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重生之再铸青春〕〔1985香江枭雄〕〔赵旭李晴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我的冰冷大小姐〕〔海贼之苟到大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80章 吃味
    秦霜霜看着沈言那张俊脸,对于他的出现她也十分意外,但他话中的意思让她皱了皱眉。

    秦霜霜的口气也不太好,“关你什么事?”

    听见她的话,沈言对私奔的推断更信了几分,心中被巨大的慌张填满,却总爱用锋利的言语去武装自己。

    他伸出手,扣住秦霜霜的手臂,说道:“你不能和他走,你难道忘了小堰吗?你是孩子的妈妈,你不能不负责任!”

    秦霜霜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用孩子来威胁她,眼角一挑,怒气从眸中迸发,“你是不是有病啊,为什么要拿孩子来威胁我?”

    她努力挣扎,却无法挣脱,在车里的贺焯反应过来,快步从那边走过来,想将沈言的手甩开,但无奈沈言的力气实在是很大。

    秦霜霜皱了皱眉,表情有些痛苦,“你弄疼我了。”

    听见她这声痛呼,沈言蓦地一愣,随即放开了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腕上被扣出了一道红痕,红痕狰狞地摆在他的眼前,他不禁有些懊悔。

    秦霜霜揉了揉自己的微微发疼的手腕,她抬起头看着沈言,冷声道:“首先,我们来到晋城有很要紧的事,请你不要把事情讲得那么难听。其次,你不该管我的私事,更不该把孩子牵扯进来。”

    说完这句话,她将放在沈言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而后打开贺焯的车门坐了进去。

    借着车窗,沈言沉默地看着她的侧脸,眼中划过一丝受伤的情绪。

    贺焯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微笑,深深地看了沈言一眼,嗤笑了一声,而后转身回到驾驶座,驱车离开。

    沈言默默地待在原地,看着车子冲破夜幕,慢慢地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他的目光深邃复杂,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贺焯带着秦霜霜回到了运城,但是这一回他们没有选着上次的酒店,而是换了一家。

    因为高熙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烦人了,若是她再来招惹秦霜霜,秦霜霜肯定是处理不来的。

    况且,秦霜霜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高熙。

    因为李氏集团仍然处于危机阶段,回到运城之后,贺焯接到了助理的电话,他默默地听完后,表情十分凝重。

    秦霜霜注意到他的异样,便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贺焯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公司临时有事,我这几天都得回公司处理公事,所以不能陪你了。”

    秦霜霜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说道:“害,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需要别人陪着啊。”

    贺焯看着她的眼睛,而后说道:“关于你生父的事情,我不会就此放弃的,我会让手下人去注意,你别难过。”

    “反正我这么多年也是好好地长大了,说实话,我就算是找不到生父也没关系,而且如果他真的是一个渣男,我更宁愿不认这个父亲。”秦霜霜对着窗外叹了口气。

    “好,那我就先走了。”贺焯笑了笑。

    秦霜霜点了点头,将贺焯送出门去,等贺焯离开后,她满脸的笑意全部落了下来,眼睛里藏着忧愁。

    为生父的线索中断,也为沈言的态度。

    秦霜霜摇了摇头,极力想把那人的脸丢出自己的思绪里。

    不该想他,他们本就不该有任何关系。

    贺焯就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自然没有时间来陪秦霜霜散心。

    林洋洋最近又出差了,秦绡绡也搬去了其他城市,秦霜霜左思右想了很久,居然找不到一个逛街的人,无奈第二天只能一个人出门散心。

    秦霜霜去了最近的商场,一个人悠哉悠哉的逛街,是不是就走到店里去逛一逛,也悠哉得很。

    但是她却没发现,身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默默注视着她的身影。

    那双眼睛里还隐隐带着恨意,浓烈得好像要两人淹没。

    眼睛的主人是张子琳,脸上却带着口罩,将脸上那道狰狞的伤口遮住了。

    自从脸上受伤之后,她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过门了,今日好不容易出趟门散散心,居然碰上了秦霜霜。

    张子琳恨得牙痒痒,先前那些流氓伤了她的脸,她却自私地将其中的过错全部推到了秦霜霜的身上,从未想过,正是她狠毒的因才造成了这样结果。

    但像张子琳这么自私的人,怎么会去反思自己呢。

    但是由于张子琳的脸上戴着口罩,秦霜霜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秦霜霜走到了一个公园里面,她慢慢地走在湖畔边,湖畔处吹来凉风,将她心中的烦躁都轻抚了下来。

    秦霜霜抬起头,却看见了意想之外的人。

    沈言正在和公司员工在勘测这个老式公园的价值,以后可能会将其打造成新的娱乐场所,却没想到会遇见秦霜霜。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

    忽然,异变横生。

    他的脸上浮现了慌张的神色,对着秦霜霜大喊到:“霜霜!”

