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308章 痛点
    “你说的很对。”李三钱说的这些话,每一句都戳中了天启社团的痛点。

    李三钱继续道:“你毕业之后,不会去燕京,而是要去稷下省的大学,我说的对吗?”

    对于李三钱的分析,陈凉生很佩服,几乎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其实这么打算的。”陈凉生恭敬的请教道。

    李三钱道:“要知道,稷下省现在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你所带领的天气社团,是一股强大的外力。你想扩张势力,把天启社团带入到帝国北方的中心,这很有想法。”

    “一旦时机把握的好,左右逢源,渔翁得利,要是把握的不好,就会成为稷下省社团一致对付的对象,到时候天启社团就危险了。你也知道,北方人,一向是比较排外的。”

    陈凉生深吸一口气,沉默了下去,仔细考虑着李三钱的分析。

    过了半天,他点了点头。

    李三钱低声问道:“陈凉生,你的愿望是要北方的霸王,还是梦想成为一方枭雄,甚至有雄心成为帝国的地下皇帝?”

    陈凉生身躯不由一震,双手握住李三钱的手臂,低声道:“你以为呢?”

    李三钱微笑道:“都说华夏帝国南方出财阀,北方出枭雄,果然是这样啊。”

    陈凉生内心很激动,李三钱的确是个具备大才的人,尤其对形势的把握竟然如此的准确,此人的确是王佐之才。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那对他以后的扩张之路,必然有极大的助益。

    陈凉生有些情不自己的握住了李三钱的双手。

    李三钱微笑道:“我们的话说完了,你还想要什么?”

    陈凉生真诚道:“你明白的!”

    李三钱笑了笑,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说说看。”

    “你说。”

    “你扩张社团,是为了钱财、名声、权利、女人还是追求强大的武学力量?”李三钱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眼神中分明有一丝火热。

    陈凉生沉默。

    逐渐的,李三钱眼中的那一丝火热消散暗淡下去。

    陈凉生沉寂了下来,缓缓的开口,“我不追求无数财富、荣耀名声、无上权利或者成群的女人,甚至对于武道力量,我也可以放弃修行,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要证明在这个世界活过一次,轰轰烈烈的活过。我追求的,是身边有一群兄弟,能陪着我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剑锋所指,所向披靡,攻城拔寨,无人能挡。无论我活着或者死了,要让所有人提起我的时候,兄弟们会尊敬想念,敌人们会心惊胆寒。就像那句墓志铭说的,我,长眠于此,过往的行人啊,不要为我哀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

    李三钱眼神中,升腾起炽热的火焰。

    李三钱望着陈凉生,身体一颤,道:“我,李三钱,空活二十三岁,从今天起,辅佐生哥创建社团霸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胖子哈哈一笑,也为陈凉生高兴,更为天启社团多了一个谋划之才而开心,蹦了起来,大声道:“妈了个臀的,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酒呢,来吧,一杯酒、一口气、一杆旗、一世兄弟!”

    “干了!”

    “干了!”

    喝过酒之后,陈凉生道:“三钱,你准备一下,明天搬家吧,给嫂子一个更好的环境。而且,或许能找到治好嫂子眼疾和腿伤的办法。”

    李三钱拍了拍手,脸上洋溢着的幸福更加绚烂,“我知道了。”

    第二天中午。

    陈凉生知道李三钱夫妇都是吃货,而且王胖子最近在医院也没怎么吃,只好先邀三人一起吃大餐。

    四人到了水上云间。

    服务生拿过来菜单,点菜。

    王胖子很豪爽的点了一大堆,然后把菜单交到李三钱手上。

    明月有些拘束,坐在餐桌一旁,“三钱,你想请我吃点什么?”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

    “还有吗?”

    “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九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金丸子、鲜虾丸子、鱼铺丸子、饸饹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

    “还有呢?我要吃的那些东西,还有一些菜品既没有记住。”明月嘴撅地老高了,还说自己没有不开心,像个小孩子。

    “烧肥肠、烧心、烧肺、烧紫菜儿、烧莲蒂、烧空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山鸡下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摈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糖熘饹,炸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

    “酿山药、杏仁酪、小炒螃蟹、氽大甲、什锦葛仙米、蛤蟆鱼、扒带鱼、海鲫鱼、黄花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李三钱嘴巴都不停一下,突突突的和机关枪一样,把这些菜品全都说了出来。

