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天道基因库〕〔炎皇帝国〕〔消逝的魔环〕〔废土求生我有戴森〕〔妖孽仙医在都市〕〔秦氏仙朝〕〔我家水库真没巨蟒〕〔国运:开局签到通〕〔我在三界开酒馆〕〔都市之我死后超凶〕〔不灭龙帝诀〕〔大明:完了,我被〕〔无敌大人物〕〔战斗全在八秒内结〕〔双城之战:从法师〕〔大玄印〕〔第一兵王〕〔女相宝师〕〔我的武功会挂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五十二章 ???祖传的大炮、祖传的炮兵(求收藏,求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快把包袱和箱子搬下来,把这几辆大车推上浮桥,摆成一排!”

    “别着急,慢慢装,梢砲一定装好了......”

    “赵鸿逵......梢砲都交给你,记着要亲自试射,一门门的试射!”

    “郭师爷,你快带人把拒马都搬到官道上去,把官道一层层的堵上!”

    “苏占山,你带人顶上去先,守住浮桥!”

    “来人呢!把这些清妖都捆成一串,再赶到营盘里面用骑兵看着,谁敢跑路,就用马蹄子踩死!”

    “这个浑身是血的清妖是谁?是个大官吗?叫什么名字?啊,李成功?好的,拉出去随便治一治,然后交给苏夫人好好看押!”

    就在刘进忠和凤鸣山这两个清妖头忙着调集军队,准备沿着浮桥发起反攻的时候。

    朱和盛的手下已经完全控制了北溪桥北岸的桥头阵地、营盘和炮垒,而且还抓到了三四百清妖俘虏。其中有一二百是哭天抢地的绿营兵,还有不少浑身湿透的民壮、团练。对了,还有一个身受重伤,就剩下小半条命的清妖头子李成功......

    朱和盛则把自己的中军摆上了位于北溪岸边,紧挨着营垒和浮桥入口的炮垒。

    这会儿他正一边在皱着眉头研究一门锈迹斑斑的“老炮”,一边再给林阿虎、苏占山、赵鸿逵、郭师爷,以及另外几个临时军官下命令布置防御——朱和盛现在也有了一个小小的军官团了,“团员”大多来自大南山的义军二代,就是苏占山、赵鸿逵这些青少年。

    记住m.42zw.

    当然也有上年纪的,譬如成田都林家的林阿虎,还有靖海堡苏家的苏勇,以及于老爷子那里跳槽来的郭有德郭师爷。

    而苏勇现在正领着一部分大南山义军以及部分隆井、成田、隆田三都的乡兵,跟着邱辉他们一起行动。

    林阿虎则跟在朱和盛身边充当副将,郭师爷则客串起了军师,这次突袭北溪桥的计划,就是他们俩,还有大波玲和朱和盛一起制定的。

    另外,林阿虎还是个专业炮手,会马马虎虎操纵一下火炮,这也是朱和盛领着他来打北溪桥的原因——朱和盛在出兵之前就已经得到消息,知道米思翰从广州搞了四门红衣大炮摆到了南溪桥、北溪桥这边,用来封锁河道,所以他就琢磨着有没有可能抢一门红衣大炮来自己用。

    现在还真抢着一门炮,只是这炮看着有点破旧啊!上面还有崇祯六年制的字样......这都是三十八年前的老炮了,而且还是一门锈迹斑斑的铸铁炮,这还能用吗?不会炸膛吧?

    所以朱和盛就把林阿虎找来,让他仔仔细细的瞧一边。

    “少主,这炮应该......还能用,表面看不出什么裂缝,炮膛内部也算光滑,而且锈得也不太厉害。”

    林阿虎已经检查完毕,乐呵呵的向朱和盛做汇报了。

    朱和盛皱了皱眉,他对这门红夷大炮当然是不大放心的。他虽然不是冶金专业的,但他还是知道铸造铁炮对工艺的要求很高,广东佛山的工匠只能算勉强掌握,铸造的良品率很低。

    其实在罗德曼铸造法发明之前,西方铸铁炮的良品率也不高,大约就是一二成左右。

    于是朱和盛又把目光投向了七个颤颤巍巍的清军炮手,当朱和盛的骑兵慢悠悠冲上炮垒的时候,这几个家伙就在炮垒上发呆——他们的大炮没有可移动的炮架,所以很难左右转向,也就无法调转炮口轰击朱和盛的骑兵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可以用来对付骑兵的长枪,也没有火枪或弓箭,只有几把不怎么会用的腰刀。看见“鳌拜的八旗兵”只能跪下投降。

    可他们投降之后,才发现降错了......来的不是鳌拜,而是朱三太孙朱和墭,而且那些骑兵也不是八旗天兵,而是一群广东老乡。

    这下可惨了,这个朱三太孙靠一群广东人肯定打不过八旗天兵,回头给镇压了,他们这些投降三太孙的人不就成了反贼?

    造反......是要杀头的!

    刚想到要杀头,就看见朱和盛拎着一把“关东大扫子刀”朝他们几个走来了。

    这就要杀头了?

