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302章 研究
    房漫道更是抬头望着天花板,好像天花板有什么东西十分值得他研究。

    陈凉生道:“他打了你几下,双倍还回来。”

    狗剩猛喝一声,“是,老大!”

    有陈凉生这个老大撑腰,他还怕个鸟啊。

    光头张凡恐怕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但他终于意识到,不是狗剩的力量大,而是他身后这些人来历不凡。

    就连刘所都战战兢兢的,更别说自己一个小警员了。

    张凡一手抓住的椅子又放了下来。

    闻人狗剩又扇出耳光,这次他用的力气也更大,把光头张凡打得身子一踉跄,险些没坐到地上。

    “再看,打爆你的眼脑袋!”

    啪!

    他下意识地收回目光,看着脚下,胸脯一起一伏,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沉重的喘息声。

    闻人狗剩面对面看着张凡,两个人的鼻孔就要凑到一起了,就跟刚才张凡揍闻人狗剩的情形一模一样,“欺负人的感觉很爽,被人欺负的感觉是不是更爽?”

    “呵呵。”

    这个时候一直观望天花板的房漫道转过身,一脸笑呵呵的,对刘所说道:“刘所长,我的兄弟被你手下的人打成这样,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刚才的事情,我想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哪里、哪里,是我们办事不力,给房公子添麻烦了。”中年人脸上在笑,心里却在哭,打狗也要看主人,就在自己面前,手下的人被打成了猪头,自己还要赔着笑脸说打得好。

    刘所长笑的比哭还难看。

    但他不敢表现出气愤,也不敢多说什么。

    房漫道很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又对闻人狗剩说道:“好了,狗剩兄弟,刘所已经说了,这是一场误会,现在误会解除,我们也该走了。”

    狗剩也借坡下驴,笑呵呵道:“都是误会,哈哈。”?

    房漫道心眼玲珑,只要砂石厂的事情没解决,肯定还会麻烦到刘所,毕竟山高皇帝远,市高官也管不到这头,至少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刘所就是天王老子。

    他一脸的真诚,“刘所,有机会我请你去喝茶,见一见家父,父亲最近一直在了解基层工作呢。”

    刘所那是老头条,岂能听不懂房漫道话里的意思,比刚才还要殷勤,“那要谢谢房公子了,晚上的时候在泽水园饭店吃个便饭吧,大家都是一家人,相互认识认识。”

    “吃饭就不必了,不过我会在老爸面前提几句刘所的丰功伟绩。哈哈······”要论起油滑成都,房漫道一点也不必刘所青涩。

    一张口,就给刘所画了一个大饼。

    刘所望着几人离开的身影,久久才长出一口气。

    ?这时候,光头张凡捂着红肿的面颊,发了狂一样的大声叫骂,急声说道:“所长,他们是谁啊?”

    ????“房漫道!”

    ????“一个小比崽子,怕什么?”

    ????“我看你是作死!”

    中年人忍不住冷笑,回头看向光头张凡,凝声说道:“喝了黄霸天给你的马尿,拿了点钱财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是市高官的公子,你个没见识的东西,他想要撸了咱们的这身警皮,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捂着脸的张凡目瞪口呆,“啊?!”

    “以后招子放亮一点,少给老子惹麻烦。”刘所觍着啤酒肚,望着消失在走廊上的身影,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光老胖警察盯着那一伙人坐上车,“那个穿黑衣唐装的是什么人?”

    刘所抖了抖身子突然觉得有些冷,嘴里念叨着,“老子也想知道呢,居然让房公子称为大哥,可见身份不一般啊。”

    张凡一张脸肿成了猪脑袋,望着那辆车,“我是不是闯祸了?”

    “以后你自己作死,别连累我,老子的屁股还想往上挪一挪呢!”刘所踩灭了烟头,大骂了一声。

    回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回荡。

    光头胖警察摸了摸脸蛋,小声的道:“妈了个巴子的,刘王八蛋,办事最不行,收钱第一名。”

    等出了泽水园派出所,上了车,狗剩眼泪滴滴,连声道谢,拉着陈凉生的手说:“生哥,小房,我这辈子,跟定你们了!”

    房漫道拍了拍他的肩膀,递过去纸巾,替他点上一支烟,说:“我们是兄弟嘛,今后还要一起创业的!”