    明月喝了一口茶,“恭喜你,都记住了。”

    李三钱讪讪一笑,擦了擦脑门的汗水,但脸上依旧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旁边等待点菜的服务生目瞪口呆。

    王胖子眯了眯眼,“得得得,李兄弟,你有纸巾吗?多给我几张吧。”

    “怎么了?”李三钱没反应过来。

    王胖子撇了撇嘴,“被你们秀了一脸的恩爱,我得擦一擦啊。”

    李三钱哈哈一笑。

    明月两颊潮红。

    李三钱夫妇点菜完毕,其实都是一些家常菜,最后对服务生说道:“两碟蛋炒饭,你们这儿的炒米饭是明月最喜欢吃的。”

    王胖子是个十足的吃货,李三钱夫妇更是追求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三个人在一起抢着吃,就算旁边坐着厌食症患者,也能吃个肚儿圆。

    酒足饭饱之后,四人聊起了天。

    陈凉生之前想到,自己的精纯龙血有延年益寿,治愈沉疴的效果,那么对于腿伤甚至眼疾,都应该会有作用,忽然道:“三钱,能不能让我瞧一瞧嫂子的腿伤,或许我能治一下。”

    明月嘟着嘴巴。

    李三钱点了点头,慢慢撩起碎花洋裙下面的右腿,由于重度挫伤,原本雪白修长的腿上布满满皱皱巴巴的伤痕。

    明月有泪花在眼角打转。

    陈凉生抽出鱼龙刀,隔开手心一道小口子,几滴精纯的龙血快速的渗入血肉,融入到了骨血之中。

    然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明月腿伤的那些伤口,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愈合,慢慢的,那些伤痕消失了,皮肤也变得光滑柔嫩起来。

    李三钱眼泪滴滴答答的流出来,他站起身,缓缓的扶着明月站起来。

    嗒嗒!

    明月在地上踩了几下,双腿有些吃力,脸上因为激动而潮红,微微一笑,“大概是好长时间没有走路了,要重新学习迈步了。”

    明月靠在李三钱的肩膀上,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很骄傲的说:“哈哈,你看吧,看我比你高。”

    李三钱擦了擦眼角的泪滴,一个劲的点头。

    陈凉生又如法炮制,滴了两地龙血到明月的双眼中。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明月睁开双眼,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灿烂光彩,伸手摸了摸李三钱的头发,“三钱,你的发型变了,以前是三七分的,现在都不分了,只是很长了。”

    “我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不那么清晰,不过已经很满足了,我以后可以给三钱洗衣做饭烧水洗脚了。”明月说完,偎在李三钱怀中。

    咳咳!

    王胖子笑了笑,“三钱,我这儿有一张假日酒店的会员卡,这个······反正我没什么用,要不你就收下?”

    李三钱老脸一红。

    陈凉生暗暗惊喜,自己的龙血还真有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功效,只可惜自己现在的修为不足,要是再能提升一个大境,或许明月嫂子的眼睛就能彻底恢复了。

    他暗暗告诉自己,要加紧修行了。

    四人准备结账的时候,李三钱道:“你们这个蛋炒饭真不错。”

    “谢谢。”服务生礼貌又恭敬的笑了笑。

    “蛋炒饭的师陈在吗?”李三钱又问道。

    服务生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道:“在。”

    “把他请出来吧。”李三钱脸上有些渴望的道。

    服务生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客人很难伺候,客客气气的说:“先生,蛋炒饭你不是夸奖做得好吗?怎么又不满意了?”

    “呵呵,一个食客在餐馆里夸赞一道菜可口,并不是说他想留下来当厨师,而是要把厨师带走。”李三钱笑呵呵的道。

    “带走?”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更惊讶了。

    过了一会儿,做蛋炒饭的厨师走了出来,五十多岁,很富态,态度谦卑,微微弯腰,道:“先生,您叫我?”

    李三钱笑了笑,“冯厨师,一百万年薪,跟我去别墅,只做蛋炒饭,可以吗?”

    冯厨师有些不可思议,“兄弟,你这是?”

