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64章 丢失的那三年
    秦霜霜醒睁开眼睛时,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了。

    她一脸迷茫地看着天花板,鼻尖萦绕着消毒水的味道,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

    怎么会跑到医院里来呢?

    秦霜霜揉了揉酸涩的太阳穴,动了动腿,准备从床上爬起来。

    她太渴了。

    谁知她才用手撑着床坐起来,一个陌生的男子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走了进来,见她醒来,还惊喜道“霜霜,你终于醒了!”

    那个男子叫了秦霜霜的名字,但她眼底却升起了迷茫的神色,她并不认识面前的人是谁。

    但她此时口干舌燥,已经无暇再去问这些问题。

    她咳了几声,哑声问道“有水吗?”

    听见秦霜霜的请求,贺焯赶紧取了口杯去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而后扶着他用下水。

    他的动作十分温柔,让秦霜霜忍不住侧目,她小口地吮吸了口开水,偷偷将视线移向贺焯。

    他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也朝着她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四目相对,偷看被抓到,秦霜霜有些尴尬地转移了视线。

    “怎么呆呆的,那天在水中害怕了?”贺焯轻笑一声,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乱毛。

    若是在往常,他是不会对秦霜霜做出这样暧昧的动作的,但不知为何,她今日醒过来后,眼中没有往日的防备,让他也忍不住逾越了。

    秦霜霜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心底也有些烦躁,但她又说不出原因。

    她忽然抬头,问道“话说,这位兄弟,你到底是谁啊?”

    贺焯揉她头发的手忽然就顿住了,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呆立了半晌才问道“霜霜,你不认识我了?”

    秦霜霜一惊,而后说道“我们之前认识吗?”

    奇怪,这种级别的帅哥,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贺焯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了,秦霜霜循着声音看过去,看见了自己小姐妹的身影,赶忙喊道“洋洋!”

    贺焯站在一旁,眸光闪了闪。

    当秦霜霜问他是谁的时候,他以为他失忆了,但见她这副模样,显然还记得林洋洋。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洋洋的手里拿着饭盒,听见秦霜霜的叫唤,赶忙走过来捏了捏秦霜霜的小脸蛋,说道“秦霜霜,你总算是醒了,你可吓死我了。”

    秦霜霜小心地看了一旁的贺焯一眼,将闺蜜拉得离自己近了些,而后嘴巴附在林洋洋的耳朵旁,小声说道“我怎么会在医院,我昨天不是和你在一起吗?而且这个男人是谁啊?他怎么叫我的名字这么亲密?”

    “啊?你在说什么?脑子坏了?”林洋洋听得一脸懵逼。

    事实证明,秦霜霜的脑子的确坏了,医生说她在湖中溺水时,脑部撞到了石头,引起了选择性失忆。

    医生好生询问一番,才知道秦霜霜的回忆回到了三年前。

    而这三年间发生的一切,在她脑内成了一片空白。

    这也就是为什么,秦霜霜认得林洋洋,却不认识贺焯。

    林洋洋坐在病床旁的位置上,目光中带着担忧,她看着秦霜霜迷茫的表情,问道“霜霜,你真的不认识他了?”

    林洋洋指着贺焯的方向。

    秦霜霜摇了摇头,眼底全是迷茫。

    贺焯见状,他走上前来,对着秦霜霜说道“霜霜,我是李衍啊,你的青梅竹马。”

    当他说了李衍这个名字后,深藏在秦霜霜脑海里的记忆忽然回笼,她在儿时曾住在别的地方,那时她最好的伙伴就是邻居家的李衍。

    “是你啊,我们有好多年没见了吧。”秦霜霜笑了笑。

    林洋洋却是眉头紧皱,对着秦霜霜说道“那你还记得你的婚契吗?”

    秦霜霜和沈言已经离婚了,这是事实。林洋洋问这个问题只是为了确认秦霜霜的回忆停留在哪里。

    其实林洋洋还想问,你还记得沈言吗?

    但是话头到了喉咙,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林洋洋抬头看着秦霜霜的脸,她忘记了这三年的回忆,也就忘记了和沈言走过来的风风雨雨。

    医生说,霜霜的症状是选择性失忆,她的潜意识在逃避那些让她痛苦的回忆。

    与其在痛苦中沉溺,秦霜霜选择了忘记沈言。

    所以林洋洋不敢说出这个名字。

    秦霜霜奇怪地看了林洋洋一眼,说道“知道啊,秦健强把我卖了,莫名其妙就背负了一个三年多的婚姻,我可烦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要出院,等会儿找秦健强算账去。”秦霜霜翻开医院的被子,一副要下床的模样。

    贺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的眸光微动,目光里却带着隐晦的喜意。

    秦霜霜忘记了沈言,这对于贺焯来说,是喜事一桩。

    秦霜霜在林洋洋的搀扶之下回到了秦家,秦家的客厅里此时只剩下了秦健强和李云丽两个人,而秦绡绡正在房间里睡懒觉。

    秦霜霜平日就不喜欢在家里,所以她消失了好几天,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反常。

    秦霜霜大力地推开车门,直直地朝着秦健强的位置跑过去,眼里里带着怒气,脚下生风,带起一阵又一阵的清风。

    她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吓了秦健强和李云丽一大跳,秦霜霜大声地说道“秦健强!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卖给别人了?害我莫名奇妙地背负了三年的婚姻?”

