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贫道真的不〕〔万域之主〕〔妖族群:开局我夺〕〔女相宝师〕〔沈七夜林初雪〕〔纸人成道〕〔谍海王牌〕〔创意那不是拍脑袋〕〔我是第五天王〕〔开局继承二百年国〕〔科技霸主从系统开〕〔星海剑尊〕〔星海纪元:我的细〕〔从小破剑开始的进〕〔明末重生之门〕〔诸天万界大改造〕〔开局成为至尊法师〕〔我们内娱好像完蛋〕〔特种兵:我炊事兵〕〔八荒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四十七章 ???优势在我,围点打援(求收藏,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听说米思翰要用围城打援的办法一战尽灭邱辉这个大海寇,刚才还跃跃欲试的文官武将,就立即换上了一副喜忧参半的表情。

    喜的是这位钦差大臣剿贼的积极性很高,而且又是皇上的心腹,想必舍得放重赏。忧的则是邱辉这个海寇并不容易尽灭......

    米思翰目光一转,已经将这些人的表情收入了眼底,心里面还是有点失望的。

    现在聚集在钦差督办军务衙门下的兵力也不少了!刘进忠有十三个营近四千人,续顺公府有五个佐领近一千人,严自明、金光祖、刘秉权的三个标总共有五千人,另外还有汪德平、凤鸣山、吴小宝麾下的民壮和团丁,总数也有两三千人......光是这些就有一万两三千人了。

    而邱辉和朱和墭手底下能有多少?撑死了也就八九千。一万两三千打八九千,优势在我啊!

    你们这些人怎么还一个个面带忧色?你们懂不懂兵法,会不会打仗啊?大清天兵打残明余孽,以一敌十都应该稳操胜券,何况现在兵力明显占优?

    想到这里,米思翰的脸色就渐渐放沉,语气也冷了下来,“诸位久在天南,熟知匪情。而本钦差还是第一回来广东,不知道粤匪海寇的虚实,就应该不耻下问。诸位若觉得本钦差诱敌深入的法子不妥,但说无妨!”

    他的话说得漂亮,但是语气却相当不善,所以在场的大部分文武都一言不发——谁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不过拥兵十三营,背后还站了个耿精忠的潮镇总戎刘进忠却不信这个邪,马上就接过了米思翰的问题,“钦差有所不知,邱辉此贼乃是个水寇,远离了水道也许不值一提,但是到了水上或是岸边,那就极难对付了。而贵屿都距离练江很近,若是他们的八千大军走水道而来,我们如何打援尽灭?贵屿都城和练江水道之间的那点距离,根本摆不下大军啊!即便勉强摆开了,咱们也是腹背受敌。而且邱辉、朱和墭手里又有诸葛妖道的神雷,一炸一大片的......咱们怎么尽灭他们?”

    米思翰被刘进忠说的有点懵,不过也找不到理由去反驳这位身经百战的潮镇总兵的话,只是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不过思索了半晌,一直都以为自己很会打仗的将门虎子富察.米思翰忽然发现一个惊人的现实——他居然不会排兵布阵了!

    如果邱辉的八千大军从练江水道上来,还带着那个什么诸葛神雷,自己的一万两三千大军该怎么用?真是的,这个《三国演义》上居然没写!

    一秒记住.42zw.

    他心里面正埋怨罗贯中的时候,又有人发言了。

    “钦差,末将倒有一计可以破敌!”

    有计了?

    米思翰赶紧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那人是个三四十岁的黑脸壮汉,矮壮敦实,留着一部很有威慑力的大胡子,看着就是个猛人。他又想了想,记起这人名叫张海阳,是广东提督严自明的中军参将。

    严自明在广东多年,也是算是邱辉的老对手了,他的中军参将一定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大海寇。

    米思翰忙问:“张参戎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张海阳笑道:“钦差有所不知,这邱辉只善水战,不能陆战。此贼之前也多次入寇潮州府腹地,甚至还一度占领棉湖寨长达一月。但是他每次入寇都走练江、榕江南北溪和韩江这四条水路,从来不走陆路。

    因为四条水路可供其升入潮州府腹地,而潮州府的官军人数不过五六千,分兵把口之后兵力总是不足,因此常常被其得逞。但这一次邱辉要解救贵屿都的朱三太子,就必须走练江或榕江南溪进兵。其中走练江可以直接解贵屿都之围,走榕江南溪则能攻打揭阳县城甚至一路向西,深入到钦差行辕所在的棉湖寨,以迫使围困贵屿都的官军回援。”

    米思翰轻轻点头,这个张海阳分析的不错!