    狗剩出身卑微,能够得到房漫道这样称兄道弟,心里感动不已。

    陈凉生笑了笑,“行了,别整的好像要表白一样,怪不好意思的。”

    狗剩眼圈一红,脸上火辣辣的,擦干了眼泪。

    闻人狗剩咬着嘴唇说:“生哥,我知道这都是黄霸天两兄弟在背后搞的鬼,那天我刚进村,就被人逮住了。”

    方知有摆摆手:“我在于家的时候就听过这个黄霸天的霸道,现在看来,上下勾结,欺负乡邻,真把自己当成是土皇帝了。”

    狗剩气鼓鼓的不说话。

    陈凉生呵呵一笑,说道:“先让狗剩养一养身体,这边的事情咱们合计一下,三天之内,争取解决这个麻烦。”

    狗剩咬了咬牙,“生哥,不就是关了两天嘛,吃顿饱饭就没事了。不把黄霸天搞趴下,我反正是没脸回城南了。”

    说着说着,夜幕降临,几人又来到路大叔家。

    鱼头汤,回锅肉,主菜是猪肉炖粉条,酸菜和粉条等制品都是选用上等的新鲜蔬菜和马铃薯制成,蘑菇则是大贵妃中采摘的野生山蘑,文火慢慢地炖,汤味醇香,肉味鲜美,吃到口中的感觉是又软又烂,回味绵长

    路大妈最喜欢热闹,以前喜欢看老焉头和路大叔喝酒,一本正经的吹牛皮,喝到后来像癞皮狗一样赖酒。

    现在喜欢看陈凉生和庐大爷喝酒。

    路大叔也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八分满,道:“小生生,人活这一辈子,没有前世,没有来生,只有今生。你要活着,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做怎样的事,都是由你的眼光决定的,不管你走到哪一步,大叔大妈都支持你,只是希望你别受苦,别走偏了。”

    “我知道。”陈凉生举起酒杯,两人对饮。

    路大叔喝完第一杯,“来,大家都举杯,人生苦短嘛。”

    “喝!”

    筹光交错,众人举杯。

    酒宴到了一半,陈凉生看了看时间,起身说道:“小房,狗剩,你们陪着路大叔喝酒,可不许赖皮。老方,开车,跟我走。”

    路大叔抬起眼睛瞧了他一眼,“去吧。”

    房漫道站了起来,“生哥?”

    陈凉生哈哈一笑,“这个事情你不擅长,然我们做吧。”

    “好吧。”房漫道点了点头。

    狗剩还没站起来,就被房漫道拉住了,“我们陪路大叔喝酒。”???????

    “庐砍王,把你手底下那一帮人都带上,来喝茶。”

    “哈哈,好久没砍人了。”庐大观爽快的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点兴奋。

    陈凉生再给唐撼山打电话,“撼山,开车带人,拿上家伙,准备开干了。”

    “好嘞。”唐撼山爽快的道。

    泽水村流村而过的泽水,是一条很着名的积石河,水质清澈,没有工业污染,所产出的沙砾质地坚硬、色泽清亮,是各个建筑单位眼中的抢手货。

    江南市周围的建筑商,几乎都会选择这儿的砂石,这一带的砂石厂全都被黄霸天两兄弟占据,保守估计,年收入在四五千万以上。

    站在村头屋顶,黑夜中远远看去,泽水河浩浩荡荡,横在眼前,河上游弋着十多条挖沙船,看上去也是相当的气派。

    村上头就是砂石厂,这么晚了,还是有陆陆续续的渣土车进进出出,这一辆一辆的,可都是大把的金钱。

    周围的一些势力没少打过砂石厂的主意,一来是黄霸天两兄弟十分刁钻,动不动召集村民助阵,谁也不敢引发这么大阵仗的群体**件。

    另外一点,那就是大社团之间,犹如庐家于家李家等相互掣肘,谁也不服谁,抱着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思,反而便宜了黄霸天兄弟。

    不过现在,李家没落,庐家又站在陈凉生这边,反而让陈凉生有了一争的底气。

    轰隆隆。

    不一会儿,两大皮卡的人马到齐。

    庐大观肩上扛着开山刀,一手拿着一包薯片,吃得不亦乐乎。

    陈凉生差点晕倒,“庐砍王,拜托了,分清楚场合好不好?这是打架,是要流血住院的,不是旅游来的。”

    庐砍王‘啪嗒’丢掉了薯片,比男子汉还要坚决,十分豪爽的拍了拍初具规模的胸膛,道:“说了算,定了干,干吧!”

    相比庐大观,唐撼山这边就比较有震撼力。

    唐撼山下车,身后二十多人也走了过来,一个个手上提着刀,腰上撇着棒球棍,肩上扛着钢棍,很有视觉爆炸感。

    众人到期之后,均是摩拳擦掌,嚷嚷着要把砂石厂给霸占了。

    唐撼山道:“生哥,我带人第一波冲锋,直接干趴下一半人。”

    陈凉生见众人到齐,望着手底下这么多人,心里面也生出几分豪气,不由得热血澎湃起来,笑了笑,“先礼后兵。”

    方知有开车,轰隆隆不到两分钟,两人到了砂石厂大门口。

    到了门口,两人还没有下车,一个头发炸炸,手里抓着半截子钢棍的年轻人冲了出来,“喂,小子,干啥的?”

