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上帝。〕〔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萧战姜雨柔〕〔万相之王〕〔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88章 残忍
    张子琳将匕首对着秦霜霜那张漂亮的脸蛋落下,心里被一种巨大的快感填充,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

    正是因为秦霜霜,才会还得她毁容,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美貌。

    如今她如此落魄,更是因为毁容失去了工作,而秦霜霜却一跃成为了富家小姐。

    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她既然毁了容,那她也会亲手毁了秦霜霜的容貌。

    匕首离秦霜霜的脸越来越近,眼见自己的目的马上就要达成,秦绡绡却忽然挣脱了一个绑匪的禁锢,大力地朝着张子琳撞了过去。

    张子琳被秦绡绡撞得倒向一旁,匕首也在那一瞬间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张子琳看见希望落空,将怨恨的眼神投向了秦绡绡,她咬牙切齿的,而后伸出手,将其大力地推到在地上。

    秦霜霜大呼出声,“绡绡!”

    随即,她低下头咬了禁锢住她的绑匪的手,绑匪吃痛,松开了她。

    没了禁锢,秦霜霜赶忙跑向秦绡绡的位置,喊道:“绡绡,你没事吧?”

    秦绡绡的表情十分痛苦,整个五官都被挤在一起,显然在忍耐着巨大的痛苦,她捂着自己的肚子,颤抖着声音说道:“霜霜,我肚子...好疼......”

    秦霜霜急得脑门处升起了一丝薄汗,她将秦绡绡翻过身去,却摸到了一手的血液。

    一摊血液顺着秦绡绡的双腿落下,染红了她洁白的裙子,像一抹荡开的红莲,在秦霜霜的眼里显得那么触目惊心。

    张子琳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却听见门外有许多喧闹的声音,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过来。

    张子琳脸色一白,知道自己的事情可能已经败露了,她转过头,不甘心地看了秦霜霜一眼,而后翻过一旁的窗户,倾身跑了出去。

    忽然,房门被人大力地打开,贺焯带着人跑了进来,手下的人将那两个绑匪制住。

    贺焯抬起头,看见秦霜霜一手的血液,还以为她受伤了,赶忙跑了过去,焦急地出声道:“霜霜,你受伤了?”

    秦霜霜指了指张子琳逃跑的方向,“贺焯,张子琳从窗外逃出去了!”

    贺焯攥起拳头,眼睛里闪过一丝幽冷,“居然是她干的,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人抓住她的。”

    秦霜霜焦急地看着贺焯,说道:“我妹妹流血了,你快带她去医院,一定要救她!拜托了!”

    贺焯看向倒在地痛得呻吟的秦绡绡,他将秦绡绡横抱起来,向车子跑过去。

    那一头,张子琳翻身逃出去后,开车离开了仓库,驶向了高速公路,但身后有车子不断在追赶,她的内心也越来越慌张,车速也越来越快,结果车子轮胎打滑,重重地撞在了高速公路的栏杆上。

    张子琳重重地撞在了方向盘上,这辆车子本身就有问题,安全气囊并没有打开,她眼前一黑,血液顺着伤口落下,眼睛的光芒慢慢消失了。

    她暗地里对着秦霜霜做了那么多危及生命的事情,最后却落得了一个车毁人亡的下场。

    贺焯收到张子琳车祸身亡的消息时,秦绡绡的孩子没有保住,忍不住痛哭出声。

    秦霜霜站在一旁,心疼地看着秦绡绡,眼泪一直在眼眶处打转。

    她的贝齿咬着唇,出声道:“绡绡,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秦绡绡的丈夫陈英杰正将秦绡绡抱在怀里好生安慰,听见秦霜霜的道歉,他抬起头,看着秦霜霜的眼神里带着恨意。

    他话中带刺,“你得罪了人,凭什么要我们家来承受这种痛苦?现在好了,绡绡此生都不能再怀上孩子了,你满意了吗?!”

    就在几分钟前,医生告知他们,秦绡绡的子宫受到了损伤,以后再也无法受孕了。

    闻言,秦绡绡的呼吸在瞬间一滞,只能不住地说着对不起。

    杜老站在秦霜霜的身侧,看着女儿哭得那么伤心,心里也十分心疼,他忽然出声道:“衡儿,去打点一下。”

    杜衡应了一声,就扯了扯秦健强的手臂,说道:“秦先生,请您跟我来一趟。”

    秦健强心里对秦霜霜有些许的不满,抱怨她没保护住秦绡绡,反倒连累得秦绡绡流产。

    秦健强的脸上有些不悦,“干什么?!”

    杜衡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得体的微笑,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杜家也十分遗憾,我们准备给你们家一点赔偿,还愿秦绡绡妹妹能够早日走出阴霾。”

    听见了赔偿二字,秦健强脸上扬起了一抹贪婪的微笑,说道:“除了医药费,还需要精神赔偿!”

