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盖世人王〕〔主神:时代变了〕〔和学姐恋爱真难〕〔凶灵秘闻录〕〔一品丹仙〕〔重生贵女福气多〕〔游戏诸天:从骨癌〕〔拿错游戏剧本后我〕〔反盗墓:开局吓跑〕〔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成精后我在豪门当〕〔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艾泽拉斯文明:开〕〔在假面骑士当工具〕〔玄幻之我家老祖超〕〔英雄无敌之欧皇崛〕〔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桃源绝品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259章 解放!(第四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广州,天字号码头。

    凤鸣山上回来广州还是升潮州府同知的时候,都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而隔了这段不算长久的时日再来广州,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之前尚可喜统治下的广州和如今天王朱、火炮朱治下的广州,真是两个世界了。

    尚可喜治下的广州,虽然也是雄踞天南的第一大城,但是却处处透着低迷萧瑟的气息......是一种死气!真正的死气沉沉啊!

    那时候的广州,就是一座已经死去,但还没有凉透的城市——作为一千多年的海贸中心,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对外交流的门户城市的广州,一旦遇上沿海迁界这种等级的海禁,不就是一座死城了吗?

    在凤鸣山的印象当中,当时的天字号码头上冷冷清清,只有为数不多的兵船、官船和跑跑东江、西江、北江航线的内河沙船,有气无力的停泊在那里。装货卸货的壮工们看着都跟没吃饱饭一样,码头上也没有几个游动的小贩,码头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破破烂烂、毫无生机的房屋......里头虽然住了一些因为沿海迁界从广东沿海地方逃难来的百姓,但是因为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只能在绝望当中苦熬时日。

    哦,也不是完全没有门路,还有男盗、女娼、要饭这三大营生!

    不过凤鸣山当年是官老爷,广州城的“男盗”和乞丐是不敢找上他的,只是会被一群庸脂俗粉纠缠。

    想到广州城的庸脂俗粉,已经半个多月“不知肉味”的凤鸣山心里面充满了期待——他这次出门没带小妾,只带着个师爷,一个和他同宗的老管家和两个原先衙门里的班头。

    他离开赣州府进入潮州府的时候还想着去揭阳、普宁的烟花柳巷寻几个老相好的。可没想到一入潮州才发现不仅天变了,连社会风气都跟着变了。

    反正潮州府的那些县城里面已经没有公开的青楼和赌馆了,而城外好像也没什么山贼、水贼了。也不知道那些“失业”的烟花女子和强盗都去哪儿营生了?

    记住m.42zw.cc

    不过这风气还真有点新朝新气象的意思了!只是这新朝气象,稍微有点无聊了。

    在凤鸣山这个前任的大清民之父母看来,适当的陋习还是要有一点的......

    想到广州这边的陋习,凤鸣山就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这个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广州港。

    宽阔的珠江水面,长长的岸堤和码头,珠江水面上星罗棋布的岛屿,还有珠江对岸被晨间的水雾所笼罩的一片朦胧,都是熟悉的样子。

    但是港口码头上面却多出了许多新建的货物栈房,还出现了许多模样看着很奇特,作用似乎是装卸货物的器械。头上留着发髻,身上穿着短衣的码头工人,正穿梭往来,搬运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物件。

    凤鸣山知道,在距离稍远一些的黄埔村码头和黄埔岛上,还存在着同样繁忙的景象——凤鸣山乘坐的客舟也曾经在那里停留,只是他的目的地是广州城,所以没下船细看。

    但是从船上向黄埔村、黄埔岛看过去,还是可以感觉到那里的一片繁忙。

    黄埔村那边的夷船、夷人比广州天字号码头这边还要多!

    而黄埔岛的岸边不知什么时候建起了十几个修造船只的船台、船务,还建起了一个不知什么厂,高大的烟囱上黑烟弥漫。船台上面忙忙碌碌,远远的就能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广东口音的劳动号子,看来正在加紧建造船只。

    整个广州,都呈现出了一种令人振奋的勃勃生机!

