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赘婿〕〔替嫁谋爱:医妻要〕〔出人头地〕〔娇妻归来:宝贝叫〕〔第一狂婿〕〔狂医兵王〕〔秦坤李红〕〔汉末之吕布再世〕〔我真不想努力了〕〔乡村小神医〕〔九爷的心尖宠墨心〕〔爆款神医〕〔老祖宗在天有灵〕〔天价宠婚:霍总的〕〔至强战神〕〔赵飞扬苏雨萱〕〔我的老婆是帝尊〕〔上门兵王〕〔乘龙快婿〕〔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武通天 第84章 一切情况
    休息完毕的秦星等人,刚刚准备动身继续前进的时候,秦星的面色陡变,猛然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头顶上方。

    一片虚无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巨大圆轮,如同一座小山一样,其上刻着无数古怪神秘的符号,缓缓转动,一闪即逝。tqr1

    “怎么了?秦师兄,你看到什么了?”

    其他人都被秦星的反应吓了一跳,全都抬头看去,不过,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显然,这个圆轮,只有秦星自己看到。

    秦星依然盯着已经什么都没有的虚空,脸色难得的阴沉了下来,这个圆轮,他没有见过,但是在他前世的记忆之中,他听说过这个圆轮的存在。

    此轮,名为命运之轮!

    每个人,每只兽,甚至一根草,一座山,一块石头,全都拥有命运之轮,你一生的命运,就全部以外人无法弄懂的符号,刻画在这轮子之上。

    只不过,九成九的人都不可能看见命运之轮。

    除了那高高在上,不知是否真的存在的星神之外,只有一种人,可以看到命运之轮,而且,还是只能看到其他人的命运之轮,看不到自己的命运之轮。

    这种人,就是星卜师!

    秦星虽然有成为星卜师的强大资本,但是,他目前为止还不是星卜师,可是他却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之轮,哪怕仅仅只是一闪而逝,这让他无法理解。

    “为什么我能看见自己的命运之轮,难道,是有星卜师在推算我的命运,甚至改变我的命运?”

    这个念头一冒出,秦星的眼中立刻有光芒闪现:“星卜师,是了,一定是国舅府的人,请来了星卜师,想要找到我,而且,既然我的命运之轮都浮现而出,就说明,我的命运被改动,他们已经找到了我!”

    想到这里,秦星猛然转身,看向其他三人道:“事情有变,我要即刻赶回秦家,不能带着你们一起了,你们三人,先在这附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到时候,我自然会来找你们!”

    “自己当心!”

    匆匆丢下了这句话之后,秦星什么也顾不上了,脚下生风,托着他瞬间冲到了空中,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孙清朗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不过还是楚寒伊想了想道:“秦师弟一定是感应到了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来不及等我们一起了,我们还是听他的话,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躲起来吧!”

    孙清朗点点头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不过,现在我们处境艰难,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找我们,所以这个躲藏的地方,一定要慎重。”

    朱大量苦笑着道:“想当初,我顶着地元宗弟子的身份,到哪基本上都是被奉为上宾,没想到现在,竟然连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这差别,真的有点大!”

    这一切,自然都是拜秦星所赐,不过三人虽然都明白,但是却谁也没有因此去怨恨秦星,而是开始认真的探讨,附近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人呢!”

    突然,一声大叫从三人的身边传来,将三人吓得齐齐跳了起来,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竟然多出了一位身穿麻衣的白发老者。

    麻衣老者手中拿着一面镜子,神情严肃的看着三人道:“怎么只有你们三个?秦星那小子呢?他去哪了?”

    麻衣老者虽然脸上严肃,但是心里却是气的快要吐血了,他为了收秦星为徒,真的是呕心沥血,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找师兄借来大千镜,然后跑到宁川城,将国舅府内薛子期推算秦星命运走向的画面,保存在大千镜上,给秦星看,好让他相信自己,从而直接前往宁川城。

    然而没想到,现在自己回来了,却只剩下这三个人,秦星竟然不见了。

    更可气的是,自己的元神无论怎么搜索,根本都察觉不了秦星的气息,只能郁闷的现身出来,向这三个小辈询问其去向。

    他哪里会知道,秦星脑中的紫珠,能够屏蔽掉秦星的一切星气,整个天星大陆之上,能够以元神察觉到秦星气息的,恐怕都没有几个。

    这个时候,楚寒伊忽然认出来了,眼前的老者好像是地元宗内看守试峰之人,试炼结束那天,他还跟自己说过话。

    不过,一想到对方是地元宗的人,而且神情如此严肃,点点名道姓的要找秦星,楚寒伊的心里就不禁“咯噔”一下,现在他们最怕的就是地元宗来人了!

    忽然,楚寒伊一眼瞥见,老者手中所握的镜子的镜面之上,赫然就有着秦星的面孔,这让她顿时心生警惕,心念电转间,抢在其他两人之前开口道:“您是找秦星吗?”

