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摊牌了我是大唐天〕〔天门帝国〕〔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重生之再铸青春〕〔1985香江枭雄〕〔赵旭李晴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我的冰冷大小姐〕〔海贼之苟到大将〕〔绝世盛宠,黑帝的〕〔龙婿陆凡〕〔焚天绝神〕〔盖世医圣〕〔盖也医圣〕〔医鸣惊人:残王独〕〔沈梦玉〕〔时莜萱盛翰钰〕〔文明之万界领主〕〔爱到深处无怨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72章 我们之前谈过?
    从店员那里拿了宾馆门牌,秦霜霜扶着沈言进了房间,一打开门就被那粉红地灯光给弄懵了。

    “呃这不会是情侣套房吧?”秦霜霜看着晃眼得刺眼的灯光,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沈言的目光则看着床上的玫瑰花瓣,一脸淡定“你想的应该没错。”

    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尴尬。

    秦霜霜脸色大变,从厕所里拿了垃圾桶,快步朝着床走去,接着将满床的玫瑰花瓣扔到了垃圾桶里。

    她一边忙活一边吐槽道“这家宾馆的品味也太差劲了吧,平时生意一定很糟糕!”

    沈言失笑,一个人转身回到门口处,摁了几下灯,灯光就由粉色灯光变成了昏黄灯光。

    虽然还是有些暧昧,但至少要比粉红色正直得多。

    秦霜霜不好意思看他,目光只盯着脚,轻轻将头发勾到耳后,说道“你刚刚好像咳嗽了,是不是感冒了,我刚刚看见镇上也有药店,我去给你买药吧。”

    闻言,沈言的眼睛竟然划过一丝尴尬,下意识又想握成拳头抵在唇下假咳几声,好在他及时停住了。

    “那个,我刚刚就是有风进嗓子眼了,不是感冒,你别担心。”

    秦霜霜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疑惑,“沈先生,真的没有什么事吗?那你手上的伤还要去看看吗?”

    沈言随即活动了一下手臂,而后说道“无大碍,就是有些不灵活,休息几天应该能好。”

    听到他这句话,秦霜霜的表情也有些不自在,嘴角轻轻撅起,看着他的目光也十分幽怨,“那你还让我扶你走了一路?”

    沈言尴尬地移开目光,他这不是许久没见着她,再加上受伤的优势,他便大胆逾越了。

    他移开目光,而后说道“房里只有一张床,你今晚就睡床上,我睡沙发。”

    秦霜霜阻止他道“那可不行,你是伤员,还救了我一命,我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呢。”

    沈言无奈一笑,“你之前可没对我这么客气过。”

    秦霜霜的记忆有断裂,他的回忆和她并不相融,只耸了耸肩,说道“可是这样的确不好,我会良心不安。”

    沈言没有看她,往厕所走去,秦霜霜也跟着,他在里厕所只剩几十厘米的时候回过头来,一脸无奈“我现在要去洗澡了,你确定还要跟着吗?”

    闻言,秦霜霜的脸骤然染上了红色,脸上烫烫的,她的眼神飘忽,说道“您请。”

    这个时候,秦霜霜无比庆幸,这家宾馆的品味虽然很差,而且定位不太好,但好歹没有无耻到将浴室弄成玻璃制造的。

    但是听见浴室里的水声,秦霜霜还是忍不住害羞了。

    从小到大,她从未和一个男人来过宾馆,就算是她的前男友,也没有过。

    她将自己埋头在被子里,结果就彻底地睡了过去。

    沈言从厕所里出来,头发上带着水意,身上的衣服却还是之前那一套。

    毕竟是个陈旧的小宾馆,沈言不敢用这里的浴巾毛巾等物。

    他才刚出来,就看见了床上用被子包出来的茧子,他无奈地一笑,慢慢地走到床前,将茧子打开,她红通通的小脸就这么暴露在自己的视线内。

    沈言有些恍惚,自从两人离婚后,他便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仔细地看着她的脸了。

    想到前尘往事,沈言轻轻地叹了口气,“霜霜,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他抬起头,却看见她的睫毛微微颤抖,心中了然。

    沈言的音量大了几分,说道“秦霜霜,醒醒,你该去洗澡了。”

    听见他的声音,秦霜霜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我怎么睡着了?”

    “太累了吧,你快去洗个澡,然后就可以休息了。”沈言的目光温柔,让她无所遁形。

    秦霜霜不敢看他,只重重地点了点头,而后像逃跑一样逃进了厕所。

    她一跑进厕所就瘫在了门后,心脏跳动的频率让她心惊。

    自从落水醒来后,她的睡眠很浅,几乎在沈言打开厕所门的时候,她已经醒了过来,但两人之间那奇怪又熟悉的气氛让她迟疑了,便躲在被子里没有出声。

    谁想到沈言居然走了过来,直接拨开了她制作的被子茧子,说实话,那一刻她紧张得心脏哐哐乱跳不止。

    沈言那声小声的自言自语也全部落在她的耳朵里。

    很奇怪的感觉,明明他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陌生得不能再陌生。

    但她的潜意识,居然希望发生点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她是不是疯了?

