡犬不宁。前几天来了几个小伙子,一直在砂石厂转悠,后来那个叫狗剩的小头头酒杯带走了。现在在派出所押着呢。”

    路大妈早就把陈凉生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儿子进门,自然要准备好吃好喝的。

    炖鸡汤,青椒炒肉,烧茄子,还有自家酿造的米酒,准备的十分丰盛,陈凉生三人盛情难却,只好大快朵颐。

    收拾好了碗筷。

    路大叔拍了拍陈凉生的肩膀,“小子,你是不是真心想要那个砂石厂?”

    “真心想要。”

    “万一你得手了,要帮村里整修学校。”路大叔原本有些浑浊的目光逐渐变得明亮起来,一脸希冀的望着陈凉生。

    陈凉生笑了笑,“造福乡梓,那是当然。”

    路大叔笑呵呵的,“从小你的牛牛就比别人大,比别人硬,比别人尿的远,我就知道你有出息。”

    “哈哈!”

    ??“路大叔,我那个朋友拘在哪里?”

    ?“泽水园派出所。”路大妈答道。

    房漫道有些气愤,一拍大腿,大声道:“妈的,我看这个所长就得滚犊子。堂堂一个公务员,和不法商人勾结在一起,还私自扣留旅游观光人员,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路大叔瞧了房漫道一眼,“你小子说的在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脸熟的小伙子偷偷摸摸的走进了大门,“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车主是谁?”

    陈凉生站起什么,“我的。”

    那两个小伙子差点泪奔,眼睛一红,大步跑了过来,开始诉苦,“生哥,狗剩哥被拘了,我们走不出村子。”

    方知有敲了敲桌子,“慢慢说。”

    “狗剩哥突然被人拘了,已经有两天了。我们两个一直躲躲藏藏的,不敢路面,黄霸地派了人堵了村口,我们跑不出去,没办法传递消息。”一个叫油饼的小伙子哭诉道。

    陈凉生安慰了两人一下,道:“你们为了咱们公司辛苦了,回去领一笔奖金。现在带我们去派出所,把狗剩兄弟接回来。”

    俩人一听有奖金,顿时就开心了。

    他们跟着狗剩也有一段时间了,算得上是忠心耿耿,知道每一次说有奖金,那数额至少在万把块以上。

    想一想这两天东躲西藏,挨冻受饿了两天,也算是值得了。

    另一个叫油条的小伙子自告奋勇,“生哥,我认识路,咱们现在就走。”

    陈凉生转过身,弯了腰,“老叔,大妈,等我把事情办完了,回来了一定陪你们聊个畅快,喝个爽快。”

    “好嘞,去吧。”

    “办你的事去吧,我们等着。”路大叔摆了摆手。????

    车子很快就到了泽水园派出所。

    方知有停好了车子,几个人下车走了进去,门房没有一个人,一楼的办公室也空空荡荡的,每一个人影子。

    方知有喊了几声,“有人吗?”

    无人应答。

    “还有活着的吗?”

    照旧是空荡荡的回音。

    陈凉生皱了皱眉,带着众人走上二楼。

    好一会儿,一个嘴里叼着烟,脚上踏着拖鞋的中年人揉着眼睛走了出来,“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们谁啊?”

    这种交涉的事情,房漫道最熟悉,上前,哈哈一笑,“刘所,你好,我是房漫道。”

    胖中年人睁大了眼睛,“你小子,看的有点眼熟啊。”

    “我是大众脸。”房漫道开始了扮猪吃虎。

    “哎呦,我的天,你是······”刘所嘴里叼着的烟头落到了地上。

    闻人狗剩被抓了进去,关了两天,今天正好是第三天,女警有拿着笔电,看上去像是书记员,进来之后,立刻坐到审讯桌后。

    还有一个关头胖警员,在泽水村这一带也是个出了名的麻烦人物,他则没有落座,皮笑肉不笑地走到闻人狗剩近前,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着他。

    光头注视闻人狗剩好一会,慢悠悠地开口说道:“挺有本事的啊,居然敢打砂石厂的主意,谁给你的王八胆子?”