    如果说尚可喜治下的广州是一座死去的城市,那么朱三太子、朱三太孙治下的广州,就是一座复活了的大城市。

    可是这种到处弥漫的勃勃生机,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难道被尚可喜、耿继茂攻占前的广州就是这样的?

    正在凤鸣山感到好奇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三个穿着黑色交领布衣,头上扎着红色角巾,腰带上挂着长剑和手榴锤的官吏笑呵呵的走来了。其中为首一个还一边走一边问:“你们是哪里来的?是广府的、潮州的、客家的?是来参加万族大会的吗?”

    和凤鸣山他们几个一块儿从那条客舟上下来的,有不少是身穿“孔子服”,腰悬三尺剑的儒生。

    其实凤鸣山自己现在也是这一身装扮,他的辫子也已经剪掉了,弄了块黑布包着还没长出多少头发的脑袋。

    另外,他还弄了柄长剑往腰里一挂,看着还真有点“斩人儒”的风采。

    凤鸣山在潮州当了好几年的官,能说一点潮州话,不过现在用不着他开口,自有人会回答那三个官吏的问题。

    “我们是惠州龙川县来的客家人......”

    “学生是潮州程乡的客家人,是族人们公推来参加万族大会的,这是潮州府罗太守所开的信票。”

    “学生是潮州大埔县的客家人......”

    和凤鸣山同船而来的几乎都是来广州参加万族大会的客家人——凤鸣山就是从惠州府东北的客家人聚居区上的船,经由寻乌水和龙江一路漂到广州的。

    和他一起上船的当然都是客家人了。

    跟着凤鸣山的一个班头也是客家人,当场就出示了一份伪造潮州府的信票——广州朝廷刚刚开张,许多制度还不完备,信票这样的制式化文件就拿清朝留下的库存先用了。就是官印换成了没有满文只有汉文的印,字体都和原来一样。凤鸣山自己会刻印,所以就刻了一个汉文的。

    而且他对潮州一带的客家大姓比较熟悉,就给自己的一个班头编了个大埔吴家,就是吴六奇他们家的身份。让他去糊弄盘查的明朝官吏,那三个官吏也不仔细,也没验出哪儿不对。所以就放了行,还给了一张“驿票”,让他们去广州城内住馆驿,还说包吃住——看来最近“特别白白糖”价格的暴涨,让广州朝廷赚了不少啊!

    凤鸣山一行人拿着驿票就出了天字号码头的客舟码头,就发现码头外面的街道上已经大变样了!

    原本棚户区、茅草房都没了,变成了连片的工地,到处都是热火朝天大建设的场面。其中一些建筑已经快完工了,看它们的外观就能发现,这些建筑大多是用来开设客栈、商馆、酒楼的,有些是中式建筑,还有一些是西洋式的建筑,应该是洋人的商馆。

    从珠江岸边通往五仙门的大街也拓宽改建过了,街道修得笔直开阔,地上铺了青石板。

    凤鸣山一行人就沿着青石板铺成的大街向前走去。在走近到五仙门附近的时候,他们还发现大街的西侧正在新建一所规模庞大的书院。

    他们之所以知道这是书院,那是因为书院的门楼已经修好了,门楼上还挂了三块牌匾——左边一块牌匾上刻着“圣心”二字,右边一块牌匾上有“明德”二字。中间的牌匾上则是“广州府第三书院”这几个大字。

    而在这所广州府第三书院大门外的街边上,还竖起了一块木制的路牌。凤鸣山凑上去一看,上书三个大字——解放街!

    “解放......”凤鸣山低声道,“闲来唱会《清江引》,解放愁和闷......的确是解放,用得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猎谍〕〔超神学院:开局穿〕〔非诚勿扰〕〔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重生买它几百斤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