    秦霜霜摇了摇头,而后打开花洒,滚烫的热水淋在身上,花白的热气氤氲糊了眼睛,而她只想将心中混乱的思绪全部抛出脑后。

    这一个澡她洗了很久,等出来的时候,沈言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但他身材修长,只坐得下两个人的沙发哪里能装得下他,秦霜霜看见他好看的眉眼皱着,忽然就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轻轻走到沙发旁,用手戳了戳他的手臂,而后说道“沈言,你快醒醒。”

    说出他的名字的那一瞬间,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怔愣,似乎这么名字她在心里已经叫了很久。

    沈言还没完全睡着,他睁开眼睛,看着她没有说话。

    秦霜霜别过脸,声音像蚊子般小,“柜子里还有一床被子,两个人盖两张被子应该没事的,你到床上睡吧。”

    她的脸红得像在滴血,说完这句话,她就快步跑回了床上,将自己裹成一团。

    灯被沈言关上了,整个房间归为黑暗,但窗外的月光又透着玻璃窗户泄进了屋子,秦霜霜闭着眼睛,感受到身旁的床位往下陷了一点点,她不由得抿了抿唇。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安静得一点声响也没有,就连翻身的动静也没有,她忽然就出了声“沈言,你睡了吗?”

    耳朵里传来他干净的声线,“还没。”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我们之前是不是在谈恋爱?”秦霜霜的心脏怦怦跳,却还是抛出了这个让她疑惑了很久的问题。

    沈言愣住,没想到她会问出这个问题,他不由得苦笑,他今日那声叹息,果然还是被她听见了。

    “谈过。”他轻声说道。

    秦霜霜注意到沈言说的是谈过,问道“我们分手了?”

    她是真的起鸡皮疙瘩了,上一次见到沈言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怀中那个孩子明显和他是父子关系,自己居然还爱上了有夫之妇?

    她在脑内不断地闪过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念头。

    难不成她做了小三,结果被正室给抓了个正着,之后她和沈言分手,因为郁郁不乐起了自杀的念头跳入湖水中,醒过来就失忆了。

    所以她身边的所有亲朋好友都在隐瞒她失忆的事情。

    所以母亲对沈言的态度才会这么糟糕。

    她在心中脑补了一系列的狗血剧情,但她不知道,现实往往比想象要狗血得多。

    当她听见沈言的下一句话时,她石化了。

    沈言说“不,我们离婚了?”

    过了好半晌,秦霜霜惊呼出声“诶??那你那天带着的孩子是?”

    “我们两个的孩子。”沈言轻飘飘道。

    秦霜霜彻底石化了,若是有阵风吹过来,她觉得自己甚至能被风吹成沙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的印象里,她明明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怎么就和人生了孩子,最后还以离婚收场了?

    秦霜霜捂着头,一脸地不敢置信。

    沈言叹了口气,转过身来,轻轻地揉了揉秦霜霜的头,说道“都过去了,很晚了,睡吧。”

    不知为何,她满心的疑惑忽然就被他奇异地抚平了,她闭上眼睛,逐渐进入了梦乡。

    月亮离去,换来了太阳。

    温暖的阳光渐渐洒进房间里,洒在秦霜霜的身上,她只觉得身上暖洋洋的。

    她舒服地发生一声喟叹,而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整个屋子亮堂堂的,身边的床位上空了一人。

    她听见浴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水声,又一下子躺回了床上。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沈言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看着躺在床上挺尸的某个人,他无奈一笑,说道“起来洗漱了,桌子上早餐,吃完就到宾馆大厅找我,我助理过来接我们了。”

    等沈言走了以后,她眨了眨眼睛,才小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而后跑到厕所去洗漱。

    等洗漱完,用过早餐,秦霜霜才下楼去往宾馆大厅,刚下楼就看见沈言的身旁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他看见秦霜霜,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对着秦霜霜鞠了一躬,说道“夫人,好久不见。”

    秦霜霜讶异地摆摆手,“不用这样,话说你怎么称呼啊?”

    “夫人忘记了,我叫宋青,是沈总的助理。”

    秦霜霜心中有些压抑,她转过头看着沈言,没想到她的前夫居然还是个总裁。

    秦霜霜对着宋青摆了摆手,“不用叫我夫人了,我听说我和沈言已经离婚了。”

    沈言的眼眸中快速地划过受伤的情绪,但他将这个情绪掩饰得非常好。

    “上车吧。”他淡淡地说完这一句话,长腿一迈,率先离开宾馆并上了车。

    秦霜霜没想太多,紧接其后,刚上车就听见沈言问她“是送你回秦家还是林洋洋家?”

    秦霜霜一愣,而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回家,你带我去看看我孩子,可以吗?”

    她丢失了三年的记忆,她对他所说的一切陌生又熟悉,忽然被人告知有一个小家伙和她血脉相连,她便忍不住想去看看那个小家伙。

    而且她清楚地记得,上一回沈言带着那孩子来找她,小家伙一被抱紧她的怀里,脸上的依赖让她动容,后来孩子被母亲抱走的时候,小孩子瘪了瘪嘴,直接哭出了声。

    她那时不知他们之间的亲子羁绊,只是觉得心疼小朋友哭得可怜。

    现在知道了那孩子是自己的孩子,她就再也忍受不住了。

    “我忘记了这三年的回忆,我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想去看看他。”秦霜霜看着沈言的眼神中带着乞求。

    “好。”沈言哑声道,又对着宋青说道“去沈家。”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