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想吃个保底〕〔暴君爹爹的团宠小〕〔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科技学霸〕〔宝可梦之龙系天王〕〔武帝归来〕〔主持节目:开局逼〕〔巨树星球〕〔百炼飞升录〕〔我在古代日本当剑〕〔我有种植空间〕〔我,直播创造精灵〕〔修真门派掌门人〕〔逆命相师〕〔老爸让我从十个女〕〔血税〕〔桃源绝世医神〕〔诸界大劫主〕〔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请叫我顶流巨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五章 ??朱三太子怎么来潮州了?(第一更奉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清狗还有伏兵?

    还被关在囚笼里面出不来的朱和盛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他现在已经想起押送自己去广州的清狗官兵并不太多,好像只有潮州府衙和海阳县衙的壮班(民壮)加上皂隶,总共一百多人。续顺公府旗兵和潮镇绿营兵都没出现......这明显不合常理啊!

    朱和盛心说:“续顺公府副都统邓光明是把我当成朱三太孙,准备卖个好价钱的......他怎么可能不动用公府旗兵押送?这明显是个诱捕我那个便宜老爹,不,是诱捕朱三太子的诡计啊!这狗官果然奸诈啊!”

    他正想到这里的时候,刚才那个“弃朱和盛于不顾”的朱天王已经押着陆班头回来了。就用那把看着很吓人的关刀架在陆班头的脖子上,可把这个可怜的班头给吓坏了,一边走一边哭:“朱天王,您小心一点,小人的脖子细,禁不住您那把八十二斤重的大刀(根本没那么重)轻轻一割啊!”

    那朱天王也不理他,只大摇大摆的走路,一边走还一边捋自己的大胡子,看着就很得意,也不知道有没有抓到那个薛狗官?

    想到这里,朱和盛赶忙就问:“阿爸,你抓到薛狗官了吗?”

    朱天王用一双吊眼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没抓到,狗官嘛,当然是跑得和狗一样快了!”

    随后一个女声就接过话题道:“你捉他干什么?炮仔,你还真想杀官起义啊?他可是知府啊!”

    朱和盛顺着声音望去,就看见一个大眼眸、白皮肤、瓜子脸,一身灰蓝色的布衣几乎要包不住胸前那“伟岸”之物的美貌少妇,快步走来。

    这少妇应该就是什么“美如桃花毒如蝎的大南山上大波玲”了。

    记住m.42zw.

    一想到这句打油诗,朱和盛就从乱成一团浆糊的原版朱启炮的记忆当中,找到了部分关于这个女人的记忆。

    “大波玲”是这少妇的花名,她的原名叫叶玉玲。她原是康熙三年时在碣石卫抗迁(抗拒迁界)反清的大肚苏苏利(碣石卫水师总兵)的继室。在苏利败亡时,她被苏利的亲兵头子勇猛苏苏勇护着上了大南山。

    上山后,大波玲就领着手下投了苏利的把兄弟,在大南山占山为王的天王朱朱琚杉。后来她又变成了朱琚杉的义妹,还在大南山上坐了一把交椅。

    朱和盛脑海中关于这大波玲的记忆非常多,他越想这些事儿,就越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个大波姑姑。还觉得她的身子好、脸蛋好、人也好,哪儿都好......而且大波姑姑虽然比那个朱启炮长了一辈,但是两人的年纪只差了三岁。大波姑姑上山的时候是十六岁,朱启炮才十三岁,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行啊!

    刚想到这儿,他身后的南溪桥方向又传来了几声“嘭嘭嘭”的冲击声,同时还向起了北方口音的呐喊声:“抓朱三太子啊!活捉朱三太子者,赏银一千两啊......”

    听到这声音,在场的天王朱、大波玲,还有那个羽扇纶巾的矮胖子诸葛三和都脸色大变——朱和盛刚刚也记起一首和这个矮胖子道人有关的打油诗了。是什么“能掐会算知今古,孔明衣钵传三和”。而且他也记起这矮胖子复姓诸葛,道号三和,是天王朱的狗头军师。

    “怎么会有朱三太子?”天王朱将手中大刀的刀刃又往陆班头的脖子上压了压,“快说,他在哪儿?”

    陆班头听到这个问题都懵了,正琢磨要不要告诉天王朱“真相”时,朱和盛已经嚷嚷起来了:“快把我放出来啊,清狗就要打过来了!”

    天王朱这时才发现儿子还关在笼子里呢!

    这儿子当然不是好儿子,不怎么孝顺,还有勇无谋,前一阵子居然还调戏他的大波姑姑,真是太不像话了!

    更可恨的是,他被老子骂了几句后又负气下山,还扬言说要为姑姑刺杀仇人邓光明,结果却在揭阳县城内喝花酒的时候被狗官凤鸣山设计给抓了!