    陈凉生走下车,“兄弟,我是来谈生意的,叫你们的老大出来谈谈。”

    门口青年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不耐烦地说:“你他·妈的谁啊,把自己当根葱了,半夜三更的,有病吧。”

    他的话音刚落,门岗就涌出来四五个大汉,均是手里提着钢棍,怒目而视地看着他们,这些都是黄霸天召集的地皮小混混。

    陈凉生一点也不生气,道:“我们是城南的,你告诉你们老大,我想他会有兴趣的。”

    “你们和狗剩是什么关系?”

    “城南?”

    “就是扳倒李大疆,干掉李海潮的那个?”

    “老子记得黄老大提起过一嘴,那个小比崽子叫······陈什么生,哦,对了,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陈凉生没想到自己名声还这么大,传的这么远了,微笑着道:“我就是陈凉生,来自城南。”

    几个大汉面面相觑,不可思议的盯着陈凉生,那眼神就好像是在围观动物园跳舞的猴子一样。

    或许是觉得陈凉生太过于年轻了吧。

    这么年轻的人,怎么能够实力和手段扳倒李家呢?

    头发炸炸的大汉明显一愣,语气有些怯怯的道:“你真的是陈凉生?”

    “我有必要骗你吗?”陈凉生脸上含笑,张开了手臂,很有礼貌,语气也很客气,道:“现在能见一见你们的老大了吗?”

    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小声的低着头商量了几句,看了他俩一眼,然后派了一个小青年跑进了砂石厂。

    在这期间,不断有砂石车进出。

    庐砚秋拿下那块十亿地皮,开工建设一定要用到大量砂石,到时候他就能以砂石厂老板的身份和庐大观谈生意,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当然陈凉生铁了心要拿到这个砂石厂,那就是拿下他的第一个实体。

    现在在他的手下,拥有的都是酒吧摇吧洗浴城这些东西,正规的公司连个皮毛也没有,这样的资产分配,很容易垮台。

    拿下砂石厂,有了资金流,扫平于家兄弟,接手于家集团,这样的话就有了一个完整的链条,这是能上的了台面的集团。

    过了好一会儿,方知有问道:“小子,黄霸天什么时候出来?”

    头发炸炸的青年嘚瑟的翘起二郎腿,一明一暗的抽着烟,不耐烦地说:“我们老大日理万机,不是你们这些小玩意想见就能见的,等着吧。”

    “我看是日理万鸡。”

    头发炸炸的小伙子楞了一下,“我们老大不是杀鸡的。”

    扑哧!

    这还真是个二货。

    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消息。

    陈凉生心里有了底,他招呼方知有上车,问道:“这车牢靠吗?”

    “生哥,这车耐磨耐操。”方知有当然听明白了陈凉生的意思,双手搭上了方向盘。

    “哈哈,你们看那两个小比崽子,灰溜溜的跑了。”

    “在城南横着走,在咱们这儿就得缩着脖子,这儿啊,是爷们的地盘。”

    门岗几个小青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冲着车里的两人竖起了侮辱性的中指。

    “撞!”

    轰隆!

    门房是临时搭建,根本经不起车头全力的撞击,一下子怼下去,整个门房墙体崩塌,无屋顶破碎,哗啦啦倒塌在地。

    那几个混混完全没想到陈凉生会这么干,惊讶的说不出话,嘴里叼着的烟头也掉了,吓得溜到了一边。

    头发扎扎的那个青年是门岗的负责人,门房被砸,那就是丢了面子,回去之后,他一定会被黄霸天吊起来打的。

    头发炸炸小青年举起了钢棍,朝着陈凉生头上砸了下来。

    陈凉生摇了摇头,要死的劝不住,身体一闪,一拳横扫。

    啪!

