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恋像花儿一样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片孤叶(1)
    “默默,你这样让我很不安。”傅承凯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要不,先上去睡一觉?”

    何默这才乖乖地点头。

    傅承凯小心翼翼地把外套裹在她身上,把人抱回房间。替她拉好被子,又在她额前吻了一下,“不要胡思乱想,睡一觉醒来就好了。嗯?”

    何默点头,伸手揪住他的衣袖。

    傅承凯缓缓笑了笑,把她的小手拉下来,“衣服有点湿,我去洗洗。很快。”外面下雨,他这么急匆匆地跑回来,后背都湿了。

    确实很快,不到五分钟,傅承凯已经换好睡衣出来了,不过那个时候何默似乎已经睡着,丝毫没有一丝‘他不在就难以入睡’的意思。

    这让他有轻微的郁闷。

    夜间十一点。

    傅承凯接到陈立的电话。

    “凯哥,有人用了黑客,我们的电脑被入侵了。当年那件事,应该瞒不住了。”陈立鲜少会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说话,他能这么认真对待,说明对方的能力不容小觑。

    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的确有些棘手。

    “瞒不住就瞒不住。”傅承凯云淡风轻地回。

    有些事,总要有人先去捅破,坦白才会变得更加有意义。

    床上的人难得睡得这么安静,显然是今天吓坏了,就连她闭着眼睛,他都能感觉她的眼窝下略为红肿的眼。傅承凯站在那里看她睡了一会,突然烟瘾犯了。

    可他找遍了家里所有的抽屉都没找出一根,这才记起为了给老爷子造曾外孙,早前他就把家里的烟都丢了。

    凌晨十二点,傅承凯给孙廷打了个电话,“过来喝酒。”那边静默几秒,电话竟然挂了!

    几分钟后,孙廷发来一条信息:“我正忙着安慰我的女人。你的事自己解决。”

    傅承凯:“……”这是幸灾乐祸,还是借机炫耀?

    过了几分钟,又进来一条短信:“你确定你要一醉方休?需不需要我给邓医生提个醒?”

    傅承凯低低吼了一句fuck,给他回了句‘找死’才感觉泄气。

    在阳台吹了会风,还是走回卧室躺在自家老婆的旁边。

    这时本已经睡熟的何默突然往他的胸膛里蹭,小手穿过他的腋下搭在他的腰上,“傅承凯,我没事的。我不会有事,你别担心。”她只是想到过去,需要时间缓一缓罢。

    傅承凯心中涩涩,抱她的力度紧了几分,许久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句话来,“默默,你可还记得,一片孤叶?”

    何默的记忆顷息间就变得僵硬起来。

    一片孤叶,她自然是记得的。

    十五岁那年,何默头一回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作品,同年陈冰颜还给她弄了一个叫qq的东西,她没用过,只是好奇。一片孤叶便是她在那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陈冰颜还打趣说那是网友,不可信的。

    “傅承凯,你怎么会知道他?”何默的眼底泛着几分清亮的光,夹杂几分期许几分诧异。

    傅承凯缓缓地吻了她的额头,“当年你也没告诉我,和我聊天的,是两个人。”

    何默轻怔,随即眼珠子瞪得老大,轻薄的嘴唇颤了颤,“你,你是他?”

    “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声音是委屈的。

    何默咬了咬嘴唇,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当时我的手机不见了。我找不到密码,也找不到账号。”

    傅承凯无奈。

    怎么会有人连账号都能忘。

    不过也是了,若非欧澄拿着那部手机,他也不会把人认错。

    “你真的是他?”何默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傅承凯捏她的鼻尖,“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在你后面追了很久?”

    某人沉默须臾。

    “傅承凯,你为什么骗我?”何默突然坐起来,小脸特别认真又严肃地盯着他,“你早就认出我了,还瞒我到现在。”

    怎还做一副秋后算账的模样来了。

    傅承凯揉了揉太阳穴,“默默,明明是你忘记的。我给过你提示了。”

    何默想了想,“什么时候?”

    “唐人街。那天你拿到的照片是我之前给你发过的。不过事实证明,你对它们确实没有什么印象。”傅承凯倒把自己说委屈了。

    何默有片刻的哑口无言,“可,可你也没有让我细看。”明明是他发脾气抢走了资料,当时她还以为看到了什么机密,哪里还敢深想。

    傅承凯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又把人拉到怀里,“默默,我一直很犹豫。”既希望她能记起他,又怕她知道真相。

    “为什么?”何默乖巧地睡在他怀里,忽然问,“难道,你以为三叶是,欧澄?”

    傅承凯脸色微顿,缓缓地答:“曾经以为。”

    “……”何默仰着小脸把他的下巴往下拉,“曾经是多久?”

    傅承凯被她的小表情逗笑,“怎么,吃醋了?”

    何默想了想,点头,“你说。”

    “不早了,睡吧。”便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又替她把被子捞过来,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叫她再也不能翻身看他。

    何默却因此郁闷,索性翻到另一边去,又滚了滚,离他远远的。

    傅承凯:“……”这孩子越来越会闹腾了。

    过了须臾,傅承凯坐起来,又挪了过去,继续抱着人儿睡觉。

    何默继续挣扎,险些把自己翻到地下去,还是傅承凯手快把人捞回来的,“别闹,睡觉。”

    “……”何默扭了扭身子,到底没有继续挣扎。

    等她睡熟了,傅承凯才帮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着她睡着时候安静的面容,心底总能一片宁静,“默默,等你去了西德里,会有你想要的答案。”

    却不想何默突然睁开眼睛,“什么答案?”

    傅承凯:“……睡觉。”

    何默:“……”

    不到一分钟,何默又推了推他的手臂,“你真的是一片孤叶?”

    傅承凯的下颚轻轻地抵着她的头顶,嘴角轻扬,“默默,我很高兴。”

    “嗯?”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

    “哦。”

    “你这么激动,是不是代表着,你也喜欢我?”

    “嗯?”

    “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难道你没发现吗?”

    何默拢被子,睡觉。

    傅承凯:“……”就当这孩子在害羞吧。

    然须臾,傅承凯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句,“默默,你真的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怎么认识的……何默没敢告诉他,当时他加她的时候,她曾经把他当成骚扰变态拉黑了。只因他给她发了很多消息,莫名其妙的消息,诸如‘在吗?’、‘你好’、‘早安’、‘晚安’、‘你是姐姐还是哥哥’、‘可以陪我聊天吗?’等等。

    连续几天之后,何默才发现那个qq背后是一个孩子,之后她便以一个姐姐的身份和他聊了。实际上那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估计也是第一次接触qq这东西,所以特别好奇,从身高年龄到性别等等身份都问了一遍。

    当时的何默就想,查户口都没有这样齐全的。

    之后那小孩每天都会找她聊天,同她说他每天发生的事,高兴的、不高兴的、委屈的、抱怨的等等,碰到有趣的何默还会记下来,她认为拿来当素材也很不错。而她回复的每一句都像在哄小孩子一般,除了告诉他她是写的并想把他说的话当成故事写进书里去的时候会认真一点。当时那小孩听完之后乐坏了,连续几天都给她发生活的琐事,大到大人的事,自己的全部,小到一些动物等等。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