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省委一秘〕〔魔帝狂妻:废柴嫡〕〔升迁笔记〕〔婚途末路:沈少请〕〔前夫,别来无恙〕〔夫人在上:总裁的〕〔超级王者萧阳小说〕〔废婿萧阳〕〔最强高手在都市萧〕〔生而为王全文免费〕〔地狱使者〕〔超级至尊系统〕〔超级王者龙王殿〕〔生而为王萧阳免费〕〔龙王萧阳〕〔战龙狂枭〕〔华丽逆袭萧阳〕〔超级至尊系统〕〔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474章 没那么容易!
    战天鹰面色极其无奈的出声询问秦朗,这个时候就不能看重脸面了,毕竟早就被秦朗给扇的稀巴烂,现在他只求如何能让战晟保留条命,以及以后能够修炼的机会。,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若是真的让秦朗出手轰掌的话,以战晟的实力根本就招架不住秦朗的这掌,没准掌之后,战晟就彻底被废了。

    那样的话,他相当于折损了两个儿子,更失去了战山宗未来的宗主序列传承。

    “宗主,秦家主已经带到。”

    这时殿外传来战山宗长老的汇报声,吸引了秦朗的注意力。

    战天鹰更是面色喜,连忙朝着殿外说道:“还不快把秦家主请进来?”

    “是,宗主!”殿外的长老答应声,随后恭恭敬敬的将秦凤桥请进殿内。

    秦凤桥并没有受什么伤,只不过略有些疲倦罢了。

    当他进入大殿之内,看到秦朗以及秦道九带着十个秦家子弟已经在这里多时,脸上也露出了释然的笑意,脸上的疲倦也消逝了许多。

    “爷爷,您没事吧?”

    “他们有没有刁难您?”

    秦朗见到秦凤桥进入大殿之后,连忙走上前去扶住秦凤桥,仔细的查看番秦凤桥的全身,发现并没有暗伤之类的,也就松了口气。

    秦凤桥满脸笑意的摇着头说道:“放心吧朗儿,战宗主并未刁难我。”

    “倒是…战宗主,您这是怎么了?谁能把你伤这个样子?”秦凤桥看到战天鹰全身都是伤,尤其是胸口之上的伤势看起来都触目惊心,不禁吓了跳。

    这古武界,还有谁能够让战天鹰受这般重的伤势?只怕龙国江湖古武界加在起都不超过十个人。

    战天鹰听着秦凤桥的惊诧之色后,满脸露出苦涩和无奈的笑容,对着秦凤桥说道:“秦家主就别取笑我了,还能有谁自然是您孙子秦朗。”

    “什么?朗儿?”秦凤桥登时瞪大眼眸,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望向了秦朗仔细的看了看,刚才没有仔细察觉,现在他看到了秦朗的境界,已经是炼骨二重。

    可炼骨二重什么时候能够把炼骨四重的战天鹰打成这个样子?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完全颠覆了对古武者境界修为的概念。

    “这些话就不必说了,我们还是聊聊你儿子战晟利用秦家之事,该怎么解决吧。”秦朗此刻看到战天鹰这般自贬,在爷爷面前提及自己的厉害,无非是想借此机会消除自己怒火。

    可是秦朗却不会凭借几句话,就放过了战晟,那根本就不现实。,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战天鹰见秦朗不吃这套,依旧把话题转移回来,再度的摇头叹了口气:“罢了,秦兄弟请直言,究竟该怎么解决此事。”

    “此事的确是我战山宗对不起秦家,对不起秦家主,可不管如何还请秦兄弟饶我儿子命。”

    战天鹰脸上纵然有不甘之色,却也只能任由此事交给秦朗处理,没有其他的办法。

    除非这个时候他们战山宗有个超越炼骨五重的强者,能够把秦朗打成重伤,才能够找回些底气。

    否则的话这个罪,他们是必须要赔偿的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有些不明白?”秦凤桥满脸的诧异和错愕神色,完全不太明白秦朗和战天鹰的意思。

    什么利用秦家?什么战晟?

    战晟不就是在战山宗保他的那个少主吗?他不是对自己有恩吗?怎么又成了算计秦家?

    秦朗见到爷爷眼带着诧异和不解神色,就让秦道九将这切都细致的告诉秦凤桥。

    秦道九在旁耐心的给老爷子解释清楚,如此秦凤桥这才明白过来,秦朗和战天鹰之间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切根本就不是他们秦家子弟主动惹的祸事,而是战晟为了夺权少主之位,故意利用了秦家,从而达成这样的目的。