    秦霜霜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的表情为何那么奇怪,然而还未等他说出声,他就已经被一力的推到了湖里。

    在沈言的视角里,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站在秦霜霜的身后,那个女人伸出了手,狠狠地朝着秦霜霜一推。

    张梓琳见自己的得逞,满意的笑出了声,但是他怕被人抓住,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公园。

    秦霜霜摔入水中,漫天的湖水将她包裹住,她从水中仰起头不断挣扎,但她本身不会水性,没有技巧的挣扎只会使他陷得越来越深,情况也越来越危险。

    沈燕脸色发白,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直接脱去西装外套跳入水中,一步步朝着青双双的方向游去。

    秦霜霜在水中不断的扑腾,一些冰冷的河水顺着他的嘴巴灌入了喉咙中,身体十分难受。

    沈言见状,加快了自己游泳的速度,等靠近她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口中安慰道:“霜霜,别担心,我来了。”

    秦霜霜咳嗽了好几声,根本无法回应他的话,表情十分痛苦,然后靠在他的怀中晕了过去。

    沈言看见她晕倒,心里的担忧被无限放大,眼睛中的焦急快要溢出眼底,随即加快了速度,朝着湖边游去。

    自己的员工看见了这样的事情,也早就在湖边等候,帮着沈言一起将秦霜霜从水中捞了出来。

    “给附近的医院打急救电话!”沈言对着员工说道,他的发丝还在滴着水,压在秦霜霜的胸口处,想将她肺中的湖水逼出来。

    他的眼睛越来越红,好在秦霜霜无意识地咳嗽了好几声,而后将一口湖水给逼了出来。

    沈言倏地松了口气,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耗尽了,就连问话的声音都在隐隐发抖,“你怎么样?”

    秦霜霜眼睛微睁,但是意识还是很模糊,她只朝着沈言点了点头,好像多说一句话都要耗尽全身力气般。

    这个时候,救护车的滴滴声传入了沈言的耳朵中,顿时,他整个人就松懈了下来,伸出手摸了摸秦霜霜湿透的长发,笑容有些苍白无力:“救护车来了,你不会有事的,不要怕。”

    秦霜霜点了点头,但眼底有眼泪快要夺眶而出,她想忍住却于事无补,看起来十分委屈。

    她的心中是有些后怕的。

    她不通水性,从小就是个旱鸭子,而且之前失忆也是因为溺水,她本来就对此有心里阴影。

    今日若不是沈言在场,她完全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穿着白色护士服的护士从急救车上下来,将秦霜霜抬到担架上,在这整个过程中,沈言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

    虽然她看似十分坚强,但是沈言太了解秦霜霜了,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但凡是一点点磕磕碰碰都会引起她大哭出声。

    她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啊,他怎么忍心看着她害怕。

    等到了附近的医院,在医生护士的照看之下,秦霜霜已经好了许多,人看着也精神了不少。

    但她默默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和沈言待在一个病房里,她们昨天还在晋城大吵一架,她觉得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沈言忽然出声道:“贺焯为什么不在?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吗?他怎么不保护好你?”

    秦霜霜的眼睛里有着疑惑,她什么时候和贺焯在一起了,他们明明是清清白白的朋友好不好。

    而且,她怎么听着他的语气,好像是在埋怨贺焯?

    她皱了皱眉,下意识就去维护自己的小伙伴,说道:“你不要这么说他,他工作有事要处理,而且,我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自己。”

    从她的话语中察觉到维护之意,沈言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怒火,在胸腔熊熊燃烧。

    他的眼底冰冷看不见笑意,“所以你就把自己照顾到医院来了?”

    秦霜霜有些不爽,“你能不能总是这么说话?”

    沈言没有回应他,冷哼一声,而后转身离开了病房,走之前还把病房的房门重重一摔。

    这个摔门而出的举动惹得秦霜霜的眉头蹙在了一起。

    但她没有烦恼太久,就一个人下了病床去护士站办理出院手续,护士在电脑上操作了一番才告诉她:“小姐,您的住院费用已经结清了。”

    秦霜霜了然,自然知道是谁结清的费用。

    而后她转身离开了护士站,因为病房在二楼,她打开了楼梯间的房门,准备从楼梯间离开。

    楼梯间的灯光昏暗,秦霜霜却看见一个男人晕倒在楼梯上,她看不清他的长相。

    秦霜霜大惊,赶忙向晕倒男人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边还一边跑还一边朝着楼梯间外大喊道:“救命啊,有人晕倒了。”

    听到动静的护士们赶忙冲了进来,将这个男人抬走。

    男人很快就清醒了,医生告知他是贫血导致的晕倒,秦霜霜悄然松了口气。

    男子和秦霜霜从诊疗室走了出来,笑着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杜衡,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叫我霜霜就好,不用客气。”秦霜霜大方地笑道。

    两人有说有笑,这一幕被不远处的沈言收入眼底,是那么地刺眼。

    他站在不远处,手中还拎着从外头买回来的饭菜。

    心中的不悦顿时表现在加快的脚步和皱起的眉头上,他大步走向两人,冷声道:“秦霜霜,你和别的男人聊天可以这样,为什么和我说话总是带着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