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赘婿〕〔替嫁谋爱:医妻要〕〔出人头地〕〔娇妻归来:宝贝叫〕〔第一狂婿〕〔狂医兵王〕〔秦坤李红〕〔汉末之吕布再世〕〔我真不想努力了〕〔乡村小神医〕〔九爷的心尖宠墨心〕〔爆款神医〕〔老祖宗在天有灵〕〔天价宠婚:霍总的〕〔至强战神〕〔赵飞扬苏雨萱〕〔我的老婆是帝尊〕〔上门兵王〕〔乘龙快婿〕〔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一百二十七章:追妻(2)
    何默转头看他一眼,微笑,“哥,其实你脸上留点疤也挺好看的。你还想买祛疤的药吗?”

    这演技,都不带点敷衍的。

    简直一点演技都没有。

    “……北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我很受伤。”委屈的表情都做出来了。

    何默:“……”初烨这张脸特别养眼,只比傅承凯差了一点点,他破相都这么好看,傅承凯破相一定也没问题,不影响魅力,何默因此更加放心了。

    盯着他权衡须臾,何默又拧着眉说:“还是去药店吧。去医院买会不会更好些?”

    初烨:“……什么意思,找我当实验,还给他也带一份?”

    气得果断把车子调回来。

    何默:“……”

    半夜,江城果然落了一场雪。

    何默窝在被子里赶稿,已经十二点半了都没感觉。便是初烨敲门问她说了没有,她应了一声正要下去开门,却听到他说:“不早了,早点睡。熬夜不好。”

    “哦,嗯。”何默便又躺回去继续码字了。

    约莫一点的时候,何默接到孙廷的电话,“默默,这几天,承凯是在你那里吧?”

    何默怔了怔,“没有。”

    “没有?不可能吧,那他这几天都不回家,不会是失踪了吧……”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何默猜他是在自言自语,不然也不会突然挂了电话,她连追问的机会都没有。

    似是想到什么,何默忙跳下来开窗看外面的那辆劳斯莱斯。

    路灯昏暗,轻飘飘的雪花招摇漫舞,寒风一阵接着一阵。

    何默穿着大衣跑下来,家里的佣人都睡了,只有声控灯随着她的脚步声逐个亮起。

    到了大门口,何默捣鼓了一会才从里面把门打开,迫不及待地跑到那辆劳斯莱斯旁,擦了擦上面的雪花,往里面仔细地看,没有人……

    “你,在做什么?”

    声音从她的左后方传来,她惊得回头,就看到傅承凯大步迈过来把她搂紧怀里,“这么晚跑出来,想我了?”

    上回他在门外蹲守,她跑出来见他,他的第一句话也是这句。

    一点都不知道变通。

    “你怎么还在这里。”何默懊恼地把人推开。

    傅承凯无奈,只好把外套脱了套她身上,嘴角含笑,“怕你想我睡不着。只能勉为其难地在外面守着。”

    何默语塞,“这几天,都是?”

    他给了她一记不然呢的眼神,“还生不生我的气?”

    何默不回,把他脱下的衣服递回去,“你穿上。时候不早了,你,你快回去吧。”

    “你赶我走?”挺委屈的语气。

    何默抬头,他的表情也挺委屈的。

    “我,我睡得着,你不用在外面守着。”这么说了,他应该可以回去了吧。

    傅承凯:“……”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扎心呢?

    “默默,你不想我可以,但我想你,怎么办?”傅承凯低哑的嗓音显得几分凄凉,鼻子冻得通红,眼睛好像也红红的。

    何默看得心疼极了,“那,你想怎么样。”死死盯着他手里的衣服。

    都冻僵了,怎么还不穿衣服。

    傅承凯察觉她的情绪,嘴角轻微上扬,“默默,看不到你我也睡不着。”帮她拢了拢衣服,哄道,“你回去睡吧,我再逛一会,一会就回去。”

    何默:“……”哪有人大半夜的在雪地里逛的!