    ??“······”闻人狗剩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一句话都没说。

    ?“你知不知道,有人要整你?知不知道黄霸天是干什么的?”

    ?“告诉你个好消息,黄霸天很有钱,他想弄死你。”

    ?“那又怎样?”闻人狗剩终于开口。

    “怎么?哈哈······”光头张凡察像是听了多么好笑的笑话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还未停,他猛的挥起手掌,一巴掌打在闻人狗剩的脸上,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狞笑,说道:“不能怎么样,只是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这记耳光力道不轻,也把闻人狗剩的嘴角打破,渗出血来。

    闻人狗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而后抬起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光头。

    光头胖警员心头恼怒,尤其是见闻人狗剩还在盯着自己,他咬了咬牙关,又一次甩出巴掌,狠狠打在闻人狗剩的脸颊,气急败坏地大叫道:“小子,你还不服气吗?”

    ?“你还他·妈的看。”

    光头再次扬起巴掌,这时候,坐在审讯桌后面的那名女警有点看不下去了,清了清喉咙,低咳一声,提醒道:“凡哥,算了吧,他还只是孩子。”

    “孩子?狗屁孩子,现在就敢带人闹事,企图霸占别人的场子,以后肯定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光头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指头狠狠戳着闻人狗剩的脑袋。

    听光头张凡这话的意思,他完全是站在黄霸天的立场上审问他。

    闻人狗剩心中冷笑,这一次打架,不审别人,就审自己,看来张凡是收了黄霸天的好处了,存心要整他。

    狗剩现在只盼着陈凉生能来,将他捞出去。

    光头张凡骂骂咧咧,嘴上的脏话就一直没有停,就连坐在旁边的女警员都面红耳赤的,有些听不下去。

    张凡数落了半天,感觉心中的恐惧没有那么强烈了,他这才深吸口气,没好气地踢了一脚闻人狗剩的椅子,大声问道:“姓名。”

    ?“······”闻人狗剩又再次陷入沉默当中。

    ?“妈的,老子问你话呢,哑巴了,再不说话老子敲掉你牙齿。”光头张凡气得七窍生烟,他还从没见过有谁进了派出所还能像他这么嚣张的。

    他再次狠踢闻人狗剩的座椅。

    “农民。”

    ?“什么他·妈的?”

    ??“我是农民。”

    ?“就你这样的还算是农民,就他·妈社会渣滓,老子问你姓名呢,听到没有?”光头张凡贴近闻人狗剩,大声咆哮道,此时,他二人的距离之近鼻尖都快接触到一起。

    闻人狗剩闭上嘴巴,又不说话了。

    看的出来,张凡完全就是找事的,就是来公报私仇的,无论自己说不说都没有用,说多了反而成了张凡敲打的借口。张凡见他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好像根本没听到自己的问话,光头张凡气得忍无可忍,挥手又甩给闻人狗剩两耳光。

    啪、啪!

    这两记耳光打得很重,闻人狗剩的脸上留下两道清晰的红印子。

    正当他不依不饶,还要继续掌掴闻人狗剩的时候,审讯室的房门突然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

    首先进来的是名中年人,穿着警服,体型肥胖,脸上笑呵呵的,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啤酒肚鼓起好高,看警衔是两杠两星,按级别来算的话,他应该是这里的分局刘所。

    在他身后,还站着几人,那便是陈凉生一伙人。

    ?“刘所?你怎么来了?”见到中年人,光头张凡立刻把扬起的巴掌放下来,毕恭毕敬的站好,大气也不敢喘。

    中年人没有理他,而是赔笑着看向身后的房漫道,说道:“房公子,这就是你说的朋友吗?”

