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320章 巴掌
    狂三拳在那小弟的头上拍了一巴掌,“小弟啊,就你这智商,恐怕赚不到买一车黄瓜的钱了。”

    “啥意思啊?”

    众人笑而不语。

    一伙人聊天打屁,直到半夜才消停了下来。

    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

    狂三拳今天扬眉吐气,也开心,喝的有点多,一个劲的灌酒,上厕所都需要人扶着他的钢棍,才不至于尿湿了鞋。

    一个小弟拿出破皮卡的车钥匙,“狂哥,生哥,哈哈,大家上车,我给你们表演一个秋名山飞车漂移。”

    “别了,你他·妈的那车技,简直就是灵车,一秒钟一个弯,根本转不过来。”

    “我可不想抱仅有的方向盘无所适从。”

    “你的车技,开到最后估计就只剩最后一个轮胎了。”

    “我不上车,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最后没办法,狂三拳只好打电话,叫一个清醒的小弟过来开车,而陈凉生见校门已经关了,只好去贵妃酒吧。

    陈凉生也没有睡意,只好到卡坐上喝一杯,试着流转一下周身的气机。

    这些天隐隐有些破境的迹象,却迟迟没有发生。

    他要了一杯橙汁,闭目养神。

    还有好几个大汉在边上瞧着闲谈,好不热闹,其中一个中分头大汉道:“二娃子,你前几天不是相亲去了嘛?怎么样啊。”

    叫二娃子的汉子笑道:“别提了,一塌糊涂。”

    中分头大汉饶有兴趣道:“说说呗,咋回事。”

    二娃子“想听啊?”

    中分头大汉,“想听!”

    二娃子开口就是钱,“一百块!”

    中分头大汉,“去你二大爷的,今晚喝酒还不是老子结账,你他·妈的哥王八蛋,好意思跟我要钱啊。”

    “嘿嘿,开个玩笑。”

    二娃子道:“准丈母娘问我在哪上班呢啊?”

    “我啊,我在德玛西亚做adc。”

    准丈母娘:“小伙子,不错啊,还是外企,一个月多少钱啊?”

    “!”

    准丈母娘:“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吧,还没对象呢,整天就知道玩游戏,也不学学你。”

    二娃子道:“我当时就激动了,老岳母啊,把你女儿交给我吧。”

    准丈母娘:“我觉得也行。”

    二娃子摆摆手,“就这样,我现在多了个专业辅助。”

    这边聊得好不欢乐,那边喝酒的特挺热闹的,陈凉生看边上一个人手拿着一张纸神神叨叨在念叨什么,凑过去问道:“兄弟,想什么?”

    那汉子一脸的忧愁,“别提了,小娃子上学,老师安排了一道奥数题,不会做。老婆让我做,我也不会啊。”

    陈凉生凑近了一瞧,“让我瞧一瞧怎么样?”

    “好啊,你要能做出来,我今晚请你喝酒!”汉子大喜。

    陈凉生走近一看,之间一张白纸上写着提莫和女警在洗手,肥皂掉了,提莫问女警:你能帮我捡下肥皂吗?问题是此肥皂可不可捡?

    陈凉生会心一笑,看完题目,惊呼出声,“哎呀,这题很难啊。冒昧问一句,你家孩子在哪儿上学?”

    男子听完这个,一脸傲色,“布鲁施特!”

    陈凉生笑了笑,“这有何难,女警心中暗想:我身高1.7米,今天穿短裙忘了穿内·裤,而提莫身高0.8米,我蹲下后臀部离地面1米,提莫的军士弟离地0.2米根本威胁不到我的木耳,此肥皂可捡。”

    男子听完,惊呼一声,“小兄弟你真牛!”

    一袭碎花洋裙,墨色的瞳孔,眼睛如秋波,睫毛很长很翘,一双美目眨巴眨巴的,不是白落梅还有谁。

    陈凉生看清白落梅的模样,心里亦忍不住暗赞一声,随口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去学校?”

