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甜心很美味:〕〔小妻太娇嫩,枭爷〕〔史上最强炼气期〕〔澹春山〕〔封林徐若影〕〔叶珍珍齐宥〕〔白南星贺彦卿〕〔慕晚晚薄司寒〕〔慕晚晚薄司寒〕〔以我深情,与你白〕〔大明第一吏〕〔网游之我爱金币〕〔邪王追妻:王妃很〕〔终极武力〕〔吴峥〕〔血蓑衣〕〔都市巅峰高手〕〔桃运仙尊在山村〕〔楚凌天徐兰芝〕〔乔念叶妄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96章 毒发
    高熙的眼中带着不敢置信,这一刻,她也终于尝到了风水轮流转的滋味。

    她曾经不懂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句话的含义,因为她曾经站在普通人之上,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哪里需要去学习什么世俗交往的方法。

    而如今,她在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掉落下来,不仅是她的性情被迫大变,就连别人对她的态度也不复往日。

    而沈父曾经是沈家里对她最为殷勤的存在,如今却为了个沈筱涵对她破口大骂。

    高熙曾经见过沈父是如何对待秦霜霜的,动辄打骂,甚至抢走了孩子。

    高熙曾经冷眼看着这一幕,甚至在心里沾沾自喜,而她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也会面临这样的处境。

    这种极大的落差感蔓延了高熙的全身,她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咬着嘴唇,眼泪早已不自觉地落下。

    风雨交加的夜晚,强烈的风暴打在海水里,冰冷的海水秦霜霜和沈言的身上。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已经能看见小岛的轮廓。

    秦霜霜担忧地看着沈言,他的眼中疲惫不堪,动作都缓慢了不少,一直在往着前方的岛屿游过去。

    他们已经在海水中漂流了两个小时,而如今已经能看见岛屿的轮廓。

    秦霜霜担忧地说道:“沈言,岛屿就在前方了,你休息一下吧。”

    沈言摇了摇头,声音嘶哑,“不行,我怕休息下去,会出现其他的事情,我们必须得在更大的风浪前到达小岛。”

    说完这句话,他游泳的动作加快,在海浪的帮助下,他们离岸边越来越近,在离沙滩只剩下几米的地方,他一直绷着的神经猛然松懈了下来。

    强大的困意席卷全身,他在闭眼前撑着对秦霜霜说道:“霜霜,接下来就靠你了。”

    秦霜霜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沈言就像断了线的木偶般失去控制,直接倒在了冰冷的海水里。

    秦霜霜大惊失色,脸色更苍白了几分,她将沈言从海水里捞出,然后大声的叫喊他的名字,无论他怎么放大自己的音量都无法叫醒沈言。

    她咬了咬牙,而后将沈言伏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步一步的往岸上走去。

    好在这个时候,翻涌了一整夜的海水已经有了停歇的趋势,天色也渐渐明朗了起来。

    她的高跟鞋早在逃生之时已经不知道丢在了哪个角落,脚踩在粗糙的沙粒中,她早已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她前行。

    沈言已经为了他们的一线生机做出了努力,而这最后一步,她绝不能倒下。

    秦霜霜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虽然有些潮湿,但好歹是一个可以遮蔽风雨的场所,她慢慢地将沈言带到了山洞里。

    用一层草在地上铺成床单,秦霜霜把沈言放了上去,全身上下酸痛得不行,她早已疲惫不堪,眼前猛然一黑,直接倒在了沈言的身上。

    再次醒来时已是中午,秦霜霜是在沈言的呼唤声中醒过来的,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小声地哼哼

    了几句,告诉沈言自己并无大碍。

    听见了她的回应,沈言眼中的焦急褪去,终于松了一口气。

    秦霜霜的意识慢慢回笼,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沈言的身上,不自觉地红了脸,赶忙从他的身上爬起身。

    她抬起眼睛,却惊讶地看见沈言苍白得吓人的神色,她心里大惊,忙伸出手去触摸他的额头,却摸到了一手滚烫。

    “你生病了。”秦霜霜抬起头,眼睛里带着担忧。

    身处荒岛,两人身上又没有与外界通讯的设备,更是没有药品能帮助沈言缓解病情,而他们所在的洞穴冰冷潮湿,实在是对沈言的病情不利。

    秦霜霜急得眼泪都从眼眶处蹦了出来。

    沈言叹了口气,抬起颤巍巍的手,颤抖着擦去了她眼眶的泪水,而后说道:“你听我说,离开这处洞穴,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干木头和木棍。”

    秦霜霜愣了愣,而后说道:“找这些做什么?”

    沈言无奈一笑,道:“这里太冷了,如果等到晚上估计会变得更冷,我们必须找到火源,你会钻木取火吗?”

