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巨树星球〕〔斗罗:直播问答,〕〔联盟之开局成为电〕〔龙回都市〕〔娱乐从抢流量开始〕〔我乃捉鬼大师〕〔医路坦途〕〔开局为帝,完全苟〕〔霍格沃茨之自然哲〕〔从晨分线开始〕〔九转星辰诀〕〔夜的命名术〕〔上门龙婿〕〔逆袭〕〔头号战尊〕〔大佬她只想种花〕〔御兽世家的崛起〕〔都督请留步〕〔斗罗:满级刀武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九章 ??诸葛军师秘制空城计!(今日第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试一试?试吃吗?

    也不知道大波玲和诸葛军师是怎么想的?居然第一时间想到了吃,似乎加了糖就该是什么甜品了。

    “不,不,我可不吃这玩意儿!我一大把年纪了,不爱吃糖。”能掐会算的诸葛军师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他刚才已经掐指算过了,这个“甜火药甜品”吃下去一定会中毒的!

    “炮仔,姑姑不吃,姑姑怕上火......”艳如桃花的干姑姑大波玲更不敢吃了,这玩意加了那么多的火硝,吃下去肯定得上火啊!到时候长一脸痘痘,多难看啊!

    朱和盛听了两人的意见也有点哭笑不得,怎么就是吃了呢?虽然咱们都是广东人,比较讲究吃,但也不能看见什么都先想到吃吧?

    “这不是吃的,这是一种火药!”朱和盛说着话,就用一块抹布把铜勺柄包上,然后就把盛了甜火药的勺子头放在了边上那只红泥火炉的火苗上......

    ......

    朱琚杉、于老爷子还有那个矮胖子师爷郭有德三个人一路小跑,眨眼的功夫就从贵屿都城北门城楼上奔到了城内西南角的朱家大院。

    才冲进院子,他们仨就看见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画面。

    朱启炮、大波玲、诸葛三和在客堂间里围着张方桌子坐着,方桌子上还放着一口铜锅和六个铜皮夜壶还有一个小小的铜酒壶。

    朱启炮正用一个勺子在那个铜锅里面刮着什么东西,刮出来的糊状物又倒进了一只夜壶的壶口。大波玲正拿着根木棍往另一个夜壶的壶口里面塞。而诸葛军师则拿着杆秤在称量一只塞好了木棍的铜皮夜壶......

    一秒记住.42zw.

    这三个人疯了吗?他们怎么一起疯了?这疯病会过人吗?

    朱琚杉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吼了起来:“衰仔、阿玲、军师,你们在做什么?”

    于老爷子也跟着嚷嚷道:“契仔啊,你为什么把那么多夜壶放在吃饭的桌子上?脏不脏啊?”

    天津师爷郭有德对桌子上的夜壶没一点兴趣,他关心的问题就一个,朱启炮到底是不是朱三太孙?于是他指着朱启炮就问:“火炮朱,尼了别瞎掰,说实话,尼了到底是不是朱三太孙?”

    朱和盛这个时候刚刚把铜锅当中最后一点还能挖出来的甜火药装进一个铜夜壶,然后又从夜壶递给大波玲“插棒棒”。听见朱琚杉、于老爷子和郭有德的问题,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就不作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邓光明那个狗官是不是要攻打贵屿都城?”

    朱琚杉和于老爷子听见这问题,互相看看,脸上都是凝重的神色,却不说什么——这事儿可不好说啊!邓光明不攻城,他俩是八拜之交的好兄弟。

    可邓光明要是铁了心要攻打贵屿都城,那好兄弟还有没有的做可就难说了!

    那个天津师爷郭有德没那么多的顾虑,听见朱和盛的问题便张口答道:“火炮朱,那姓邓的咬死尼了是朱三太孙,要是息和不了,横是要勺架了!”

    朱和盛听见他的一口天津话觉得挺好玩,他早先在北京念大学时就有天津来的哥们,还一个寝室的,所以也学了点天津话——技多不压身嘛!于是现在就拿出来显摆了,也用天津话回道:“姓邓的瞎掰,他和我有前碴儿,但要撕破脸我也不怕他,大不了豁个儿!他以为自己是大耍,可我有这个!呵呵呵......”

    说着话,朱和盛就那手一指那几个插着木棍的夜壶!

    听见他的这一口不大标准的天津话,于老爷子和郭有德都懵了——他们俩本以为朱琚杉是河南南阳来的,可是朱启炮的这一口天津话......怕是和崇祯皇帝是一个味儿吧?朱启炮自己不可能去过天津、北京,他的天津话肯定是和朱琚杉学的!难不成朱琚杉真的是朱三太子?