    何默很纠结地想了想,“要不,你今晚……”

    “可以。”傅承凯瑟瑟发抖地搓着她的手,“走吧。”

    何默把人拉回来,指了指那辆车,“你进去凑合一个晚上吧。”

    说完头也不回,跑回去了。

    傅承凯不可思议地愣在当场。

    谁把他的女人教成了这样!

    二楼,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初烨忍不住笑了笑,真想走到某人面前幸灾乐祸一会。不过,外面太冷了,还是先给他留点面子。

    半夜三点。

    何默翻来覆去还是没睡着。

    在床上坐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去瞄一眼外面那辆车的情况。距离这么远,也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真叫人捉急。

    今晚突然下雪,降温这么厉害,也不知道车里面有没有厚一点的衣服。

    何默正担忧着,突然听到窗边传来一丝丝细微的声响。

    须臾,窗开了。

    何默怔怔地看着一个庞然大物爬进来,淡然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那人看到她站在那里,明显愣了愣。

    这是看见贼人爬窗应有的反应?

    她不动,他只好继续爬。

    等他跳下来,灯也被打开了。

    傅承凯一个踉跄,险些在落地的时候摔了一跤,刚刚抬头,就对上何默一双冷淡的眼,随即灯被关上,何默淡淡地走过去把窗户关好。

    “傅承凯,你以为你是飞行侠么!”何默生气了。

    上一次爬三楼就算了,这次虽是二楼,但外面下着雪,地都这么滑,更何况是墙。

    傅承凯讪讪地拍了拍身上的雪,跟过去示好,“默默,我衣服湿了,没衣服换,里面没人给我开门,我只好自作主张地爬进来。”某人还是不肯理,只能继续先认错,“默默,不会有下次。”

    何默才不信。

    他每次都说话不算数。

    何默不理他,爬进被子睡觉。

    没一会,傅承凯从另一边缩了进来,那一身雪气,把何默动得一个激灵。

    何默不满地踢他,“你,你下去!”

    “从哪下,这里,还是窗户?”傅承凯显然是故意的,都掀被子穿鞋了。

    何默静静地看着他往窗户那头走,一步,两步,三步……终于还是追过去拽他的胳膊,“你在外面冻了这么久,先去洗个热水澡。”

    傅承凯不为所动,“洗完热水澡,然后呢,再把我赶下窗?”

    何默:“……”怎么他还有脾气了,明明就是他的不对。

    何默松了手,“你爱洗不洗。”转身跑回被窝睡觉。

    但没跑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傅承凯轻轻地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默默,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别不理我,不要不理我。”

    他突如其来的哀伤,反倒让何默举足无措了。

    何默僵着身子问,“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太想你。”抱得更紧,“默默,你还生不生气?”

    这时候她怎还气得住。

    何默缓缓地握他的手,“太冰了,你,你去泡个热水澡。”

    傅承凯还是不肯松手,“那你帮我放水。”

    “……那,那你先把手松开。”何默无奈。

    傅承凯轻叹了口气,把她打横抱回床上,帮她盖好被子,“不早了,以后不要熬夜。默默,你想知道什么,以后直接来问我。你这样躲着我,比你骂我打我还要难受。”说完揉揉她的头发,是怕把她吓坏了,“窗外面不滑,之前已经试过几次了,不会有危险。我就算再厉害,也不敢以身犯险。”毕竟是有家属的人了,不能轻易把人吓坏。

    “那也不能爬窗。”何默定定地说,小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出来紧紧抓着他的衣袖,“你要走了吗?”

    傅承凯的视线在她的纤手上略过,嘴角轻抿,“不走,留在这里让你那好大哥把我撵走?”

    何默:“……”这俩人到底什么仇什么怨,都没见着呢就又犯仇了。

    “放心吧,公司有点急事,我要回去处理。”不然也不会急着爬窗来见她一面,还差点把人惹着。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