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想吃个保底〕〔暴君爹爹的团宠小〕〔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科技学霸〕〔宝可梦之龙系天王〕〔武帝归来〕〔主持节目:开局逼〕〔巨树星球〕〔百炼飞升录〕〔我在古代日本当剑〕〔我有种植空间〕〔我,直播创造精灵〕〔修真门派掌门人〕〔逆命相师〕〔老爸让我从十个女〕〔血税〕〔桃源绝世医神〕〔诸界大劫主〕〔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请叫我顶流巨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活埋大清朝 第180章 吴三桂,您什么时候反?(第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南,昆明,五华山。

    广东、福建那边已经快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吴三桂治下的云南还是一片太平乐土的模样儿。

    虽然老汉奸因为一道他见都没见过的崇祯遗诏成了大清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且他本人还“卧病在床”,已经多日没有露面了。

    可是这云南一省,依旧在隐于幕后的平西王吴三桂的牢牢掌握之下!

    和广东、福建的藩王权力一开始就受到控制的情况不一样,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在开藩设府镇守云南的头几年里,是拥有全权的。用兵、用人、用财,都由他一人说了算。朝廷完全不过问,只管掏钱给兵费。

    而吴三桂也敢于用人、用权,把云南一省上下的官员几乎都换成了“西选”,还利用兼管贵州的机会,安插了不少心腹在贵州担任地方官。

    另外,吴三桂在入主云南之前还在四川和张献忠的余部以及明朝的残余打了好几年。许多四川的地方官和镇守将领,也都是他的人。

    而被吴三桂提拔重用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奴辈”很低。吴三桂自己就是个奴中晚辈,他引清兵入关的时候大明朝都没了,你说他的奴辈多低啊?而他一个奴中晚辈,当然不能去用奴中长辈来替自己做事了......要不然指挥不动啊!

    而这些奴中晚辈因为奴辈和官职严重错配的缘故,所以就很难离开吴三桂的庇护——他们就想要投靠朝廷,朝廷都没办法好好安排他们啊!

    在吴三桂手底下可以当总兵的奴才,要投到朝廷那边,恐怕连个参将都不一定有了......没好处,谁叛变啊!

    久而久之,吴三桂的团体就显得凝聚力很强,非常团结了。而吴三桂对于这个团体的控制,也就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哪怕他现在装病不露面,云南一省还牢牢的在其控制当中。那个朝廷派来的云南巡抚朱国治,就是个啥都管不了的摆设。

    记住m.42zw.

    不过吴三桂一连多日装病没露面,广东那边的“大消息”又不断传过来,这昆明城内的人心也难免有点浮动......这个王爷到底啥意思啊?是在秘密的准备造反呢?还是真的病得快不行了?

    所以当时间到了康熙十一年五月中下旬的时候,五华山这边就变得有点热闹了,每天都有吴三桂麾下的文武官员借着探病的名义来打听消息......这个要造反的话,大家伙得准备粮草军资,这兵将也得加强操练。另外,云南境内还有不少朝廷派来掺沙子的官员,是抓是杀也得有个安排不是?

    当然了,吴三桂是不能见他们的......他得装病把长子吴应熊弄回来啊!

    所以在云南这边,现在能见着吴三桂的,只有他的次子吴应麒,孙子吴世琮,女婿夏国相、胡国柱、郭壮图,养子吴国贵,大将马宝,谋士方光琛、汪士荣等少数心腹。

    而大部分来访的官员,则都由吴应麒、吴世琮爷俩负责打发了。这爷俩长得都特别像吴三桂,一个看着像中年吴三桂,一个瞅着像青年吴三桂,当然都是猛男......而且都特别能打,吴应麒这些年一直带兵在和云南这边不安分的土司pk,他儿子吴世琮更是披发从军,打小砍人。

    所以他们俩往王府的银安殿上一站,就特别镇得住场子。

    不过这两个猛男也出了名的冲动粗暴,就是那些先砍再说的主儿,打仗一把好手,但是办事儿却没有吴三桂和吴应熊那么沉稳慎重。

    如果吴应熊真的回不来,让他俩接了吴三桂的班......这反应该是造定了,而且会造成啥样还真不好说啊!

