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你马甲又掉〕〔我真是实习医生〕〔我在万界当演员〕〔文明之星神劫〕〔超神宠兽店〕〔权宠之惑世妖妃〕〔万古第一龙〕〔悍卒斩天〕〔超级商业帝国〕〔我从太古到未来〕〔豪门猎爱:宝贝儿〕〔神帝止戈〕〔当杠精男遇上作妖〕〔食睡道〕〔将门崛起之凰女倾〕〔亲爱的绵羊先生〕〔于休休的作妖日常〕〔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重生之嫡女有点毒〕〔穿书之我家霸总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四十一章:编剧身份(2)
    走出横店,何默立马就给陈冰颜打了电话。

    陈冰颜是娱乐记者,也算半个新闻人,如果这些消息属实,她不可能不知道。

    那边刚刚接通,何默已经开口,“颜颜,我要听实话。”

    陈冰颜原本还在等着采访,听电话里头何默语气怪怪的,便对搭档路招风打了个招呼后走到外面接电话,“怎么了默默?”

    “我的作品抄袭了三叶的,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何默问,语气里有轻微的颤抖。

    陈冰颜一听到那个名字,整颗心都纠起来了,“默默,你现在在哪?”

    “我想一个人静静。”何默说,深吸一口气,再问:“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默默,这都是他们的谣传,你们写的书只是语言风格上有点雷同……”

    “是她,对不对……”何默一个人自言自语,脑子有一瞬的晕厥和缺氧。

    不等那边再说话,她已经掐断通话,无力地蹲在路边,像个无助的孩子般,茫然地看着过往的人流和车辆。

    一直到晚上十点,何默都在街头晃悠。

    她走得很慢,却不是漫无目的,她知道自己的速度,也知道走到那里又折回来需要多长时间。

    虽然发生的抄袭事件对她有所打击,但何默不是矫情的人,心里自知清者自清,所以这会的心情已经平复过来。

    她也明白,过往的那些烟云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散去,每个人的过去多少都会有迹可循,只不过出来挖掘的那个人还没有正真出现。而她的过往,不需要谁的刻意找寻,至始至终,和她过不去的是时间。

    不,准确来说,是她和时间过不去。

    黄玉和陈冰颜说得都没错,逃避没用,越是逃避,它就越容易发生。不想被它突袭的办法,就是面对。这点,她早已心里有数。

    正沉思着,一辆黑色的小车突然在她身边停下,车前门打开,走下来的人直奔何默。

    “默默。”孙廷对她招手后小跑过去,“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何默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答,“这里离公寓不远。走回去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

    孙廷失笑,视线若有若无地瞄向车头,又说道,“半个小时也挺久的,我们正好也回公寓,一起吧,顺路。”

    何默也往车那边看了一眼,摇头,“不必了。谢谢。”

    孙廷有些诧异,一时没接上话。他一直知道何默不会轻易与人熟络,就算是他刻意把他们圈在朋友行列里,何默也只是没反对。但今日她的疏离着实出乎自己的意料。

    “默默,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事了?”孙廷试探地问。

    何默奇怪地看他一眼,反问他,“有吗?”

    孙廷见状,反而笑了,“一起走吧。刚刚冰颜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找不到你,这会应该挺着急的。”

    何默一怔,这才想起白天她挂了陈冰颜的电话之后就关机了,陈冰颜这么长的时间没能联系到她,肯定着急。也由此,她忽略了孙廷在称谓陈冰颜的时候用了名字而非陈小姐。

    左右思量,何默点了点头,“谢谢。”

    “不客气。”孙廷倒是松了口气,绕到另一边给她开门。

    车里开着冷气,何默一坐进去就感觉到了。

    车的另一边,自然坐着傅承凯。

    他闭着眼睛靠在椅背,双手自然垂落搭在膝盖上,和往日她看到的正襟危坐有点不一样。还有,今日他穿着便衣,一件休闲牛仔裤和黑色t恤,看起来比平常更加亲和了几分,何默的拘泥也由此逐渐瓦解。

    傅承凯似是睡得很熟,她钻进车里这么久都没见他动过。不可置否,傅承凯长得的确秀色可餐,眉毛如剑眼如星,鼻子挺拔,轮廓分明,嘴唇……略薄,看起来比说话时候更加性感,不过他的气质与生俱来让人觉得清冷刚毅,透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

    很显然,他睡着的时候更加迷人。

    何默想,或许她可以在《独步》里面给他加一场睡觉的戏,而且她确信沈尤方一定会把他的魅力用镜头诠释得淋漓尽致。

    何默在心里做下定论,嘴角微微一提,转而看外面的景色。

    可她不知道,她刚刚把头转走,旁边的这个“熟睡”的人就睁开了眼睛,耳廓还略略动了一下,表情不似自然。

    如果车里亮着灯,应该能发现他的耳朵那里有轻微的发红。

    坐在前面把一切收尽眼底的孙廷,忍不住笑了一声。傅承凯眼底加寒,却在何默的视线扫过来之前已经再次闭上。

    孙廷对着车前镜对何默低声说了一句抱歉,“看了一段搞笑的段子手,一时没忍住。”

    何默却皱了皱眉,她理所应当地认为孙廷的行为对傅承凯的影响比较大,他突然对她道歉倒显得反常和……不对。

    为了保险起见,何默还是把车窗往上摇,避免外面的路灯和声音影响到傅承凯的睡眠。

    这么一来,何默也有了一丝困意。

    她没想到,走路三十分钟的距离,开车回去还需要这么久,久到她已经睡着了车子都还未停下。

    何默醒来是在第二天,她还在车里。

    早晨灰蒙蒙的,似些许雾气缭绕在空中缭绕。道路静悄悄的,偶尔开过一辆车,速度很快。

    何默慌忙坐直身子,身体有点酸麻,尤其是下半身,因为坐得太久,连脚有点难受。

    车里没有人,车里的冷气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暖气,她的脚下还躺着一张刚刚从她怀里滑下去的外套,她捡起来拍了拍,折起来放在中间的位置。

    何默下了车,发现这里不像是市区,她的后面是一条泥石路,孤独而又蜿蜒地向前伸往后绕,被它分割开的对面,是一片荒野,而她的前面,正对着高空。

    何默很想用断崖来形容,但显然这样的高度还不足以相配,她想她脚下应该是一片海,亦或者是低洼。

    “醒了?”

    何默看向突然打破平静的地方,傅承凯正倚在一个很大的石头上……抽烟,那个石头又大又高,如果他不说话,何默或许不会想到这里还有第二个人。

    傅承凯在她打量他的同时也看着她,不过相较于他的复杂情绪,她的就显得云淡风轻多了。

    这样继续看着,他竟然觉得她和沉默有点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