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兵王归来〕〔假面王妃〕〔女子医院的男医生〕〔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重生之小小农家女〕〔剑道第一仙〕〔绝世强者〕〔总裁虐妻一时爽追〕〔无敌小天师〕〔全职国医〕〔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真是超级明星〕〔文豪娱乐家〕〔腹黑三宝太难缠〕〔无上圣尊〕〔绝品村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66章 你们不会是碰瓷的吧
    秦健强痞里痞气了这么多年,早就将看眼色这个技能锻炼得惟妙惟俏。

    他早就注意到秦霜霜的表情不大对,就在贺焯将那沓钱朝他伸出来的时候,他便眼尖手快地将钱取过来,又在秦霜霜发飙前溜出了秦家。

    秦霜霜没能抓住秦健强,只能在他身后大喊道:“秦健强,给我站住,把钱拿回来。”

    但秦健强那厮精明得很,脚上好像装了轮子一样,跑的飞快,没多久,秦霜霜就看不见钱坚强的身影了。

    贺焯伸出手拦住她,说道:“别追了,不值得。”

    秦霜霜回过头来,看着贺焯的目光却隐约带着怒气,“你怎么把钱给秦健强了?”

    贺焯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眸光微动:“没事,就当做拿钱消灾罢了。”

    “秦健强那家伙就是个无赖,他不会把钱还给你,而且会把它用在不好的地方上。”秦霜霜抓了抓头发,心里有些烦躁,又无法疏解。

    “不生气了,反正时间还早,我请你去喝茶吧。”贺焯的眼珠子转了转,将话题给转移了。

    秦霜霜愣了一下,继而死死地盯着贺焯那张俊脸,表情纠结,不知在想些什么。

    视线莫名其妙就对上了,对面就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贺焯没忍住,先一步移开了视线。

    他转过头,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只觉得心脏一直在跳动,好似无法停下来。

    这种情况下,贺焯忍不住多想,或许,失去了三年记忆的的秦霜霜,也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吗?

    答案当然不是,秦霜霜只是纳闷地瞧着贺焯的脑袋,差点就脱口而出,“帅哥,你脑袋没问题吧?”

    明明是她麻烦得他给了秦健强那无赖一笔钱,他没因此疏远她这个朋友就不错了,反而还要请她去喝茶?

    秦霜霜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她在心中没有吐槽太久,她心里也觉得贺焯的提议不错,清茶能够静心,或许能将她心底的混乱给抚平,何乐而不为呢?

    她推开门走到他的车边,却发现贺焯并没有跟上来,回过头才发现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霜霜郁闷地朝着他喊道:“李衍,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呢?不是说去喝茶吗?”

    被她的嗓音拉回了思绪,贺焯看着秦霜霜的方向,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看得秦霜霜直皱眉头。

    她滴个乖乖,这个儿时玩伴脑子好像也出现了问题。

    看见秦霜霜迷惑的眼神,贺焯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他笑了一声,而后用车钥匙打开车门。

    到达贺焯所说的茶室的时候,秦霜霜的眼睛里染上了后悔的情绪。

    她看着古色古香的园林建筑,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她回过头,拉了拉贺焯的衣袖,小声说道:“我们换个普通的茶室就好了,这里肯定很贵。”

    贺焯从容一笑,“没关系,我有的是钱。”

    秦霜霜用只有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嘟囔道:“又不是我的钱”

    贺焯已经拾步进了水榭之中,秦霜霜无奈,只好跟了上去。

    湖水泛着点点水光,有清风越过湖畔,在拂柳的飘扬下来到水榭中,轻轻地拂过秦霜霜的发丝,也将她烦躁的内心抚平了。

    “来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贺焯招呼了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道。

    穿着古装的服务员应声下去准备,顿时,整个水榭上,只剩下了贺焯和秦霜霜两个人。

    秦霜霜看在栏上吹着风,表情十分惬意。

    贺焯笑了一声,而后走到她的身旁,见她闭着眼睛感受风的抚摸,便问道:“这里的风景是不是很好?”

    听见他的声音,秦霜霜睁开眼睛,接着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感觉来到这里,心里也平静了很多。”

    贺焯刚想接话,就听见秦霜霜又说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十分熟悉,好像以前来过,但我的回忆里根本没有这段记忆。”

    贺焯的脸色忽然变了,但他多年上位,在秦霜霜察觉之前就将自己的表情整理好了。

    但他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这家茶室在运城的茶文化圈十分有名,能在这里预约到位置的人非富即贵。

    秦霜霜既然觉得熟悉,那能带她过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沈言。

    贺焯有些后悔,今日出门前应该让助手做一下调查,若是做足了准备,他是绝不会选择这家茶室的。

    想到这里,贺焯藏在袖子里的手忽然握成了拳头。

    但他不能让秦霜霜继续回忆过去,他不想再回到她对他抱有防备的阶段。

    他赶忙出声道:“霜霜,你可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

    秦霜霜笑了笑,“当然记得啊,不过你那时候黑黑的,而且那时候年龄太小了,我都不知道你长大后会这么帅。”

    “搬家后,你过得怎么样?”