    秦健强很懵,李云丽也是一样,两人看着秦霜霜说不出话。

    但客厅内发出的声响还是吵醒了秦绡绡,她揉了揉眼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眼睛里还带着疑惑,她问道“秦霜霜,一大早上的,你在大声嚷嚷什么?”

    秦霜霜看见秦绡绡,心里也十分震惊,不解道“秦绡绡,你不是在国外上学吗?怎么回国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听到秦霜霜这句话,秦绡绡彻底清醒了,困意消失得无隐无踪。

    她都回来多少天了,秦霜霜在这里搞得哪一出?

    秦霜霜却没太在意秦绡绡的出现,她转回头,继续对着秦健强大声喊道“你不需要给我一点解释吗?一声不响地将我卖给了别人,我连我名义上的老公都不认识,就成为了人家的妻子,你为了钱居然做出这种卖女求荣的事情?!”

    听到秦霜霜的话,秦绡绡震惊了,忙跑上前来,对着秦健强说道“爸,你真做了这种事情?!”

    秦健强看了一眼秦霜霜,又看了一眼秦绡绡,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无地自容。

    秦绡绡见秦健强这服模样,就知道了秦霜霜所说的全是真的,她有些失望地看着父亲,实在不明白父母为何对姐姐这么偏心。

    秦绡绡到如今都不知道秦霜霜和她不是亲姐妹的事情。

    秦霜霜本来也不对秦健强抱有希望,她早就看清了,所以不抱期待。

    她深深地看了秦健强一眼,而后脚步微动,自己回了房间里。

    见秦霜霜的房门紧闭,李云丽拉着早站在一旁的林洋洋的手,问道“阳阳,霜霜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婚契的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

    林洋洋叹了口气,而后说道“霜霜前些天意外落水了,醒过来后却丢了这三年的记忆。”

    在场的秦家人听到林洋洋的话,脸上的表情都十分震惊。

    秦绡绡的脸上是实打实的担忧,但是李云丽的表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她一直对与沈父给她的那笔钱忧心忡忡,每日都在担忧秦霜霜知道这件事情后怪罪于她。

    害怕母女离心,又因为穷怕了,想握住那笔不干净的钱,她心里复杂得很。

    这下,听闻秦霜霜失忆了,李云丽的心中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庆幸,女儿忘记了这三年的过往,那以后她再用起这笔钱,良心也会安稳许多。

    秦绡绡拉着林洋洋的手,问道“洋洋姐,我姐姐怎么会失忆了?丢的还是这三年的记忆?”

    林洋洋想起秦霜霜的状态,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想她的潜意识可能是在逃避吧,和沈言相爱的这几年分分合合,又历经风雨,她或许太痛苦了,所以才选择了忘记吧。”

    李云丽回过神来,忙说道“没错,霜霜既然这么痛苦,我们就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她,就当做这三年不存在吧。”

    秦绡绡皱了皱眉,有些迟疑地说道“可是霜霜说她还有个孩子,这件事也要瞒着她吗?”

    李云丽指责道“你要是告诉了你姐姐孩子的事情,你怎么解释孩子的来历和父亲?而且她现在忘记了这三年,正好可以重新开始,若是知道了孩子的存在,会阻碍到她的未来的。”

    秦绡绡有些被李云丽说服了,但不知为何,她心里觉得怪怪的,无论是秦霜霜失忆还是母亲反常的举动,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秦霜霜待在床上睡了很久,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有一个男人轻轻地拉起她的手,她却怎么也看不清那男人的脸。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有些酸涩,在梦里留下了眼泪,好像在委屈,又好像在和那个男人撒娇。

    男人俯下身子,轻轻地擦拭掉她的眼泪,口中调笑道“真是个小哭包。”

    秦霜霜朝着男人伸出了手,脱口而出,“你是谁?”

    可就在她的手接触到他的脸的时候,梦中的一切慢慢化为了泡影,她一下子从梦里惊醒。

    她的脑门上全是细密的汗水。

    秦绡绡有些奇怪地看着她,说道“为什么问我是谁?我不是你最爱的妹妹吗?”

    秦霜霜有些恍惚地摇了摇头,说道“做了个奇怪地梦。”

    随后她从床上起身,从衣柜里取了干净的衣服走进厕所,却在脱去衣服后,她有些震惊地看向自己地腹部。

    在光滑白皙的腹部上,她看见了一条狰狞的疤痕。

    秦霜霜摇了摇头,在她的记忆里,完全没有找到有关这个疤痕的记忆。

    她重新穿好衣服,走到了客厅,此时李云丽正在看家庭剧,对她的来意一无所觉。

    秦霜霜走到李云丽的面前,问道“妈,我刚刚准备去洗澡,却发现肚子上有一天疤痕,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李云丽的笑容忽然就凝固了。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