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居然是你前男〕〔星际战争:守护者〕〔重生现代之最强女〕〔我家周先生只想宠〕〔主播哪里跑〕〔末日重启〕〔道祖,我来自地球〕〔穿越星际:妻荣夫〕〔钥之旅〕〔空间农女修仙记〕〔诛天之拳〕〔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元武星空〕〔剑葬三千界〕〔变身之女侠时代〕〔拜见大魔王〕〔天降萌妻:总裁爹〕〔灵元灭世〕〔超级作死宝箱系统〕〔无敌从凯皇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十二章:摄影展览(1)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北京时间才五点。

    不过何默的适应能力特别好,一起床就去下面的小公园跑了两圈,流了汗整个人就更加精神了,在面对外国人热情的打招呼,她也认真地回了微笑和点头。

    “看来你的手段的确很高明。”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何默往旁边一看,竟然是傅承凯。

    许是到了国外,傅承凯不用遮遮掩掩待墨镜口罩,今日的他打扮得很亲民,白色体恤,修身紧身裤外套一条短款的黑色运动裤,额头上还围着黑色头巾,看起来特别像拉拉队员。

    唯一区别是,他是一个特别养眼的拉拉队员,刚跑过去的几个外国女人看到他,眼底都冒着光,恨不得反过来与他同行的那种。而傅承凯对她们也不似对她这般冷漠。

    原来在他这里还有礼貌。

    “从国内跟到国外,你的本事真的不简单。”傅承凯说,语气里满是厌恶。

    何默听得莫名,但也感同身受,她最近和傅承凯的碰面次数的确太多。

    基于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何默二话不说就加速往前冲,回了自己的旅馆。

    回到房间关了门她才记起来,刚刚她好像隐约听到一句话:“跑什么跑,我不打女人。”而她之所以会把这句话忽视得一干二净,只因为她刚刚是在跑,而非逃跑。

    匆匆洗了个澡,何默去了摄影会展。

    胡潇虽然在音乐上更显才气,不过参加摄影展的人却不少,而且更多的还是外国人。

    在这种场合,外国人一般都会很安静,所以何默参观的时候也很舒心,偶尔听到几个人讨论作品,她从来不会插嘴,别人问她的时候她也只是回以淡淡的微笑,然后走到另一处安静的观赏照片。

    尼赛尔很多山,蜿蜒山道,穿插在沙漠与绿洲之间,也像极了中国的西藏。

    今天胡潇的摄影主题就是山河。

    眼前她停下来观看的这张照片是尼塞尔最大的一片山群,拍摄的时间在日出,太阳刚刚投射出第一缕阳光的时候。阳光很暖,山头还萦绕着雾气,朦胧却又真实。照片中央的一个不起眼的山道里,还有一个挑着袋子的男人,他正踩着石阶下山,背部微驼,跨步不大,可见那袋子里的东西并不轻。

    奇怪的是,这张照片并没有名字。

    它被挂在最旁边,位置明明是最不起眼,可它的框栏却是最大,这又使得它成为这里的独特之最。

    何默往前一步想看得更清楚一些,不过被另外一个人捷足先登,他好像是故意站在那里的,修长而精壮的身躯,刚好挡住她的所有视线。

    何默缓缓拧起了眉头。

    “很抱歉,何小姐。”又来了一个男人。

    虽然她认不得这张脸,但他的声音何默记得很清楚,昨天替她解围的那个先生。而据他先前的介绍,他好像是傅承凯的助手之一,赵生。

    “何小姐,凯哥喜欢安静,您能不能先去别处看看?”赵生低声说,语气温和,让人听着很舒服。

    何默盯着那个挡住视线的背影,郁闷又无奈。

    这种巧合,她很不喜欢。

    在何默决定另寻角落之时,傅承凯突然转身看着她,“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离开摄影展。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

    何默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小脸表情认真,还有固执,“傅承凯,你不要太过分。”

    她的语气很轻,说话像溪水平静地流淌般,平缓清脆,轻易让人想到宁静。

    傅承凯有一瞬的晃神,在那一瞬之后,何默的身影已经从他视线里消失无踪。

    赵生走过来说了一句,“凯哥,我觉得你对何小姐,过于苛刻了一点。”

    傅承凯冷冷看着墙壁的照片,“对于一个不知分寸咄咄逼人的疯狂粉丝来说,这样的苛刻还只是恩惠。”

    九点半,胡潇准时出现在摄影展。

    他和助理一路走来,和经过的朋友一一打了招呼,遇到熟点的朋友还会拥抱,寒暄的话题有关生活,也有关墙上的那些照片。

    “你打算在这里长待下去了?”有一个外国人用惊讶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

    胡潇笑了笑,也用英文回他,“很大的可能。”

    “为什么?明明你在乐坛上更有天分!你要是从乐坛离开那就太遗憾了。”

    “没有什么遗不遗憾的,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觉得更有价值。”胡潇回得坦荡。

    这句话何默就十分赞同。

    但外国人还是表示不解和惋惜,“我真替你可惜。从此中国的乐坛上将少了一位音乐才子。”

    胡潇哈哈一笑,一如看淡风云般,又十分幽默,“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中国博才广众,你可千万不要轻易小看他们的实力。”

    那些外国人便笑了。

    胡潇也笑,转而指了指墙壁的照片,问他们这些照片里面他们最喜欢哪一张。

    何默看到很多人都参与了这个话题,不过却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那张无名照片。

    而不知不觉间,何默又一次走到了这张照片下。

    这次她看清楚了,原来这张照片重点不在山水,不在晨雾,也不在这万丈光芒,而是山林里山脚下隐约夹杂着的那几处低矮的房子。

    “你喜欢这张摄影?”平和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何默稍稍愣了愣,回头看见胡潇也在看这副画,他指了指画面,问:“能说说,你为什么喜欢它吗?”

    他已经先肯定了她的回答。

    何默微微点头,把她发现的,还有自以为的重点说了出来,最后还补充了一句,“虽然您这次的摄影展主题是山河,但你的重点在人。”

    胡潇微笑,说,“你的观察很入微。我能冒味问一句,你是不是初北?”

    “胡先生。”一道低哑中含着愉悦的声音。

    但在何默耳中,这道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难听和厌恶。

    走过来的是胡潇的助理,他在胡潇耳边说了几句话,胡潇的表情中露出轻微的诧异和微笑,对何默说了句客气的抱歉,然后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