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玄幻:我的宗门亿〕〔玄幻:我的宗门亿〕〔我有一尊炼妖壶〕〔修改超神〕〔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农门福妻全家是反〕〔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八零辣妈飒爆了〕〔偏执帝少冷情妻〕〔帝师是个坑〕〔开局一品侯爷〕〔空间修仙:重生逆〕〔这个玩家过分冷静〕〔秦始皇震惊了诸天〕〔姜六娘发家日常〕〔文娱从心动开始〕〔全球妖变〕〔家族修仙,我家手〕〔百炼飞升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五十章 ???和珅,你为什么要造反?(求收藏,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威......苏威,阿比起......吉哼格?”

    北溪桥北的哨卡上,把总李如材喊出这句非常生硬的满洲话的时候,嗓子都是哑的,声音都是颤的。

    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那支很可疑的队伍,人人都是八旗兵的打扮!

    八旗兵啊!

    对于当了大半辈子的旗奴,而且奴运不佳,自己的本领又不大,连满洲话都不大会说,所以一直爬不上去的李如材李奴才而言,那简直就是天上下来的神人啊!

    别看他遇到那些挑着私盐、白糖去揭阳县城贩卖的商贩时凶得跟什么似的,现在瞧见三百个八旗兵打扮的家伙,却紧张的快连话都不会说了。

    李如材的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留着一脸大胡子,穿着件黄马褂的汉子策马而来了,到了他跟前张嘴就骂!

    “干哈啊?你个王八羔子哪旮旯冒出来的?墨墨迹迹的咋呼什么?”

    李如材听见这骂人的话,腿肚子都软了!

    一口京片子就不说了,而且还是满洲话和汉话混一块儿说......这“干哈”、“旮旯”、“墨墨迹迹”“咋呼”都是满洲话!而把满洲话和京片子混在一起说,正是当下北京城那帮八旗子弟最流行的说话方式。

    广东这边的反贼哪儿能说出这样的满汉混合京片子?这种口语,也就是四九城内外有人说,到东北那旮旯都没人讲。

    首发

    这个......错不了!

    他再定睛一看,发现这大胡子眼熟——能不熟嘛,逮他的画影图形还到处贴呢!

    不过李如材没往那方面想,而是想当然认为一定在北京城见过这位和大侍卫。

    想到这里,李如材赶紧赔上笑脸,也不说那种生硬的满洲话了,而是换上了北京汉话:“小的李如材也是旗下奴才,现在是潮镇中军营的把总......看这位爷眼熟,不知是哪个旗的?”

    朱和盛听见李如材的自我介绍和提问,差点没笑起来。居然还骗到了个老北京,看来他在北京念大学的那几年还是学到点真东西的。

    “你个狗奴才问我哪个旗的?你不会自己看吗?”说着他抬起马鞭一指那面镶黄团龙旗。

    “啊,小的昏头了,居然没瞧见......”李如材虽然不敢怀疑八旗天兵,但是差不多一个镶黄旗的大官带着一个佐领还多的八旗兵出现在广东潮州府......实在有点可疑啊!

    “不知这位爷贵姓?”李成功又问。

    “免贵,”朱和盛道,“姓钮祜禄!钮祜禄.和珅,御前三等侍卫是也!”

    朱和盛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抬起下巴,拿自己鼻孔看人,一副让人讨厌的旗下大爷的模样。

    御前三等侍卫钮祜禄.和珅?李如材心道:“这御前侍卫出京......还带那么多人,一定办皇差来的吧?”

    想到这里,李如材又小心翼翼的打听道:“不知和侍卫大老远的来广东有何公干?”

    朱和盛哼了一声:“那是你能过问的吗?”

    李如材一脸为难,“和侍卫,小的也是奉了潮镇中军李参戎的军令守在此处......”

    “李参戎?”朱和盛笑了笑,语气缓了一些,似乎认识这个李成功似的,“啊,你是李成功的人啊?你是他什么人呢?”

    “小的是李参戎的侄儿,正白旗的旗下包衣奴才。”

    朱和盛的语气又缓了一些,笑着问:“那是内务府的包衣啊!原本在哪儿当差啊?怎么就跑广东来当个芝麻大的把总了?”

    李如材笑着回答道:“小的的确是内务府的包衣,之前一直在紫竹院边上的皇庄当差......一直混不上去,所以才跟着李参戎到广东碰碰运气。”

    “哦......紫竹院?”朱和盛脸上的表情一下精彩起来了,“那里我熟啊,闭着眼睛都能逛几圈!”

    这是真话,他在那一带呆了四年,除了念书就是瞎逛。

    朱和盛又问:“你当差的皇庄在紫竹院哪边啊?是靠近万寿寺那边还是靠近玉渊潭那边?”

