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65章 欺骗
    李云丽的脸色苍白,看着秦霜霜半晌没有说出话。

    秦霜霜皱了皱眉,只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但她说不上来为什么。

    她问道“妈?你怎么不说话?”

    李云丽猛地回过头来,笑容干巴巴的,随口说道“你就是溺水了才进的医院,在湖底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划伤了吧。”

    秦霜霜疑惑道“那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我到底是怎么溺水的?我从小就是旱鸭子,不可能会去游泳啊。”

    李云丽站起身来,关上电视,而后走向厨房去洗菜,整个过程没给秦霜霜一个眼神,她头也不回地说道“当时人太多了,你不小心被人群挤下了湖泊里。”

    秦霜霜没想太多,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便拿着衣服重新回到厕所洗澡。

    听见秦霜霜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李云丽忽然松了口气,手中的菜也被放了下来。

    李云丽捂着胸口,久久没有说话,像一个雕塑一样,她心里想,一定不能让秦霜霜知道这三年的事情。

    高熙坐在自家的花园里喝茶,她的心情十分糟糕,脸色顿时也变得极为难看。

    她拿起茶杯吮吸了一口,却在下一刻脸色巨变,猛地将茶杯扔在地上,吓了旁边的佣人一跳。

    高熙的声音十分刻薄“怎么这么烫?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滚下去!”

    佣人瑟缩着将茶杯的碎片清理干净丢到垃圾桶里,而后拿着茶壶离开了花园。

    高熙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花瓶,那个目光中蕴含着嫉妒和仇恨,仿佛她在盯着的不是花瓶,而是秦霜霜的脸一样。

    她将秦霜霜推下水中那一天,沈言去调了拳击馆的监控记录,发现了她对秦霜霜的所作所为,十分愤怒,便驱车来到高家的大宅子里,和她发了好大的火。

    想到这里,高熙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扎进了手心肉。

    沈言离开高家时,他冷漠地说道“我这辈子,不可能会喜欢上你这种女人!若是霜霜没救过来,你就是杀人犯!”

    高熙气得发疯,沈言凭什么拿秦霜霜拿个女人来和她做比较?

    她这辈子顺风顺水,怎么偏偏就遇上了个秦霜霜?

    她恨死了秦霜霜,心中不住后悔,秦霜霜的运气怎么这么好,这样都死不了。

    想到这里,高熙忍不住咬牙切齿,身后一个带着墨镜的黑衣男子走上前来,对着高熙颔首道“大小姐,据可靠消息,秦霜霜失忆了,丢失了这三年的记忆。”

    听到这则消息,高熙先是一愣,接着巨大的狂喜冲上脑门,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天果然都在帮她!

    这么好的机会,她可绝对不会放过!

    她要趁着秦霜霜失忆,彻底地拿下沈言的心!

    高熙问道“沈言知道这件事情了吗?”

    手下说道“应该还不清楚。”

    “很好,把这个消息封锁下去,千万不要被沈言察觉了。”

    “我知道了,大小姐。”黑衣人点了点头,而后退了下去。

    花园里只剩下高熙一个人,她的嘴角勾起一道危险的笑容,若是有人在此,绝对会被她的笑容渗到背脊发凉。

    高熙拿出手机,给自己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父亲很快就接通了她的电话。

    “熙儿,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爸爸在工作呢。”

    高父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高熙的嘴角挑起了一个笑容的弧度。

    她说道“爸爸,今天有人告诉我,秦霜霜失忆了,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所以我想你帮忙把秦霜霜送到国外去。”

    高父的表情有一瞬间凝固了他没有想到经过了这么多事情,高熙还是对沈言抱有幻想,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对高息说道“熙儿,你还想着沈言那臭小子呢?”

    高熙心底有些不悦,眉头轻挑,语气也有些不高兴“我不管,我就是一定要嫁给沈言,这是我毕生的梦想,爸爸,你到底帮不帮我?”

    高熙清楚地知道自己父亲的命门,只要她撒个娇再闹一回,父亲一定会答应她的请求,于是她说着说着,话语中带着一丝哭腔。

    高父见不得女儿受委屈,他自私地将这一切都怪罪到秦霜霜的头上。

    听见女儿的声音里带着哭腔,高父心中有些心疼,于是对着女儿说道“熙儿,别哭了,爸爸一定将秦霜霜送到国外去,不会有人打扰你们的生活的。”

    高熙笑了,“谢谢爸爸,我就知道你是最爱我的。”

    而在秦家,秦霜霜睡了一夜醒来后,她忽然想到了一件被她忽略的事情。

    那就是她的前男友薛令浩。

    如果她没失忆,她自然不会将薛令浩放在心上。

    但此刻,她的记忆回到了三年前,她的回忆起点就变成了和薛令浩刚刚分手。

    而薛令浩那狗崽子,谈恋爱的时候花了她那么多钱,居然还好意思出轨。

    秦霜霜不服,非常不服。

    因为别的女人花钱给男朋友花,一般是在养小白脸,可她呢,一腔热忱被个人渣给鞭挞了。

    人家小白脸好歹相貌上是可以超过很多人的,但是薛令浩有啥优点,他不就是个人渣嘛,相貌也长得也不咋滴,居然好意思出轨。

    秦霜霜从床上爬起来,换了身衣服准备去找薛令浩算账。

    但是等她到学校的时候,一个人闯进男生寝室,却怎么也找不到薛令浩那个狗崽子。

    抓着被子的男生对着秦霜霜大喊道“这位姐姐,我们寝室所有人都在这里,你莫不是失忆了,找错地方了吧?”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位男生真相了。

    秦霜霜挠着脑袋出了男生寝室,只觉得脑子乱乱的,却怎么也理不清。

    难不成落水的时候,真的把脑子给摔坏了?