    秦家在这件事之上,完全是被战晟拿来利用的角色,最后还需要承受战天鹰的怒火。

    甚至战天鹰明明知道他那个二儿子战童就是战晟杀死的,却依旧要把这个罪怪在秦家的头上,稍有不慎秦家就会覆灭。

    好狠毒的心啊,这父子两个人难道是属毒蛇的吗?竟然这般的算计对方,连带着算计秦家,妄图让秦家做个背锅侠。

    若不是秦朗亲自出现在这里,用实力硬是把战天鹰打服,打怕的话,只怕秦家这难是躲不过去。

    秦凤桥心也多了满满的怒火,战山宗这般做事,完全没有把秦家放在眼里面。

    就算是秦家现在的确实力不强,在古武界也几乎属于可有可无的角色,可也不能够任由他们侮辱。

    这简直犹如祖宗的尊严,更犹如秦家这块上千年的古武界之皇的招牌。

    “战宗主,你们父子倒是打的好算计啊。”秦凤桥脸色极其难看的怒瞪着战天鹰,就连战晟这个孩子,此刻看起来也面目可憎,完全没有之前那般眉清目秀之意。

    之前他还对这个战晟很是夸赞,甚至觉得战晟和他孙子秦朗样,都是最为优秀的年轻人。

    现在想起这个想法,便觉得侮辱了自己孙子。

    这个战晟如此毒蛇般的性格,如此冷血的行为,让他从心里面感觉到了恶心。

    “秦家主,到现在就别说这些了,还请秦兄弟划出条道吧。”

    “此事到底该怎么解决!”战天鹰脸色泛苦,也不肯多和秦凤桥说话,而是直接看向秦朗。

    秦朗是他们这里面,实力最强的人。

    虽然年轻,可底牌很多,谁知道这个秦朗还有没有除了极心法以及掌心火以外,其他的招数。

    他不敢赌这次,所以只能低头。

    秦朗瞥了眼站在旁的战晟,淡淡的道:“把秦皇楚交给我!”

    “这…”战晟犹豫了下,见秦朗目光渐冷之后,不敢多言招呼个弟子去办次事。

    “想解决此事也很简单,我废了战晟两条腿,对他惩罚顿,此事算是了结。”

    秦朗眼冷意十足,说出来的话更是锐利万分。

    战晟只觉得股凉意从后背袭来,席卷全身让他浑身发颤。

    战天鹰则是面色变,而后脸色极其难看的大喝出声:“不可能,秦朗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还是你们战山宗过分?”秦朗不屑的嘲讽冷笑,瞥了眼战天鹰。

    战天鹰也有脸面说过分两个字?战山宗所做的这切,哪个不是过分的?

    他如今不过是废了战晟的两条腿而已,这已经是非常轻的惩罚,有什么过分的?

    若真的按照他的脾气,战晟连活着都不可能。

    只因自己需要给秦家留条路,为了秦家的以后考虑,不能因此和战山宗成为不死不休的对手,故此没有那么做。

    但这样做的话还是被战天鹰说成是过分,那么自己也许真的要杀了战晟,以绝后患。

    “朗儿,把此事交给爷爷吧。”

    “爷爷毕竟还是家主。”

    秦朗的态度很是强硬,而战天鹰更露出副此事断不可能的坚决之意,让秦凤桥不得不站出来。

    他不想因为秦家之事,让秦朗与战山宗成为敌人,那样对于秦朗以后的发展很是不利。

    朝堂看似与江湖古武无关,可无时无刻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朝堂之上很多人都是古武者,只不过没有暴露出来罢了。

    也有很多古武者在各大权门和将门家族做供奉,也没有暴露出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秦朗得罪战山宗得不偿失,他这个做爷爷的不能为了秦家的己之私,就耽误了秦朗的未来。

    在他眼里面,如今的秦家就是个日薄西山的地方,哪里比得上他孙子的未来和前程更重要。

    秦朗见到爷爷站出来,也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多说什么,退后几步,将位置留给秦凤桥。

    秦凤桥走到战天鹰身前,做了个请的姿势。

    战天鹰脸上露出丝笑意,心里也松了口气,只要秦朗不插手这件事,那么剩下个秦凤桥就好对付很多了。

    他战天鹰面对秦凤桥,终究有很多的境界优势。

    两人走到大殿的角落处,小声的交流与谈判。

    秦朗不知道他们说着什么,但既然爷爷有意处理此事,那就交给爷爷最好,自己虽然已经同意入住秦家,但此刻的家主之位还是爷爷。

    “秦少主,秦皇楚已经带到!”

    秦朗看到身穿西服的秦皇楚被战山宗的个子弟带了进来,交给了他,站在他的面前。

    秦朗目光犀利的瞪着秦皇楚,后者则是面色惨白如纸,自知事发了,连活命的机会都没了。

    他算计着秦朗,算计秦凤桥,和战晟起算计秦家,他只是为了报仇和报复。

    如今爷爷死了,父亲死了,就连哥哥也都死了,这让他心生绝望,所以想狠狠的报复秦家。

    只是没想到,战晟竟然失败了,秦朗猜到了切。

    既然他现在已经站在秦朗面前,意味着战晟放弃了他。

    利用完了他之后,便将他像是个货物样扔了出来,秦皇楚心怒火十足,却又颓然接受。

    弱者,本就该如此被对待。

    有什么好埋怨的吗?

    他唯恨的就是秦朗不死,秦凤桥这个老东西不死,秦家不灭,无法为爷爷他们报仇。

    “秦朗,你要杀就杀,不必多说羞辱我的话!”秦皇楚挺起胸抬起头,眼满是冷意的出声喝。

    既然他已经死定了,那就没必要再对秦朗低三下四。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求婚
  sitemap