    “呵呵,那个时候你还在大学城外面摆摊,而我还是学生。我记得有天晚上,我和妻子看完电影,身上没钱了,就在你的摊子上吃的蛋炒饭。四五年了,身份变了,味道依旧没变。”

    冯厨师忽然眼前一亮,拍了拍手,有些激动的道:“小伙子,我记起来了,她说要吃烤肠,你去买了酸梅汤,哈哈,老熟人了。”

    几人正说话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弯腰上前,握住了陈凉生的手,“哎呦,陈少,我是这儿的经理,您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我和朋友只是来吃个便饭。”陈凉生呵呵一笑。

    “陈少,这是怎么了?厨师做的菜您不满意还是?”经理皱了皱眉。

    陈凉生笑了笑,也不拐弯,开门见山的道:“我这个朋友喜欢冯厨师做的蛋炒饭,想要把他带回家,你看?”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经理笑呵呵的道。

    水上云间的经理,那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上一次陈凉生在这儿勇救房雄关的时候,他就记住了这个人。

    而且最近江南市的饭后谈资,就是关于这个年轻人的。

    陈凉生已经成了江南省地下势力的无冕之王,再加上有房雄关,庐家这样的背景,能卖给他一个面子,攀上点关系,以后做生意也畅通一点。

    “可是······”冯厨师有些犹豫了。

    经理脸色一变,很爽利的道:“冯厨师,这是个好机会啊,能给陈少和他的朋友做蛋炒饭,你应该高兴啊,去吧,我们这边没任何问题,工资给你多开一个月的。”

    冯厨师犹豫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意识到了这几个人身份不一般,怯生生的道:“可是李三钱兄弟,我留在饭店,还可以给客人做其他的菜。可要是跟着你去了,只能做蛋炒饭,我的厨艺就荒废了。”

    原来是担心这个。

    明月揉了揉李三钱的手,道:“算了吧,以后经常来这儿吃就行了。”

    李三钱点了点头。

    陈凉生见这样,只好道:“这样吧,以后这个位子,就专门留给我的和他的妻子,他们想要什么时候来,都有坐的地方,也能吃到香喷喷的蛋炒饭。至于损失嘛······”

    “没有损失,陈少能来我们这儿吃饭,只会是我们的荣幸。”经理竖起了大拇指。

    陈凉生笑了笑,“损失还是要给的,你去找张经吧。对了,有什么生意上合作的事情,可以和张经邦谈一谈,合作共赢嘛。”

    “好的,好的。”经理点头道。

    四人走出水上云间。

    明月环抱着李三钱的腰,一步一步的走着。

    李三钱嘿嘿一笑,“生哥,小胖哥,咱们去街边那个老大爷的摊子上理个发吧,手艺很好的。”

    四人到了街边的理发摊边。

    老大爷笑呵呵的,“小伙子,你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啊。”

    李三钱笑着坐下来,“是啊,老大爷。上大学的那会儿就见你摆摊,这都四五年了吧,年纪大了,怎么还出来啊?”

    老大爷笑着说:“七十多了,老伴生了病,要钱。”

    不一会儿,老大爷的老伴跟来帮手,间隙颤巍巍帮他擦汗:“都八十多岁了,还那么拼命。”

    在场的四个人都被夕阳红塞了一嘴狗粮。

    明月存了疑,道:“大爷,您不说您七十多吗?”

    老大爷谎言被撞破,有点不好意思:“怕你们觉得我年纪太大,不敢让我剪头了,我就把自己说的年轻点。”

    在场四人,鼻头一酸。

    四个人回到小巷子,李三钱的家。

    王胖子早就手底下的兄弟过来帮忙,叫好了车子,收拾妥当。

    他见李三钱收起了一大白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陈凉生笑了笑,半开玩笑的指着李三钱手里的纸张,“你写的什么?回忆录?自传?不会是遗嘱吧?”

    ????李三钱笑了笑,“下班了没事干,写了一本书,就当打发时间了。”

    ????“哦,什么书?”

    ????李三钱道,“我的大佬生涯”

    ????陈凉生道:“这样也行?”????

    李三钱红着脸道,“大大,来个收藏、推荐、打赏吧。以后做你的狗头军师,可就没时间写了。”

    唐撼山见社团内的兄弟没个去处,于是就在贵妃酒吧附近买了一栋小别墅,这样也便于兄弟们议事。

    李三钱夫妇也住在这儿。

    这几天忙里忙外,陈凉生有些累,在沙发上打坐了一个小时,夜有点深了,于是倒头就睡着了。

    陈凉生皱了皱眉,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呼!

