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303章 王八
    “水浅王八多,我看黄霸天这个王八能做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陈凉生嘿嘿一笑,眼神瞅准了黄霸地。

    黄霸地气的浑身直哆嗦,“兄弟们,干了他们,完了请大家吃鸡。”

    哗啦!

    黄霸地话音还没落下,整个人肥硕的身躯就已经飞出去了。

    陈凉生眨眼之间已经出手,一脚蹬在黄霸地的心窝子,整个人倒着飞出去,胖大的身体砸在了高高堆起的砂石上。

    黄霸地挣扎了几下,砂石哗啦啦的流淌,将他的半个身子埋了进去。

    陈凉生这一出手,可谓是技惊四座。

    那些手握斧头镐把子的村民不由得齐齐后退,惊呼一声,这个看起来像个学生的少年出手这么狠,一脚能把人踹飞了。

    最关键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陈凉生是怎么出手的,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所有人心里都有一杆秤,陈凉生这一次出手,他们已经掂出了分量,今晚来的这一伙人不是普通人,很不好惹。

    呕!

    挣扎了半天的黄霸地从沙堆里爬出来,整个人脸色蜡黄,心口不断作痛,身体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黄霸地打了一个摆子,双腿跪在了地上,开始呕吐起来。

    这时候,紧跟在黄霸地身边的一个纹身大汉眯了眯眼,双手握紧了斧头,趁着夜色慢慢绕道陈凉生身后,猛地劈了下来。

    “小心!”

    “生哥!”

    “凉生!”

    陈凉生早就释放出经纬气机,五步之内的万物,都出现在他的神识之中,仿佛脑后长眼一般,轻轻一闪,便躲开了大汉的攻击,伸手一点,大汉手腕吃疼,丢开了斧头。

    大汉见势不妙,转身就走。

    谁知陈凉生早就看透了他的把戏,伸手揪住后领,抓过来的同时,一拳砸在了大汉的嘴巴上。

    这一拳下去,纹身大汉嘴里的上下两排门牙,全部蹦了出来。

    纹身大汉脸色顿时涨的如猪头一样,双手捂着嘴巴,鲜血从指缝间滴滴答答的流出来,浑身颤抖,眼神呆滞,显然被打懵了。

    陈凉生抓起了那把斧头,四四方方的站在众村民面前,手中斧头上下翻飞,在手中把玩,“谁敢来,我就劈了谁!”

    显然,陈凉生两次暴戾的出手,完整震慑住了众人。

    他瞥见黄霸地正在打电话,大概是给黄霸天通报消息,能把黄霸天勾引出来,他求之不得呢,也不去管他。

    陈凉生等七十多人齐齐跨步向前,有声有色,气势骇人,举起了刀棍,声势喧天的大喊了一声,“干!”

    陈凉生心底,是不愿意和这些村民交锋的。

    毕竟一旦动手,就有伤亡,到时候成了群体**件,就很难处理了。

    方知有玲珑心思,自然明白陈凉生的意思,他们要找的人是黄霸地,想要霸占的是砂石厂,和这些村民没有关系,这个时候,便充当起了和事佬的角色。

    他脸上笑呵呵的,跨前一步,给村民中站在最前排的几个人递过去香烟,“大兄弟,你们都是农民,和我们没有仇。我们只找黄霸天,只要你们不跟着他打架,我们是不会对你们动手的。”

    “不过,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我们这边的人虽然少,可一个个年轻力壮,都是敢打敢拼的小伙子,不害怕流血。可你们不一样,你们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老婆,万一你们受伤了,一家老小没指望了,老婆也会跟着别人跑了。”

    “黄霸天一年赚个几千万,能给你们分多少?何必给他卖命呢,多么不值得啊。再说了,要是有人把黄霸天给收拾了,砂石厂换了老板,说不定还给你们涨工资呢。你们说说,还有必要给黄霸天当枪使吗?”

    方知有这几句话说的漂亮。

    三百多村民,开始有了退意,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这时候,一个抽烟的大汉挠了挠头,“可是,我们不帮黄霸地,就要失业了,一家子老小等着养活呢。”

    “哈哈,你们要是集体罢工了,黄霸天的砂石厂就开不成了,还不得喊你们爷爷,挨个请你们上班?”

    村民中有几个大汉反映了过来,点了点头。

    “所以啊,你们才是砂石厂的主人,你们才是黄霸天两兄弟的爷爷,能当爷爷,何必把自己看成是孙子?”

