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贫道真的不〕〔万域之主〕〔妖族群:开局我夺〕〔女相宝师〕〔沈七夜林初雪〕〔纸人成道〕〔谍海王牌〕〔创意那不是拍脑袋〕〔我是第五天王〕〔开局继承二百年国〕〔科技霸主从系统开〕〔星海剑尊〕〔星海纪元:我的细〕〔从小破剑开始的进〕〔明末重生之门〕〔诸天万界大改造〕〔开局成为至尊法师〕〔我们内娱好像完蛋〕〔特种兵:我炊事兵〕〔八荒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二十一章 ??康熙,你的尚叔叔最忠心了!(求推荐,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藩的余孽?他们是朱聿锷的后人?”尚可喜脸色阴沉,杀气翻滚。

    “也有可能是族人!”金老头说,“王爷可还记得顺治十五年咱们大兵围困文村之前,朱聿锷和王兴曾经连着派出好几波人去广东各地占山落草?每一波人领头的都是唐藩的宗子,虽然被咱们拦截了不少,但难免有个把漏网的......大南山上的这伙逆贼,就有可能是漏网的唐藩余孽!”

    “哼!”尚老汉奸冷哼一声,“老夫唐藩不共戴天,只要老夫还在广东一日,唐藩余孽跳出来一个老夫就杀一个!”

    “杀什么杀呀!”尚之信听了老爷子的话眉头大皱,“阿玛,您真是老糊涂了!您忘了平西王那老糊涂弄死永历皇帝后这日子有多难过了?

    朝中那帮奸臣转过身就忘记咱们的功劳苦劳,整天就想着裁咱们的兵、扣咱们的饷、削咱们的藩......鳌拜当政的时候就把平西王整治得挺惨,到了今上亲政后,干脆把咱们三藩和河务、漕运相提并论,都当成朝廷需要整治的要务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朱三太子来了潮州,可以让咱家和耿家松口气儿,您怎么还总惦记着把这个救命的朱三太子给弄死?”

    尚可喜也有点恼了,儿子“尚叔叔”的“奴辈”比他高,教训一下他这个“奴中晚辈”也没什么不可以。可问题是“尚叔叔”的话听着怎么不像是大清好奴才该说的呢?

    “俺答公!”尚可喜一本正经的教训道,“亏得先帝和今上那么信任你,你却不知报答,就想着养寇自重......咱家的富贵本就是主子的恩典,主子什么时候想收回去,咱们也不该有怨言,要相信主子。主子是不会亏待忠臣、功臣的!”

    “对对!”金老头也道,“自古以来拥兵自重的藩镇就少有好下场的,王爷和世子便是撤了藩,也少不了世代荣华啊!”

    “你们!”尚之信也无语了,跺着脚说,“你们两个真实老糊涂啊!”

    “你......”尚可喜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在广东称王称霸那么多年,谁敢像尚之信一样气他?

    一秒记住.42zw.

    “你怎么能这么说王爷?”金老头也看不下去了。

    这个平南王世子简直是不忠不孝啊!

    尚之信看见两个老糊涂还不明白,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你们两个也知道我是俺答公......我都是先帝的俺答了,还能不知道先帝的为人?而今上更是我看着长大的,还能不知道他的秉性?这两人,一般的刻薄寡恩,喜怒无常,难伺候啊!先帝还好一些,还算爱憎分明,没今上那么虚伪。今上.......唉!”

    说到这里,尚之信的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然后又来了一句:“今上啊,就是那种杀你满门还要你谢主隆恩的主子!”

    “你,你说谁呢?”尚可喜听了这话就想起广州之屠了,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尚之信哼了一声:“而且今上是不会念及旧时的功劳和恩义......您老替满洲人杀了再多的汉人都没用!一旦交出地盘军队,到了北京要不了几年就得家破人亡!”

    “你胡说!”尚可喜一瞪眼,“主子怎么可能这样?”

    “主子一直这样啊!”尚之信道,“咱大清朝论及攻大,无人能过多尔衮!结果怎么样?死后鞭尸......他活着的时候先帝是实在打不过他,要不然早就满门抄斩了!”

    尚可喜冷冷道:“他,他挟天子睡太后,活该!”

    “呵呵,”尚之信道,“没他扶持,先帝能当上天子?