    麻衣老者冷哼一声道:“不找他找谁,那小子人呢?我就离开这么一会功夫,他怎么就没影了!”

    “他刚刚突然说有事,然后就向着那个方向飞走了。”

    楚寒伊伸手一指,不过她指的方向,恰好和秦星离开的方向相反。

    一旁的朱大量看到楚寒伊指出的方向明显不对,刚想开口,却被楚寒伊死死的掐了一把,闭上了嘴巴,而孙清朗也瞬间明白了楚寒伊的意思,急忙附和着道:“没错,秦星就是向那边飞走了,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把我们三个人丢在这里,自己跑了。”

    “哼!我就不信他能飞出我的手掌心!”

    麻衣老者一跺脚,就朝着楚寒伊所指的方向飞了出去,直到他消失无踪之后,楚寒伊才长长的出了口气道:“看样子,地元宗已经知道叶朔之事,派出高手开始寻找秦星的下落了。”

    朱大量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刚才那个老头是地元宗的人?”

    “恩,看守试峰的,应该是宗内长老!”

    孙清朗也点点头道:“幸亏楚姑娘聪明,给他指了相反的方向,将他引开,为秦星多争取了点时间。不过,我们现在也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等到他发现被骗之后,再来找我们,那就麻烦了!”

    于是,这三人也不再停留,趁着夜色离开了。

    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他们的举动,却是在无形之中,改变了后面将发生的很多事情,不过,也许这就是天意。

    而那位麻衣老者,在飞出去上千公里后都没有发现秦星的身影,却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楚寒伊三人给骗了。

    因为在他想来,自己是好心好意要帮助秦星化解危难,甚至收其为徒,他们作为秦星的朋友,自然不会欺骗自己,更何况,自己还特意摆出了长辈的样子,那三个小辈,肯定也不敢欺骗自己。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刚才他那严肃的模样,严厉的语气,模棱两可的语句,哪里像是要帮助秦星的,分明就像是来追杀秦星的……

    老者锲而不舍的继续沿着错误的方向追寻着,却是南辕北辙,距离秦星越来越远!

    ……

    国舅府中,薛子期面色惨白的瘫倒在地,而他四周的那数百星士,最少有一半已经死亡,就是被那炸开的镜子碎片给杀死的。

    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薛子期仍然是后怕不已,因为如果那镜子的碎片射中自己,自己就算不死,也得上去半条命。

    倒不是说镜子破碎的威力有多强,而是那突然出现在光圈之中,只有他一个人看见的一只手!

    就在自己以本命精血,配合镜子催动秘术,想要寻找到那个凶手亲近之人的命运的时候,光晕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像是极为随意的挥了一挥,顿时就将那面镜子给打成了碎片。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镜子啊,是师父他老人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星宝,连他老人家星将的境界都无法完全催动镜子的力量,更不用说摧毁了,然而,却被那只手,那么轻描淡写的就给打碎了。

    虽然只是极为寻常的一只手,但是在那只手的面前,自己分明感觉就像是一只蚂蚁,窥探他人命运的举动,更是显得幼稚可笑。

    虽然镜子碎掉,让师父知道,少不得要受一番责罚,但是现在薛子期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的脑中只有一个问题!

    “那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莫非真的是天山兽宗之人?”

    思索了良久之后,薛子期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得离开武家,此子的命运之轮有紫光笼罩,我祭出秘术,却又被一只大手轻易粉碎,虽然查到了他的家族,但是付出的代价却实在太大,这说明,此子的背后,必然有我惹不起的强大存在守护!”

    想到这里,薛子期也顾不上自己已经受伤的身体,掏出几颗丹药吞下之后,立刻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密室。

    来到屋外,直接腾空而起,离开了武家。

    什么九叶林兰,什么星云雨露丹,统统不要了,他要坚决和武家划清界限,回师父那里,寻求庇护。

    现在,他只希望对方不要知道自己的存在,那样他才能高枕无忧,不过,他绝对没有想到,不久之前,有一位麻衣老者,也以一面镜子,记录下来了他帮助武烈推算秦星命运的画面。

    武烈早在听到“西南秦家”这四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匆匆离开,在两位星痕期强者的陪同之下,亲自前往西南,详细探明这西南秦家的一切情况。

    当下人通过特殊的方式,将薛子期已经不辞而别的消息传递给他之后,他并没有丝毫的意外,脸上露出冷笑道:“我早猜到,他会如此做!他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才推算出那小子一点点线索,其来历一定非比寻常,他担心会被我所牵连,所以才会逃走,和我撇清关系。”

    “不过,他也不想想,天星大陆之上,难道还有我武家惹不起的存在吗,我武家的身后,可是整个天星皇朝,哼,胆小如鼠,走了正好,这九叶林兰和星云雨露丹,省了!”

    “两位前辈,再加把劲,距离西南不远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