    “这大兄弟说的在理。”

    “我也这么觉得。”

    人群中还是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可是,黄霸天是个恶霸啊,再说了,他手底下二三十个流氓,想要整我们,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再说了,他还认识刘所,还有那个黄头胖警员,都不是善茬啊。”

    陈凉生压了压手,“我们今晚过来,就是为了解决黄霸天来的。只要你们不插手,就没事。”

    “哈哈,你们还是先考虑自己吧,一群小比崽子,我要你们跪在这儿,管我黄霸天叫爷爷!”远处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一声巨响,黄霸天闪亮登场。

    上一次见面,黄霸天根本就没有把陈凉生看在眼里,没想到这小子卷土重来,故意找麻烦,砸场子来了。

    黄霸天一直没有出面,暗中观察,见村民都被对方蛊惑了,他这才不得不华丽丽的出场,来一个力挽狂澜。

    黄霸天身后跟着七十多人,一个个都是他手底下的混子,武力也算强悍,而且老话说得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想要在泽水村找黄家的麻烦,那就只自寻死路。

    黄霸天摘下了大金链子,摘下了大金手表,脱下了外套,点上一支烟,冲着村民喊道:“谁敢怂,老子就把他老婆卖了。”

    他这是要强行把村民绑上自己的战车了。

    那些村民一阵惊呼。

    毕竟黄霸天那些脏脏恶心的手段多的是,一旦被他怀恨在心,那就要倒霉了。

    “哈哈,姓黄的小子,口气太大了点吧,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就不信你那么牛·逼。大家放心,我拼了老命,给大家做主。”路大叔出现在了村民中。

    “村长,你来了。”

    “路村长,不要和黄霸天作对啊。”

    “路村长,你是好人,可是我们没得选啊。”

    路大叔站在砂石堆上,很潇洒的点上一支烟,“人善被人欺,难道你们身上就没有一点骨头吗?”

    “可是?”

    “这么多年,一直被黄霸天欺负,你们就没有一点骨气?难道泽水村的男人都死绝了?都成了娘炮?”

    “都撒泡尿看看你们的样子,没有一点骨气的东西,连村口的流浪狗都不如的玩意儿。难道就只能让黄霸天在你们头上拉屎撒·尿,就不敢反抗吗?”

    “村长,我们听你的,你说该怎么办?”

    “我有骨气,听老村长的。”

    路大叔哈哈一笑,“好,那就听我的,只要你们站着不动就行了。”

    路难行冲着陈凉生比划了一个剪刀手。

    可以说三百村民,就是陈凉生和黄霸天博弈的一个重要棋子,双方虽然剑拔弩张,但都害怕引发大规模的群体**件。

    一旦有村民死伤,上了新闻,那么双方谁都不可能安然脱身。

    黄霸天想把村民绑上自己的战车,让对方投鼠忌器,毕竟流氓小混子群殴,死伤一两个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一旦牵扯到村民,那就麻烦了。

    陈凉生这边,也顾虑这个。

    本来村民已经被方知有说动了,可偏偏被黄霸天几句话就破坏了,还好,最后是路大叔站了出来。

    这就是群体表现出来的易煽动、易极端及整体智力低下的特征,看着虽然幼稚,但确实是十分奏效。

    不过,群体之中总有不和谐的因素在里面。

    “村长,我们站着看戏就行?”

    路村长还是很有威望的,笑了笑,“神仙打架,咱们只要看戏就好了,坐在原地抽支烟,等事情结束了就回家摸老婆去吧。”

    “哈哈。”

    “路大叔,老不正经。”

    村民中有人起哄。

    黄霸天愤然一怒,见村民是指望不上了,不过双方人数差不多,要拼起来也不吃亏,再说了这是在自家地盘上,还稍稍占据优势。

    他伸手指着陈凉生,竖起了中指,说:“老子今天就放话了,今天你们来这儿的,都要留下一条胳膊,不然,老子就不在这一带混了。”

    咔!

    另一边的方知有脚下踩着黄霸地,没说话,伸手就是一斧头背,直接砸在大腿上,后者的尖叫声撕破夜空。

    黄霸地疼的浑身打颤,“大哥,干了他们!”

    双方都是剑拔弩张,神经紧绷,却没想到方知有首先打破沉默,来了这么一下,顿时双方的人,开始混战在一起。

    那些村民把斧头镐把子垫在屁股底下,坐在一块儿哈哈一笑,津津有味的看着群殴,不时以专业眼光进行一下点评,特别欢乐。

    黄霸天这边的混子平日里横行乡间,咋咋呼呼的吓人讹人有一套,但要真正动起手来,没几个是有卵子的。

    反观陈凉生这边,七十多人气势如虹,奔赴战场,如同饿狼下山一般,逮到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三两下就放倒一个对手。

    这些人都是年轻小伙子,敢打敢拼,也不怕流血,而且还有每人一万块的奖金,谁敢不用命?