    他猛地一个鹞子翻身,坐在了沙发上。

    四目相对。

    小喵喵就坐在他身边,两只眼睛亮闪闪的盯着他看,见他醒过来,笑呵呵的,“我的小弟弟,你睡醒了啊。”

    陈凉生脑门一阵黑线,“喵喵姐,你怎么在这儿?”

    小喵喵火辣匀称的一双美腿,光洁得都在反射着月光的滑嫩小腿,她饱满丰弹的,有着令人心荡神驰的柔软与弹力。

    洒落的亮眼银辉与淡淡星屑将她衬托得如圣洁的女神般,有着柔细纤秀的腰身,瀑布长发服贴在她完美浑圆的臀部,随着女体的步伐轻晃。

    小喵喵扭了一下腰身,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让人很舒服的感觉,“怎么,我来看一下自己的小弟弟还不行啊?”

    “喵喵姐,咱能不能换个叫法啊?”陈凉生一面说,一面给孙喵喵倒一杯水,“上一次的事情,谢谢你。”

    ????“我都忘了。”

    ????孙喵喵一口气喝光,冰凉的水通过干燥的喉咙,觉得很舒畅,笑嘻嘻的递过来杯子,朝着他抛媚眼,“姐姐最近对水水比较渴望,再来一杯,小弟弟。”

    陈凉生只好再端过来一杯水。

    ????小喵喵嘴巴搭在杯沿上,洁白的牙齿一下一下的啃咬这杯沿,这才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凉生。

    只见他身材些微消瘦,但却肌肉贲起,孔武有力,五官轮廓分明,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在月下看起来,十分迷人。

    ????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孙喵喵对陈凉生的感觉有了些微妙的转变,自然越看越感觉帅气。

    陈凉生自然知道小喵喵的来意。

    这个女人,可是很有雄心壮志的,也有这惊世骇俗的梦想,那就是要成为整个华夏帝国手下姐妹最多,服务质量最棒,口碑最漂亮的妈妈桑。

    她知道陈凉生已经成为江南省的无冕之王,只要天启社团涉足的场子,一定就会有她手底下的姐妹。

    小喵喵也不是无脑花瓶,她心里清楚陈凉生的天启社团,终究是要向外扩张的,而她就是要当紧随其后的追随者。

    陈凉生笑了笑,开门见山的道:“喵喵姐,我这个人是个王八蛋,但说的话算数,天启社团向稷下省扩张,到时候你手底下的姐妹直接过去就好了。”

    ?她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的成熟芳香,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我当然知道我的小弟弟说话算数,不过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当一次答应我的,难道你忘了吗?”小喵喵扭动着身子,向他靠了过来。

    面对孙喵喵这样的女子,陈凉生还真的是有点手足无措,只要他敢擦枪,小喵喵或许就会走火。

    ????孙喵喵本来束发高耸,盘起一团缠绕在头上的,可是如今却打散随意披在珠圆玉润的香肩,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双峰却是更显得秀丽挺拔。

    脸上微拭粉黛,双眼有些疲累,但是依然不掩自身成熟美妇的独特气质,一双黑色丝袜套在洁白的大腿上,更是修长傲立。

    陈凉生假咳了一声,脸上有点烧。

    “等着,姐姐去洗澡。”孙喵喵拿起身边的一个坤包,露出了化妆品的一角,看来她是什么都准备好了。

    陈凉生心里一阵七上八下,难道我要被上了?

    半小时之后,沙发之上,沐浴之后的孙喵喵正盘膝而坐,双手抱住一个抱枕,雪白的双腿裸露出来,漆黑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洒在胸前,细嫩美艳的鹅蛋脸,身穿深黑色的长袖连身洋装艳冠群芳的女仆制服。

    她袖口绣着美丽的白色,上面还围着一条白色的围裙,洋装在胸部左右的部份各有两个钮扣系住这件围裙,两条缎带在身后系成一个蝴蝶结。

    “小弟弟,我是老虎吗?”孙喵喵勾了勾手。

    陈凉生摇了摇头,口干舌燥的,咽了一口口水。

    “坐过来。”

    ????陈凉生难为情的笑着用手搔头,那种诚恳的样子,更加使孙喵喵产生好感。

    ?小喵喵故意放低了身段,一个金色的颈环环住她雪白的脖子,颈环上还打着一朵白色的蝴蝶结与银色铃铛。

    桃红色的吊带袜裹住她纤细的双足,而吊带袜的末端还编织着白色的,匀称的小腿没有丝毫的赘肉,搭配起来给人一种骨感的娇弱。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