    秦霜霜晃了晃脑袋,将心中想的那些想法全部抛出脑外,而后朝着薛令浩家走去。

    她想,是她忘记了,薛令浩在校外租了房子,她应该去那里找他才对。

    薛令浩的房子离大学学校不远,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过了这么多年,薛令浩还住在这一片区域,实在是让人不能理解。

    秦霜霜狠狠地拍门,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薛令浩过来打开门,她心里不太开心,于是又加大了几分力气。

    薛令浩正在睡懒觉,听到门外的拍门声,他的心中也十分烦躁,没办法只好下了床,穿上脱鞋就往门口走过去。

    边开门边说道“谁啊?大清早的,为什么在这里扰人清梦?”

    他一打开门,看见门外那张脸后,他直接惊呆了,原先眼睛里还带着困意,现在困意已经被抛到九霄之外。

    “秦霜霜?你怎么在这里?”薛令浩有些懵逼。

    若他没算错,上一回他去沈言家找秦霜霜道歉后,他们两就没再见过了。

    如今算算,也有一年的时间。

    所以秦霜霜为什么会找到他家里来?

    秦霜霜狠狠地瞪了薛令浩一眼,对着他说道“薛令浩,我原本觉得你是真对我好,没想到你也是个不老实的,居然拿着我的钱去和小姑娘谈恋爱。”

    薛令浩的目光变得更加茫然了。

    这这到底是哪一出?

    背叛秦霜霜的事情,不是好多年前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薛令浩忍不住问她。

    “你还敢不承认?我都亲眼看见了!既然你背叛了我,你就把我这些年在你身上花的钱全部还回来。”秦霜霜十分生气。

    薛令浩十分无奈,刚想呛她几句,就想起了之前沈言对他说过的话,顿时有些怂了。

    薛令浩心里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就当拿钱消灾得了。

    他拿出手机跳出支付宝的app,这时才发现,原来秦霜霜没有把他的支付宝账号给拉黑,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一脸怒气的秦霜霜,薛令浩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他没想太多,只能用手机转了两万块钱给她。

    秦霜霜听见了手机到账的声音,生气地瞪了一眼薛令浩的脸,而后离开了薛令浩所在的房子。

    见秦霜霜的背影越走越远,薛令浩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嘟囔道“这都是什么屁事啊?一天天的。”

    他往地上吐了口口水,而后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秦霜霜刚离开这条小巷子,忽然听见了一声车辆的鸣笛声,她循着声音看过去,看见了贺焯的脸。

    他正坐在轿车的驾驶位上,车窗降下,他那张俊脸直接暴露在她的视线里。

    “我老远就看见你了,你在这里做什么?”贺焯朝着她挥了挥手。

    见到贺焯,秦霜霜的眼睛里升起一抹惊喜,她快步朝着他的车子跑过去,而后笑着说道“我来这里找前男友算账啦。”

    “那你算账可成功了?”贺焯失笑道。

    秦霜霜得意地扬了扬下巴,说道“那当然,本女侠可不是白被人欺负的。”

    “那女侠算完账了,要不要在下送女侠回府?”贺焯笑着说道。

    他的说法成功地将秦霜霜逗笑了,也没有扭捏,直接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而后豪气地说道“走吧,打道回府。”

    贺焯的目光中藏不住笑意,“好嘞,女侠。”

    等秦霜霜到家的时候,秦绡绡已经出门了。

    秦霜霜没有想太多,因为妹妹昨晚告诉过她,今天要出去应聘职位来着。

    家中此时只剩下秦健强一个人,李云丽不知道去了哪里,秦霜霜无视了他的存在,热情地邀请贺焯到家中一坐。

    但她没想到秦健强能这么无耻,当着客人的面也好意思来找她要钱。

    只见秦健强无赖地朝着秦霜霜伸出手,说道“没钱花了。”

    秦霜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自己有手有脚的,自己挣去。”

    秦健强好长一段时间没找秦霜霜要过钱,因为秦绡绡在家。

    秦绡绡看不得秦健强整日吸秦霜霜的血,总是要出言阻止,而秦绡绡又是秦健强的亲生女儿,他宝贝得不得了,当然不会当着女儿的面找秦霜霜要钱。

    可今天,被他抓到机会了。

    秦霜霜看着他那副贪婪的嘴脸,心中就来气,刚想说些什么,一只手就越过了她。

    贺焯的手中拿着一叠钱,对着秦健强说道“这里有一万块,霜霜刚病愈,不宜生气。”

    秦健强眉笑眼开,秦霜霜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