    “都不是,在紫竹院东边!”

    “哦!”朱和盛连连点头,“知道,知道,那里的畜生和鸟兽挺多的!”

    可不是嘛,紫竹院东边是北京动物园啊!

    “对对对,那边是有不少鸟兽,常有八旗子弟去那里打猎。”李如材笑着问,“和侍卫您一定也在那儿打过猎吧?”

    “没有!没去那儿打过猎。”朱和盛马上摇头,开什么玩笑,去北京动物园打猎......

    “也对,也对,这些年八旗子弟不怎么喜欢打猎了。”李如材连连点头,心里面已经没有一丝怀疑了。眼前这个和侍卫肯定是真的,不仅口音对得上,而且对北京城西一带也挺熟悉,必然是在北京常住过的。

    这个时候朱和盛又冲着身边的郭有德郭师爷一招手,“有德,快把平南王的令牌拿来!”

    “嗻!”郭有德手里早就拿好了个信封,立马就递了过去,“您拿好了。”

    他是天津人,不会说清朝的京片子,不过朱和盛还是教了他几句,稍微蒙一蒙人问题不大。

    朱和盛接过信封,取出了里面的令牌——所谓的“令牌”并不是个牌,而是一张纸,纸上写上一道军令,再用上相应的印信,就叫做“令牌”。

    李如材双手接过令牌看了一眼,就瞧见了平南王尚可喜的大印了,看着挺真的!

    然后他又看了看令牌上的文字,原来是一张通行令牌——持此令牌,广东境内,通行无阻!哦,当然是在大清控制的地盘上通行无阻!

    虽然朱和盛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李如材已经完全脑补出来了。

    这位和珅和侍卫的确是来广东办皇差的......而且所办之差还和平南王府、续顺公府有关。这事儿大概就是要把续顺公府的太夫人和年幼的续顺公一块儿接回北京吧?现在钦差大臣米思翰已经坐镇到了潮州,所以尚淑英和沈瑞就有点碍手碍脚了。

    “行了......”朱和盛冲李如材招招手,拿回了令牌,又交给郭师爷收好,然后才笑着道,“李把总,前面带路,带我去见见李参戎。”

    “好好,小的这就带路。”

    李如材都已经自行脑补出了“和珅”来广东的原因,而且也坚信“和珅”是真八旗,当然得乖乖听话了。马上招呼手下的绿营兵搬开拦路的拒马,还派个人去给李成功报信,自己则殷勤的在朱和盛的马前带路——就他这智商,那么多年混不上去也是正常的。

    不过李成功却比他的老侄子李如材要聪明,一听底下人的报告就知道不大对了。

    怎么可能有三百个八旗兵在当下这时候溜达到广东办什么皇差?就算有八旗兵来广东,那也是到钦差大臣米思翰麾下听用啊!

    真要有这事儿,他李成功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一定有诈啊!

    意识到有诈的李成功,立马就招呼了几十个绿营兵,抄上家伙就往营门去了。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才到营门,就发现他那老侄儿李如材已经领着一队看着真有点像八旗兵的家伙到了外面,正招呼开门呢!

    而守门的绿营兵知道是八旗天兵来广东公干,哪儿还敢怠慢?已经在开门了!

    此外,李成功还远远的看见另有一些“八旗兵”已经在北溪桥的入口处整队了,看着要冲阵啊!

    而守桥的民壮、团丁则乱哄哄的拥在桥面上看热闹,不少人连武器都没拿!

    “备战!备战......那些八旗兵是反贼!”李成功知道祸事来了,赶紧大声呼喊起来。

    不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慌乱之中居然喊出了“八旗兵是反贼”的昏话。结果把大营里面的绿营兵和桥面上的团丁、民壮都吓懵了。

    八旗兵也造反了?难道......他们是鳌拜的人?

    而李如材那个老糊涂的反应也挺有意思,居然转身惊恐地看着朱和盛,大声发问:“和侍卫,你为什么要造反?”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以为朱和盛是真八旗呢!

    朱和盛那是很机灵的,一听这话,马上就扯开嗓子大呼:“我等受鳌太傅大恩,今日正是报答之时......给我杀,为鳌太傅报仇!”

    什么?为鳌太傅报仇?这些人真是鳌拜的党羽啊!

    李成功手底下的绿营兵,还有北溪桥上的民壮、团丁这下就更懵逼了。

    而朱和盛手下已经有几个“掷锤手”悄悄准备好了手榴锤,趁着清兵没反应过来,便点上了“火符”,然后就把锤子往李成功的大营内和北溪桥上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猎谍〕〔超神学院:开局穿〕〔非诚勿扰〕〔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重生买它几百斤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