    好在眼下吴三桂的老胳膊老腿还挺结实,也能控制住这爷俩,所以他们俩在打发一众官员的时候也不敢乱讲话。

    五月十八日这天,似乎也和往常一样,这爷俩继续上银安殿镇场子,对前来探望平西王的官员们说一个模棱两可的话儿就算完了。

    可没想到,银安殿上却闯进个不速之客。

    这不速之客也不是什么外人,而是吴三桂的表弟祖泽清的长子祖良梗,也是个愣头青。他是被他老子祖泽清和吴三桂的军师刘玄初派来云南的,一路上快马加鞭,马都跑死了几匹。到了昆明之后就拿着吴三桂发给祖泽清的令牌不声不响的就上了五华山,看见不少人都往银安殿去,也就跟着一起到了银安殿外。不过守在银安殿外的王府侍卫看他眼生,又风尘仆仆的,就没让进。

    于是这愣头青打听清楚是吴应麒在主持银安殿议政后,就在大殿外边扯开嗓子吼上了:“维周(吴应麒字号)表哥,我是祖良梗啊!大事不好了,你爹和你哥勾结朱三太子、朱三太孙的事儿发了......我表舅啥时候造反啊?”

    他这一吼不要紧,里面还一大堆蒙在鼓里的西选官呢!

    大家伙全都把目光投向吴应麒和吴世琮爷俩了,而这爷俩也一头雾水。

    这怎么回事儿?谁啊?怎么乱说话呀?

    “谁在乱嚷嚷?”吴应麒道,“侍卫呢?快把人给我押上来!”

    门外的侍卫一听,马上就动手把祖良梗还有跟着祖良梗一块儿来的几个祖家的家丁给抓了,然后就押上了大殿。

    而那个祖良梗虽然被抓了,可嘴并没有给堵上,还在嚷嚷呢!

    “维周表哥,我你都不认识了?我是高雷总兵祖四爷的儿子祖良梗啊!是我爹和你家的刘军师派我来报信的!

    广东那边出大事儿了......尚可喜已经栽了,被朱三太孙活捉,广州也叫朱三太孙打下来了,天下要大乱啦!

    尚之信那怂货还给朝廷上了折子,说那个‘崇祯遗诏’和‘朱三太子的玉牒’都是你大哥让杨起龙交给他的......还说你家一直在暗中支持朱三太子!”

    这下银安殿上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吴应麒、吴世琮爷俩也给惊呆了。

    所以祖良梗嚷嚷过后,银安殿上,一片寂静!

    ......

    “爹,爹,大事不好啦!”

    “爷爷,爷爷......我大伯他要死啦!”

    当吴应麒和吴世琮爷俩咋呼着冲进吴三桂“养病”的松涛阁时,吴三桂正在和陈圆圆一块儿吃饭呢。

    吃的是陈圆圆亲自下厨烹制的斋菜。

    陈圆圆到云南以后就开始迷信佛教,整日布衣素食,礼佛念经,一派与世无争的样子。现在又上了年纪,变成了个慈眉善目的大妈。

    不过吴三桂还是挺喜欢她的,躲在五华山上“装病”这些日子,他差不多整日都和陈圆圆一块儿,也听她念经,有时候自己也拿着佛经念上几句。日子过得倒也逍遥。

    今儿正逍遥的时候,他的愣头青儿子和愣头青孙子就闯进来了。

    “世琮,你,你说什么?谁要死了?”吴三桂听见吴世琮的话了,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大伯,大伯要死了!”吴世琮也顾不得向吴三桂行礼,就大声回答道,“刚刚祖泽清的儿子祖良梗来了五华山,还带来了祖泽清和刘军师的亲笔信......广东的天已经变了!

    而且尚之信那贼还咬了咱家一口,硬说崇祯遗诏是我大伯让人带去广东给他的......还给皇上上了请罪折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猎谍〕〔超神学院:开局穿〕〔非诚勿扰〕〔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重生买它几百斤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