    白落梅轻轻的坐在了他的身边,“那些人都是社会人,杀人不眨眼的,我担心他们会伤害你。”

    陈凉生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白落梅的侧颜,真的是秀色可餐,秀色可参禅,没想到白落梅这么关心他。

    不过他也不是傻瓜,经过这些天的接触,他觉得白落梅似乎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只不过他很巧妙的没有点破。

    对于白落梅的关心,心里还是一暖,随即开玩笑的道:“放心吧,那些小鱼小虾还拦不住我的。”

    白落梅掩嘴而笑,“你呀,总是这么自信。”

    陈凉生有些感叹的一句,道,“都说自信人生二百年嘛,不自信的恐怕活不了那么长时间的。”

    “都是歪理。”听到他的调侃,白落梅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只是轻轻翘起的嘴角,也是透露着她心中的愉悦,与他在一起,即便是一些琐碎小事,都让人觉得开心。

    两人聊了一会儿,白落梅有些困了。

    贵妃酒吧的客人也逐渐散去,恢复了冷清。

    陈凉生心念一动,似有所悟,身形极慢,一招一式,沉重至极,身如蛟龙,时而冲顶,时而翻腾,时而潜行!

    反反复复,不过一招!

    东方既白。

    陈凉生越打越慢,但周身的气机,则是浑厚磅礴如狂潮,浑身的气血,在血管中越奔越快,越燃越旺。

    忽的,陈凉生整个人到达了一种玄妙的境界,没有痛苦,没有疲累,所有的精气神都锁定在这浑身奔驰的气血上。

    水行中龙力最大,陆行中象力第一。

    陈凉生体内的天龙,不断吸收周天之内的精纯气机,龙体也在不断的壮大成长,那一双龙眼,微微有睁开的迹象。

    今晚与白落梅闲聊,忽然心中有所悟,便开始修行起来。

    陈凉生缓缓提升气机,便已经察觉到修成夔龙体的浩大磅礴之处。

    呼!

    陈凉生落地一拳,惊雷无声。

    于无声处听惊雷,这一拳蕴含龙象之力,足以与魁首境界的高手抗衡了。

    “呼!”

    陈凉生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出声。

    白落梅清醒了过来,眼神欢喜,“金刚境界了吗?”

    “嗯嗯。”

    陈凉生点了点头,“之前摸到了金刚境界的门槛,只不过始终跨不过去,气机不畅,这一次突然有所感悟,算是破境了。”

    对于修行者而言,初入某一境界,并非稳如泰山,一旦体内周天气机遭遇枯竭或者没有高品级的武学作为修行的根基,长期以往,便有跌境的可能。

    一旦跌境,想要再回到原来的境界,那就要比之前艰险了十倍不止,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甚至有可能沦为废人一个。

    白落梅眼中含笑,欢喜的拍了拍小手,“不到十九岁,晋入金刚境,天底下恐怕不出十人。”

    “我是个渣渣。”陈凉生谦虚的笑了笑。

    上完课,谢八斗开车来接他。

    和王胖子三个人在外面找了个吃饭的地方,谢八斗道:“生哥,一个兄弟打听到了,阮大将好像要对鳌子铭动手。”

    “什么时候?”陈凉生倒上三杯茶。

    “今晚。”谢八斗很肯定。

    胖子嘻嘻哈哈,不过一想到阮大将就很气愤,“靠,那小子睡了嫂子,还要弄死大哥,够狠的啊。”

    谢八斗道:“我们怎么办?”

    陈凉生仔细思考了一会儿。

    他现在只不过是狂三拳的一个助手,说白了就是大一点的跟班,连个分堂主都算不上,想要接触四合堂内部的核心,身份上还是差得远一些。

    要是能够成为四合堂分堂主,那么就能接触到社团更多的人和物,那么对于周围的社团,也会有一个更全面的把控。

    谢八斗喝了一口茶,“我还听说啊,阮大将和霸王会,仁义社,四海帮这些社团的大佬暗中有联系。”

    “恐怕,这个阮大将不仅是想占有嫂子,还想坐上鳌子铭的位子。勾搭嫂子,勾结外人,暗害老大,那一条都是死罪啊。”陈凉生笑的有点阴冷。

    对于阮大将这个人,他是很想除掉的。

    在陈凉生看来,如果他想上位四合堂,甚至取而代之,那么阮大将这个人,将会是他最大的对手。

    谢八斗叹了口气,“大学城这边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其实暗中争斗的厉害。据说霸王会的老大,有统一大学城的雄心。而且他们也是这一片最具有这个实力的社团。”

    胖子吃完了一碗河粉,继续第二碗,“那要是生哥取代了鳌子铭,其他几个社团的人一定会围攻咱们的。”

    “一定的。”谢八斗咬了咬牙。

    陈凉生总结了一下,“现在眼前的对手是阮大将,我们先要利用他做文鳌,然后把他除掉。至于霸王会这些社团,等到我取代鳌子铭的时候,再做打算。”

    谢八斗点了点头,“生哥,那我用不用焦点兄弟们过来?”

