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可救药爱上你〕〔绝世龙门杨潇唐沐〕〔萌妻来袭:爹地,〕〔从零开始竞选总统〕〔超级手机〕〔武侠开端〕〔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捡漏王〕〔男主陆飞女主陈香〕〔苍元图〕〔天鹏纵横〕〔花都鉴宝狂少陆飞〕〔异世重生之无上巅〕〔慕笙席北冥〕〔联盟之我真不是高〕〔重生日不落当海盗〕〔虎婿(杨潇唐沐雪〕〔燃情总裁太坏了〕〔真千金她是全能大〕〔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契婚宝贝 第98章 沈堰受伤
    “你离婚了?”秦霜霜看着面前的秦绡绡,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秦绡绡刚刚来到了医院看望她,一开口就说她和陈英杰离婚了。

    秦绡绡无力地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失望。

    秦霜霜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观察秦绡绡的脸色,“你已经知道那件事了?”

    秦绡绡愣了愣,“你也知道了?”

    两人牛头不对马嘴,但秦霜霜觉得逻辑又没错,她小声凑近了秦绡绡的耳朵,而后说道:“你知道陈英杰和高熙出轨的事了?”

    秦绡绡奇怪地看着她,“你碰见过她们两个人了?”

    秦霜霜的眼中带着歉意:“我那天和沈筱涵出去逛街,碰见他们两个人了,但是他拿你的病情威胁我,不让我告诉你。”

    闻言,秦绡绡的眼中慢慢生气一团怒气,手中握成了拳头,恨声道:“陈英杰这个人渣!我真是瞎了眼!”

    秦霜霜拍了拍妹妹的背部,安慰道:“没事啦,你也算看清了一个他的真面目,一个管不住下半身的人,也不值得你伤心。”

    秦绡绡回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以为他和高西出轨了?”

    秦霜霜挠了脑袋说道:“对啊,我上次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啊,沈筱涵也能作证。”

    “陈英杰在骗你,高熙和他在共同谋划害你。”

    她的语言中带着巨大的信息,使得秦霜霜有些摸不着脑袋,但她也十分敏锐地察觉到这件事和中毒的事情有关。

    “你是说,我身上的毒是陈英杰下的?”

    秦绡绡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她沉声说道:“确切的说,这件事还和我有关。高熙骗陈英杰说这是能让你不孕的药物,但其实是一种慢性毒药,陈英杰在给你的燕窝里下了毒,再借由我的手送给你。”

    说完这句话,她从包包中取出了一瓶外药瓶,将其递给了秦霜霜,说道:“我今天回到家,听见他在和高熙打电话争吵,这才被我发现了端倪,这瓶药物就是高熙为你准备的慢性毒药。”

    秦霜霜接过药瓶,眼睛里慢慢染上了怒气。

    高熙居然三番五次对她下手,而她本着人性对高熙一忍再忍,却换来了这种结果。

    是她太蠢,以为能够息事宁人,却没想到一时心软却差点让她失去了性命。

    秦霜霜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她不能再任由高熙再这样下去了。

    今天能对她下手,明天是不是要对她儿子下手了?

    秦霜霜从妹妹的手中接过了那瓶毒药,心中已经做好了一个决定。

    两天后,秦霜霜乘着杜衡的车来到沈家大宅,她看着那幢大宅子,眼睛里满是复杂。

    杜衡坐在驾驶座位上,他回过头看着秦霜霜,轻声问道:“下去吗?”

    秦霜霜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有些恍惚地点了点头,而后说道:“好。”

    沈家的管家看着杜衡和秦霜霜两个人,头都大了,问道:“杜总,秦小姐,请问你们过来有什么事情?”

    杜衡冷声道:“有重要的事情,你直接去通报即可。”

    管家的目光一滞,随即走回了沈家的宅子中和沈家众人通报此事。

    沈家此时正在享用晚餐,沈父听见管家的通报后,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声音有些不悦:“他们杜家来这里做什么?给我们找不痛快吗?”

    高熙也皱紧了眉头,她心里有些不甘,没想到秦霜霜的运气这样好,她做了那么多计划都无法将其杀死。

    再加上那一场奇怪的海上绑架案,还使得秦霜霜和沈言的感情升温,高熙嫉妒得指节都在泛白。

    秦霜霜今日来沈家,又是为了夺去沈言吗?

    想到这个可能,高熙忍不住咬紧了自己的嘴唇。

    她正沉浸在自己的剧情里无可自拔,耳朵却听见了沈言的声音:“快让他们进来。”

    高熙眼中的恨意越来越深了。

    杜衡带着秦霜霜来到了大厅里,秦霜霜的眼眸直直盯着高熙,眼睛里带着强烈的怒意。

    高熙尖声道:“你看我做什么?”

    秦霜霜冷哼一声,“我当然要看你,我要看看你这个给我下毒的人,究竟长了个多丑陋的脸孔,才能做的出这般阴狠的事情出来。”

    众人大惊失色,牵扯到毒药的事情,都让人觉得阴狠,更不用说经历过秦霜霜毒发吐血的沈言了。

    沈言脸色大变,他转过头来,目光幽冷得可怕,聚焦在高熙的身上:“是你给霜霜下毒的?!”

    高熙大惊失色,忽然被人揭开这件事情,心里一时有些慌乱,她高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毒药,秦霜霜,你可不要诬陷我!”