    而且这些人,在内部流传着一个消息,那就是等陈凉生统一了江南市,便会开始建堂,组建一个正式的社团。

    虽说堂主他们是没指望了,但至少还可以努力一下副堂主的位置,再说了,表现的亮眼一点,将来能做到一两条街甚至一个城区的头头,那也是有大把的钱财可拿的。

    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所有人拼尽全力。

    陈凉生收服谢八斗和徐丘壑两人,也不是让他们养老的,这些天两人一直都在训练众人,传授他们武斗之术,整体的战斗力有了明显的提升。

    唐撼山本来就是悍勇的狠角色,此时手里挥动一根铁棍子,如同猛虎一般,如入无人之境,见腿抡腿,甩手断手,一时间惨叫声四起。

    黄霸天站在一边,越看越心惊,眼见自己这边劣势越来越大,吼叫的骂道:“他·妈的,别怂啊,给老子冲啊,打啊。”

    与此同时,他贼眉鼠眼的撇了撇人少的地方,谁是准备开溜。

    方知有能与陈凉生有一战之力,对付这些小混混,那就是一拳一个,一脚一个,妥妥的虐菜。

    再看庐大观这边,二十多人像一把利剑,庐砍王是剑尖,后面的人则是两边剑刃,冲入小混混中间,完全将他们打散,将他们冲击的七零八落。

    要论一对一,没有人是陈凉生这边的对手。

    黄霸天这边的那些混混,一见己方已经溃败的不成样子,知道留下来就是被乱棍乱脚伺候的下场,心眼灵活的早就开始撒丫子溜了。

    一见有人打头,树倒猢狲散,这小平日里就没有什么义气的小混子乱窜,谁还傻不愣登的留下来挨打?

    这一场混战前后不到两分钟而已,战斗就结束了。

    陈凉生吩咐人打开车灯,收拾战场。

    这时候,唐撼山和方知有都围聚过来。

    唐撼山青筋蹦起,忽然大叫一声,怒道:“妈的,生哥,黄霸天这个兔崽子跑了,我带人去追。”

    陈凉生笑了笑,“不用去追了。”

    “什么?就这么放过他了?!”唐撼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点着急了,“生哥,现在可不是心软的时候,斩草要除根啊。”

    方知有也脑门见汗,努力了一晚上,最大的一条鱼溜了,有点泄气的道:“是啊,生哥,人不狠站不稳。”

    唐撼山以为是陈凉生手软了。

    陈凉生笑了笑,“他跑了,我们可以再抓住他,到时候怎么处理,不会引起村民的恐慌。反而现在抓住了,宰了他还是放了他?很难处理的。”

    方知又听完陈凉生的话,首先反应了过来,“生哥,我明白了。”

    “你说说看。”陈凉生饶有兴趣的道。

    “生哥,我们之前步步紧逼,就是为了让黄霸天出现,经过刚才一战,他威信扫地,在村民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了。”

    方知有见陈凉生露出赞赏的神色,继续道:“我们抓了他,不管是活埋还是吊打,都会引起村民的恐慌,反而成了烫手的山芋。放他溜了,村民也只知道她溜了,至于最后黄霸天是死是活,谁也不会关心了。这个时候,我们的操作空间就大了。”

    “还有一点,让村民意识到黄霸天溜了,但是还有回来的可能,那么村民心里还有阴影,自然而然的会寻找保护,我们就成为了他们最大的保护伞。欲擒故纵,一举三得,妙啊!”

    方知有这话里面虽然有拍马屁的意思,但差不多就是这样。

    经过方知有这么一分析,众人心中也都了然。

    方知有也算是个老江湖,但在陈凉生面前,尤其是心机城府,显得像个幼稚儿童一样。

    唐撼山则是心里坦然,脸上崇敬,能够跟着这样一位有勇有谋的老大,将来的前途一定不会仅限于一省一市。

    陈凉生拍了拍手,“在我们眼前有两件事情要做,庐砍王,检查一下,受伤的人送去医院,医疗费去找张经邦。第二,撼山和老方,安排兄弟们占据泽水村砂石厂,从今以后,我们就是砂石厂的老板。”

    庐大观望着陈凉生那一种指点江山的气势,忘了抗议,忘了说自己想留下来继续战斗,默默指挥众人检查伤势。

    众人期盼这一刻,盼了好长时间了。

    在场所有人两眼冒火,心中热血沸腾,这可是一座金山啊。

    在场那些小弟,望着陈凉生的眼神,更加的崇拜了,追随这样一位老大,钱途和前途都大大的光明啊。

    陈凉生收敛心神,坐视内观,体内三十六天罡气窍之内,翻起了滔天大浪,脑海之中,战意奔腾,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的精妙拳势,在神识中不断浮现。??