    这七个炮手顿时就吓懵了,脚一软都给跪了,然后就是哭喊哀求。

    朱和盛则笑吟吟道:“你们不要害怕......不杀头的,就割个辫子,割了辫子就不能投鞑子了,再投鞑子就要杀头了!”

    说着他就一根根的拎起那七个炮手的辫子,全给割掉了。

    朱和盛这边才割完辫子,北溪南岸就传来了轰隆隆的炮声!

    他忙扭头往北溪南岸看了一眼,还没看出什么名堂,一名刚刚给割了辫子,在头发长出来前是不大方便再回大清朝的年轻炮手就主动报告了。

    “大王,那是清狗摆在河对岸炮垒上的一门红衣大炮在发炮......”

    朱和盛瞄了他一眼,发现是个相当俊俏的后生,二十来岁的年纪,眉清目秀的,也没留大胡子,看着有点娘炮啊!

    “你叫什么名字?”朱和盛看着这小白脸问。

    “小的姓崔,行六,大王管小的叫崔六便是了。”

    “会打炮吗?”朱和盛问。

    “会!”崔六点点头,“小的祖籍凤阳,家里十八代都是炮手,祖传的手艺......”

    好嘛,祖宗十八代都是“炮手”,还是凤阳府人士,那他祖宗岂不是跟着朱元璋打过鞑子?

    “好啊!”朱和盛笑了笑,“还是我大明的开国功臣之后啊!”

    “不敢,不敢,小的祖上不过是个千户,算不得什么功臣。”崔六满脸的壮烈,看着倒不那么娘炮了,“但小的却有追随三太孙反清复明,当大明复国功臣的志气!”

    豁,还是个有志气的娘炮!

    朱和盛赞许地点点头,“好啊,你是祖传的炮手,那门红夷大炮也是祖传的......这祖传的炮手用祖传的打炮一定打得准!”

    说着他抬手一指河对岸的揭阳城北门城楼,“崔六,看见对面的城门楼了么?就瞄着它打!一直打,打塌为止!”

    只要轰塌了城楼,等大佬辉、陈永华和刘国轩的兵一到,揭阳不是唾手可得了?

    听到朱和盛的命令,崔六顿时大喜——打城关啊!城关高高大大的,就是个挨打的货。如果朱和盛让崔六打对面的炮垒,那可就头疼了。炮垒太小太矮,很难打着的。

    朱和盛下完命令,就对跟着他的林阿虎道:“老虎林,你在这里督战,我去浮桥上盯着......你记着,一直瞄着城关打炮,直到轰塌!”

    “得令!”

    交代完毕,朱和盛就带着几个少年亲兵去梢砲阵地了。他这次一共带了两架拆卸开来的配重式梢砲和四十枚大号“炸球”,如果用好了,足够揭阳城的清军喝一壶的了。

    不过揭阳城的清妖头目刘进忠和凤鸣山他们俩还没领教到“诸葛天雷”的厉害,就已经先尝到自家“叛变”的红衣大炮的厉害了。

    他俩不正好在揭阳城北门城关上督战吗?

    结果那个“十八代炮兵”崔六还真有点祖传的炮技,第一炮就打在了揭阳城北门城关附近的城墙上——打一个高三四丈,宽四五丈的目标,只偏了不到三丈,这个祖传的炮术还是很靠谱的。

    虽然没有直接命中城楼,但是十来斤重的铁球击中城墙造成的震动和巨响,还是把刘进忠和凤鸣山给吓了一跳。

    两人都是一哆嗦,但马上就恢复了镇定......可不能让人觉得自己畏敌如虎!

    可没过一会儿,人家第二炮又打着了,距离还更近了,离开揭阳城北门城楼已经不足一丈,而且炮弹还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一只垛口上,打得碎石、碎砖头到处乱飞,还砸着了不少守在城墙上的民壮、团丁,砸得这些人嗷嗷乱叫。

    没一会儿又是第三炮,这可是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揭阳城北门城关的墙面上,虽然没对城上城下的清军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刘进忠、凤鸣山他们心里直发毛啊!

    这怎么弹无虚发?这么打下去,揭阳城的北关城楼早晚给轰塌了,到时候大佬辉的人再一到,那就完了。

    另外,这是谁在开炮?怎么那么准?

    而且自己这边的那门红衣大炮怎么打来打去什么都没打着呢?

    这帮炮手一定没有好好打!

    刘进忠想到这里,脸色一沉,就对身边还在故作镇定的凤鸣山道:“凤太守,请您放心在此坐镇......本官要下去督战,并且亲自布置反击,一定要把浮桥和对面的炮垒再夺回来!”

    什么?凤鸣山一愣,心道:“你要闪人,让本官在这里顶着挨炮轰?这可不行!”

    不过刘进忠并不是凤鸣山的下属,现在也不是文贵武轻的清朝中期。

    所以刘进忠压根不等凤鸣山答应,就按着腰刀,大摇大摆的下了城关,出了城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