    贺焯其实想问的是,你和我分开的这十几年,你过得如何?

    但他不敢这么说,他害怕吓到她。

    听见贺焯的话,秦霜霜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怔愣,她开始回想起这些年的生活,其实不太好,甚至很多时候,她也曾想过放弃。

    秦霜霜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就那样啊,不好也活到这么大了。”

    贺焯看着她恬静的侧脸,他仿佛再走进一步,就能闻到她身上的气息。

    他有些恍惚,忽然回想起在秦家时,秦霜霜那不带掩饰的目光,他好像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

    他鬼使神差地,忽然就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霜霜,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闻言,秦霜霜一愣,猛地转过头来。

    她看见他真挚的眼神,有些不敢置信。

    从她在医院中醒过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贺焯,且他将她照顾得十分好。

    扪心自问,她对他是有好感的。

    但脑子里又好像有一个小人在叫嚣着,对他的好感撑不起喜欢的重量。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只能将所有的原因归结在那份有名无实的婚姻上。

    秦霜霜不敢看贺焯的眼睛,她有些慌乱地躲开,而后说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婚姻了,我不想拖累你。”

    “我有点事,先走了。”说完这句话,秦霜霜像逃跑一样地逃离了这里,连手提包都忘了拿。

    贺焯远远眺望着她的身影,脚步好像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

    服务员将茶壶端上水榭,看见水榭中只剩下贺焯一个人,顿时有些迟疑。

    贺焯摆了摆手,道:“放着吧。”

    听到客人的吩咐,服务员将茶壶端放在茶桌上就退下了,贺焯倒了一杯茶水到茶杯里,又端着茶杯走到木栏处,对着湖泊直直地倒了下去,目光幽冷复杂,让人看不清深浅。

    秦霜霜走得匆忙,叫了辆出租车,等出租车停在秦家的门口,她下了车,就听见了一声叫唤。

    “霜霜。”那声叫唤清冷隽永。

    她转过头去,看见了一个陌生但十分英俊的男人,男人的手中还抱着一个可爱的小朋友。

    秦霜霜仔细地搜寻了回忆,没能从混乱的回忆里找出这号人物来,以为那人在叫一个也叫霜霜的人。

    但是几秒以后,她发现她想错了,那个男人的目光深深地锁在她的身上,抱着孩子朝着她走过来。

    “你前段时间落水了,你朋友不让我去看你,我今天特意带了小堰过来找你,我知道你想他了。”沈言将怀中的孩子抱过去。

    秦霜霜十分懵懂地接过了那肉嘟嘟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孩子看见她,好像十分的开心。

    秦霜霜奇怪地抬起头,有些看不懂这个发展,她问道:“这位先生?你怎么突然抱了个孩子给我?你们不会是碰瓷的吧?”

    不会吧,看这男子人模人样的,居然还干这种勾当?

    不过他怎么会盯上她这种穷逼啊?

    秦霜霜真是欲哭无泪。

    听见秦霜霜的问话,沈言愣在了原地,他看着秦霜霜的眼睛,她的目光真挚,不像在说谎。

    而且她这么爱小堰,不应该会这样啊。

    沈言的目光十分复杂,他的脑海中快速地划过了一个可能。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头已经到了喉咙,就被一个突兀的声音给打断了。

    “霜霜,你在干什么?”李云丽站在他们的三米远处,脸色十分难看。

    秦霜霜回过头来,说道:“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李云丽快步走过来,将沈堰从秦霜霜的怀中抱出来,沈堰和母亲分离,瘪了瘪嘴,大声地哭了出来。

    李云丽对着秦霜霜大声道:“你先回家,我有话要和这位先生说,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她的话语有些冲,使得秦霜霜摸了摸脖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听见那孩子的哭声,心里莫名觉得也不高兴。

    “还不快回去,要我打你吗?”见秦霜霜站着不动,李云丽提高了音量。

    秦霜霜摸了摸脖子,赶忙离开了这里。

    等秦霜霜走远,李云丽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沈言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皱了皱眉,问道:“妈,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云丽猛然抬起头,大声说道:“别叫我妈!你和我女儿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别这么叫我。”

    沈言的眉头皱得更深,声音也十分冰冷,“那霜霜是怎么回事,不记得我就算了,为什么连小堰都不记得了?”

    李云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沈堰塞到他的怀中,说道:“反正霜霜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不许你们沈家人再一次伤害她,以后不要再出现了霜霜面前了。”

    沈言转过头,看了眼秦家的方向,房门紧闭,他看不见秦霜霜的身影。

    他将怀中的儿子抱紧,最后看了李云丽一眼,而后抱着孩子上了等候在一旁的车子里。

    沈言一上车,就和坐在驾驶座上的宋青说道:“霜霜好像失忆了,你去把这件事调查一下。”

    宋青应了一声,而后启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贺焯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沈言所在的那辆车逐渐远去,而后他拿起秦霜霜落下的手提包下了车。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