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鉴宝狂少陆飞〕〔异世重生之无上巅〕〔慕笙席北冥〕〔联盟之我真不是高〕〔重生日不落当海盗〕〔虎婿(杨潇唐沐雪〕〔燃情总裁太坏了〕〔真千金她是全能大〕〔都市古仙医〕〔大唐虎贲〕〔苏贤儿韩瑾〕〔一世独尊〕〔龙王医婿江辰〕〔手染千军血脚踏万〕〔上门女婿江辰〕〔萌妻来袭:校长大〕〔陆峰江晓燕〕〔拿错游戏剧本后我〕〔孕妻狠不乖:总裁〕〔暗恋成欢,女人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43章 贺焯
    时光匆匆往前奔跑,一眨眼已是几个季节划过。

    临近预产期时,秦霜霜被沈言送到了沈泰医院为分娩做准备。

    这一天,沈言正在给秦霜霜削苹果,苹果去皮削成一块块的,她最爱这样吃。

    用牙签扎在果肉上,而后送进自己的嘴巴里,秦霜霜委屈得快要哭出来,“我想喝可乐,我想吃炸鸡,我想吃火锅,还想喝奶茶”

    秦霜霜欲哭无泪,一张小脸皱皱巴巴的,在沈言的眼里居然还有些可爱。

    沈言忍不住笑了一声,“等孩子生了,你想吃什么我都陪你去。”

    秦霜霜撇了撇嘴没说话,她低着头看了眼圆滚滚的肚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现在的身子好像越来越重了,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地,让她好不舒服。

    忽然有点想念轻盈的身材了,怎么办?

    想到此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觉得腹部传来难以忍受的阵痛,直到她感受到羊水好像破了,顿时瞪大了眼睛。

    沈言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她,“怎么了?”

    “沈言,我羊水好像破了”秦霜霜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因腹部阵痛有些扭曲。

    沈言立即惊得从座位上站起来,病房出头便是护士站,他迅速地朝着护士站喊了一声,早就准备好的护士们纷纷涌进来,将秦霜霜推进了产房。

    这一次,沈言亲自进入产房陪产,秦霜霜痛苦的叫声此起彼伏,好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沈言顿时有些心疼,大手握上秦霜霜的手,她大力回握住。

    沈言心疼地说道“没事,不怕,我在呢。”

    秦霜霜的发丝上沾着细密的汗水,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她磕磕巴巴地说道“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沈言心疼道“好,等小家伙一出来,我就拍他的小屁股,让他害得妈妈这么辛苦。”

    沈言一直靠说话来分散秦霜霜的注意力,医生说了一句“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是个男孩子。”

    秦霜霜咬紧牙,觉得身体内好像有什么冲破了阻碍,一个用力,全身都松懈了下来。

    “孩子出来了。”一个护士抱着沾着血的孩子,顺便扬起手拍了拍小朋友通红的屁股。

    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响亮又十分高昂。

    听到这一声哭声,秦霜霜整个人放松下来,而后再也坚持不住,眼前猛地一黑,便沉沉睡了过去。

    秦霜霜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自己已经当妈的事实。

    沈言早就在一旁看着她,见她醒来赶忙迎上去,摸了摸她苍白的小脸蛋,心疼道“身体怎么样?可还疼吗?”

    秦霜霜看着沈言的眼睛,嘴巴瘪瘪的,看起来十分委屈“沈言,我好饿。”

    沈言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还以为你第一句话是问孩子,你怎么还想到吃的去了?”

    “就是好饿嘛。”秦霜霜揪了一下沈言的衣袖。

    饭菜早就备好,都是差人精心准备的营养餐,秦霜霜此时已被耗尽了力气,只能由着沈言喂她吃饭。

    等她吃饱,用纸巾擦了擦亮着油光的嘴,她才想起自己的孩子,说道“我儿子呢?”

    “还在保温箱里呢。”沈言随口说道。

    秦霜霜戳了戳沈言的胳膊,道“我现在全身无力,你把他抱过来,我看看他。”

    沈言细心地将她的乱发拂到而后,慢吞吞地应了一声,转身去了保温室将孩子带出来。

    秦霜霜将孩子抱在怀里,看着小屁孩皱皱巴巴的脸蛋,她的笑容就耸拉了下来,对着沈言嘟嘴道“他怎么皱皱巴巴的,像个猴子一样,我从小就好看的,是不是你的基因有什么问题?”

    沈言眼中带着无奈,说道“好好好,这孩子随我,满意了吧?”

    秦霜霜的确是满意了,笑了一声,把孩子抱到这些怀里,只见孩子睁开了眼睛,瞪着一双又大又白的眼睛看着她。

    秦双双有些惊喜,刚想把他抱住亲上几口,没想到小孩子瘪了瘪嘴居然哭了起来,顿时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慌慌忙忙地将孩子抱住,问沈言道“我就嘲笑了他几句,他怎么就哭成这样?他还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站在一旁的护士笑着说道“小朋友这是饿了,需要母乳喂养,现在是在和你撒娇呢。”

    秦霜霜顿时红了脸,怀孕后还看了特别多的育儿节目和育儿图书,做足了准备,结果没想到生完孩子就迷糊成这样,怪不得人人都说一孕傻三年呢。

    她这小孩才刚落地,就变成了这样。

    孩子哭得大声,秦霜霜只好撩开自己的衣服,给孩子喂养母乳,甘甜的母乳入喉,小朋友眨了眨眼睛,不断吮吸。

    等林阳阳来到医院看望秦霜霜的时候,小朋友已经睡下,大概是有了母乳的滋养,小朋友睡得格外香甜。

    林洋洋目光中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往婴儿车里看了好半天,最后忍不住伸出指头轻轻地戳了戳小朋友的小脸蛋,小朋友的睫毛颤抖了一下,还慢悠悠地翻了个身,但就是不肯睁眼。

    林洋洋笑着说道“你们给我干儿子取名没有?”