    就这水准还想杀邓光明?

    真是又蠢又笨又好色!

    但是朱琚杉毕竟只有这一根独苗......想到这里,这位朱天王抡起手里的关刀就朝朱和盛所乘坐的囚车劈过去。可把朱和盛给吓着了,连声大呼:“阿爸别砍,阿爸饶命,孩儿孝顺!”

    听了他的呼喊,天王朱倒是不砍了,而是拄着大刀,皱着眉头注视着朱和盛,目光锐利,似乎发现哪里不对了。

    朱和盛被他的目光一刺,也是好一阵的心虚——他已经不是原版朱启炮了,而是个高仿版的!

    虽然“硬件”没变,但是最关键的“系统”(灵魂)已经给换掉了!

    可不能让这个天王朱发现啊!

    朱和盛赶忙转移话题道:“阿爸,仁义陆身上有钥匙,快让他放我出来!”

    那个陆仁义陆班头也反应过来了,连连点头道:“对,对......我有钥匙,我这就放火炮朱出来!”

    说着话,他就手脚麻利的摸出了一串钥匙,然后非常麻利的替朱和盛打开了囚笼和手脚上的镣铐锁链。

    不过朱和盛之前被囚禁了些时日,手脚都有点麻木,从囚笼里面出来后连站都站不太稳。

    看见朱启炮(躯壳还是朱启炮)摇摇晃晃的模样,他的大波姑姑马上就心疼了,连忙上前扶着他。

    也不知怎么搞的,朱和盛和大波玲一靠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香气(香囊发出的),看着她的脸蛋和身子,再加上肢体直接的接触,顿时就觉得身心愉悦。体内的血流也加快运行了,本来麻木的手脚马上就活络了起来!

    而天王朱看见这一幕却眉头大皱——苏大肚是他的结拜大哥啊!大波玲虽然认他当了哥哥,但实际上还是大嫂!

    现在这大嫂跟自己的儿子看着要勾搭上了......这怎么能行?

    天王朱正要将两人分开的时候,南溪桥的方向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还有两个人一边跑一边用潮州口音大喊。

    “天王朱,要顶唔住啦!邓光明的骑兵马上就要冲过南溪桥啦!”

    “天王朱,猛走啊,等清兵的马队过来就走不了啦!”

    朱和盛回头向南溪桥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两个红布包头,身着长衣的汉子,各扛着一把看着很大的火枪,带着十几个手下,飞也似的向自己这边跑来。

    在他们身后的南溪桥桥面上,则是数十名身披蓝色布面铁甲的旗军骑兵,正驱策战马,疾驰而来!

    而在南溪北岸,还有大队的兵马,打着绿色的旗号,已经涌到了浮桥北面的岸堤上!

    “快走啊!”

    那位诸葛军师忽然大声叫喊了起来。

    朱天王也没心思教育儿子了,连忙问诸葛军师道:“军师,往哪里走?回山寨去吗?”

    “回不去了,山口一定有埋伏......”诸葛军师大声道,“沿着南溪向东跑,去北寨,那里是大佬辉的地盘!”

    朱天王点点头,“好!向东跑,去北寨!”然后他又开动大嗓门,大吼道,“大南山上众英雄,都跟我走啊!向东跑,去北寨!”

    “我来带路!”诸葛军师接着就大吼大叫了起来,“官军来啦,都去北寨躲避啊!快去大佬辉的北寨躲避啊!”

    这个时候南溪桥“私市”这里还有不少正在收拾财物,正准备逃离的私商,听他们怎么一喊,都呼啦啦的拔腿就跑,沿着南溪的南岸,向着东面的榕江口(南溪就是榕江上游的南河)而去——诸葛军师说的“北寨”就在榕江南北二溪的交汇处,那里是大海寇邱辉的地盘,跑到那里,邓光明的兵就奈何不得了。

    而喊完了话之后,这位大军师却摇着羽毛扇子,一人当先,奔出南溪桥私市后就向南疾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对身后跟上来的大南山众人道:“快快快,摘了红布,收起兵刃......”

    听见他的话,大南山上下来的英雄好汉们就纷纷摘去了扎在头上的红色头巾,露出了一只只剃光了大半,还留着金钱鼠尾辫子的秃脑袋。

    众人才跑出南溪桥私市,刚刚钻进一片树林,追击的清兵已经大量通过了南溪桥,还发出大声的呐喊:“朱三太子,你往哪里逃!”

    不过他们并没有追着天王朱他们往南,而追着南溪商市的商人们往东而去了。

    听见这喊声越来越远,拖着关刀跑路的朱天王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又问左右道:“有人知道朱三太子是怎么回事吗?他真的来了潮州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猎谍〕〔超神学院:开局穿〕〔非诚勿扰〕〔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重生买它几百斤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