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一百二十八章:相思(1)
    语气微顿,傅承凯的脸色无奈又依恋,“这几天可能没空过来陪你,你若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何默:“……我才不想你。”这人说话怎么没皮没脸的。

    傅承凯轻笑,在她额前吻了一下,“默默,对我说一句实话,不丢人。我对你可是日思夜想,你偶尔才想起过我,已经占很大便宜了。你若是一点都不想我,我岂不是要大亏?”

    何默愣,说不出话来。

    这几天,她似乎对他,也是日夜想念的。

    “一天一个电话,不过分吧?”傅承凯忽而在她耳边低声说,“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你若不给我打,我就过来找你。到时候若是把我累倒了,你会不会心疼呢?”

    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离谱。

    何默的小脸逐渐认真起来,“你,你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你就听了?”傅承凯含笑又有些无奈的声音,“默默,怎么办,我真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把你抱在身边。默默,你在网上搜了这么久,有没有找到相思病的解药?”

    何默郁闷,怎么还是不能好好说话……

    见她纠结又郁闷的表情,傅承凯失笑,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他的小家伙紧紧地揪着,他只好勉为其难地又往下靠,在她怔怔的大眼睛的注视下,缓缓绽开一抹更大的笑弧,“默默,我发现你的手比你嘴巴更加诚实。你若是舍不得我,今晚我可以考虑不走了。”

    何默嘴角微动,忙松手。

    但傅承凯还是在她嘴里吃了块豆腐才肯离开,“默默,我不是在开玩笑。不管多晚,我的手机都会开着。”

    然后打算去下窗了。

    何默忙跑下来,冷着脸,“我送你。”

    傅承凯挑眉,叹了口气。

    算了,他家孩子胆子小,不能再吓了,吓出病来就亏了。

    于是难为情地点头,在何默做贼式的脚步下千惊万险地出了宅院。

    上了车,何默还站在门口看着。

    傅承凯哭笑不得,将车窗摇下来,“默默,你在等我送你上楼?”

    何默:“……”忙掉头跑回去。

    那可爱的模样,真叫人发动不了车。

    舍不得啊。

    就那么一会的时间里,孙廷又来了一次电话,“傅承凯,你看看时间,两个小时过去了!你那依依不舍你侬我侬的戏什么时候才喊卡!”

    傅承凯淡淡把车掉头,“永远都卡不了。”

    孙廷:“……”得,他就不该陪他演这场戏的。

    傅承凯的车子刚走,何默才跑回房间,往下面眺望已经瞅不到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了。

    心情闷闷的。

    何默坐回床头,拿起手机,查“相思病的解药”。

    何默一直念着昨天约好的一天一个电话,以至于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给他打电话,迷迷糊糊中发觉才八点,忙又把通话挂断。

    挂完电话,何默安静地看着手机发呆,想着大概是傅承凯的威胁下狠了,她的神经总是不受控制地应激性反应。

    傅承凯昨天那么晚才走的,这时候应该还在睡觉,万一电话没接通,这一次机会就浪费了。

    昨天他走得急,她也没来得及问他,一天一个电话到底是至少一次还是只能一次。

    脑子里挂着这个问题,何默连去刷牙洗脸都觉得郁闷。

    洗完脸回来发现手机多了一个来电未接显示,何默的眼睛立马睁得老大,尤其是看到傅承凯三个字。

    她来不及多想就拨了回去,那边响了三秒接通,“默默?”

    略为嘶哑低沉的声音,何默在猜他刚刚在睡觉,或者刚刚睡醒。

    “默默?”傅承凯又喊了一声。

    何默这才应了声嗯,“你,你起床了么?”

    傅承凯揉揉太阳穴,扫了眼空荡荡的办公室,轻轻嗯了一声,“被你吵醒了。”

    这是实话。

    何默便不说话了,但也舍不得挂电话。

    那边传来一声轻笑,“这么快就想我了?”

    何默:“……嗯,不小心摁的。”

    傅承凯笑意更深,这口是心非的,真不走心。

    “默默。”

    “嗯?”

    “昨天梦到你了。”傅承凯说得一本正经,“要不我们每天再加一段视频通话,嗯?”

    何默心头突突地跳,沉吟了一会才点头,点了头又忙嗯一声,“你,不忙吗?”

    “忙也得吃点解药。”傅承凯低哑的声音里总是混着清浅的笑,很是好听,何默的耳朵有些陶醉,脸上红润越发明显,直到听他又说了一句,“总不能让你毒发身亡,是不是?”

    又拿她开玩笑。

    何默郁闷得不能自己,“你……我挂了。”

    那边没声音。

    何默纠结间,手指一抖,电话挂了。

    郁闷,十足郁闷。

    何默把手机往旁边一丢,坐在书桌前托腮冥想,好像觉得自己的相思病越来越严重了。

    吃早餐的时候莫名不想看到初烨,连老爷子问话都是一问一答式的,多余的话也不肯说,吃完就跑回房间码字,谁也不能打扰。

    老爷子和初烨两人在楼下眺望了许久,都没看出一个结果。

    “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把人惹了?”老爷子日常看孙子不顺眼。

    初烨咽下一口哑巴黄连,说,“你有这时间怪罪我,还不如多点自我反省。”

    “我需要自我反省?”老爷子抖胡子。

    初烨笑了笑,“你天天拉着人家下棋,一下就是一整天,害得人家偷偷找机会勾搭我妹都没得逞,今天人家索性就不来了。你说罪魁祸首舍你除谁?”

    老爷子跺拐杖,“胡说,我那是给他制造机会!”

    “机会呢?”初烨笑得贼坏,“爷爷,你就不要再给自己找借口了。把北北惹了的人非你莫属,你想想今天怎么把人哄开心吧。”

    老爷子皱眉,越发忧虑,“真是我帮的倒忙?”想了想又摇头,“你这混小子就只知道骗我,明明就是那小子耐心不够。”又轻叹,“年龄代沟啊,没法治。那……臭小子,你有什么法子去把人叫过来?就说我想找他下棋。”

    老爷子自顾自地说,已经忘了在何默与傅承凯之间实力制造障碍的就是初烨本尊。

    初烨挑眉轻笑,同意才怪。

    他巴不得傅承凯永远不进这个门,让他把人带过来,痴心妄想。

    “你小子发什么愣,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没有!”老爷子音量提高三分,气势不减。

    初烨耸肩,“爷爷,虽然我不太同意你的观点。但有一句话你说得很对,我们有年龄代沟,治不好。”然后晃悠悠地走了。

    老爷子在后面跺拐杖,把他的悠闲从脚风顺走,初烨连跑几步后回头,“爷爷,你有本事,去北北门前跺一跺,看她原不原谅你。”

    老爷子:“……”这兔崽子是要上天,上天!

    转身看到张妈在不远处,老爷子调整了一下脸色,问,“傅承凯那小子,真是因为不想和我下棋所以才被吓跑的?”

    这话张妈哪敢随便答。

    于是摇头,微笑,“姥爷,我下去忙了。”

    老爷子:“……”这一个个的,都不把他看在眼里。

    老了,不中用了,谁都敢欺负他了。

    约莫十一点,何默的门被敲响。

    何默垂头冥思,怔了几秒才过去开门,“爷爷?”

    搜狗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