    秦霜霜摇了摇头,他只好又说道:“除了这些以外,你还要找一些火引子。”

    沈言的声音嘶哑,好像喉咙被磨了沙子似的,但他还是很有耐心地将钻木取火的原料和方法告诉了秦霜霜,情况危急,她也听得十分仔细。

    她很快就在森林里找到了需要的原料,甚至还找到野生香蕉生长的位置。

    椰子树下也有着曾经掉落下来的椰子,她也顺手提了一个回到洞穴。

    好在沈言知道的方法正确,秦霜霜在沈言的帮助下成功升起了火,有了火源,冰冷的洞穴也变得温暖了起来。

    秦霜霜将椰子砸开,椰子水落了不少,但还剩下了许多,她将椰子水递到了沈言的面前,示意他服下。

    沈言却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喝。”

    “你快喝吧,我刚刚已经喝了一个了,我不渴的,而且椰子树下还有不少掉落的椰子。”

    听见她的话,沈言只好听话地喝下了椰子水,椰子水的甘甜将喉咙的渴意给缓解了不少,而后他的肚子响了起来。

    沈言尴尬一笑,“肚子饿了。”

    秦霜霜这才把丢在洞穴外的香蕉取了回来,递到了沈言的面前,口中还说道:“我刚刚在外面找到了香蕉,但是这个香蕉比我们常吃的香蕉要大得多,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她慢慢地将香蕉剥开,而后就惊讶地看看这个香蕉的果肉虽然很大,却布满了许多的果核。

    她愣住了,“这个香蕉真的能吃吗?”

    沈言笑了一声,而后解释道:“这就是香蕉最原始的模样,我们平时吃的香蕉是人工培养的,这种野香蕉只要去掉果核就能食用了。”

    “这么神奇吗?”

    秦霜霜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模样天真又可爱,不禁逗笑了沈言。

    晚霞布满了整片天空,天色渐渐黑了起来,秦霜霜去许多的干木头扔在火堆里,但是到了夜里,凉意还是渗透了过来。

    山洞的空间有限,而且出于取暖的考虑,两人今晚是一起相拥而眠的。

    但是秦霜霜睡得并不踏实,眉头皱起,还总是在动弹。

    月光从洞口探了进来,沈言接着清冷的月光看清了她姣好的脸庞。

    他知道她没睡着,他同样也是,所以彻底放弃了入眠,睁着眼睛看了她许久。

    沈言已经很久没有和秦霜霜这般独处过了,即便周身环境不好,但是他还是十分享受这个安静的时光。

    他缓缓启唇,轻声说道:“霜霜。”

    秦霜霜根本没睡着,只用气声哼哼道:“嗯?”

    “我有事想和你说。”

    听见沈言的话,她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和他深邃的目光撞了个满怀,她不由得悄悄红了脸。

    “做什...么?”秦霜霜尴尬地将视线移向火堆。

    他的目光深沉,“如果我们能回到运城,我们重新试试吧。”

    秦霜霜一愣,这一愣就用了好长的时间,等她反应过来就用力地摇了摇头。

    沈言没有失望,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果然被拒绝了啊。”

    “知道被拒绝你还问!”秦霜霜撅了噘嘴道。

    “气氛太好,我错过太可惜了,人总要有点梦想嘛。”

    秦霜霜用眼刀瞪了他一眼,但是脸上却悄悄地红了。

    气氛再好也不能这样嘛,怎么说也要慢慢来啊。

    秦霜霜闭上了眼睛,这几天为了逃生太过疲惫,两人还是在月光的拥抱下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出了大问题。

    沈言今天的身体好了些,太阳刚刚亮起,他便尝试着出到洞外寻找食材,他运气好,用尖细的木棍扎到了几只鱼回来,准备借火堆烤几只鱼吃。

    沈言带着鱼回到山洞时,距离天亮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秦霜霜却仍然躺在草堆上。

    沈言贴心地没有叫醒她,也是拿着火堆烤起了鱼,烤鱼的香味顿时萦绕了整间洞穴。

    秦霜霜闻到了香味,已经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有些头痛欲裂。

    她没想太多,以为只是受了寒导致的。

    秦霜霜挣扎着从草堆上爬了起来,沈言听见她的动静,就转过头来,将手中烤好的烤鱼递给她。

    “起来了?我做了烤鱼,要不要尝一尝?”

    秦霜霜点了点头就接过了烤鱼,烤鱼已经放到了嘴边,她还未张口,就忽然脸色大变,对着地上吐了好几口血。

    沈言大惊失色,他走了过来,慌忙地抱住了她。

    秦霜霜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后眼睛一闭,直接在他的怀里晕了过去,无论他如何叫唤都无法唤醒她。

    沈言脸上的血色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强烈的害怕席卷了他的全身。

    忽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咦?这个岛上还有人居住吗?”

    沈言回过头,循着声看了回去,看见两个渔民模样的男人待在洞口看着他,见他回头,便笑着说道:“我们听见人声,就过来看看,你需要帮忙吗?”

    沈言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般,抓住了最近那人的手腕,眼眶充血,嘶哑着声音说道:“求求你们,救救她。”

    渔民这才看见沈言怀里的秦霜霜,那满身的血迹看得他们发慌。

    “怎么还流血了,小兄弟,我们的船停在岸边,你们要不回我们村子里看看吧。”年轻一点的渔民说道。

    沈言的目光中带着感激,“麻烦你们了。”

    沈言在两人的帮助下背着秦霜霜上了渔民的渔船,而后回到了他们的渔村。

    运城,李氏集团处。

    贺焯沉声道:“找到霜霜的踪迹了吗?”

    一个员工说道:“找到了,根据秦小姐的定位系统,她现在所在位置是海花岛。”

    贺焯知道了秦霜霜的位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强烈的不安让他不敢松懈。

    之前在杜家为秦霜霜筹办的晚宴上,他曾送了一个劳力士的石英手表给秦霜霜。

    那个手表是他托人专门定制的,里面被植入了定位系统,只是秦霜霜不知道罢了。

    贺焯抬起头,沉声说道:“选派人手,和我一起去海花岛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