    一拳砸在头发炸炸小青年的小腹,整个人直接腾空飞了出去。

    小青年身体砸在一扇大铁门上,‘轰隆’一声,那大铁门也被撞倒,砸倒在地,扬起一阵尘土。

    小青年捂着肚子,嘴里吐着血,四肢缠斗,浑身蠕动,一声不吭了。

    陈凉生这一拳,可谓是惊爆眼球。

    周围那几个小混混见这一拳的力道,如此恐怖,顿时浑身颤抖,嘴皮子啪啪啪打颤,发不出声音了。

    他们同情的瞧了一眼头发炸炸的同事,几个人缩在一边,动也不敢动一下。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陈凉生微微一笑,指了指几乎粘在大铁门上的小混混,“快一点送他去医院,下半辈子或许还能坐轮椅,不然就真的废了。”

    这边的动静很大。

    唐撼山带人过来,安排将整个砂石厂的大门完全堵死。

    陈凉生一步跃上一辆砂石车,站在了车头,望了一眼底下的众人,大声道,“兄弟们,有人欺负我们,怎么办?”

    “干!”

    “这砂石厂很赚钱,我们怎么办?”

    “抢!”

    “你们他·妈的就不能说得委婉一点,我们是那种很野蛮的人嘛?不是!我们是有德者居之。”

    “哈哈!”

    众人大笑,先前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终于有了个发泄的出口。

    “事情办的漂亮,每人奖励一万!”

    “干他娘的!”

    底下众人顿时热血沸腾,听到这么高的奖金数额,呼呼的吼了起来。

    不到两分钟,从厂房里面冲出来十多个大汉,簇拥着一个中分头,西装革履大金链子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陈凉生一瞧,黄霸地,老熟人了。

    先前门房里的几个大汉,有两个抬着头发炸炸的年轻人走了,剩下的此刻都聚在黄霸地身边,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黄霸地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的,解开了西装的领带,站在大铁门前,显然认出了陈凉生,“小子,又是你?”

    “呵呵,是我。”陈凉生也算客气。

    “小子,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让你走不出泽水村。”黄霸地吐了口烟圈,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陈凉生一点也不在乎黄霸地这点人,十多个人在他眼中,还不够抡的,“你最好让黄霸天出来,不然我也让你出不了泽水村。”

    黄霸地很恼火,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骂了,而且还打了手底下人,这要传出去,他们两兄弟的脸面就没了,道:“兄弟,这么说你是故意找茬的?”

    方知有哼了一声:“是你们给脸不要脸。”

    ??“一群外地人,告诉你,别太嚣张了!”黄霸地终于发怒,指着陈凉生说:“别忘了,这是在我们泽水村!真要惹恼了我们,几百户村民出来,打断你们的狗腿子,老子让你们跪下来叫爸爸!”

    身后的唐撼山一招手,众人自然尾随而来,站在了大铁门右边,深夜之中看起来,乌压压的一片人。

    庐大观则带人站在了大门左边,一个个肩上扛着开山刀。

    黄霸地见来人有六七十人,有些怂了,毕竟他身边也只有十多人,伸手指了指陈凉生的鼻子,?“别动,别动!”

    陈凉生一脚踹翻了另外半扇铁门,抓起一根棒球棍,“给我上!”众人哗啦啦都跟过来,扬起手里的家伙,喊打喊杀地冲向对面。

    黄霸地双腿一弯,转身就溜了。

    他身边那十多个大汉有几个来不及跑,就被唐撼山带人摁在了地上,一群拳打脚踢,晕乎了过去。

    陈凉生等人走进厂房,捣毁了经理办公室,见里面没有人,空荡荡的,知道人已经泡空了。

    唐撼山一脚踢翻了一张办工作,“生哥,现在怎么办?”

    “等着,他们肯定是去召集村民了,正面干一架,反正咱们又不怕。”陈凉生转念一想,黄霸地最多也就能叫三四百人,他一点都不惧。

    黄霸天两兄弟是泽水村一霸,也是远近有名的大混子。

    泽水村村民是摄于两人的淫威,受了胁迫,要是谁敢不来,肯定会被砂石厂开除,失去了工作,为了保住工作,村民只好任由这两兄弟摆布。

    和前几天陈凉生经过泽水村国道的时候一模一样,两百多村民,扛着斧头镐把子之类的,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

    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黑色的河流。

    不过,江南省民风彪悍,这在华夏帝国是出了名的。

    唐撼山站在前面,手持大铁棍,一看这个场景就乐了,说道:“兄弟们,抄家伙,准备干架啦!”

    众人都是热血上头的少年,这个年纪正是渴望得到出人头地的时候,一个个不用人动员,个个热情高涨。

    齐吼一声,排排站好,扬起手里的家伙,虎视眈眈地看着来人。

    等那边的人走近了,陈凉生皱了皱眉,还是不见黄霸天的身影,暗道这个王八蛋还真是狡猾。

    陈凉生的目的,最主要就是抓住黄霸天,只要把他摆平了,泽水村的事情自然就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他大声道:“黄霸天呢?”

    黄霸地一挥手,说:“我哥是你见的吗?”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