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337章 悍勇
    李三钱才胸有成竹,“李家倒台,于家覆灭,唐撼山悍勇,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扫平江南省所有的杂毛小社团。庐氏有和你有渊源,只会合作,不会分裂,现在的天启社团,大概已经是江南省的无冕之王了。”

    “呵呵,什么无冕之王,只不过是身居北方的小乡巴佬而已。”傅余生对这些事情自然了解,只是心中疑惑,李三钱的这些消息是从哪儿来的,他只好点点头。

    “生哥接下来的目标,应该就是稷下身吧?”李三钱饶有兴趣的问道。

    傅余生不置可否。

    李三钱笑道:“生哥,既然你来了,就别多想,我也就是碎嘴子几句,帮你分析分析稷下省的形势。”

    傅余生心中一动,这也就是他来见李三钱的目的,倒要看看这李三钱能有什么过人的见解,他微笑道:“你说。”

    李三钱道:“稷下省作为帝国北方的经济中心,也是交通枢纽,那么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社团势力盘根错节,每走一步,更要小心翼翼。”

    傅余生点了点头,这些信息他自然都知道,于是问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李三钱眯起眼睛,“立足当下,稳定后方。”

    傅余生有些好奇,心中惊讶,微微一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李三钱喝了一口茶,站起身,双目炯炯有神,和之前酒吧的那个服务员完全不同的风采,“天启社团发展过于迅速,根基不稳,虽然有张经邦的天才手段,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消化。再者说,稷下省的那些老牌社团,自成体系,战斗力十分强悍,以天启现在的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

    “你说的很对。”李三钱说的这些话,每一句都戳中了天启社团的痛点。

    李三钱继续道:“你毕业之后,不会去燕京,而是要去稷下省的大学,我说的对吗?”

    对于李三钱的分析,傅余生很佩服,几乎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其实这么打算的。”傅余生恭敬的请教道。

    李三钱道:“要知道,稷下省现在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你所带领的天气社团,是一股强大的外力。你想扩张势力,把天启社团带入到帝国北方的中心,这很有想法。”

    “一旦时机把握的好,左右逢源,渔翁得利,要是把握的不好,就会成为稷下省社团一致对付的对象,到时候天启社团就危险了。你也知道,北方人,一向是比较排外的。”

    傅余生深吸一口气,沉默了下去,仔细考虑着李三钱的分析。

    过了半天,他点了点头。

    李三钱低声问道:“傅余生,你的愿望是要北方的霸王,还是梦想成为一方枭雄,甚至有雄心成为帝国的地下皇帝?”

    傅余生身躯不由一震,双手握住李三钱的手臂,低声道:“你以为呢?”

    李三钱微笑道:“都说华夏帝国南方出财阀,北方出枭雄,果然是这样啊。”

    傅余生内心很激动,李三钱的确是个具备大才的人,尤其对形势的把握竟然如此的准确,此人的确是王佐之才。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那对他以后的扩张之路,必然有极大的助益。

    傅余生有些情不自己的握住了李三钱的双手。

    李三钱微笑道:“我们的话说完了,你还想要什么?”

    傅余生真诚道:“你明白的!”

    李三钱笑了笑,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说说看。”

    “你说。”

    “你扩张社团,是为了钱财、名声、权利、女人还是追求强大的武学力量?”李三钱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眼神中分明有一丝火热。

    傅余生沉默。

    逐渐的,李三钱眼中的那一丝火热消散暗淡下去。

    傅余生沉寂了下来,缓缓的开口,“我不追求无数财富、荣耀名声、无上权利或者成群的女人,甚至对于武道力量,我也可以放弃修行,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要证明在这个世界活过一次,轰轰烈烈的活过。我追求的,是身边有一群兄弟,能陪着我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剑锋所指,所向披靡,攻城拔寨,无人能挡。无论我活着或者死了,要让所有人提起我的时候,兄弟们会尊敬想念,敌人们会心惊胆寒。就像那句墓志铭说的,我,长眠于此,过往的行人啊,不要为我哀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

    李三钱眼神中,升腾起炽热的火焰。

    李三钱望着傅余生,身体一颤,道:“我,李三钱,空活二十三岁,从今天起,辅佐生哥创建社团霸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胖子哈哈一笑,也为傅余生高兴,更为天启社团多了一个谋划之才而开心,蹦了起来,大声道:“妈了个臀的,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酒呢,来吧,一杯酒、一口气、一杆旗、一世兄弟!”

    “干了!”

    “干了!”

    喝过酒之后,傅余生道:“三钱,你准备一下,明天搬家吧,给嫂子一个更好的环境。而且,或许能找到治好嫂子眼疾和腿伤的办法。”

    李三钱拍了拍手,脸上洋溢着的幸福更加绚烂,“我知道了。”

    第二天中午。

    陈凉生知道李三钱夫妇都是吃货,而且王胖子最近在医院也没怎么吃,只好先邀三人一起吃大餐。

    四人到了水上云间。

    服务生拿过来菜单,点菜。

    王胖子很豪爽的点了一大堆,然后把菜单交到李三钱手上。

    明月有些拘束,坐在餐桌一旁,“三钱,你想请我吃点什么?”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

    “还有吗?”

