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新宝莲灯传奇〕〔我有一座仙灵洞天〕〔种植我也能成神〕〔御兽诸天〕〔神豪从刮刮乐开始〕〔绝世唐门之龙之研〕〔诸天从狂蟒开始〕〔河洛仙侠传〕〔从种下向日葵开始〕〔都市之逍遥战神〕〔麻衣诡相〕〔汉末之我的汉末无〕〔转生异界:我有人〕〔我一修炼就满级〕〔无限幻界之每次一〕〔都市逍遥医仙〕〔诡秘:外神竟是我〕〔我的修真界世界〕〔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140章 三太子喝断秀水桥!(第九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心翼翼地赛张飞立马看见似关公仿佛怂了,于是他也怂了——高仿的关公都怂了,冒牌的张飞还能不怂?

    别看他长得跟个猛张飞似的,其实他的胆子并不肥,甚至有点怂怂的......考武状元又不拼胆子,武功高、力气大,弓马娴熟就行了。

    这艺高不见得胆大啊!

    所以赛张飞就没敢过去,而是拍马回到大队当中,去找尚之孝请援兵了。

    “援兵?”尚之孝听完赛张飞的要求都有点哭笑不得了,“朱三太子他就一个人,你有二三十人,还有二三十杆鸟枪,怎么还打不过他?你还是武状元呢!怎么考上的?”

    武状元的武功应该天下第一啊!

    而且你还号称赛张飞,照理丈八蛇矛一挺,杀上秀水桥把那个似关公朱三太子一矛挑了不久完了?

    赛张飞被尚之孝这么一说,也有点脸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了......他不仅怂,脸皮还有点薄。这个武状元也不拼脸皮啊!

    尚之孝看见这赛张飞的怂样,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刚想把这个“怂张飞”臭骂一顿,身边的军师金光就咳嗽上了。

    听见这位金先生咳嗽了,尚之孝就知道自己有点过了......打狗还得看主人,何况是状元?

    人家再不济,也是康熙皇帝派来广东给钦差大臣米思翰了。米思翰虽然也不怎么看得上他,但这也不代表尚之孝可以欺负他。

    首发

    如果米思翰因此给皇上递个密折,那尚之孝的世子梦就得碎成渣了。

    于是尚之孝不骂赛张飞了,转而向金光问计了,“金先生,您怎么看?”

    刚才赛张飞领着人去夺桥的时候,金光一直拿着千里镜在观察,而且还看出点门道了。

    “二王子,这个朱三太子现在用的应该就是张飞喝断当阳桥的计策......您看这地形,秀水溪挺宽挺深的,河面上好像也没什么船,就一座大木桥能过去,河对岸还有一片林子可以伏兵。这地形和长坂坡、当阳桥还是很像的。

    另外,您注意看,那片林子后面是不是扬起烟尘了?一定是有人拖着树枝来回奔跑,假装伏兵。”

    “假装伏兵?”尚之孝问,“那就是没有伏兵?又在玩空城计?不对......这空城计现在也有伏兵了。”

    “金先生,”赛张飞这时插话道,“这个张飞在当阳桥时,手头真是无兵可伏啊!”

    《三国演义》他也是拜读过的,他可是个有文化的武状元啊!

    可尚之孝、金光听了这话,却眉头直皱——你个赛张飞姓吴不姓张,又不是张飞的后代,家里面也不可能有祖传的“张翼德兵法”,你咋知道张飞在长坂坡当阳桥抵挡曹操时手里没兵?

    想到这里,金光笑着点点头,“吴状元果然熟读兵书,那朱三太子的雕虫小技是蒙不了你的。这样吧......你带上本部精兵一千人,过桥列阵。

    如果那朱三太子往树林里退去,你千万别追。咱们只要牢牢站住秀水桥,能确保王爷的大军安全抵达揭阳县城以西,那就算大功一件了。”

    说完这话,金光就回头看了眼尚之孝。尚之孝笑了笑,对吴三畏道:“吴协台,就依军师所言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不要轻敌冒进。只在木桥下列阵即可,无论那朱三如何诱敌,都不可上当。”

    这下吴状元也没话可说了,只好大声应个“嗻”,然后就去调兵遣将了。

    ......