    陈凉生沉默了一会儿,抿了一口茶,“让天行堂和地坤堂的兄弟们过来一部分,人手应该足够了。”

    “白袍黑袍呢?”谢八斗摩拳擦掌,预感到因为陈凉生的到来,大学城这边将会发生一场大风暴。

    而他们,就是翻江倒海的始作俑者。

    陈凉生摇了摇头,“你带人继续搜集情报,继续延伸情报范围,要把整个稷下省,甚至整个帝国北方纳入到黑白袍的情报体系中。老徐现在还必须留在江南省清除那些顽固的垃圾,不可以动身。你记住了,黑袍白袍人数加起来不足五百,但却是社团最精锐的部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也不要出手。你们,就是社团的一张王牌,反败为胜的王牌。”

    手底下的兄弟不能摆在台面上,风风火火的干一场,虽然有点遗憾,但谢八斗却知道陈凉生对于黑白袍的重视程度。

    尤其陈凉生刚才提到,要把眼光放长远,目光放在帝国北方,甚至是整个帝国,一想到如此,谢八斗心里一阵激动。

    他暗暗惭愧,自己还是太短见了,一直以来只盯着稷下省这一亩三分地,却不知道生哥的心底,已经对帝国北方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三个人吃着炒河粉,炒米饭,陈凉生继续道:“今晚咱们三个出马就行了,就来一个小弟勇救大哥,哈哈。”

    “生哥,你就是大哥啊,要是鳌子铭知道你现在的身份,一定会吓尿的。”胖子已经吃到第四碗河粉了。

    陈凉生压了压手,“低调才是王道。”

    这个时候,从门外走进一小伙子,张口就道:“老板,三万红豆粥,来一份狗不理包子套餐。”

    小伙子年纪看起来和陈凉生差不多。

    这个小伙子面目俊朗,浑身具有一种英气,一举一动干练有力,但头发却乱糟糟的,身上的穿着也有点脏兮兮的。

    小伙子一点都不在乎。

    他手里牵着一只干瘦的老狗,汪汪叫了两声,趴在地上打盹。

    小伙子在一旁坐下,四周打量周围食客,目光扫过陈凉生身上,精光一闪,老狗闻到饭香,站起来摇着尾巴,舌头舔着小伙子的手背。

    小伙子连筷子都不用,直接用手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下去。

    帝国北方的包子大多是皮厚馅少,不过稷下省却不一样,这儿的狗不理包子皮薄馅厚汁多,‘噗叽’竟溅了一脸。

    小伙子伸手用袖子一擦,毫不介意,边吃边道:“吃遍珍馐百味,才发现还是包子实在,走遍大江南北,发现还是老狗实在。”

    小伙子转过身问道:“二狗子,你怎么不吃?”

    老狗似乎听懂了小伙子的话,‘汪’叫了一声。

    众人都被这一少一狗吸引,周围声音也小了许多。

    小伙子道:“二狗子,现在混口饭吃真难啊,他·妈的鸡大腿的!哎,吃完了更我去应聘吧,说不定就能跟一个好老板,晚上就能吃上大餐了。你也好久没吃狗粮了吧,二狗子,跟着老子受苦了。”

    这时候包子铺的老板接过话茬道:“小伙子,你刚大学毕业吗?有文凭吗?现在的工作难找啊。”

    小伙子吃着包子道:“要啥文凭啊,要啥自行车啊,能做事就行了。”

    “那你能做啥事啊?”

    “杀人掘坟,暴力拆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开挖掘机,烧菜做饭,上山打老虎,下河捉小鱼,暴打奥特曼,替人看场子,啥都会干。哦,对了,我最拿手的是包饺子,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嘿嘿!”小伙子一边吃,一边大声道。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