    大周天气海内的那条天龙,也在不断呼吸着充盈天地间的气机,天龙身上的金鳞散发着熠熠光辉,身躯也在逐渐庞大起来,龙眼有睁开的迹象。?

    陈凉生觉得自己陷入一种玄妙感觉之中。

    不是魁首、不是金刚,似乎不在某个境界之中,有一种超脱之意。

    天边鱼肚白,金鸡啼鸣。

    陈凉生缓缓睁开眼睛,觉得精神百倍,日夜有天龙吐息的淬炼,无论是精神还是体质,都有了质的变化。

    此时他整个人神采奕奕,精力充沛。

    这时候,方知有,唐撼山一帮人都围聚了过来,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陈凉生走完了一套拳法,洗漱完毕,这才道:“怎么了?”

    众人低着头,都沉默着,还是房漫道先开口,“生哥,于家这边的泥头车拉砂石,我们没有给装车,后来发生了点冲突,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谁知道······于知秋居然来了,他抓了几个跟着老方投靠过来的兄弟,还扬言······”

    唐撼山“生哥,砂石厂没工人,怎没装车啊。”

    狗剩说:“再说了,兄弟们本来就看不惯于家的那一伙人,见面就起了冲突,咱们这边伤了三人,我已经吩咐人送去医院了。”

    “后来混乱中,我砍下了于知秋一个小弟的手。”方知有咬了咬牙,抬头见陈凉生表情没什么变化,也没敢急促说话。

    毕竟他是新来的,还摸不清陈凉生的脾气。

    唐撼山擦去了手上的鲜血,“生哥,于知秋放话,想要他放回那几个兄弟,就要老方亲自赔罪,而且还要还回来一条手臂。”

    对于知秋而言,方知有是个叛徒,带着身边的人投靠了别人,这让他在江南市十分没有面子。

    现在逮到了这么一个机会,自然要羞辱一下方知有,甚至是把方知有废了,同时也能给手底下那些见异思迁的人一个警告。

    当然,他也没有想到,陈凉生会有那么大的胆子,一夜之间占领了砂石厂,未必没有趁机敲打敲打陈凉生,也想把砂石厂抢到自己手中的意思。

    那是一座金山,谁也想独吞了。

    陈凉生边走边考虑方知有的话,“这么说的话,于知秋是一定要见你了?”

    “是的。”方知有点了点头,同时咬牙道:“生哥,如果姓于的真能把我那几个兄弟放出来,我愿意给他一条胳膊。”

    陈凉生暗暗一笑,方知有带过来的那十多人本来就惧怕于家,确实不是于知秋等人的对手,“那于知秋还有什么话?”

    方知有暗暗点头,陈凉生一猜便中。

    他暗赞一声聪明,抬头说道:“于知秋放话,赔偿一百万,还要剁了我的一条胳膊,跪下奉茶认错,才能放过我的那几个兄弟。”

    陈凉生忽然转过头,一双虎目盯着方知有,在陈凉生炯炯目光的注视下,方知有都不由的感觉到一股寒意,脖子一缩。

    陈凉生拍了拍方知有的肩膀,笑眯眯的问道:“真的是你剁了于知秋手下的一只手?”

    “啊?”方知有先是惊讶,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方知有双手一摊,故作轻松的道:“当然。”

    他抬头凝视着方知有,问道:“在你的心底,也认为我是你的生哥?”

    ?“当然。”

    陈凉生笑了,柔声说道:“好,你既然叫我一声生哥,那我就告诉你,没有人可以欺负到你的头上,更别说拿走你的一条胳膊了。你的那些兄弟也跟了我,我有义务保他们平安无事。”

    陈凉生的声音很温和,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但说话时两眼却射出骇人的精光,周身散发出那种令人臣服的悍然气势。

    方知有浑身一震,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跟着陈凉生,有一种挥斥方遒,睥睨天下的霸道气势。

    闻人狗剩听着陈凉生的话,露出憨厚的笑容,身边的生哥,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如此的霸气,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打动人心。

    毕竟他是新来的,陈凉生也能为他这么说,可见后者是真的在乎他这个兄弟,方知有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他用力吸了吸鼻子,颤声说道:“生哥,我就是你的兄弟。”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