    杜衡笑了笑,“还请您跟我来,我们找一个地方详谈。”

    之后,两个人一同离开了这里,详谈赔偿的事宜。

    秦绡绡的老公还在对着秦霜霜破口大骂,秦绡绡悄悄地拉下了老公的手,哽咽道:“不是霜霜的错,你别骂她了。”

    而后,她抬起头,挤出了一道苦笑,对着秦霜霜说道:“霜霜,我今天实在是不舒服,你先回去吧,改天再来看我。”

    “你好好休息。”秦霜霜低下头,手无力地放在身侧,而后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就看见贺焯等在门外,她这才对他说道:“我今天还没来得及和你道声感谢,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被绑架的?”

    说道这件事情,贺焯的脸上有些不自在,眼神似有似无的划过秦霜霜手臂上的手表。

    但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平静地说道:“我手下今天在外面办事,正好看见你和秦绡绡被人劫到一辆车上。”

    秦霜霜点了点头,而后走到一旁,坐在医院的公用椅子上,她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张子琳呢?人抓到了吗?”

    “出了车祸,车毁人亡。”

    秦霜霜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贺焯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秦霜霜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只是有些唏嘘罢了,在今天之前,我一直把她当成我的朋友,没想到我们居然变成了这样。”

    “不过,她活该!”忽然,她话锋一转:“三番五次害我性命,如今更害得绡绡流产,如果她还活着,我也绝不会放过她!”

    沈言站在几百米外看着他们两人在窃窃私语,目光十分复杂。

    在接到秦霜霜出事的消息后,他立即赶了过来,想要确认她有没有事情,现在看着她没什么大碍,他忍不住松了口气。

    只是,他看着两人坐在一起谈话的模样,只觉得这个场面刺眼得很。

    这个时候,沈言的手机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宋青的电话。

    他才刚将手机接通,就听见了宋青焦急的声音,“沈总,我们手上那个新技术的项目出问题了!”

    沈言一惊,眼眸中染上了严肃,说道:“我现在就回公司!”

    说完这句话,他最后看了秦霜霜一眼,而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沈言将车子开到公司的楼底下,将车钥匙递给了泊车小童,就急匆匆地走进了公司,宋青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沈言冷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杜氏集团盗用了我们的新技术,已经将和我们项目的产品十分一模一样的东西发布了出去。”

    沈言攥紧了拳头,想到了杜衡之前的态度,一股怒火迅速在心头凝结起来,“该死的杜衡!居然敢骗我!”

    他抬起头,然后对着宋青说道:“我们还有b方案,紧急启动b方案,让研发部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b方案的产品上,新产品必须在新品发布会前赶制出来。”

    好在他当时虽然接受了杜衡的合作提议,却也在暗地里留了一手,而这个b方案就是他们最后能抓住的稻草。

    可惜,即便是这样,沈氏集团仍然是损失惨重,先前的高昂的研发费用和授权费全部打了个水漂。

    等和公司高层以及项目负责人商讨好危机处理后,沈言心口那道怒火还是难以消除,他拿起放在桌上的车钥匙,而后离开了公司。

    沈言没有回家,而是开着车来到了杜家的别墅前。

    因为之前李云丽的话,杜老对沈言此人的防备十分强烈,管家自然也不会让他进去,但沈言直接闯进了沈家的别墅里,他一走到大厅就看见杜衡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沈先生,你不能这么做,还请您回去!”管家不悦地说道。

    杜衡听见动静,他转过头来,看见了沈言那张冷冰冰的脸,不由得笑道:“今日沈总怎么有雅兴来到我家?您今日不是应该在沈氏集团连夜开会商讨危机公关吗?”

    杜衡的讽刺让沈言的脸变得更黑了,沈言说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杜衡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嘴角弯成了一个讽刺的弧度,“沈总说笑,在商言商,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手段罢了。”

    沈言的目光冰冷,脸色阴沉得吓人,他快步走了过来,在杜衡的脸上落下了重重的一拳,说道:“你骗我可以,为什么要利用霜霜?”

    杜衡用手擦掉嘴角的血迹,他抬起头,一贯温柔得体的微笑终于落了下来,“只有你这样失败的人,才这么容易就被感情所牵制,我原先还将你看做我毕生的对手,如今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

    “那是你妹妹,而不是旁人。”沈言咬着牙说了这句话,眼睛里闪动着怒气,而后又是一拳击在杜衡的脸上。

    谁知道这个时候,杜衡直接晕倒了过去。

    秦霜霜此时才刚回到家,就听见了喧闹声,她赶忙抓住了一个女佣的手臂,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沈言将少爷打到昏倒了!”

    闻言,秦霜霜大惊失色,赶忙加快速度,向大厅里跑了进去,只见杜衡晕倒在地,而沈言蹲在他的身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言,你对我哥做了什么?!”秦霜霜想也不想就责问道。

    沈言回过头,看着秦霜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受伤,“你为什么总觉得是我的错。”

    秦霜霜一怔,“别人都看见了,是你把我哥打晕的,这里这么多人,不可能都在冤枉你吧。”

    沈言冷笑一声,扬起了一道讽刺的微笑:“你总是这样,没有了解事情的经过就随意把过错推在我的身上。”

    “你总是对别人这么仁慈,可对我,是否太残忍了一点?”

    他的声音不像一贯的清冷,好像带了无数苦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