    朱琚杉当然不会说天津话,但他能听懂。因为明朝的太监很多都是天津卫一带出来的,南阳唐王府的太监也都是北京派过去的,说话也都这个味儿。

    所以他张口就问:“衰仔,你说什么?你要用夜壶去破邓光明的大军?你疯了还是傻了?”

    啊,你也懂天津话!

    于老爷子和郭有德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朱琚杉——越看越觉得他像朱三太子!长得像、说话像、走路像......哪儿哪儿都像!至于当年的胡子,一定是粘上去掩人耳目的!

    “这不是普通的夜壶!”诸葛军师这个时候摇着鹅毛扇子,一本正经的说话了,“此乃是贫道用先祖所传的秘法做成的诸葛天雷壶!”

    什么?朱和盛给惊呆了,没见过这样无耻的,明抢知识产权啊!好好的朱记甜火药夜壶,就变成了诸葛亮的天雷夜壶了......

    “天雷夜壶?”于老爷子问,“会炸吗?”

    “当然了!”诸葛军师也不含糊,伸手拿起那个已经烧过一次,有点变形的铜勺,从一个插了木棍的夜壶口内又挖出一点甜火药,然后倒进那个铜锅,再拿出张符纸,在红泥火炉上点着了,往铜锅里一丢......眨眼就是火光四射,比黑火药燃烧时猛太多了!

    诸葛军师得意洋洋地说:“知道厉害了吧?这里有六个夜壶一个酒壶,里面都装了先祖秘传的雷法......再配合上先祖秘传的空城计,一定能把邓光明杀个片甲不留!”

    “什么?”于老爷子又愣住了,“空城计还能把人杀个片甲不留?三和道人,你可别骗我,我看过《三国演义》!”

    于老头子是秀才!可有文化了,《三国演义》那是能倒背如流的。

    “《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就说了失街亭和空城计的事儿!”于老爷子道,“我记得清楚,可没把司马懿杀得片甲不留!”

    诸葛军师冷冷一笑:“那司马懿要是带兵冲进西城县会怎么样?”

    “当然是......”于老爷子说不上来了。

    诸葛亮那么牛逼的人物,都快赶上活神仙了,怎么可能被司马懿给逮了去一刀了账?

    那必然是有后招的!

    诸葛军师摇着鹅毛扇子道:“写《三国演义》的罗贯中不是我们诸葛家的人,他不知道我家先祖在空城计中布下的杀招!”

    “空城计还有杀招?”于老爷子还是第一回听说。

    “那是!”诸葛军师也是个大忽悠,他忽悠道,“博望坡有杀招,新野县有杀招,到了西城县怎么可能没有杀招?那个司马懿还算精明,没有一头撞进西城县,要不然一条性命就送掉了,先祖一出祁山也就成了。”

    “那真是可惜了......”于老爷子已经上当了。

    而诸葛军师则是继续摇着鹅毛扇子行骗,“可惜是可惜了,但是先祖的空城之计却不会埋没,而是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到了贫道这里。这回正好用来弄死邓光明!于县尊,您觉得要弄死邓光明吗?”

    “必须的!”朱和盛已经沉着脸说话了,“契爷,现在是你死我活的时候了......要弄不死邓光明,那我们就死定了!”

    于老爷子脸色一下就煞白了,心说:“合着我老人家死了,你个早死仔就能活了?”

    朱琚杉这个时候也明白到了紧要关头,突然伸手拉住于老爷子的胳膊,“大哥......反清复明就靠你了!我们现在有诸葛神雷,有孔明秘计,还怕搞不死那个有勇无谋的邓光明?邓光明一死,我们就去请大佬辉出兵,整个潮州就都是咱们的天下了!”

    郭有德郭师爷这个时候也看清形势了,如果于老爷子敢说半个不字儿,这个貌似关公的朱天王就要翻脸杀大哥了!

    于是他忙劝于老爷子道:“城主,尼个当九臣的时候到了,只能豁个儿了!”

    于老爷子叹了口气,又瞅了眼身边面孔涨得通红,杀气都快飙起来的天王朱朱琚杉,只得咬着牙道:“扑你母,反就反,死就死吧......”

    朱和盛看见契爷终于下定决心跟着干革命了,连忙趁热打铁道:“契爷,既然您决心以下,那么今晚上咱们就召集众人,割辫子,喝血酒,歃血为盟,一起和清妖干到底吧!”

    于老爷子看了自己契仔一眼,心说:“好你个朱三太孙,又割辫子,又喝血酒的,这是把大家伙儿往绝路上逼啊......崇祯皇帝怎么会有你这么狠的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猎谍〕〔超神学院:开局穿〕〔非诚勿扰〕〔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重生买它几百斤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