    她的声音洪亮,好似没有一丝可疑,但是她眼睛中的慌乱已经彻底暴露了她。

    杜衡冷哼一声,眸光冰冷可怖,他从件袋中抽出几叠件和那瓶毒药,啪的一声扔在了沈家的餐桌上。

    “这里就是高熙下毒的证据,半个月前,她曾在网络上购买了一瓶这个慢性毒药,可能是因为家道中落,也无人为她抹除痕迹。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她和陈英杰的通话记录为证,这些证据我们已经移交给警方。”

    听见警方两个字,高熙脸上伪装的淡定终于消失,她的瞳孔瞪得大大的,尖声喊道:“什么?!你们报警了?你们不能这么做!”

    沈言眯起了眼眸,眸中聚集起了滔天的怒火,“高熙,你果然就是下毒之人,我一定要和你离婚!”

    高熙急得满头大汗,忙将求救的眼神移向沈父,“爸,你快劝劝沈言啊,我们不能离婚,你快说句公道话啊。”

    沈父的脸上却带着不耐烦,他狠狠地瞪了高熙一眼,而后说道:“就离婚吧,我同意了。”

    高熙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她抬起头看向沈父,眼中有着怒火,“沈长安,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对我的!你居然敢这样落井下石!”

    沈父冷哼一声,“你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居然还敢把矛头对准在我的身上!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沈言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冷声说道:“高熙,你不愿意离婚不要紧,我可以和你打官司,你做出了这种谋害人命的事情,我们这桩离婚案可简单得很。”

    杜衡却讥笑道:“我不管你们沈家的成员究竟如何变动,她对我妹妹做出了这种事情来,我们杜家一定会把她送进监狱里的。”

    高熙捧着头,头痛欲裂,一时无法接受自己会面临这样被动的局面。

    明明一个月之前,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高氏集团大小姐啊,为什么会这样?

    高氏集团没了,高家大小姐也没了,现在连沈氏集团总裁夫人的身份都要失去了吗?

    不!

    她不甘心!

    高熙猛地抬起了头,眼睛里闪动着疯狂的笑意,她的目光死死盯着秦霜霜,看得秦霜霜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高熙尖声喊道:“秦霜霜,这都是你逼我的!”

    说完这么一句话,高熙拿起了自己盘中的叉子,而后快速地将沈堰抱在自己的怀中,右手则用锋利的叉子抵着沈堰的喉咙。

    秦霜霜大惊失色,脸上的血色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高熙,你快放开我儿子!”

    所有人都被这个异变给惊到了,看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被高熙制服在手中,生命还被威胁到了,所有人的心里又惊又慌。

    沈言的神情也有些慌乱,“高熙,孩子是无辜的,你将孩子放下来!”

    高熙的嘴角勾起了一道讽刺的弧度,“不可能,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快放我离开这里,不然我会杀了这孩子!”

    叉子扎得沈堰的脖颈有些疼,心里也对高熙癫狂的模样有些害怕,他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稚嫩,却让每一个人都十分心疼。

    沈父急得眼泪都落了出来,直拍自己的大腿,道:“造孽啊,我怎么就让这毒妇进了我沈家的门!”

    即便沈父再懊悔,事情也没有补救的可能,杜衡看了眼这个局面,心里也有些不安,手慢慢地伸到了背后,悄悄地拨通了警方的电话。

    “妈妈,爸爸,我好疼。”沈堰哽咽着说道,平时软糯的口音在这一刻变得如此可怜,看得秦霜霜的心生疼。

    她侧过头,豆大的泪珠从眼眶处落下,对着沈言说道:“沈言,救救小堰吧,他还这么小。”

    沈言的心中也闪过了心疼,他咬着牙,对着高熙说道:“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放了小堰。”

    高熙的声音显得有些癫狂,她尖声说道:“你们都给我让出一条道路,等我安全了,我自然会把这臭小崽子放下的!”

    “好,我们给你逃跑的机会,你若是伤了小堰,我绝不会放过你!”沈言的眼眸眯起,迸发出危险的情绪。

    在场所有人不敢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全都沉着脸给高熙让出了一条道路,高熙讥笑了一声,将孩子劫持上她自己的车子,而后快速地驶离了这里。

    等她的车子开出去了一会儿,沈言表情十分凝重地坐上了车子,正要启动车辆,副驾驶的车门却被人打开了。

    他愣了愣,转过头看了看秦霜霜,沉声道:“你快下去,小堰的事情我来处理,我一定会把他平安带回来的。”

    秦霜霜泪流不止,道:“我不走,我不亲眼看见孩子安全,我不会放心的。”

    时间紧急,容不得沈言多加考虑,他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启动车辆,追着高熙的方向走了出去。

    沈言一直紧紧地追在高熙的车后,高熙看着后视镜里紧追不舍的车子,不禁咬紧了嘴唇,眼睛里划过一丝恨意。

    她转过头看着副驾驶的沈堰,她的心里是不愿放这个小孩活着回去的,但这个小孩如果没有平安的出现在沈言面前,她面临的可能就是牢狱之灾。

    她的眼中闪过阴冷的笑意,狞笑着将沈堰狠狠地往车窗砸过去,看着那孩子痛得大哭出声,她的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随后她猛地踩下刹车,将那个孩子丢到马路上,而后快速地离开了现场。

    沈言的车子停在了沈堰旁,秦霜霜快速下了车,将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却听见了沈堰的哭声,她抬起手,却从沈堰的头上摸出了一手的血。

    秦霜霜的脸忽然就变得更加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