    “我想了一个,叫沈堰,你觉得如何?”秦霜霜笑眯眯道。

    “沈堰,不就是沈言的第四声吗?”林洋洋一脸纳闷地看着闺蜜,“咦,你又在杀单身狗,我们绝交吧,处不下去了。”

    趁这时沈言不在,秦霜霜难得开个玩笑,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一道月牙。

    “你什么时候出院啊?”林洋洋问道。

    “沈堰还要在保温室里观察几天,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秦霜霜答道。

    “话说,你爸爸最近没来烦你吗?”

    说道秦健强,秦霜霜皱了皱眉,慢慢开口道“的确很久没来烦过我了,不知道最近都在捣鼓着什么,平日也不去看我妈一眼。”

    “算了,他不来吸血就已经不错了。”林洋洋撇了撇嘴。

    然而秦健强此时正坐在餐馆里喝着小酒唉声叹气,因为和赌友一起上了投资的船,他当时被赌友画的美好未来给冲昏了头,完全没想过自己根本就不是投资的料,投了个餐馆但生意实在不好,甚至他还往里投入不少钱,都没能挽回局势。

    就连他们住了许多年的房子都被他拿出去抵给了银行。

    秦健强重重的叹了口气,举起酒瓶子给自己又倒了一小杯,通通灌入嘴巴里。

    他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光亮被一个人阻挡,他皱了皱眉,抬眼看过去,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面前的男子穿着一身得体服帖的黑西装,向俊秀通身气质又透着一种贵气,与这破烂的小餐馆格格不入。

    秦健强愣在原地,酒杯仍然以一种往倒的姿势高举着在手中,嘴巴却忘记张开,于是那杯酒水全部洒在了他的脸上。

    秦健强赶忙拿纸巾将嘴巴擦干净,而后看着眼前的男子木讷道“贺先生,您怎么会来到这里?”

    眼前此人名叫贺焯,是秦健强之前在投资时遇到的一位成功人士,但人家那是大人物,据说资产多到可与沈言比肩,他根本无法与其攀上关系。

    而他如今,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餐馆,甚至坐到了他的对面呢?

    贺焯的脸上挂着得体礼貌的微笑,“秦先生,我听说,您最近遇到了些困难?”

    秦健强挠了挠脑袋,讪笑道“投资不顺,没想到这玩意一点也不简单,废了我不少脑细胞,钱也丢出去了不少。”

    秦健强滔滔不绝地跟贺焯吐槽自己这些天在投资上遇到的困难,眼中的讨好之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贺焯的女秘书先站在一旁,看着秦健强的目光带着些许鄙夷。

    “秦先生,我愿意帮你渡过难关。”贺焯一直笑着听着秦健强的言语,面上没带一丝不耐烦,等秦健强说完后,他才慢条斯理地抛出了一个让秦健强意想不到的信息。

    “贺先生,您可愿意帮我?”秦健强愣了愣。

    贺焯微微点了点头,而后给了秘书一个眼神,秘书赶忙将手中的黑色箱子拿了出来,放到秦健强的面前。

    “贺先生,这里面都是什么?”秦健强吞了吞口水,大概猜到了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但他就是有些不敢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会降临到他的身上。

    贺焯笑了一下,“这里面是秦先生后续投资需要的资金,有了这笔钱,相信秦先生能渡过难关。”

    秦健强快速地打开了箱子看里面的钱,顿时就被那一箱子地钱给惊到了,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钱,他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贺焯的秘书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秦健强赶忙将箱子合上,像个贼一样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他独自一个人缓解了许久才消化掉这个事情,而后抬起头看着一脸微笑的贺焯,慢慢开口说道“贺先生为什么要帮我?这笔钱可不是笔小钱。”

    “我看中了你们投资那项目的潜力,所以也想入股,也不忍心看着这样好的一个项目因资金蒙尘,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出。”贺焯抬起眼,看着秦健强慢条斯理地说道“而且,我还会派出我们公司的人才,去协助你管理项目。”

    秦健强的眼睛都快笑没了,他谄媚地握住贺焯的手,笑着说道“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贺先生了,真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贺焯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顿住,但他很快又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说道“秦先生,我们等会儿还有工作,就不叨扰您了,再会。”

    说完这句话,贺焯慢慢地起身,携秘书一起离开饭店,秦健强自然也起身相迎。

    等贺焯和秘书一起上了车,秘书往车窗看了眼目送他们的秦健强,嗤笑一声道“没想到沈氏集团的沈总居然给这种人做了女婿,可真是丢人。”

    贺焯没有回应她这句讽刺,但他的表情在回到车上后瞬间冷凝了下来,他沉声道“湿纸巾。”

    秘书赶忙将湿纸巾递给贺焯,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将自己那只被秦健强握过的手擦了又擦,甚至都擦得皮肤发红。

    贺焯看着自己的手,目光沉沉,却没有一个人能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任何情绪。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