    米思翰之前也研究过潮州府的地形,知道练江、榕江南北溪和韩江沿岸的情况。

    在这四条水道之中,榕江北溪毫无疑问是最为紧要的。因为榕江北溪直到揭阳县城附近这一段都可以通航海船!揭阳县城外的北溪桥是个几百年的海港,唐朝的时候就启用了。

    邱辉这个海寇完全可以把他的大海船直接开到北溪桥码头上!

    而北溪桥一旦被邱辉、朱三太孙攻占,棉湖寨和潮阳府城之间的联络就会被切断!邱辉的大军也能源源不断的走水路抵达揭阳县城之外。

    揭阳县城一旦被占领,那么邱辉的水军就能从揭阳县城西门外的一条运河进入榕江南溪,然后一路西行直达棉湖寨!

    米思翰想到这里,连忙追问:“张参戎,你是不是想用重兵堵住练江水道,同时布伏兵于揭阳县城?”

    “钦差英明,”张海阳道,“末将正是这样想的......咱们只要用浮桥加重兵封住练江。以邱辉的海贼秉性,一定会避实就虚,走榕江进兵揭阳。我军只需在揭阳城内和南溪桥、北溪桥附近各伏一支精兵,同时在南北两溪桥上布设火炮,在桥边准备火船,阻挡邱辉的战船靠近。等邱辉所部弃船上岸,扑击揭阳县城的时候,就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虽然不能尽灭邱辉所部,但是斩首上千还是可能的。”

    “斩首上千也是大捷了!”米思翰一拍巴掌,大喜道,“张参戎之计正合我意!”他又左右看看,“诸位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他都这么说了,别人就算有更高的招,现在也不好意思提出了,只能开口附和。

    潮惠嘉道的汪德平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面带喜色地说:“钦差所言极是,只要能斩了邱辉一千儿郎,他就不敢再救贵屿都了......贵屿都没了外援,朱三太子自然插翅难逃!”

    严自明也笑道:“如果邱辉吃了苦头后还不退兵,咱们也有招可以对付他......到时候末将可以领一标人马走练江北岸进兵潮阳县城,末将只要入了潮阳县城,那么邱辉的老巢达濠岛、海门所,就都在末将的兵锋之下了!”

    “好!”米思翰拍了拍手,“这也是个高招......可以一块儿使出来!”

    他想了想,又道:“严军门,不如就有你领本部兵马加上金制军、刘抚台的标兵一起围困贵屿都并封锁练江水道吧!”

    “嗻!”严自明赶紧起身,撩袍甩袖,行了一礼后接下了钦差大臣的军令。

    米思翰又瞅着刘进忠,笑道:“刘总戎,你是潮州的总戎,是主军,这揭阳设伏杀敌的功劳就给你了!”

    刘进忠心里面当然不乐意,他是很乐意养邱辉这个寇的......一来这是耿精忠的意思,二来他自己这些年也没少从邱辉那里收钱。真把邱辉打残打死了,他可没一分钱好处。

    而且他也知道清廷不怎么信任他这个明朝勇卫营出身的总兵,要不是他牢牢控制了马得功(在厦门被郑成功打死)留下的一票老兄弟,还得到了耿精忠的提携,连个总兵都没得当。想要更进一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他根本不想立功。

    但是米思翰这个大钦差发话了,刘进忠也不敢往外推,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了军令。

    米思翰挺会察言观色的(他不就靠这个混上尚书和议政大臣的),已经从刘进忠的脸色当中看出了端倪,于是就对汪德平和凤鸣山道:“汪道台、凤同知,这揭阳一战的目的不仅是为国除贼,也是为民保家,总该有民之父母坐镇县城,组织民壮团丁守城的。”

    两个“民之父母”哪里不明白米思翰的意思?这是要他们去监视刘进忠。

    不过汪德平依旧纹丝不动——他是道台!就得“不动如台”。

    凤鸣山见汪大道台不吱声,就只能挺身而出,接过这个搞不好要得罪死刘进忠的监军差事,“钦差,下官原是揭阳县令,熟知揭阳县的情况,不如就由下官去揭阳县城协助刘总戎吧!”

    米思翰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本钦差就在棉湖寨等着诸位的捷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