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居然是你前男〕〔星际战争:守护者〕〔重生现代之最强女〕〔我家周先生只想宠〕〔主播哪里跑〕〔末日重启〕〔道祖,我来自地球〕〔穿越星际:妻荣夫〕〔钥之旅〕〔空间农女修仙记〕〔诛天之拳〕〔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元武星空〕〔剑葬三千界〕〔变身之女侠时代〕〔拜见大魔王〕〔天降萌妻:总裁爹〕〔灵元灭世〕〔超级作死宝箱系统〕〔无敌从凯皇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一百三十六章:真男人(1)
    何默和傅承凯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冷战分居,又莫名其妙地和好同居了。

    对于此,陈冰颜表示特别的不理解,在长篇大论的权衡到底是何默吃亏多一点还是傅承凯所受委屈多一些却没有定论之后,她放弃了推理。

    大神的脑回路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娱乐记者能摸索明白的。

    比如他和欧澄的绯闻都传出这么久了,傅承凯对何默还是保持缄默;又比如傅承凯是宗影集团公司总裁,公司艺人突然集体解约导致公司危及,他对何默还是一句不言;甚至傅承凯连胃病入院了都不给何默透露一丝一毫的消息。

    太不像傅承凯的作风。

    更比如……

    “默默,大神对你的求婚方式挺特别的。”没有丝毫的铺垫,干脆利落地直奔婚礼殿堂。

    某人还在发呆。

    陈冰颜有些无奈,明明是她过来找她商量对策的,怎么她在一旁长篇大论地说得口干舌燥,这孩子却愣在那里安静地发呆呢?

    陈冰颜瞧着某人玩弄手里的戒指,把脸凑过去,“默默,你发什么呆呢?你刚刚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何默抬头,又点头,“颜颜,他瞒着我,我好像想明白了。”

    “嗯?”已经闻到了惊天大新闻的味道。

    “他想让我亲自问他的。”何默想了许久,才得出的结论,“颜颜,你说,我对他的关心是不是太少了?我只知道,我工作的时候不希望被打扰,我的工作和他也没有关系,便没必要同他提起。推己及人,他的工作我也是不应该过问的。”表情又纠结几分,“我觉得我和筱楚相处得挺好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吃醋。”

    陈冰颜听得扶额阵阵,“默默,我男神吃醋,自然是因为太在乎你。难道你看见欧澄和他站在一起的时候不吃醋吗?”

    “……”摇头,“不吃醋。”只是不开心。

    陈冰颜扯了一下嘴皮子,臭鸭子嘴硬。

    复叹了叹,陈冰颜换了一种推己及人的说法:“这么说吧,你觉得你不应该过问,那你想不想知道更多我男神的事?”

    何默又作思考,“那他,要是问我的过去,该怎么办?”

    瞧这小脸纠结的。

    “问你过去怎么了?你的过去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巴不得把你过去翻个底朝天呢。”陈冰颜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默默,男神现在是你老公了,你不能再用以前那套礼尚往来的相处模式来对他,太见外了。”

    沉静了一会,何默开口,“为什么?”

    “……”陈冰颜这下能体会到傅承凯的用心良苦了。

    就这孩子这种思维回路,就算傅承凯愿意同他坦白她也未必嫩听进去,甚至,也许还会反问一句‘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亦或者,‘这和我没有关系,不必告诉我。’,最后的气氛,只会徒增尴尬。

    想到那画面,陈冰颜又替傅承凯捏了一把汗。

    思及至此,陈冰颜立马给何默普及了如何处理夫妻关系的种种问题,期间不仅要给她输送新的观念,还得想方设法和她辩论祛除她的固执观念,都快把她逼坏了。

    一番探讨下来,暮色已浓。

    傅承凯已经开车到她楼下,何默正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书稿,和来的时候一样平静。

    陈冰颜记起来了,刚才她和男神打电话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借口:今天她出来找灵感,碰巧遇到了她,两人吃了一顿午饭,顺便在她这里歇息写稿。

    “默默,我跟你说的这些,没白说吧?”这孩子怎么就不把婚姻当回事呢?

    难道,还是听不懂?

    何默摇头,答:“我知道了。”下一句,“我该回去了。”

    陈冰颜强颜欢笑,把人进电梯。

    而她之所以不跟着进去,是因为何默不让,那样子,是开始防备她了。

    对此陈冰颜深感无奈,她好像不小心强调了一句‘防火防盗防闺蜜’……她明明暗示得那么明显,就差把欧澄两个字放口头了,怎么到头来像是给自己挖了坑?

    那孩子这么脑回路怎么特别,不会以后都这么防着她吧?

    陈冰颜扶额,真是失策。

    陈冰颜觉得有必要再给何默深刻提醒,像傅男神这样爱吃醋的男人,堪堪只有何默本尊能降得住,就算男神不小心惹了几朵花草,那也是为了刺激她让她快速成长。

    在这一点上,陈冰颜相信傅男神有这个能力和自制力,并且,还有点腹黑。

    不过看到何默已经坐进车子,陈冰颜聪明地收起手指头。貌似之前几次她给某人的好意提醒都被抓包了,何默这孩子,缺根筋。所以,这时候不能打电话,更不能发信息。

    车子发动没多久,何默就睡着了。

    傅承凯这几日还在忙于工作,刚刚看文件的那会时间里,他家小孩已经抓着他的胳膊睡得不省人事。

    很好,说明她潜意识里已经信赖他。

    “少爷,老爷让我问你,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前面开车的老李问。

    问得特别小心翼翼。

    若非这段时间傅承凯身体不好,老家那边经常派人查探他的情况,老李不可能恢复他的专职司机,变相‘监视’新婚夫妇的新婚生活,但必要的时候还得做个传话筒,比如现在。

    傅承凯把笔记本电脑合上,边玩弄着搭在他胳膊的小手,边答,“想让我们回门,可以。让他们先把障碍搞定。”

    老李抖眉毛,无奈。

    这回门是这么用的?

    “什么障碍?”何默慢慢转醒,看着被某人蹂躏的手,想缩回来,却被抓得更紧。

    “醒了?”傅承凯温润地笑,把她的头又摁在他的肩膀上,“再睡一会,快到家了。”

    何默:“……”一会才发觉,他在转移话题。

    于是沉默了不知几分钟之后,何默再次坐直身子,看着他问,“傅承凯,你公司出什么问题了?”

    “嗯?”略为惊讶地挑眉,继问道,“默默,今天都做了什么?”

    何默摇头,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说公司的事情了么?

    继续看着他,“公司出了,很严重的事?”

    傅承凯把人拉在怀里,“没有。”

    何默郁闷。

    难道是因为自己没对他坦白过去,所以他也藏着掖着?

    “傅承凯,我,我之前在孤儿院待了十年。高中毕业之后,被丰城大学录取,选的专业是文学。我从小就喜欢写东西,第一次签约是在十五岁,写了三年书,十八岁火了一本。不过后来……我离开江城去了京城,在那里念完大学之后又在那边待了几年,职业和现在一样,自由的作家。”何默自认为这是她坦诚的最大限度。

    可她都说完了,傅承凯还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看着她。

    何默润了润喉咙,直接问,“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麽?”

    傅承凯愣了几秒,哦了一声,思绪还没转过来。但见小女人还在认真地等着他问话,他只能摇头,回:“暂时没有。”

    搜狗: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