    至于......睡太后,太后很乐意让他睡啊!太后多壮啊,那可是蒙古大娘,听说还练过蒙古摔跤呢!多尔衮体弱多病,根本打不过太后,太后要不乐意,多尔衮还能强上?根本没那体力。”

    “可,可今上是仁君啊!”尚可喜道,“鳌拜那么大罪过都饶了命。”

    “饶个屁饶......”尚之信一摆手,“关进去没多久就折磨死了,死得比一条狗还不如,这事儿四九城里耳目通灵的都知道!

    阿玛,您要交出兵权、地盘去了北京,那鳌拜的下场就是您老的下场了!”

    “我,我是忠心的!”

    “阿玛......这年头忠心多少钱一斤啊?”尚之信继续教育老子,“要是忠心能保命,鳌拜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这大清朝谁能和鳌拜比忠心?您能和鳌拜比吗?多尔衮在世的时候,您敢跟多尔衮顶牛死保先帝和肃王(豪格)吗?”

    “可是他,他对皇上不敬,而且还擅权!”尚可喜道,“还意图造反!”

    “其实也没多不敬,只是倚老卖老。擅权也是太把先帝封的顾命大臣太当回事了......”尚之信道,“至于造反,那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儿,他又不入八分(入八分王公,就是直接拥有牛录的旗主和小旗主),管家老奴一个,造什么反?倒是咱家手里有十五个佐领,还牢牢捏着几千绿营兵!”

    “俺答公......”尚可喜面孔涨得通红,气呼呼的对儿子道,“先帝和今上待你总归不薄,你怎么能这样回报他们?你就不怕造报应?”

    “阿玛!”尚之信连连摇头,“您这辈子滥杀无辜,杀了那么多人,都不怕报应。我好好的孝子忠臣,怕什么报应?”

    “你还孝子?”

    “那是啊!”尚之信道,“阿玛,我要不拦着你交权,你就要没得善终了!”

    “那你,你还忠臣?”

    尚之信认真地点点头:“对啊!我就是大清忠臣啊!现在大清朝像我这样的忠臣已经不多了。”

    尚可喜哭笑不得,“忠臣有养寇自重的吗?”

    尚之信笑道:“我养寇不是为了自重,我本来就重......我养寇是为了避免三藩被逼反!避免三藩被逼反,则是为了保大清江山,这才是忠臣啊!朝中那些天天鼓动皇上削藩的,个个都是奸臣!”

    “俺答公,”尚可喜摇摇头道,“满洲天兵无敌,你太年轻了,不知道他们的厉害啊!我们三藩打不过他们的。”

    “天兵无敌的是四九臣内那伙旗下大爷的阿玛和法玛,还活着的大都跟您老差不多年纪了,不是现在正当年的满洲人了。”尚之信一脸的不屑,“阿玛,我在北京城住那么多年,还不知道那里的满洲人有多大本事?而且大清这些年真是宿将凋零,能臣不出啊!鳌拜给弄死后还诛连了一大批,都是还能打一打的。这些人都没了,朝中还有谁用兵比得上平西王?

    我看就平西王一个藩,他们都对付不了,如果三藩一起上,大清天下多半是保不住的!

    现在有个朱三太子,如果能好好养着,说不定上上下下都能对付过去,这不皆大欢喜了?阿玛,现在您知道我的一片苦心了吗?我真是大清天下第一忠臣啊!”

    “这个......”尚可喜还真的驳不了儿子的话了。

    他的狗头军师金光金老头也一样没话可说。

    尚之信则拈着自己的小胡子,思索着道:“金先生,您刚才说潮州那个朱三太子的身份不真?”

    “的确很可疑,”金光道,“没有直接可以证明朱三太子身份的人证,物证也只有一块定王腰牌,这东西很容易作伪。”

    “唔,”尚之信想了想,“那怎么才能办成铁案?”

    “如果能拿到记录朱三太子姓名、生辰、生母、稳婆和出生时的执事太监等人姓名的玉牒,那可信度就高了。”金光道,“另外,如果还能有一枚崇祯皇帝传下的印章或几件御笔为证,那就更好了!”

    “好!”尚之信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为了皇上的大清江山,为了不辜负先帝的信任,这忙我们得帮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