    房漫道刚进来的时候,一切他都已经看在了眼中,当他看到闻人狗剩破裂的嘴角时,脸色随之阴沉下来,转头看向中年人,只冷冰冰地说了一个字:“是。”

    那种年人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儿,看房漫道的脸色,就知道今天有麻烦事了,转头对光头张凡沉声说道:“放人。”

    ??“所长,要放人?他可是聚众斗殴,还破坏砂石厂财物······”

    ??“少废话,我让你放人就放人。”中年人没好气地说道。

    光头张凡看看中年人,又满脸不解的看着房漫道。

    看他许久都没有动,中年人眉头皱得更深,伸手就要夺过钥匙自己打开手铐。

    张凡这才有点慌了,光头张凡无奈,乖乖地掏出钥匙,把闻人狗剩腕上的手铐打开。

    闻人狗剩缓缓从审讯椅上站起身,伸了一下懒腰,下意识地抬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

    房漫道走到他近前,露出十分关切的神情,问道:“狗剩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

    房漫道摆了摆手,“所长,我现在就把我的朋友接走,你同意吗?”

    所长一脸奉承,“这位小兄弟没犯什么事,这次是手下人不会办事,误会了,都是误会,嘿嘿。”

    房漫道一摆手,“走吧。”

    “等等!”陈凉生脚步没动一下。

    陈凉生见狗剩嘴角的鲜血,脸上的巴掌印,就知道肯定吃了苦头,他淡淡地回了一句,而后他看向中年人,问道:“现在警员在审问的时候还可以打人吗?”

    中年人干笑着搓了搓手,一脸的歉意,说道:“小兄弟,手下人不懂事,这······当然不行,误会,这就是一场误会。”

    陈凉生斩钉截铁的对狗剩说道:“他刚才打你了?”

    “打了。”闻人狗剩咬着牙。

    陈凉生大声道:“还回去。”

    狗剩有点难以置信,“老大?打回去?”

    房漫道有些错愕。

    方知有眯着眼睛。

    “想要跟着我,首先就要有骨气。”

    陈凉生一字一句的道:“别人打你一拳,踢你一脚,你就要打他十拳,踢他十脚,打的他站不起来,踢的他跪地求饶,让他再也不敢惹你。你要是个扶不起来的篮子,那就趁早滚蛋。”

    小警员大怒,冲着陈凉生叫嚣道:“你他·妈的谁啊?”

    刘所笑呵呵的,弯着腰站在房漫道面前,“房少,这位兄弟······”

    房漫道呵呵一笑,“这是我大哥!”

    刘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堂堂市高官的公子,居然认一个不知名的小子当大哥,罕见呐。

    有了老大发话,房漫道支持,闻人狗剩再没有一点顾虑,点了点头,忽然转身,毫无预兆,抬手挥出一巴掌,这巴掌正是拍在那名光头张凡的脸上。

    啪!

    这记耳光那叫一个噼啪清脆。

    张凡本来靠着墙,被这一巴掌扇的转过头,脑门撞在墙上,‘咣’的一下。

    这一巴掌,不仅光头张凡被打傻了,在场的众人也都愣住了。

    光头张凡捂着脸颊,难以置信地看向闻人狗剩。

    啪!

    闻人狗剩没有说话,只不过反手又打出一记耳光,拍在光头张凡的另一边脸颊上。

    “我你妈······”光头张凡终于回过神来,这下他可受不了了,简直要气炸了,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打了,这事儿要传出去,面子丢大了。????

    在警局里,向来只有他打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他打过?

    他脸色涨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闻人狗剩打的,五官扭曲,满脸的狰狞之色,看其神情,像是要把闻人狗剩生吞活剥一般。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发作呢,闻人狗剩的巴掌又再一次落到他的脸上,同样是那么的清脆,脆响声在审讯室里都响起回音。

    张凡刚转过脸,闻人狗剩又是一巴掌挥过去。

    连续的四巴掌,扇的张凡有些晕头转向了,他重重一跺脚,紧接着就要伸手抓椅子。

    “你他·妈个垃圾······”光头张凡还想破口大骂,但骂声刚出口,便被闻人狗剩紧接而来的巴掌打了回来。

    连续六记耳光,已把光头张凡的脸打得又红又肿,晕头转向,两个鼻孔已经见血,他看向中年人,而此时中年人就是站在那里冷眼旁观,丝毫没有制止闻人狗剩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