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你马甲又掉〕〔我真是实习医生〕〔我在万界当演员〕〔文明之星神劫〕〔超神宠兽店〕〔权宠之惑世妖妃〕〔万古第一龙〕〔悍卒斩天〕〔超级商业帝国〕〔我从太古到未来〕〔豪门猎爱:宝贝儿〕〔神帝止戈〕〔当杠精男遇上作妖〕〔食睡道〕〔将门崛起之凰女倾〕〔亲爱的绵羊先生〕〔于休休的作妖日常〕〔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重生之嫡女有点毒〕〔穿书之我家霸总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七十章:住院(1)
    那一瞬的温热,从唇齿间往下满眼,滋润整个心窝。

    何默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反应过来时立刻撑起身子要逃。

    然傅承凯的手掌早就在她的后脑勺蠢蠢欲动,在她快离开之前又给按了回去。

    于是两人便继续吻了一会。

    等两人分开时,何默满脸通红,傅承凯亦是面红耳赤。

    “你做什么!”何默懊恼地擦着嘴巴,胸口波澜起伏。

    傅承凯却笑,“你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在表白。”

    何默愣,“表白?”

    表白,可以这样的……

    她怎么忘了,上次他便是故意亲了她之后才对她表白的,这一次竟然故技重施。

    “何默,我喜欢你。”傅承凯出声打破她的思绪,简洁,听不出深情,但模样却是果断坚定,“你刚刚这么关心我,显然你也是喜欢我的。既然彼此都有感觉,不如干脆在一起,也省了你我的相思之苦。如何?”

    何默再愣,往后挪了挪,摇头。

    傅承凯挑眉,当往前靠,“我说的不对吗?”

    何默再挪,不想说话。

    “默默,你注定会是我的人。我不过是提前行使我对你的权利罢。”傅承凯缓缓靠近,逼得她无路可退,“你若是愿意,我可以现在就和全世界宣布,我,傅承凯,是你何默的人。从身到心,只属于你何默。好不好?”

    何默听得心如擂鼓,身后的手突然碰到酒瓶,那时才豁然反应过来,傅承凯已经醉了!

    在傅承凯又要凑过来之时,何默忙从翻身从他的臂弯爬出去,一会的时间就溜得没影了。

    她就这么落荒而逃,逃得这么干脆。

    逃回房间,何默发现自己的心跳还是那样迅速。

    她从冰箱里拿了一大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地喝下去,差点呛到,呛到满脸通红,心跳的频率却还是那样清晰。

    睁眼闭眼还是那张面孔。

    从桌子边缘摸出手机一看,两点多。

    何默再度失眠了。

    她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站在阳台吹风,这次也不例外。

    凌晨两点多,就算是热闹非常的地界,这会也安静得只剩自然声颤。

    月亮孤落半空,静谧而又苍凉。

    何默下意识地往下看,只是视线里都是高楼大厦,车流不息,很少人影。

    也是,现在已经凌晨了,没有谁会在大晚上的瞎晃悠。

    想到此,何默蓦地又是一怔。

    她记得,傅承凯就喜欢大半夜地在外面,抽烟。

    何默静静地深思,走回房间,打开手机网页,搜索:相思病如何医治。

    这几日何默都没再去片场,哪怕因为傅承凯的突然回归,剧本需要做很大的改动。她坚持在酒店里修改剧本,计划找一天晚上等沈尤方得空的时候再过去商讨剧本的变动的大致方向。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推翻,因为傅承凯此时已经找了过来。

    傅承凯手里拿着剧本,直言不讳:“有几处看不明白,想和你讨论讨论。”

    何默淡然地盯着他剧本:“哪里看不明白。”

    “你确定要在这里讨论?”傅承凯指的是在这样人来人往的敞开大门的酒店走廊。

    他是公众人物,在一个女人房门口站着确实不太好。

    何默犹豫半晌,往旁边让了让,可后退半步又止住,认真道:“孤男寡女的,不好。”

    傅承凯挑眉,神情自若地问,“谁告诉你的?”他不认为一个从不避讳他进她房间并且与他共进晚餐不计其数的人会突然知道孤男寡女的尴尬。

    何默自然不会实话说是在网上查的。

    不过她觉着网上的话并非没有道理。男人的确是狼性动物,如果明知道他对自己有意,却还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无非引狼入室。她不知被狼啃得连骨头都不剩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想下场一定很狼狈,而且不好。

    想到此,何默阻拦他的心思更加明确:“你哪里看不明白,可以在剧本上标记,我可以给你做注释,今晚十点前发给你。”最后不管他同意同意,反正她已经甩手关门。

    外面的傅承凯有一瞬的不知所以然,再次敲门。

    何默假装没听见。

    直到外面彻底安静,何默才重新回到书桌聚精会神冥思苦想,这几日总是没什么灵感。

    她找来笔记本看,克服相思病的第一个办法:减少和那个人的见面。

    而在何默的观念里,减少见面不只是眼睛,还得身心并行,比如最好连沟通都不要有。

    于是之后不管傅承凯以什么理由和她说话,她均是爱搭不理,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最好头也不抬,这样也便减少见面。甚至在电梯里碰到,何默直接从人群堆里退出来,情愿跑楼梯也不和他一起挤电梯。

    但谁能理解傅承凯,他就是为了制造与她的偶遇所以才故意买通工作人员谎称私人电梯出故障,难得和一群小演员挤电梯的他,竟然被何默嫌弃成狼豺虎豹!

    一众演员也是心惊胆战,一边为能接近傅影帝狂喜不已,一边又被他浑身解数的冷淡冻得不敢动弹。左右衡量下来,还是偷偷捧着他的照片观赏比较实在。

    而在那之后,剧组里面又流传开这样的一段佳话:傅影帝疯狂追求何默,把何默吓得连电梯都不敢一起坐了。

    由此可见,何默躲避傅承凯那还真是实实在在毫无避讳,并且光明正大人尽皆知。

    以至于傅承凯最近的脸色一度难看,有几个服装组和道具组的人实在被吓得不能正常工作了,私底下拦着何默,请求她原谅傅影帝,至少等这边的戏份拍完了再说。

    然在那之后,何默极为干脆的,就不来片场了。

    何默约了沈尤方,今晚就把改好的剧本商讨好,做好自己的收工准备。

    只是她进沈尤方的房间待不到一分钟就被傅承凯突然闯入拉了出来。

    “你是不是没脑子,你一个女人三更半夜待在一个男人的房间里,你就没考虑过后果?”当时傅承凯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何默往后退,再退,想起他的问题后才直愣愣地反问:“什么后果?”

    傅承凯就这么败在她那张天真而无辜的表情上,想发火也发不出来。

    于是何默的生气便理直气壮了,“傅承凯,如果你没有其他事,请不要打扰我们。”然后抱着剧本又往那个房间走。

    傅承凯嘴角抽搐,“你这会不说孤男寡女不合适了?”听到走廊那边有动静,傅承凯直接上手把她从门口拉回来,在她挣扎反抗的时候捂住她的嘴巴强行把人打横抱走,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人锁进自己的房间。

    另一边,沈尤方刚刚忙完,正准备回酒店房间休息,看到傅承凯站在他房间外面抽烟,倒还挺意外的。

    走近才发现,他的碎发凌乱,夹烟的那只手带着几分血腥,衣服也有明显的褶皱,仿佛刚刚经历一场实战。

    “承凯,你这是?”

    傅承凯侧头看过来,吐了一口烟,把剩下的烟头熄灭丢进垃圾桶,神情冷淡,“沈导。我希望你能管好自己的人,如果还有下次,我不介意自己动手。”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