    当吴三畏终于调集好了本部一千精兵,开始小心翼翼地过大木桥的时候,冒似关公的朱天王已经把随身携带的兑水大明春酒都喝完了,只剩下口干舌燥和满头满身的大汗了。

    这广东农历三月的天要热起来,还真是够呛啊!

    就在朱天王热得快不行了,正打算到林子里面找赵忠义要口凉白开解解渴的时候。木桥那边的一队清军,终于在一阵鼙鼓和号角声中,顶着大太阳,列着整齐的队伍,在那个黑面清妖带领下走上木桥了。

    而之前就在木桥上列队的那二三十鸟枪兵则在黑面清妖上桥后,就开始端着鸟枪往桥下走了。

    朱天王远远的看见那些鸟枪兵下了桥,赶忙就打马调头,又后退了一二十步——可不能离他们太近了,要不然一顿鸟枪招呼过来就给毙了。虽然天王朱身上的绿色孔子服下还套着件被晒得发烫的锁子甲,但是这锁子甲扛不住你鸟枪啊,而且天王朱的头脸还露在外面呢!

    在退到绝对安全的距离之后,天王朱就摸出个牛皮卷成的喇叭捏在手里,眯着丹凤眼看着大队的清兵上桥下桥,当他发现那个黑面清妖已经快要下桥的时候,突然凤眼圆睁,面孔又红了几分,看上去杀气腾腾。只见他把牛皮喇叭举到了自己的嘴巴边上,然后猛吸口气,大吼起来:“桥断了!桥断了......哇呀呀,桥要断了!”

    这是什么意思?

    吴三畏听得一头雾水,这是诅咒?这秀水桥那么结实,诅咒一下就断了?

    不行!我得快点过去......君子不利于危桥之上啊!

    想到这里,吴三畏立即打马加速,驱动战马,一路小跑着就下了秀水桥。

    跟在他身后的绿营兵看见老大飞马下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全都小跑着跟上,转眼就有二三百人跟着吴三畏下了秀水桥。

    而就在他们下桥的时候,在秀水桥的桥面下头,有四个人正在点炸弹的火绳呢!

    其中领头的一人,就是上回揭阳之战时割辫投明后调炮揍城楼的那个祖传炮兵崔六......他现在可是接受过天下为公教育的原儒战士了,虽然还没长出大胡子,但是已经穿上了“孔子服”,准备“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了。

    不过他要点的那个炸弹并不是绑在他身上的,而是绑在秀水桥的一根承重木柱上......秀水桥的桥拱是靠四根柱子支撑的,现在四根柱子上都绑上了一枚由朱和墭亲自制作的空心装药的铜壳炸弹。点燃药线之后,崔六就可以跳水逃生了。

    看着药线冒着火花,滋滋的燃烧起来了,崔六深吸了口气,然后喊了一声:“孔夫子保佑!”就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护着头脸,一个猛子扎进了下面的秀水溪。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三个点火的锦衣卫炮兵也都点着了火绳,扑通扑通的跳水逃生了。

    现在的天气很热,但是从贵人山里流出来的秀水溪的水却有点凉,一头扎进水中的崔六被凉水一激,就是一阵哆嗦。不过他却顾不得水太凉,只是咬着牙拼命划水蹬腿,顺着水流,向着秀水溪下游的榕江北溪游去。还没等他游出多远,甚至没等他把脑袋从水里伸出来换气,耳边就传来了三声闷响!

    他知道,至少有三枚铜壳炸雷已经爆炸了......如果这炸雷真有朱三太孙说的那么厉害,那秀水桥可就要断了。

    “桥塌了......”

    “桥要塌啦!”

    刚刚策马下桥的吴三畏还没稳住胯下的战马,就听见耳后传来了一阵巨响。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不好了。就在他回头去看的时候,又有人喊起了“桥塌”......这回可不是朱三太子在喊,而是桥面上的清兵在喊,而且他们也不是瞎喊,而是秀水桥真的要塌了。

    四根柱子折了三根,这还能有个好?吴三畏就看见原本拱起来的桥面一下子就塌陷下去了。这个时候桥面上还挤着三四百人,其中至少有一多半,都跟着塌陷的桥面一起就落下去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游泳?就算会游,他们可还披着布面铁甲呢!游得动吗?

    就在吴三畏为掉水里的清兵操心的时候,他耳边又响起了“呯呯呯”的鸟枪击发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人在大喊:“埋伏,荒草丛中有埋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