    “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九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金丸子、鲜虾丸子、鱼铺丸子、饸饹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

    “还有呢?我要吃的那些东西,还有一些菜品既没有记住。”明月嘴撅地老高了,还说自己没有不开心,像个小孩子。

    “烧肥肠、烧心、烧肺、烧紫菜儿、烧莲蒂、烧空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山鸡下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摈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糖熘饹,炸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

    “酿山药、杏仁酪、小炒螃蟹、氽大甲、什锦葛仙米、蛤蟆鱼、扒带鱼、海鲫鱼、黄花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李三钱嘴巴都不停一下,突突突的和机关枪一样,把这些菜品全都说了出来。

    明月喝了一口茶,“恭喜你,都记住了。”

    李三钱讪讪一笑,擦了擦脑门的汗水,但脸上依旧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旁边等待点菜的服务生目瞪口呆。

    王胖子眯了眯眼,“得得得,李兄弟,你有纸巾吗?多给我几张吧。”

    “怎么了?”李三钱没反应过来。

    王胖子撇了撇嘴,“被你们秀了一脸的恩爱,我得擦一擦啊。”

    李三钱哈哈一笑。

    明月两颊潮红。

    李三钱夫妇点菜完毕,其实都是一些家常菜,最后对服务生说道:“两碟蛋炒饭,你们这儿的炒米饭是明月最喜欢吃的。”

    王胖子是个十足的吃货,李三钱夫妇更是追求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三个人在一起抢着吃,就算旁边坐着厌食症患者,也能吃个肚儿圆。

    酒足饭饱之后,四人聊起了天。

    陈凉生之前想到,自己的精纯龙血有延年益寿,治愈沉疴的效果,那么对于腿伤甚至眼疾,都应该会有作用,忽然道:“三钱,能不能让我瞧一瞧嫂子的腿伤,或许我能治一下。”

    明月嘟着嘴巴。

    李三钱点了点头,慢慢撩起碎花洋裙下面的右腿,由于重度挫伤,原本雪白修长的腿上布满满皱皱巴巴的伤痕。

    明月有泪花在眼角打转。

    陈凉生抽出鱼龙刀,隔开手心一道小口子,几滴精纯的龙血快速的渗入血肉,融入到了骨血之中。

    然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明月腿伤的那些伤口,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愈合,慢慢的,那些伤痕消失了,皮肤也变得光滑柔嫩起来。

    李三钱眼泪滴滴答答的流出来,他站起身,缓缓的扶着明月站起来。

    嗒嗒!

    明月在地上踩了几下,双腿有些吃力,脸上因为激动而潮红,微微一笑,“大概是好长时间没有走路了,要重新学习迈步了。”

    明月靠在李三钱的肩膀上,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很骄傲的说:“哈哈,你看吧,看我比你高。”

    李三钱擦了擦眼角的泪滴,一个劲的点头。

    陈凉生又如法炮制,滴了两地龙血到明月的双眼中。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明月睁开双眼,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灿烂光彩,伸手摸了摸李三钱的头发,“三钱,你的发型变了,以前是三七分的,现在都不分了,只是很长了。”

    “我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不那么清晰,不过已经很满足了,我以后可以给三钱洗衣做饭烧水洗脚了。”明月说完,偎在李三钱怀中。

    咳咳!

    王胖子笑了笑,“三钱,我这儿有一张假日酒店的会员卡,这个······反正我没什么用,要不你就收下?”

    李三钱老脸一红。

    陈凉生暗暗惊喜,自己的龙血还真有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功效,只可惜自己现在的修为不足,要是再能提升一个大境,或许明月嫂子的眼睛就能彻底恢复了。

    他暗暗告诉自己,要加紧修行了。

    四人准备结账的时候,李三钱道:“你们这个蛋炒饭真不错。”

    “谢谢。”服务生礼貌又恭敬的笑了笑。

    “蛋炒饭的师陈在吗?”李三钱又问道。

    服务生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道:“在。”

    “把他请出来吧。”李三钱脸上有些渴望的道。

    服务生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客人很难伺候,客客气气的说:“先生,蛋炒饭你不是夸奖做得好吗?怎么又不满意了?”

    “呵呵,一个食客在餐馆里夸赞一道菜可口,并不是说他想留下来当厨师,而是要把厨师带走。”李三钱笑呵呵的道。

    “带走?”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更惊讶了。

    过了一会儿,做蛋炒饭的厨师走了出来,五十多岁,很富态,态度谦卑,微微弯腰,道:“先生,您叫我?”

    李三钱笑了笑,“冯厨师,一百万年薪,跟我去别墅,只做蛋炒饭,可以吗?”

    冯厨师有些不可思议,“兄弟,你这是?”

    “呵呵,那个时候你还在大学城外面摆摊,而我还是学生。我记得有天晚上,我和妻子看完电影,身上没钱了,就在你的摊子上吃的蛋炒饭。四五年了,身份变了,味道依旧没变。”

    冯厨师忽然眼前一亮,拍了拍手,有些激动的道:“小伙子,我记起来了,她说要吃烤肠,你去买了酸梅汤,哈哈,老熟人了。”

    几人正说话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弯腰上前,握住了陈凉生的手,“哎呦,陈少,我是这儿的经理,您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我和朋友只是来吃个便饭。”陈凉生呵呵一笑。

    “陈少,这是怎么了?厨师做的菜您不满意还是?”经理皱了皱眉。

    陈凉生笑了笑,也不拐弯,开门见山的道:“我这个朋友喜欢冯厨师做的蛋炒饭,想要把他带回家,你看?”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经理笑呵呵的道。

    水上云间的经理,那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上一次陈凉生在这儿勇救房雄关的时候,他就记住了这个人。

    而且最近江南市的饭后谈资,就是关于这个年轻人的。

    陈凉生已经成了江南省地下势力的无冕之王,再加上有房雄关,庐家这样的背景,能卖给他一个面子,攀上点关系,以后做生意也畅通一点。创造一个大帝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